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侏罗纪世界1/2】【Blue布鲁/Owen欧文】Parallel mutation平行突变 04



布鲁回归

布鲁(前期雌性后期雄性)X欧文·格雷迪

做了比电影更深的情感关联设定,OOC属于我。

爱属于恐龙。

 

 ————————————————————

 

04

迅猛龙是完美杀手,也是敏捷的猎人——不只是对猎物而言。

——————————————————————————————

 

 

在前往努布拉岛的前一夜,欧文几乎没有睡着。

他坐在修筑了一半的木屋对面喝着啤酒,夜色宁静,他能够听到自己比平时更加激动的心跳声。 

爱意从未如此确定而迫切。

在时隔四年之后,他确定对布鲁的感情在长久的分离中仍不断加深。

就像那些被留在西太平洋里宛若泪珠的岛屿之上的恐龙,在人类离开之后,仍然生生不息地繁衍着。 

 

他想要去看他的迅猛龙,不,是他唯一的迅猛龙。

是的,从布鲁自碎裂的蛋壳里抬起它小而圆润的头,他与它目光相对的那一刻开始,命运已经决定了他们彼此之间的关联。

他深切地爱它,比他认为的更甚得多。或许布鲁也比它一贯表现出来的更加爱他……对此他充满期待,也想要进行证明。

其他迅猛龙与他之间并不存在类似的情感,他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好,对于这些远古掠食动物而言,和人类这种地球晚辈之间有着极大鸿沟才是正常的情况。

他很早就跟亨利·吴教授探讨过这件事——布鲁的基因混合或许起到了一种无法言明的效果,蓝纹迅猛龙的基因明显地让它更擅长和渴望跟人类的沟通。

这是一种典型的基因突变。

亨利·吴教授对布鲁的基因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如果布鲁可以有这样的突变,类似的驰龙属兽群都可能会有类似突变产生。

 

平行突变。

亨利吴教授用这个古生物学词汇对此进行了定义。

 

但是,并没有出现第二个有类似突变个体。即便是在偌大的恐龙主题公园里,危险的肉食恐龙哪怕如丽颌龙这种超小型恐龙中也没有任何一头对人类另眼相看。

晨曦即将出现时,欧文站起身,把酒瓶砸进火堆里。

他最后看了看这座未完工的房子,提上行囊果断地离开了这个隐居之地。

 

欧文比他想的更快回到这里。

当他站在那堆被雨水冲刷而四散的灰烬之前,那个在回程路上临时购买的行囊带从他胳膊上滑下去,发出轻轻的噗声。

没有被火焰烧焦的草籽萌出绿色的叶片,自焦黑的木炭旁探出头来。

一株爬山虎在显得不那么崭新的房屋木架上蜿蜒着,欧文能看到它攀在木头上的粉红色透明小爪。

当他不在这里的时候,万物依旧生长。

 

男人的肩头颤抖着,他宽阔的后背逐渐弯曲成弧。

布鲁在那个黑暗的,充满巴洛克气息的雨夜里再度扔下了他。 

或许人生就是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已经发生过的一切,他曾经为了一点小事跟一个女孩分手,在他还很不成熟的时候。

然后在克莱尔身上,这种事情又再度重演。

他很清楚,这件事跟布鲁无关,又或许的确有一定的关系——毕竟他心中永远有一个被某个强大而美丽的生命体所爱的过去作为支撑点,不会因为她无情的言语而真正崩溃。

 

布鲁仍然爱他。 

欧文渐渐蹲下去,高大的男人蜷缩得像一个小小的球体。 

他笑着,但又发出哽咽的声音。

四年的时间在它的肉体上凿下印记,重逢之时,欧文注意到它变得更大了一点,皮肤上的纹路更加细密。

它的猎杀爪幽黑的外套变得更加锋利,显然在得到自由之后,布鲁找到了一块更加适合磨爪子的石头。

首领迅猛龙的神情也变得更加狡黠,让他不由得揣测起岛上那些体格巨大而温和的鸟脚亚目恐龙中有多少亡命于布鲁的爪下。

它很快就认出了他。

欧文不能确定布鲁到底是先听到他的声音,还是先嗅出他的气味,但他作为人类与迅猛龙相比万分笨拙的感知能够告诉他这一切。

布鲁的目光在一霎的时间里变得温柔。

 

