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07(慎入,邪道)太帅了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霸道总裁就是霸道

吼!


7、

 

 

扬升跟刘皓两个人对坐抽烟,房间里烟雾缭绕,桌子上摆着一对儿米老鼠。

“玩心,”刘皓抽了一口,徐徐吐出来,“我这种年纪,不合适了吧!”

扬升点点头,靠在柔软的沙发里。

“这种年纪,豁出去创业可以,但是恋爱就算了吧!我们又不是刚上大学的毛头小子。”

“是这么个道理。”刘皓把抽了半截的烟扔进烟灰缸,没有摁掉。

烟在里面燃着,他有些愣愣地看着半支烟,手里的BP资料始终没有翻开。

半支烟悠然地燃烧着,最后点燃了堆积的烟头,火苗嗖地蹿起来,扬升抬手拿起水杯,残茶一荡泼出去,就连星星之火都不剩了。

“去睡了!”刘皓把BP丢给扬升,“Z董那边还是你负责,要添减什么就找我。”

 

到头来也没有睡着。

半夜两点,刘皓目光炯炯地翻身坐起来,看着床头幽绿的荧光电子钟。

他叹了口气。

 

到底还是怕了。

明明诱惑何其之多之强大,人还是会怕。马克思说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可以让资本舍生忘死,但是明明利益很大的情况下,他还是缩了。

刘皓伸手到枕头下摸烟,竟然没有,想起来裤袋里有一包,拿出来一看,好吗?裤子是叶秋买的,烟也是从宾馆摸来的。

抽还是不抽,刘皓犹豫了一会儿,再看那只钟,居然过去了快半小时。

刘皓终于点亮了打火机,火光飘逸地一闪即逝,留一个红色的烟头在黑暗里亮着。

他在地上移动着光脚,却想起踩在叶秋脚背上的感觉。

那天和地和空气里,突然就多了个温暖的肉垫。

 

烟从嘴里吸到肺里,又在肺里转一圈出来。

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好像是当练习生的时候,看着叶修抽烟,就跟着抽。

他妈的,怎么会这个时候想起来?叶修也曾经是偶像,啊不!那时候他叫叶秋。

说不感动是假的,人家叶二少是什么人?光是他那个哥简直就够喝一壶的了,从专业层面上说,叶修的确可以称神。这还是没有算上叶家背景的情况下,毕竟现在大家都退下来了,叶修的家境也不是个秘密了。

所以叶秋跟人玩心,除非昧着良心,不然真的只能说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对大部分人来说差都能算是个很不错的机会。

关键是,叶秋是一个很讲公平的人,跟乃兄那种坑人不吐骨头还是不一样的。

但是呢?刘皓,你敢惹吗?

惹得起吗?

开国太祖说得好,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行啊!要是把自己烧了呢?偷鸡不着蚀把米?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干过,给坑得不要不要的。

嘴上不承认,心里面不能不认这个帐的,毕竟人要能吸取教训才能进步,虽然他妈也不知道是不是走两步退一步。

刘皓终于笑了起来,反正黑,又没镜子,自己也看不见笑得难看还是好看。

 

“算了吧!玩儿什么心啊!再过两年,连身都不知道玩不玩得动。”

宾馆里,他低下了头,对在胸口的男人说。

跑偏了的心跳被强压了下去。

现实面前,没有浪漫的容身之地。

 

“你比我大,你明白的。”

刘皓淡淡地说着,没做任何动作。

叶秋抬起头,安静地看着他。

那样的夜晚,那样的男人,头发有些乱,看起来仿佛年轻了很多岁,眼里闪烁着一种光。

他也看着他。

在这样的互相凝视里,那种跳动的光逐渐变得安静。

 

极限了吧!刘皓心里哧哧地笑。

玩心已经是极限了。

算了吧算了,到这个年纪,两个男人,要怎么样,能怎么样?
还不如不要,什么都不要,有句话说得好,你没有希望过,又怎么可能失望?

一种生存的智慧,无奈又可怜,诚然如此,还是一种智慧,能让人过下去,在一个有着数十亿同类的世界上,一个人活着,并且活到寿命的尽头。

你可以去迪斯尼,你甚至可以去打扮成一个公主或者骑士,你也可以扮一只鸭子,只要你愿意,有各种各样的办法让你远离生活。

但是人终究只能回去,柴米油盐酱醋茶,吃喝拉撒睡,薪水,KPI,绞脑汁跑人际关系,而爱情,就算是男女之间它也那么复杂,复杂得让世人难以置信,就像在迪斯尼玩乐的一天,一个梦。

叶秋到底没有逼问下去。

刘皓在心里演着小剧场,他看着叶秋心里想,如果他还要问我呢?如果他问我要不要交往呢,那我就说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太艰难,那么如果他说去国外呢?不行我不能放弃这里的一切。

如果他说都不是问题呢?那么我也要说,我家里人只怕接受不了。

 

他做了很多假设,但是叶秋一句都没有问。

他起来去浴室洗澡。

他放弃了。

刘皓心想。

幸好。

 

他这么想着,攥紧了手里的床单,就像跟它有什么仇什么怨一样。

他果然只会错误估计,他妈的,怎么就这么难啊?

