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羊策】人生可逃系列之《鹤顶红》 9



原案/图:@王武莫虫之 我家阿莫, 请到LOF @珷蟇之 支持原画_(:3」∠)_




有的人不在了

有的人不甘心却也就那样过

有的人不甘心到了极处

于是就那样疯了

——————————————————————



前尘往事诉不尽,不如生吞鹤顶红



9

一个人死了,剩下的人还得过下去。

哪怕有多少的不情愿,也都没得选择。

死了的人一了百了,活着的人如何活,与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严小峰静静地站在路边,上官云生死去的通报握在他手里,附一个小小的装细软的包裹,里面有半截柳条碳,短而且细,适合掂起来在绢布上写书,尺牍是不行的,木片易碎,在这大唐山河动荡的年月里,只怕无法安然传递到它应去的地方。

那个苍云是个好人,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严小峰看看手里的通报,轻易用气劲扯碎了它,又捏散了那根熟悉的碳条,白的布与黑的碳碎,纷纷扬扬随风而去,洒在长满灌木的山坡上。

 

世俗中人,无不身缠爱恨,谁也做不到片甲不留。

而爱兴许是从恨而来,恨又仿佛自爱而起。

恨一个人,如果他活着,倒也有迹可循,然而他死了,就变得虚软无力,仿佛一个灵魂被锁在健硕的身体里,却全然动弹不得。

上官云生身上都是伤,他夜里跟他搂在一起,突然就笑起来。

小道长,心伤更深,是也不是?

 

他走的那天,上官云生没有留他。他给他一个包袱,里面装满了干粮,还有一些银钱。

你把名字写下来,留个地点,若是送信给你,也有个收的地方。

他给他一尺素绢,塞那根碳条进他手里。

后头也没有信来。

上官云生明明笑得很开心地拍着他的肩说,原来你小子叫这个名字,严小峰,好,很好。

但是没有信,一转眼好些年,终于从雁门关有消息来,就是死讯了。

 

那碳条的形状他记得。

那天写下自己名字时崩了一块,苍云瘪了嘴——我就剩下这半条了,精挑细选的呢!

用来写信的碳条,兄弟萧无敌死了,就没什么用了。

现在拿出来给他用,或许以后会选新的。

然而也没有。

他刚看见的碳条,和他那天用过以后一模一样,连崩掉的一片形状也一样。

说到底,上官云生再也没有写过什么信给什么人,就那样死掉了。

 

严小峰感到愤怒。

他细细的眼睛冷冷地看着山坡上白色的碎屑。

那些东西还成个样子的时候,淡淡地用语句描述着一个苍云的死。

他死了。

剩下一些东西。

因留下了这个地址与你的名字,于是转呈给你。

反正,也没有听说他有别的亲人。

至于如何处置,请便吧!

 

他心里燃起火来,刺刺拉拉地烧着血,滚烫得心肺骤疼。

人若无情,必先有情。

因情而伤,于是无情。

听来简单,只是人是悟不透的。

悟透了,也就不是人。

 

嗳呀,小道长。

你是个痴儿啊!

那些夜里,点一盏灯,上官云生抚着他的头顶,轻轻地说,一字一叹息。

 

你可喜欢我吗?严小峰?

是吧!

他点点头。

不然为何盘桓雁门关呢?

你知道么?你昨天晚上做梦,叫了我的名字二十六次。

上官云生一脸诡秘地笑着。

哦!

他听到,竟然觉得有些高兴。原来还是喜欢了别人啊!是了,这天下本不会有什么永恒。

可你叫另外一个人的名字,叫了一百八十多次,变着花样儿地叫,数得我心塞塞的。

 

你是个痴儿啊!

 

严小峰俯下身,拾起一片布,它缠在他的手指上,似依依惜别一般地停留了片刻,就被山风带走,舞动着飘向了远方。

他眼里燃起了火。

他跨上马。

那已经不是李敏的里飞沙。

他卖了它,买了一匹踏炎乌骓,毁了一切与李敏有关的东西,将养的两只猫托给邻家小妹,回山见过师父,换了一身道袍。

 

黑色的道袍。

黑色的道人骑着黑色的骏马。

它足下有流火,他眼里也有。

他朝长安城里去……

 

一个苍云死了,另外一个不应该活下去。

风呼啸着,严小峰听不见别的声音。

柳元一,必须死。

他只知道这个。

 

人很容易疯。

爱恨贪嗔痴,一应刻骨,便化为噬魂夺魄的魔。

 

小遥峰顶,银发稚童模样的仙人望向空中的新月。

月如钩,血红。

 

·待续·

评论(2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