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原耽】《始于非命——重生之休闲纨绔》3、于非命中毒惹

警告:没三观,乱写,图开心,一对一,没计划没大纲,写到哪算哪……

努力日更。

有回复的话会比较有动力,搓手!~~(滚)


偷摸扔个CP地址:

https://www.gongzicp.com/novel-114710.html

 ————————————————————


少女伶俐地翻了个白眼,一道无形妙境自她心口飞出直上云霄——这个誓言便在天道的监督之中了,如果违背誓言,必然会降灾于她。

于非命也不再犹豫,干脆把少女身上的绳索也一并解了,凑过去谄笑道:“小姐姐,我把他活剥了给你看心肝玩儿好吗?千万别生气,生气也别生我的气行不行?”

“你……你...

【原耽】《始于非命——重生之休闲纨绔》2、于非命又活了

警告:没三观,乱写,图开心,一对一,没计划没大纲,写到哪算哪……

努力日更。

有回复的话会比较有动力,搓手!~~(滚)


偷摸扔个CP地址:

https://www.gongzicp.com/novel-114710.html

 ————————————————————


“二公子……公子呀……二公子?”

是熟悉的男声,有些轻浮,有些无奈。


“贱人——无耻之徒,下流——”

你谁啊?谁家姑娘这么凶?


“二公子,这小婢的衣服你今天是脱呢,还是不脱呢?”

脱衣服?做什么要脱衣服?这是要他干嘛?造娃儿来玩么?...


【原耽】《始于非命——重生之休闲纨绔》1、于非命死球了

(谢谢温晁温逐流,温晁不是原型,但是脑洞的确从他来的。

就是想写个纨绔子弟重生后以好好活着为目标顺便手撕了自家CP的故事。)


文案:

修仙世家纨绔子弟于非命。

人如其名。

死于非命。

作恶多端被人捅,死到临头身边只有一个人为护着他他舍身忘死。

重生之后的于非命试图做个好人,以抱上一条优秀大腿为目标前进。

顺便把那个求同死的倒霉半魔踹远一点——

不能因为他捡他养活了他就让他为自己舍命吧!

这一世于非命决定自负盈亏就好。

谁知道人家为他舍生忘死是想睡他呢?

早知道就不手撕自家CP了嘛……

警告:没三观,乱写,图开心,一对一,没计划没大纲,写到哪算哪……

努力日更...

胡乱做的。\n主要是李健唱毛不易这首歌太棒了。\n虐得不要不要的……

【陈情令】(曦瑶)《槐下梦》END

槐下梦

曦瑶


图: @猛磕   基友呜呜呜就是你用图刺激我!


OOC是我的。

试探属于他们。

——————————————

金光瑶院里种了一株巨槐。


副使领着随人早已退下,把带来赠礼送到兰陵金氏的库房里。

婚仪之赠,自然是极贵重的东西,只是受赠人却不在。

“敛芳尊出去了……”金氏管家面色不佳,似有所指。

想起金光善诸般“事迹”,蓝曦臣心中有数——金光瑶大约又不知去了烟花柳巷之所捉拿这个名不副实的父亲。

敛芳尊很多事是不可对外人言的,只是泽芜君也不是什么外人。管家见他目光了然,露出松口气的表情来。...

【陈情令】(曦瑶)《丝茧》 段子

金光瑶素不喜欢持身太正的人,因为不管是做人还是修仙,他都是一路滚将下来,所以没法子用正眼去瞧人。
世上独有一个人例外。
泽芜君,蓝曦臣。

本以为也是世人皆喜的那种仙门大家的公子。
却捧着洗烂了的衣裳傻痴痴地站在院里,满脸懊恼,连眼圈也红了。
着实是可爱极了。
他想。

这样的男人,便是跟妓子春风一度,也会把对方当做谪仙人痴恋一世的笨瓜。
他走过去,对蓝曦臣伸出手。
来,我来给你想办法。

手持细针,密密缝补。
他开始织一张网。
又柔又黏。
腹底抽丝。
缠缠绵绵。

他不要蓝曦臣的敬与爱,反正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东西。
他要绕在他的翅上,拽住他。
还要叫他以为,这张网只是真心诚意地护着他。

他长在妓院里,看多了那样的笨瓜痴心错付东流水,大...

【陈情令】(薛洋个人同人)《一世无知》完

OOC属于我

恶人这件事属于薛洋

————————————————


坏人就是坏人,不用做好人。


————————————————————


明月清风晓星尘,傲雪凌霜宋子琛。


轮到他,就成了降灾之主、恶徒、畜生、人渣、魔鬼。


其实他也不在乎,世人怎么看,又不关他屁事。

正如他也不在乎金光瑶拿他当什么看待——走狗、客卿、同病相怜或是朋友,都是他人附加给他们的关系。

实际上呢?他们之间是什么也没有的关系。


关于金光瑶,他唯一不太满意的是这人总是头上有包的来见他,尤其每每如此时,他总是穿着华贵的衣裳,神情...

【长安十二时辰】 (李必X张小敬/必敬) 腿肉段子(说不定会拓展)

对李必而言,张小敬是一种味道。
不是他习以为常的兰与麝,甚至不是含在嘴里的檀。
是马蹄撩起的长安城泥土大道的灰尘,是平康坊北里艳妓面上的残粉,是软柿子稀烂可吮的果肉和弩箭上手指涂抹开的油脂。
是被污的血、不屈的骨、跟坚韧的铁所酿成的蜜。

他伸手扶了一下头顶的莲花冠,朝张小敬倾身过去。

就像一朵莲忍不住吸吮脚下污泥里那些令其美艳的东西。

他必须掌握这个男人——


(想吃粮,但没有,好苦,_(:з」∠)_)

衙内薛映锁了(我不允许你们没看过这张图呜呜呜)

啊衙内好帅!


靠,薛映的演员郑伟发这张作为回应,搞到真的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