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可逃】【唐明性转】孽缘定 1

 

孽缘定

 ————————————————

唐若花X陆不开,性转版

原案:@王武路考终于过了 你这名字啊阿莫!2333

——————————————————

 

1

有一句老话说得好,前缘注定。

唐若花觉得,跟陆不开的缘,一定是孽缘,不可能是别的什么缘,更不可能是善缘。

陆不开的本事,就是可以让你大年三十坐在家中,宾客盈门,却觉得人世沧桑,满目阑珊,日子不想过下去。

简而言之,沾上陆不开,就如同沾上世间最厉害的毒,挣不掉甩不脱。

 

其实很久很久以前,唐若花不是这么想的。

那时年纪太小,心思太简单。

而陆不开,打小儿开始,就不是个善人儿。

 

唐若花是在帮会见到陆不开的。

那时节唐若花大约五岁,正是喜欢跟在纯阳小道士李停后面乱跑的日子,对天策女将李敏黏得很,上赶着的叫帮主阿娘。

苍云娘子柳元一也不算烦唐若花,只是有时候他黏太紧,连沐浴也要跟着,她就将他提溜起来,逼他叫元一阿娘,再随手扔到院子里去。

唐若花一个人在院子里蹲着,无事可为,只好自己参看秘籍拆装那些唐门暗器,虽然不亦乐乎,却也难免寂寞。

就算李敏安抚他说,男娃子家家的,再几年就是小男子汉了,过了十二,甚至要跟小囡囡定亲,眼下是不能跟娘亲一起沐浴了。

唐若花还是想跟李敏一同洗浴,就算为此招柳元一掐得屁股两块儿乌青也好,他就是想。

 

因为唐若花是没有娘的。

自然,也没有爹。

问李敏的时候,李敏说,你阿爹阿娘去了天上,你看见星星了么,就是他们在看你。

唐若花是信的,一开始是,笃定了爹娘是星星,还问李停究竟是哪两颗。

李停只是摇头说自己也识不得,然而成天追着纯阳少年跑的万花女大夫白天到底说漏了嘴。

星星?人死了才会变成星星。

而唐若花之前一直认为,自个儿的阿爹阿娘,都是天上的仙人,是星星的化身。

那是唐若花第一次嚎哭,哭得鼻涕眼泪顺流而下。

柳元一烦得不行,把白天提溜过来,搁马背上就出了帮会的门。

这一去,过了小半个月,白天才气哼哼地找回来,哭丧着如花似玉的脸儿找李停诉苦。

停弟停弟叫个不停。

 

彼时唐若花已经哭完很久了,虎着脸做了个孔雀翎,扔出去,插在白天脑门上。

之后唐若花面壁思过了整整半天,跪搓衣板,柳元一还在一旁嘲笑。

他咬着牙,红了眼圈,却没有哭出来。

唐若花从小就不怎么爱哭,曾经李敏以为他是得了什么病,打从奶娃时候开始,就是吃了睡睡了吃,要是不睡,小脸儿就虎起来,一本正经。

 

唐若花跪得膝盖通红才起身,李敏给他擦药酒揉腿儿,他就问李敏,我阿爹阿娘,真的死了么?

李敏想一想,又想一想,这才点了点头。

唐若花含着两包泪睡了。

他听见柳元一在门外说,骗他又如何?小孩子而已,这么小,就让他知道爹娘的事,不大好。

李敏却说,早晚都是要知道的,早一些晚一些,有什么关系?

唐若花第二天看见柳元一在院子里晨练,扛着百十来斤的石锁脸不红气不喘,走过去小声叫了声元一阿娘。

奇了怪了,往常不逼不肯叫的。

柳元一说,伸手摸摸唐若花的头,让他坐到自己腿上来,给他梳了个冲天炮。

白天头上贴着个膏药路过,说花儿,听说你哭了一整天,哭得呕水,饭都吃不下,怎么好了?

唐若花想了想说,我有两个阿娘,阿敏阿娘,元一阿娘。

白天叹口气,追着身条抽成柳的李停跑了。

 

从那天开始,唐若花便不再泼天似地黏着李敏和柳元一去洗澡。白天好奇问他,他就说自己已经是大孩子了,自然不会要阿娘帮忙才洗的干净。

只是唐若花总是自己在院子里做机关,做好了,就拿白天试验。

白天中了招,便哭着去找李停,经常听见在帮会里嚎,停弟啊,停弟……此声不绝。

 