欧文有些艰难地呼吸着,他看向那所半成品的房子,回忆着布鲁在他面前中的那一枪,那几乎杀死了迅猛龙,他不得不冒险采集霸王龙的血来给它输血,才让它得以逃脱死神的魔爪。

霸王龙在采血的最后关头醒来,如果没有克莱尔的机敏,他几乎不可能或者离开霸王龙的笼子。

他并不畏惧,布鲁和他的兽群只剩下他和它而已,当它倒下,他便是首领迅猛龙的最后依靠。

然而这一切都无法留下布鲁。

他眼看着布鲁为了自己与基因怪物肉搏,那头暴虐迅猛龙有更长和灵活的前爪,更大的体重,但布鲁仍然战胜了它。

当暴虐迅猛龙从房顶掉落,被刺穿而死去,布鲁站在它的尸体上咆哮时,他的担忧就像被刺破的水球那样砰然炸裂。

死去的可能是布鲁,而他绝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留下。”这一次,他终于说出了他所想的挽留。

但布鲁只是看向了装载恐龙们的笼子……

 

它是如此的聪颖、慧黠,而他也绝不是一个骗子和笨蛋。

对于恐龙而言,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安全之所——不是被人类定义、而是对恐龙而言的那一种。

于是他仍是独自一人。

 

欧文站起身来,他开始打量起这座房子,努力回忆着在离开之前修筑工作进行到什么部分。 

然后他走上前去,开始捡起那些被草丛掩盖的木方,试着判断它们是否还能继续用在这所房子之上。

他已经拒绝了克莱尔关于留下的那些邀请,虽然梅茜希望他能留在洛克伍德城堡,但他还是在协助修缮之后就离开了。

那个小女孩总是让他想起布鲁还是幼崽的时候,但他明白自己更合适一个人呆着。

 

当欧文开始给房屋上防水漆时,他发现自己的回归其实是一个等待的开端。

穿着工装吊带裤的动物行为学家因此加快了手上的工作。

离开庄园的恐龙们起初被捉到了一些,另外一些却仿佛泥牛入海一样消失在人类的世界里。

这其中就包括了布鲁。

虽然在那个湿漉漉的冰冷夜晚,布鲁决然的离去引发了欧文的一些忧虑,但在这段时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消息的情况之下,欧文的内心开始有了一种异样的期待。

他开始猜想布鲁此时游荡在北美大地的什么地方,它是会回到自己的同类曾经狩猎腱龙的蒙大拿,还是会偷偷在月夜下的城市中藏踪匿影。

又或许,它会翻越国境线,越过哥伦比亚边缘的荒漠……

他可能得到关于迅猛龙的信息,也可能永远不会,但他仍在期待着。

 

房子修筑得很快,但已干燥的油漆仍然在散发着一些不太好的气味。

等到欧文正式住进来的时候,深秋已经到来。

动物行为学家打开门时,一只灰色的爪子也消失在卧室白色的门框旁。

欧文把包裹扔在地上,戴上超厚的保护手套走进去,从壁炉里掏出一头惊恐的北美浣熊。

当他想要把这个家伙扔出家门时,这头有些瘦弱的、一看就是这个夏天断奶的年轻雌性浣熊紧紧地用爪子抱住了他的手套。

欧文的脚步停了下来。

在布鲁长到一头羊那么大的时候,它开始学会那种独特迅猛龙式的撕咬和踢踹。

除了他之外的工作人员只能穿着厚重的保护服跟它们进行接触。

布鲁也会这样抱紧他的手。 

一开始它非常不习惯猎食时和拥抱时所用力量的差异性,好几次它的勾爪都挠伤了他。

但是它终于学会用腕部抱得紧一些,勾爪尽量向上翻起的方式来抱他。

在布鲁还小的时候,迅猛龙用这种方式来祈求更多的鱼或者鸡蛋,后来是它偏爱的啮齿类动物。

然后……

 