刘皓听着水的声音,空气里还有那种让人心情复杂的气味,他点了根烟,把那种味道冲出去,在叶秋出来之后也慢慢爬进去搓洗自己。

连里面都仔仔细细地洗了,什么都不要留下。

但是最终还是留下了什么。

是什么呢?

他没有力气去想,烟已经烧到了手指,最近以来第二次了吧!


刘皓慢慢倒在床上。

天那么黑。

求仁得仁。

呼吸不畅。

 

叶秋站在黑暗里,和刘皓不同,他没有点一根烟,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看着流光溢彩的都市。

夜晚的大城市,车流就像河流一样奔涌而没有停息之意。

他微微地眯起眼睛,呼吸变得平缓。刘皓的拒绝算是有那么一点出人意料,但是并没有耽搁他手上的事务。

他到S城来一趟,当然不会纯粹为了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件事。

只是在间隙里叶秋会想起那双眼睛,他看着他,刘皓的眼睛谈不上多么好看,眼角有一些细细的皱纹,通常那双眼睛是狡猾的,那种总是在盘算什么的目光可能会让大部分人觉得有点浮躁,但是那个时候的确是安静的,甚至有些安静过了头。

他相信那个拒绝是真诚的,没有卖弄什么小聪明和耍滑头。

刘皓对两个人之间的正经关系毫无兴趣,而原因是他不对此抱有任何的希望和期待。

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一个男人在十几岁的时候,荷尔蒙和下半身左右他的选择,而三十啷当岁的男人如果说自己还非常地相信爱情,要么是骗人,要么就是被宠到大的妈宝。

生活,不管对待贫人还是富人,不管际遇是好是坏,到这种时候都会对人进行一番雕琢。即便是他自己,对于爱情这种事情,在当下而言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和兴趣。

当然,话出口的时候他就决定,如果刘皓愿意,他也会认真的对待。

但是并没有出现这个如果。

 

太阳升起之前叶秋就离开了S城,他来给刘皓一些警告,而现在这警告应该已经到位和生效。不准备玩心的刘皓不可能再用他当什么大旗。

虽然是一个对自己自我认知不是很足够的人,但是至少还是知道什么能做什么做了可能会有不太好的结果的。

就这样吧!一切在这里停下,他对他是有兴趣的,但是他也没有什么特别要勉强一个人的道理。

尊重是最基本的原则。

叶秋合上手里的书,手指在椅背上敲了敲。从窗口看出去,白云朵朵,蓝天无暇,似乎一切都是那样的心旷神怡。

他抬起手拉了一下领带,些微的躁动被这个动作驱逐而远离。

 

刘皓坐上去帝都的高铁是在两个多月以后。

得到启动投以后,到帝都走一趟去见应该见的人,知道应该知道的事,撬动应该撬动的关系,还有钱口袋。

“万里长征第一步啊!”扬升郑重其事地来送他上高铁,像送儿子上幼儿园的老妈一样。扬升去不成,老婆要生了,再是为了创业不归家的浪子这时候也得老老实实瘪犊子。

但是事情还是比他想的难,如果要做一个企业,在眼下来说肯定不能只抱着一条大腿叫爸爸。你会有很多个爸爸,大的小的,老的少的,从爸爸那要钱发展,闯过一道又一道关卡。虽然培训学校并不是什么上市公司那么可怕的挑战,但是爸爸还是会有很多的。

但是,如果爸爸想嫖儿子,怎么办?

刘皓是真的没想到,被介绍来的金主这么不挑不拣。

 

还在饭桌上的时候,上面在跟他倒酒,下面手就不安分了,朝他腿根扫,他在下面暗戳戳地推,五十岁的老头子,地中海中晚期,就在那举着酒瓶子,脸红筋涨地质问:“喝不喝?小刘,你就说,我的你喝不喝!”

“我草你妈!”刘皓一把凉水泼在脸上,用力搓一搓。

水流从他脸上淅淅沥沥往下掉,他看着会所洗手间镜子里自己的眼睛,喝得一片血红。

狗日的老不死!摸就摸了,嘴上还要占便宜。喝他的什么?嗯?

刘皓一把扫掉旁边的洗手液,瓶子咣当飞出去,他撸一把脸,走过去又捡回来。

对着镜子调整着身上的衣着,扣好纽扣,领带的结拉得紧一些,再紧一些。免得回包房被那个老混蛋轻松拽开。

胡萝卜一样的手指头朝他胸口塞,以为他喝晕了不知道?

