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原耽】《始于非命——重生之休闲纨绔》1、于非命死球了



(谢谢温晁温逐流,温晁不是原型,但是脑洞的确从他来的。

就是想写个纨绔子弟重生后以好好活着为目标顺便手撕了自家CP的故事。)


文案:

修仙世家纨绔子弟于非命。

人如其名。

死于非命。

作恶多端被人捅,死到临头身边只有一个人为护着他他舍身忘死。

重生之后的于非命试图做个好人,以抱上一条优秀大腿为目标前进。

顺便把那个求同死的倒霉半魔踹远一点——

不能因为他捡他养活了他就让他为自己舍命吧!

这一世于非命决定自负盈亏就好。

谁知道人家为他舍生忘死是想睡他呢?

早知道就不手撕自家CP了嘛……

警告:没三观,乱写,图开心,一对一,没计划没大纲,写到哪算哪……

努力日更。

有回复的话会比较有动力,搓手!~~(滚)


偷摸扔个CP地址:

https://www.gongzicp.com/novel-114710.html

 ————————————————————

1、于非命死球了!

 

于非命死于非命。

真真人如其名。

 

大青山界古魔洞外,大战之后的血腥气息四处弥漫,修仙界无数良才美玉或死或伤,或躺或坐,一片萧条景象。

还能站立的修士们围拢在洞口前方一块血地之前,咬牙切齿地盯着血地中间的两个人。

 

不,或许已经不能称其为人。

下面那位尚有人形,但浑身布满被法宝穿身而过的洞眼,说是千疮百孔也不为过。

上面的就比较惨了,不仅一样浑身血洞,修长高大的身体如今以古怪的姿势面朝下覆在下面那位身上,显然他浑身骨骼已被打至寸断,身体才会呈现如此扭曲的姿态。

自他后背生出的黑羽双翅翎毛被术火烧灼殆尽,又遭刀劈斧砍,只是要比身体坚硬,并未被砍碎,但多处血肉翻卷,露出森白骨骼,令人不忍卒暏。

即便如此,他却仍然仍竭尽全力,试图用这双翅膀遮蔽在身下人的头面不受损害。

 

陡然之间,一柄仙剑自左翅下没入二人体内。

噗地一声。

“死得好——于非命这魔头总算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名修士血流披面,在众人面前手舞足蹈起来,一边大喊:“该死,该死!”

“该死,该死——”聚拢的修士们也呐喊起来,纷纷上前,效仿那位修士把剑插入二人体内。

他们没有遭到半点抵抗,二人早已死去,这般刺伤他们仿佛毫无知觉。

 

但,也并非就真的毫无知觉……

 

 

唉……

于非命发出只有自己能够听见的灵魂叹息,感觉着自己的魂魄缓慢散去。

四周传来众多疯狂笑声和嚎哭咒骂声,纷纷庆贺着他的死亡。

这可真是太吵了,比他在如意门中养在池子里的数万朵魔水葫芦一起尖叫也不差太多。

他想动动手指,把耳朵堵一堵,却没办法做出任何行动。

因为他已经死了,不但死了,而且元婴破碎,魂魄困于这副宛若败革的死体之内,即将彻底消散,连转世投胎都成奢望。

娑婆世界数千修士精英设计围攻,以有心算无心,着实不是他们两个人能抵抗的。

到底是谁出卖他此番私密行程,让修仙正道截杀于他,又设计如意门众人纷纷丢下他溃逃,其实于非命自己心里头也没个数。

主要是如意老魔这辈子树敌太多,不管是他自己搞出来的还是别人栽赃陷害的,早就像乞丐头上的虱子卵一样数之不尽,一时之间竟然毫无头绪。

 

 

“拉开,把这个人魔杂种拉开。”有人叫嚣着,“就是这个鬼面将,让我们死伤无数!”

“要不是这混血异种觉醒之后有一段时间极度脆弱,我等今日皆要葬身此贼之手。”

“快拉开!”

