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丐苍/咩策】【人生可逃】民国篇·《旧事》5

 



原案/漫画:@王武莫虫之  

警告:是丐苍,丐苍,丐苍……没错元一受……_(:зゝ∠)_。阿莫和我太乱了,捂脸。

但是你们看,阿莫的画,屌屌的元一被阿顾那啥是不是很萌呀!(闭嘴)

————————————————————


民国·《旧事》

 ——————————————————————

顾明雪X柳元一

严小峰X李敏

5

 

李敏坐在大班桌后,黄花梨的桌子泛着红色的光。影子倒映在上面,像一面镜。

手指之间挟一根上等雪茄,燃烧着,看不见火光,雾色淡蓝。

叩叩,李敏的指节在桌上磕。

你确定?

敏哥有新人很久了,我也得要找个人暖床。怎么,不行?

柳元一手指用力,脆桃咔嚓一声,一劈成二,大口嚼起来。

啐,怎么不甜。转头就吐了出去,散在痰盂边。

这件事体我晓得了,你喜欢就行。

好!你说的。

柳元一站起来,有人过来递上湿巾,他擦擦嘴擦擦手,扔进黑金交错的漆盘,领着人就走出去。

 

李敏坐在那处,等人过来收拾完了,盯着桌面上摊开的文件看了许久。

白猿。

他说。

从书柜的影里走出个人,紧瘦沉默,脸上有一条伤疤,一面眼睛是瞎的,瞳仁发白。

查元一说的那个人。

唐白猿沉到影里去,风吹起窗帘擦过书柜,那片被照亮的地方已经没有人影。

 

师父在上海滩的势力是李敏继承了,而且比师父当位的时候更有发展。

这是不够的,说到底青帮的底细是下九流,做名流,不是那么轻易的。

军阀是要拉拢的,知识阶层也一样。

李敏起身走到角落,罗汉床上搁着白玉棋盘,捻一枚棋子按下去。

下棋就是这样,每一子都落在星盘,皆有所用。

李敏的手腕伸出去,从衬衫缝隙跑出一点夹红的青绿。膀子上的刺青在青帮里是常见的,位置越高刺得越发多。

他整理了一下衣袖,西装袖扣起来,镶珐琅的红宝石扣,颜色深得像凝固的血块。

这样一来,他看起来倒是十足的文雅人,几乎没有戾气可寻。

有点可惜。

他细细地说着,可惜在舌尖唇齿之间颠簸旋转。

 

严小峰穿着雪白的缎子短袍,揉着眼睛走进去。

他没有敲门,也不用,这里是李公馆,他可以去任何地方。要是一时兴起,他可以倒着走,不会有人劝阻。

他模模糊糊地看着人影,从背后伸手搂着,手在腰前扣在一起。

敏哥……

李敏伸手摸摸严小峰乱糟糟的头,头变得更乱了,鸟窝一样。

睡到下午了。李敏说。

周娘姨讲柳大公子来过。严小峰头在李敏背后拱。

哦?我的人这么嘴碎?

李敏伸手到背后捉他的脸,捉不住,软嫩的下巴滑出去好几次。

我问的啊!都没有人进去,全在外面,肯定有鬼。

哪家醋瓶子打翻了?满鼻子酸味。

李敏笑起来。

严小峰用力拿下巴磕他的后背。

笑我!又笑我。

难道笑别人?

还是笑我好。

 

李敏到底捉住那个下巴,扯到面前来,上下看看,朦胧青春的脸,触手都是绒绒的毛。

吻上去,小年轻嗯的一声,红了脸,手扶到他腰上。

一室缱绻。

 

喀拉一声。

顾明雪抬眼看一下窗户,写字的笔停顿下来。

纸上竖着天空蓝的钢笔字“……故予汇报”,因骤然停笔,显得有头无尾。

喀拉又一声。

顾明雪从窗口探出头。

黑白色的巷弄里,陈二抬起头,丢掉手里的小石子,抬手擦擦汗津津的额。

阿顾,阿顾,喂,下来吃鸭血粉丝去,我请你啊!

阿顾点点头,有些喜悦。从窗口撤回来,他拿出那个木头盒子,小心揭开夹层,把纸笔放进去,写了字的那张揭起来折叠好,揣在胸口夹袋里。

阿顾,阿顾!

陈二又在下面催喊,他跑出去,门上个锁头。

转身看见一双眼盯着自己,是隔壁伺候二房东的娘姨阿金。

出门呀!她说,眼神扫过小贩光裸的胳膊,亮了亮。唉!她说,可惜你是个哑巴。

 

顾明雪憨笑,两步并作三步地下了楼。

哦哟!你弹下来再快点啊!老哥要饿死了知道伐?陈二一惊一乍,但手已经搭上小贩肩头去。

陈二说着话,却又忽然回头扫一眼楼上,阿顾知道那是阿金。

阿金什么人都勾兑,只要是男人,只要下面长得有三条腿。顾明雪不知道她图什么,但是他也不能问,哪怕是比划的。

他是不明白男人跟女人之间那些事,但是他也不大明白自己跟柳元一那些事。

图什么呢?

