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人生可逃】【苍&秀】《摽有梅》1/元一也有小时候……


原案/漫画:@王武莫虫之


《摽有梅》

用&是因为只是小孩子并不算CP

————————————————

柳元一&萧七七

————————————————

我在西长安街上看见一个人。

熟人。

那是一个玄甲苍云,他身上的铁甲有着宛然的痕迹,刀枪剑戟留下的那种痕,很是明显。

他看起来历经风雨,但脸偏偏瞧着小,天真而狡猾地笑着,对旁边的七秀娘子说着话儿。

我紧了紧手心里的小手儿,小念儿抬头看我,含着麦芽糖嘟囔。

娘亲,手痛痛。

我把她抱起来,放下买香粉时揭开的帷纱,轻手轻脚地走过去。

 

他没有察觉我。

长安街上人来人往,我又没有杀气,他当然只当我是个抱着娃娃的路人。

我听见他对那七秀娘子说,烟姐,你看你一个人日子也长久了,如今我也是一个人,倒不如我们凑做一对儿?

七秀娘子很是温婉地白了他一眼。

想什么呢?昨儿晚上吃猪蹄撑你到现在?别人也罢了,元一你也来烦我?

 

元一。

我缓缓走过,与他擦肩。

柳元一。

 

很多年前的那个冬。

我在苍云雁门关,认识了一个男孩儿。

 

我是随着师姐去的,她的丈夫是个苍云军的将领,长着一嘴的大胡子。

他喜欢用胡子扎小孩子的脸。

我就跑了出来,我八岁了,虽然还是孩子,但是师姐夫的胡子太硬,扎得很疼。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么大的雪,原本我不信有鹅毛一样的雪,可是这儿的雪真大,只是一夜,就把苍云堡漆黑的石阶都埋住了。

我伸出手,在空中招着,捉下一大片雪鹅毛。

啊地一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摔在我面前,深深地扎进雪地里,露出两条乱踢乱踹的腿。

那东西身后有一条很长的痕,延伸到阶梯最高处,显然是从那儿滑下来的。

 

柳元一你这个兔崽子,又偷老子的酒?

我听见有人在喊,然后看见那两条腿跪在雪里,把上半截身子拔出来。

那个苍云男娃发蓝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候,我对他说了三个字:拔萝卜。

然后我和他都愣住了。

他眨了眨眼,睫毛很长,但是直。

 

柳元一,看老子捉到你不扒了你的皮!

他忽然笑起来,露出两排白生生的牙齿,像师姐夫说的,雁门关特产的雪地黑狼。

全身都是黑的。

光牙是白的,白森森的。

我怕狼,扬州府郊外的野狼虽然不凶,但是很丑,牙也很白。

所以我退后了一步。

男孩霍然跳了起来,牵住我的手开始跑,我们身后留下橙色的弧光。

我紧紧地捉着手炉,所以我的红狐狸皮的帽子被风吹飞了。

我眯着眼回头去看,它翻翻滚滚地落在后面深深的雪地里,像一朵盛开的红色的花。

雪还在下。

停下来的时候,我跟那个男孩子说,雪真大,只怕回去的时候,就找不到我的帽子了。

他在喘,逃跑显然是个气力活儿。

他跑得很累。

但是他听了我的话,就开始大笑。

你真好玩!小丫头,你从哪儿来?苍云的小娘子,可不喜欢穿得这么粉咯嘟嘟的。


待续


待续是因为我去排个大攻防(你走

评论(1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