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咩策】《鹤顶红》番外《凤栖梧》

 

 

 

一切来自:@王武莫虫之 太太,

咩策《鹤顶红》一文的番外,也是《人生可逃》第一卷的G文,预祝阿莫CP16大麦!!

————————

 

凤凰为什么只落于梧桐之上呢?

就如仙鹤临于灵瑞之渊,此乃本心之意罢了。

鹤闲云白发轻扬,拈一朵冰花在手,抬眼瞧对面的严小峰。人类的子嗣,从路边雪堆里捡来的肉团团已经长成与他差不多的身量,十一二岁的人正是好奇的年纪,问题一大把。

多年之后,满头白发的严小峰对白发童颜的鹤闲云道,仙师,原来凤栖梧桐,是一种逃不开的注定,是不论如何都躲不掉的宿命。

我不入仙道,不求永寿,我只要一个轮回一次来生。

如果是注定是宿命,我还会遇到我的梧桐。

人各有志。

鹤闲云答曰:怎么想,就怎么做吧!

……

 

李敏躺在严小峰怀里,每天午间总要小睡一会儿,多年来已经成了习惯。其实原本是没有这样的习惯的,当初在昆仑和柳元一滚在雪窝子里时是不会的,总是精神奕奕到处疯跑,然而现在也知道,这样才是养生之道。

严小峰在这方面比李敏更懂,毕竟修道之人。

李敏睁开眼,严小峰还睡着,李敏微微仰起头看着严小峰的脸,他的目光拂过他丰隆的额,顺着额上红线至高挺的鼻,再到他微颤的黑睫和抿紧的唇瓣。

严小峰是那种生得极漂亮的男子,极漂亮却又阳刚着,只是他爱说爱笑,要是他不笑不说的时候,就会让人忘了他仍是个未及加冠的半大青年。

他小他很多呢!要是在他那样的年纪,大概他绝不会想到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小自己那么多的人吧!多喜欢都是不成的,明明还只是个孩子……

李敏抬起手来,指尖轻轻抚着严小峰的脸,看他在睡梦中微微皱起眉头来,好笑地转过去捏他黑发中隐着的耳朵。

阳光从草屋的窗钻进来,投在严小峰身上。

冬日的阳光只是暖的,不足以热醒一个人,李敏看着手指捻着的那个耳朵,半透明的脉脉地红着,他忍不住撑起来凑过去舔一舔,舌尖尝到一种毛绒的滋味。

严小峰的皮肤很白,白的皮肤下面有少年人才有的些微的红血丝。

李敏看着,又舔上去,舌尖扰袭到严小峰的唇上,柔软地戏弄。

严小峰终于醒来,懵懂地盯着李敏看了一会儿,便回应起来,唇舌相戏得缠绵。

李敏偎在严小峰怀里,轻轻地笑着。

笑什么?严小峰问,可是我睡肿了脸?

没有。李敏慢慢地答,我只是很高兴,醒来就见着你,真的很高兴……

严小峰低头去吻李敏的额,然后他爬起来去厨房舀了热水给李敏洗脸,李敏任凭严小峰擦拭着他的颈子和手。

严小峰说阿敏,我去煮粥,便端着盆子出了门。

李敏悉悉索索地起身,披着袍子踱出去,看见严小峰坐在小板凳上添灶里的柴火,那头不知哪儿来的虎斑野猫坐在灶头上舔爪子,胡须都烧卷了,菊花一样。

他走过去从严小峰身后搂着他的腰,头枕在他背上。

猫儿看了李敏一眼,仍舔着爪。

天光从上头的天窗漏在灶上,锅里的热水卷起云雾缭绕。

小峰。

李敏说。

真想就这么一直下去。

好,阿敏,不过你这么一直搂着,腰会疼腿会麻的!

哈哈!小峰你惯会扰乱风情。

李敏爬起来一些,趴在严小峰背上,野猫吃了一惊,跳开了去……

你是不是非我不可呀,严道长?

是呀!李帮主。

好肉麻……

也只是你,阿敏……

 

那年,严小峰将一头傻狼妖托付给鹤闲云照料。数日之后,纯阳严道长坐化于论剑峰顶。

凤,栖于梧。

 

END

评论(55)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