阿金睡很多男人,他没有问,但她自己会说,尤其是找他要一根劣质香烟以后。

我就是喜欢睡男人,怎么样?太太讨厌我这样,但是她没有办法,我就是喜欢看她没有办法,我有人要,她没有,先生早就讨厌她那老B的了。

好多人要我哦!侬晓得伐,男人就喜欢干这个,不为什么,就爱干这档子事体,你想干伐?看你这身肉,姐姐乐意跟你哦!

 

鸭血粉丝端上来,又香又辣的味道冲到鼻子里头去,清爽缠绵。

好爽!这个味道就是好!陈二在旁边吃,西里呼噜的,这态度有些不自在。

阿金那样的女人肯定是不好的,没有什么贞洁,但是她讲,不勾兑男人,我来上海干什么?我在乡下结了亲的,我不喜欢,我喜欢上海的男人,各种各样的。

阿金所谓的各种各样的是什么,顾明雪没有深想。

但是他羡慕阿金,有什么说什么,很有勇气。

他没有,陈二也没有。

陈二把老板叫过来,豪爽地付了钱。

阿顾,你要加鸭血伐啦?今天我请客,不要客气。

小贩阿顾摇摇头,喝两口汤。

陈二挤个眼,放低声音。

其实今天是找你有事,那个……你不是搭上柳大公子了?能不能找个机会,让我进青帮去?

阿顾放了碗,迷茫地看着陈二。

陈二红了脸,黑脸皮红着脸,怪异又滑稽。

柳大公子跟李先生关系好,李先生是青帮的这个。陈二竖起拇指来。要是进他门下,就算不入他法眼,在上海滩那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了。

阿顾点点头,又摇摇头,比划一阵,有些着急。

哦,你是说你和柳大公子也不熟?嗳哟你这个滑头,不熟柳大公子给你安排住处了?他这是要你跟着他,当他的人,听他差遣嘛!

顾明雪忽然涨红了脸。

当他的人。

他想着这四个字,腾云驾雾一样。

柳元一是让他跟了他的,只是又不是陈二这个意思。

那种意思不能说。

他嘴里泛着隐甜,心里痒起来,陈二在旁边琐碎说,管你怎样,反正你欠我鸭血粉丝的情面,要是有机会,你就帮我疏通疏通。

阿顾只能点点头,但是比划着告诉陈二,我也就是能提一下。

 

吃完陈二又说了许多,无非是让小贩通关系会给他好处云云,顾明雪不胜其烦,却得空将折好的纸块塞在碗下面递给老板。

他们自己收不就好了?陈二把他拉起来,又叮嘱几句,这才分手。

阿顾的人情帐是应该算的。顾明雪慢慢走回去,想着石库门里那半间房,就觉得耳朵上烧着纸一样烫热。

不许再去卖东西去,跟了我还用卖这些破玩意?缺钱找本公子要就是。

年轻英俊的男人捏着他的脸,说完就下了楼,他站在那看了很久,手心里放着几块光洋,直到白色的云飘到天边再看不见一点踪迹。

嘴唇薄而红,真是薄情郎的铁证。

冷冰冰的说,往后就卖给我了!不准找别的恩主,要是我晓得了,就让人打断你的狗腿丢到黄浦江喂鱼。

明明知道他不会说话,却步步紧逼。

知道了伐?知道了伐?

他只好拼命点头。

话语很冷,目光很冷,但是捉着他胳膊的手手心滚烫。

燥热得很。

顾明雪夹一下腿,身子从下面热起来。

 

陈二问的事可以问一下,如果陈二都能加入青帮,他离柳大公子更近,为什么不可以?

靠近李敏就有了机会,这原本就是他的目的,只是一开始是想通过严小峰的,现在倒是不必了。

走在巷弄里,小贩阿顾有一种急切,他想回那个屋子里去,虽然也不知道那个人今天会不会来。

然而他忽然停下来,回头去望,背后当然什么都没有。

顾明雪眯起眼,很快又松口气,回转头继续走,就像只是一时兴起去看看身后有没有打劫的疑神疑鬼的小市民。

等他走得远了,才有人从巷弄的夹角隐秘处走出来,他穿一身深青莲色的短袍,苍白的眼望着小贩离去的方向。

他久久才转头离开,每一步都走得无声无息。


待续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