于非命眼中的滴血黑翅被拽到一旁,终于让他看见一点青色天光,但下一瞬便又被彻底遮蔽。

噗噗声再度密集传来,显然修士们对捅他这件事乐此不疲得很,暂时停不下来。

“你们小心点捅,最好避开脆弱肚腹,别捅断了尸首。那些受伤的人一会儿说不得也想捅这魔头。”

“啊呀——你劝什么?我们只恨不得把他斩为肉泥——”

 

于非命边听边淡定看天——不看也没办法,残魂脆弱,连把眼皮子拉下来也办不到。

眼前剑光灼灼,五颜六色,偶尔夹杂着鞭迹——这就是修炼鞭术的修士干的了。

于非命百无聊赖地分析着下手戮尸人等的构成,已经不再跳动的心口却似乎有些不管不顾的痛楚渐次而生,宛若延展的草根。

不知道他们会把苦余拉去哪里,不知道又会对他怎么样。

不过……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苦余比他死得更早一点,凌雪君沈养拙一招天外飞仙,把护着他的苦余和他的心脏一起穿了个糖葫芦,他都能感觉到苦余的生机流淌到他的胸腔里,若非如此,周善南也不能电光火石之间用流火剑绞杀他那为本体重伤而分神的元婴。

苦余这个倒霉半魔,当年被他捡回家以后不知道赶过他多少次,每次都跑回他身边来。这次竟然在围攻中觉醒了异种血脉,然而却因此拉低了战力,根本来不及稳定境界就嗝屁了。

就算是他自找的好了!反正不关他于非命的事。

他就是觉得自己有点可怜,事到临头,身边只有这么一个笨蛋为他舍生忘死。

罢了罢了……

横竖是一起烟消云散,也没觉得差到什么地方去。

修仙之途,随时寂灭,他想得通。

 

 

“住手——”

清朗人声响起,眼帘中那堆若疯若狂受伤染血的脸渐次退开,换成一张清隽整洁的俊容。

“人死如灯灭,你等不必如此。”

来人一身白衣,黑若星子的眼眸凝视着他,远山一般的眉微微皱起。

“凌雪君,此魔罪大恶极,竟妄图修炼逆天魔道,一旦成功必颠覆人魔两界,怎么能就此放过?”

“不错,当挫骨扬灰才对!”

“不说别的,今次一战我等正道家族门派死伤过半,就算牵连不到于家,将他粉身碎骨总没问题吧!”

身边顿时喧嚣起来,那位凌雪君眉心皱得更紧了。

笨啊!说一不二沈养拙是说假的吗?干嘛非得惹这位俊杰榜榜首不痛快?

于非命暗暗发笑,眼前凌雪君沈养拙的脸却暗淡了下去,渐渐浮起一片虚无黑暗。

沈养拙的声音远远传来,如丝如缕。

“埋了吧!这二人魔胎元婴已毁,断无幸理。于不信固然修魔入邪,但吞天之法未成,入土为安,善莫大焉。”

 

于非命最后的残魂在灵台中轻轻摇曳着。

杀他的人埋了他。

好像也挺圆满……

沈养拙果然人不错……只是如今实在没办法重来一次,否则他当年在孔家时一定会紧紧抱住这条牛逼大腿不放……

 

啵地一声轻响,那点残魂最终消散,点滴灵光就似极细微的金粉被风吹开一样,在虚空黑暗中散去。

四下静谧无声……

然而,下一个瞬间,自虚空边缘,一片血潮汹涌而来。

似自有生命一般卷至灵台中心,化作丝丝缕缕的触手,将点点灵光小心翼翼地从虚空中剥出,再聚集起来,最终聚成一颗透明的珠子。

随后那血潮汇聚,渐化作一个模糊人影,背生双翅,面目不清。

他抬起手,把那珠子打入虚空之中,随后便轮到他自己崩毁成极碎的血雾,弥散不见踪影。

 

与此同时,一道散发着无比微势的亘古之声在布满罡风的九天之上响起。

“靠!兔崽子居然来真的。”

那声音中似几分怒意,几分无奈,几分……怜惜……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