欧文想起那个夜,布鲁温柔的抱拥。

他走到墙角,把浣熊丢进准备用来存放东西的手工铁皮箱里,插上了锁。

在这天夕阳落下时,欧文打开了电灯。

一个小型的狗窝出现在房屋走廊里。

动物行为专家往里面放了一些铺设房顶剩下的干草,回到屋里小心地打开箱子,把浣熊逃出来塞进窝里。

浣熊在一盘牛奶的诱惑下留在了窝里,然后它就一直留在了那里。 

 

冬季的第一场雪覆盖大地时,已经变得肥胖不堪的浣熊拒绝冬眠,欧文不得不给它开了个门洞,用废轮胎上切下来的胶皮做了个狗洞,这样浣熊就可以进来烤火和吃剩饭,而不用冒着寒风把门打开。

深冬的某一天,浣熊突然不见了。

欧文蹲在它的窝前,看着那个已经因为它的体格变化扩大过好几次的窝门,有些费解地回忆着昨夜的情形。

他是被爪子刨地的声音惊醒的。

欧文搓揉着眼睛,没有在壁炉旁的超市出清大特价时购入的圣诞色坐垫上看到浣熊。

他把目光转向了门,发现因为他的姑息养奸而存储了太多脂肪的浣熊头朝外地卡在了狗洞上。

他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只是稍微反省了一下自己对这头野生动物的放任,然后用拖鞋底踩着浣熊的屁股把它给推了出去。

欧文·格雷迪是一个能训练恐龙的人,来他家吃饭的浣熊当然也不会在房间里拉屎——他以为浣熊那个时间出去当然是为了出清直肠和膀胱。

然而浣熊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还不见踪影。

欧文有些紧张,他从窝旁站起来朝四处看去,试图寻找浣熊的踪影。

但异常的事情还有更多,平日聚满了冬季急需热量的小鸟的喂食器旁竟然一头鸟儿都没有,当然也没有那些嘈杂而富于生命力的鸟鸣声。

欧文迅速地打开门走进屋里,从门后拿出霰弹枪。

敢住在人迹罕至的郊外,欧文当然不会缺少这种护身之物。

在包里揣上足够的子弹,欧文冷静地打开门走进雪地里。人类一般无法让动物的行动迹象彻底消失,尤其是那些轻盈的小鸟,它们一贯不太认为单独的人类个体能给自己带来多大威胁,也不会轻易停止进食。 

是动物。

强大的,危险的动物。

 

欧文小心地端着枪,慢慢地前进着,同时观察身周的环境变化。

沙沙的声音传来,他转过身,看见一株小树墨绿色的枝条在风中颤抖。

声音来自枝条上抖落的残雪。

欧文小心地朝向那边靠过去,他来到树后,一些东西映入他的眼帘。

他小心地举着枪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蹲了下去,在他做出蹲下的这个动作时,他听见自己剧烈如擂鼓的心跳声。

数枚比张开手掌更大的两趾鸟形爪印镶嵌在树下的雪地里。

欧文伸出手,试着碰触面前那枚爪印。

在即将碰到的刹那,他停下来,闭上眼睛。

他不敢相信。

完全不敢相信。

镇定片刻之后,他睁开眼,这一次,他真正地抚了上去。

冰冷而崎岖的手感告诉他,爪印是真实存在的,而非他的幻想。

 

一颗长长的、布满细密鳞片的头颅从他身后慢慢地探向他。

温暖的鼻息拍打在男人的脖颈上。

迅猛龙灰粉色的舌尖舔舐着人类柔软的耳垂。

沉重的楔形头颅终于落在欧文肩上。

咯咯咯……

 

欧文闭上眼,枪从他手里落下去,陷进冰冷的雪里。

他抬起空空如也的右手,感觉到一个熟悉的轻撞。

“布鲁……”

欧文轻轻地说道……

 


评论(83)
热度(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