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OW】【双飞组】成年礼(END)


偷基友君川的图发一下

给双飞本的G文

到期解禁放出

难得有我想写的百合组喈喈

吃好

——————————————————



当安吉拉·齐格勒穿着魅魔服朝法芮尔·艾玛莉走来时,新晋的埃及军中女神张开嘴,似乎连眼际属于艾玛莉家族的刺青都有些凝固。

“等一等。”她伸出浅太妃糖色的手,拒绝白皮肤的魅魔朝自己靠近。

“你让我今天打扮成这样,”法老之鹰指着身上的黑色神父法袍说道,“而你就穿这个样子?”

“有什么问题吗?”天使抚弄着背后那条粗壮的赤红色尾巴,细长的手指挑起自己的前发,“我还特地把头发染成了黑色。魅魔与神父难道不是绝配?”

“就算今天是我的成年礼化妆舞会好了,但是我读的是军校。”法芮尔有些无奈地朝天使摊开双手,“一个魅魔,我只能说自己没有想到。”

“但是我觉得这挺好的。”安吉拉玩弄着自己头顶弯曲的硬角,“你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化妆舞会吗?法芮尔,那是因为每个人都可以选择在这种时候做一个不同的自己,偶尔我也觉得可以调剂一下口味。”

“但是这也是我十八岁的成年礼,不管怎么说……算了。”法老之鹰还是朝那诱惑人心的恶魔伸出手,后者傲然地抬起下巴,将手搭上她的胳膊。

“说真的,当你给电话说要从苏黎世过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大事不妙。”十八岁的法芮尔·艾玛莉露出一个有些无奈的笑容。

“是莫里森的意思,也是莱耶斯的。”天使摇着堪比模特儿的漂亮脸蛋这样说,在地上踢了踢造型如同羊蹄的靴。

两个人朝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舞会现场走去,在遥远的地平线彼端,几座古老的金字塔沉默在微微发亮的天地交际。

“所以,”法芮尔忍不住伸手挑起身边展现出与平日不同妖媚风情的女人的下颌,“你打算告诉我这是我那两位互相已经好几年不说话的叔叔们的意思?而这一切与你无关,你不过是因为他们的命令飞到埃及的?”

“你说呢?”天使深色的嘴唇弯了一个弧,“莫里森或许跟莱耶斯的确没有怎么说话,但是如果你认为他们彼此之间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做什么的话,就实在太天真了。”

魅魔弯曲起火红的指甲,轻轻地挠着年轻女孩的脸蛋。

“顺便,就算他们的确是我的上司,但是在休息日去哪儿是我的自由和选择。”

魅魔敲打着蹄子跨上台阶,忽然她转过身,弯下腰,凝视着年轻而朝气勃发的姑娘。

法芮尔挑起眉,天使看了她片刻,蓝色眼眸变得柔软似水。

“今天应该在这里的是安娜,如果她在的话,或许我不必前来。”

“如果你说的是我那自私的妈妈,我更愿意是你。”

法老之鹰不自然地侧过头,她并不想告诉天使,在她今天出门之前一直在翻看母亲和自己的那些相片簿。

对此天使只是有些遗憾地微笑,同时她伸出手,抱紧了姑娘法袍下结实的胳膊。

“从我的私心而言,我觉得安娜不在对我来说也更好,否则我觉得她会在三公里之外伏击着给我一狙。”

魅魔对走到自己面前,一脸花痴打扮成埃及贵族少女的小女兵露出安装上去的獠牙,她的恶形恶状成功地把潜在情敌吓得缩开了去。

“我的意思是,”安吉拉凑到法老之鹰的耳朵旁小声地说,“她如果知道今天晚上我预定了酒店大床房,而且里面带着按摩浴缸的话……”

“安吉!”头发整齐扎起的神父面色微红地阻止她。

“是你说要交往的。”魅魔踮起蹄尖在神父脸上留下一个吻痕,然后她溜进了舞池,摇摆着纤细的腰肢,朝她发出邀请。

“来吧,神父!来这个堕落的世界。”

那魅魔轻舞飞扬。

 

当法老之鹰第二天一早醒来时,她发现自己光光地躺在丝绸床单上,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去了头发染色的天使围着黑色床单坐在酒店的飘窗上,手里拿着一杯进口白兰地,唱着一首悠扬婉转的北欧民歌。

她站起来,朝着那个欧洲女人走去,在她身后坐下,用手轻轻环绕她纤细的腰肢。

“你在唱什么?”

“一首母亲唱给女儿的歌,歌词大意是森林里的幼苗成长时老树逐渐枝叶稀疏,幼年的野兽越威武而它的父母就越虚弱,女儿的美丽带来的是母亲的衰老,然而母亲永远无怨无悔。”

天使转过头,法芮尔凝视她还戴着水汽的芳唇,闭上眼吻她。

“昨天虽然我那么说,但是就算艾玛莉上尉还活着,我一样会跟你交往。”天使发出小鸽子一样动人的笑声,“天啦,法芮尔,你不知道你有多可爱,安娜第一次带你来守望总部的时候,你就因为看到太多高新武器技术而兴奋到缺氧。”

“我被送到了你的保健室,”法老之鹰的声音有些沉闷,她用额头顶着天使光裸的肩头,“太丢人了,连莫里森叔叔都笑成那样儿。”

“只是因为你可爱而已。”天使安抚着刚成年的情人,她浅色的手指在她深色的发丝间温情地拨弄。

“但是即便如此,妈妈还是丢下了我。”

“战争总是会让人失去生命,这也是我父母失去生命的原因。”天使蓝色的眼眸中掠过一抹有些异样的光,“法芮尔,我来这里不仅为了跟你跳舞,还有一件事,因为你已成年,自己可以做出选择了。”

“是什么?”法芮尔皱起眉头,有些意外于这个转换。

“你应该好好地考虑一下是否加入守望先锋。”

天使的话让法老之鹰有些迷惑:“为什么?那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事……不管是妈妈还是你。”

“因为成年人应该更多地衡量之后才做出决定。”

天使微笑着揉了揉女孩的头,回忆着当年第一次见她时的情形,那时候的她们都只是孩子。

“守望先锋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但如果事关未来,一个成年人不会听凭于梦想行动。”

“就像你当初决定加入时那样?”

法老之鹰想起从母亲那听到过的事,年轻的天才医学少女似乎并不那么喜欢守望的军队作风。

“就像那时候一样。或而且一切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会发生一点什么……”安吉拉看向远方,晨光把金字塔照耀得如同宝石。

“或许,”法芮尔说道,“或许我们的确无法主导未来走向,但是我至少知道一件看了一确定的事。”

“是什么?”天使回头看着情人。

“十八岁之前和之后我都爱你,在未来也会一样爱你。”

法老之鹰这样说着,与天使拥吻在一起。

 

两年之后,莫里森与莱耶斯被认为死于一场因为争权夺利而引起的内斗。

守望先锋就此彻底崩塌。

安吉拉·齐格勒仍从事着她的医疗研究,没有人知道令人闻风丧胆的死神来自她的创造。

而法老之鹰终究没有来得及加入守望先锋,退伍后她成为海力士国际安保公司的一员。

她这样说:“就由我来保护无辜的人民。”

而她的金发情人回应:“英雄不朽。”

 

全文完


评论(4)
热度(83)
  1. ENDOMORPHIN佛心蛊 转载了此文字
    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