 

刘皓从洗手间里出来,一个男服务生站在那给他递热毛巾,他在脸上捂了一会儿,服务生看起来年纪不大,长得眉清目秀,叫他先生的时候,还带着外地口音。刘皓把毛巾交回去,说了声谢谢,服务生抬头看他一眼,竟然有些感激。

到这种地方消费的人都身价不菲,这种到位服务只是寻常,少有人会这么客气。

然而他也不是什么真身价不菲的人。

回到包房,刘皓一推开门头就炸了。

地中海在镭射光下闪闪发亮,胯下还有一颗头,不知道从哪里叫来的小男孩被摁在下面,裤子虽然没脱,但是暗示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介绍人一脸尴尬地看着刘皓,刘皓脸上堆起笑来:“看来郑董有消遣了,那今晚我们就不打扰了。”

介绍人跟着搭两句话,两人脚底抹油想走,地中海陡然一拍桌子。

“要钱不是吗?想要就给我留下,”手指着刘皓,“你!小刘,不喜欢这里,我开车带你去兜兜风。”

一脸色眯眯地诡笑着走过来:“敞篷跑车,没开过吧!飚起来,很爽的!”

介绍人尴尬得要炸毛,嘴里连连说:“小刘不懂这种的……”

然而地中海赶苍蝇一样:“行了没你的事,别弄得我不高兴啊!否则,看看谁敢给你们投。”

说完人走到刘皓跟前来,手指粗短但灵活地解开他的第二颗纽扣,探进去,用力搓揉。

“手感真好,”那人说,“就喜欢玩这种良家的,干净。”

 

刘皓长长地吐了口气。

“怎么样?”地中海得意洋洋地捏捏他的胸。

“不怎么样,”刘皓抬手提起桌上的12年XO,刚下去!

“我X你老母!”

 

叶秋到的时候,他眼前的场景是万分之滑稽的。

帝都人民医院急诊部大门口,两拨人以大门口为中心,一边一堆。一边的核心是刘皓,一边的核心是一个地中海胖中老年,两个人都一脑袋的血。

刘皓的眼睛肿了,头上开了个口,左边胳膊拧成奇怪的形状,右手里一把血糊糊的头发,人还朝着前面又奔又跳,叫去救他的人搂着他的腰掰着他的肩。

地中海头皮被扯光一片,脑袋一样开了瓢,身边一群小弟抱着搂着直着嗓子喊:“郑董,算求算求。”

“算你麻辣隔壁的!”刘皓在那边跳,“嫖你爷爷,你这种魔化哥布林土矬老子来一个爆一个的菊我告诉你!爷爷干BOSS的职业选手怕你?”

就连叶秋都愣了一下,这都什么跟什么?

 

人到底是拉开了,毕竟要打的只有两个,拦着不让打的大把。

地中海做的行当多少有些瓜葛,叶秋带的人说了两句,这人也就自认倒霉赶紧退散了。

医院单开了一个房,小护士进来给刘皓缝伤口。

“这下补脑了。”刘皓嘶嘶地说,“你怎么会来?”

他先打烂了地中海的头,心里知道人生地不熟的惹了地头蛇只怕死得难看,就打了个电话回去给扬升报信,一会儿地中海的人来打了他一顿,都是熟手,上来先卸了他一条胳膊,之后就往死里打,再一会儿又来一群人,把地中海的人揍一顿,人跑了,就送他到了医院,结果送的是同一个,在急诊门口就又热热烈烈地干了起来。

“Z董电话。”叶秋看着小护士一个一个贴胶条,眉头皱起来。

“怎么打你那去了?”刘皓问。

“帮你的人是他叫的,只是跟我说一声。”老成精的人,很早开始就有事情都跟他说一句,叶秋自然不会跟刘皓说太透。

胳膊接上了,还是吊着,小护士撤出去,把门拽上,大半夜的忙活得姑娘心烦,门碰得砰地一声。

“真不客气。”刘皓皱着乌青的脸说。

叶秋抱着胳膊,帝都的晚上见凉,薄薄的灰色风衣衬得两个月没见的男人条正盘顺得惊人。

他就那样看着刘皓,看得他四处乱转脑袋。

“怎么会打起来的?跟他有生死大仇吗?听说你先动的手,还下手这么狠?”

叶秋问。

刘皓叹了口气。

“他要睡我。”他说,“也不问问我愿意不愿意,上来就干,拿钱逼我,我就急了眼。”

叶秋安安静静地听完,什么也没说,转身拉开门走出去。

刘皓又叹了口气,太丢他妈的人,他想。

突然一声巨响,打开的门口,地中海飞扑在地上,头上伤口缝了半拉,还带着根黑线。

灰色一闪而过。

就看见叶秋提着医院白色的折叠椅咣地朝地中海背上砸下去。

“卧槽——”有人喊。

“要出人命!”

 

太他妈帅了这个男人!

刘皓吊着胳膊傻痴痴地想!

太帅了——


·待续·

评论(32)
热度(120)
  1. ophiuchus佛心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