其实唐若花打小儿便比较乖巧,长辈们说什么便做什么,例如让他面壁思过,不到时间是不敢起来的,哪怕疼得哼哼也不起身。

如此这般,就跟平常五六岁的孩子太不相同,李敏总让白天盯着唐若花的身子,深怕有什么不对劲儿。

白天左右查看,只是摇头。毛病?没有。心病,到似乎有一些。

小孩子没有了爹娘,总是要被打击一把的,按白天说的,有个玩伴儿开解开解也就好了。可这帮中又偏偏缺小孩子,就算有,唐若花也跟他们玩不到一块儿去。

一个从小识毒做机关的孩子,毕竟和帮会农田里和尿泥捏牛屎的玩儿不到一块去,也是应有之意。

李敏也不能勉强,总不至于去绑票个别家的崽子回来陪唐若花玩儿不是?买卖人口更要不得,侠之大者,不为国为民,也不能贩卖孩童。

于是事儿就搁着,白天继续倒霉。

某天白天脚上套着个荆天棘地抽抽搭搭地来找李敏,说你要是不给若花找个伴儿,我看我这个帮会客座大夫命不久矣。

柳元一嗤笑,说你走便是,吃闲饭的大夫,不留不留。

白天说我才不走,我早决定了,这辈子生是停弟的人,死是停弟的鬼。

李停一听脸都青了,少年对李敏道,师父,可千万不敢让白药师变成鬼。

言下之意,白天做鬼更不会放过他。

 

李敏到不管白天,她哭喊得再厉害也不过如此,其实只是她爱叫唤,左不过引李停的垂怜。然而唐若花这发展趋势却是不妙得紧。

唐若花的亲娘唐白猿是活着的,只是不敢告诉他。每年也只是年节将唐白猿捎来的日常用品和唐门秘籍交给唐若花,督促他日益修习罢了。

唐白猿当年与五毒弟子红绡成婚,红绡却为保护唐白猿而死,打唐若花生后,这位一等一的杀手就将出生不久的遗腹子交给挚友李敏和柳元一抚养。

红绡死得干脆,连个男娃名都没来得及起,独留下个女娃娃名字,唐白猿也不愿改,仍给儿子用着。

唐白猿什么都可以为洪门做,唯独不愿亲儿知道自己的身份行踪,李敏和柳元一答应了好友,自然无法说明,只说唐若花已经父母双亡。

唐白猿这个亲娘暗中隐身探望唐若花,也不肯被儿子察觉。

然而唐若花这性子越发阴冷,李敏却怕他误入歧途。

正焦头烂额之际,陆不开来了。

 

陆不开爹娘都是明教中人,当年陆不开阿娘路过昆仑恰逢穷得叮当乱响的李敏和柳元一,狭路相逢之下,将陆不开的阿娘四个爪子捆了,打算弄点钱财,却不料陆不开的阿娘也是穷喵一头,身无分文不说,还自陈就剩下一个肚兜换,还是旧的。

三个女人一台戏,陆不开的娘生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于是三人过上了你勾男来我打劫的日子,在昆仑好一番逍遥。

至于后来陆不开的娘又发现了某些昆仑骚狐狸的妙用,三人攒了一大笔银钱到长安城买地开帮会,这些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总而言之,昔日的明教也找了个明教夫君,一表人才俊美大方,二人生了个小猫崽儿,如今也养到四岁,于是夫妻二人跑商到中原,因为仰慕中原文化,就把儿子陆不开送到李敏的帮中教养。

陆不开爹娘的天资实在有本钱,生的是个儿子,却长了一张绝世的容颜。

孩童幼年雌雄莫变,陆不开撵着娘长得一头卷发弯弯,双眸发蓝,可爱得犹如观音菩萨身边善财小童子降世。

天山没有中原梳冲天炮儿的习惯,陆不开散着头发,戴着小红帽儿,竖着两个猫耳朵,衣裳粉粉白白,看着就像个妮儿。

 

唐若花遇陆不开。

大人们都在正堂商议。

陆不开含着手指走到院子里的石桌旁,看着唐若花装机关。

唐若花十分认真地组孔雀翎,许久才发现旁边有人,抬头一看,是个美若天仙的小囡囡。

陆不开奶声奶气道,大哥哥,你做的这个好漂亮,可以给我吗?

你是哪家女娃子?

唐若花瞥着粉雕玉琢的女娃儿,好奇地问。

陆不开大眼眨眨,凶光毕露,转瞬即逝。

 

许多年后,唐若花冷口冷面地站在三岔路口,抬手牵机,箭在弦上。

对面站着个美得不可思议的卷发男子。

陆不开。

唐若花道。

你骗洛阳城虎帮帮主夫人把整个虎帮家底都给了你,是也不是?

哎呀小花,你怎么知道?

陆不开微微一笑,冬雪融成一滩春水。

唐若花一动不动,从牙缝里一字一字蹦出来。

你骗她没关系,骗光了家底是虎帮帮主娶了个蠢女人。可你为什么要告诉她,你叫唐若花?

 

待续

评论(37)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