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苍丐】人生可逃系列《傻不傻》3

 

 

 

原案/插图: @王武莫虫之 太太 太太就是我的人生前进的方向嗷

顾为什么是顾,为什么不是十五年前自称的顾大侠,为什么也不是丐帮的顾长老?为什么柳元一打不走?_(:3」∠)_ ……正所谓
脑洞深到三千尺,不及太太虐我深啊!


人生可逃之《傻不傻》

柳元一 X 顾

 

 

3、顾大侠·顾长老·顾

丐帮骑着柳元一,上下上下颠呀颠,他觉得这个感觉颇有一些熟悉,仿佛他以前也骑在什么东西上这么颠着,只是那时候穿着衣裳,身子里也没有插着热热烫烫一跳一跳的棒子。

迎面而来的是带着草腥味儿的风,一高兴就拿起一坛好酒,仰头灌上两口。

擦嘴的必然是手背,风掠过身子,外冷内热,好不舒服。

丐帮勉强记得自己的名字,一个字曰:顾。

只是他早忘了自己还有别的称呼,比如:顾长老。

丐帮长安分舵最年轻的九袋长老,阿顾。

顾手指上的茧是从小练功练出来的,腿上的肌肉是蹲马步蹲出来的,他下盘稳得五六个师兄弟一起上都能轻易甩开,但扛不住柳元一踹一脚。

顾还是顾长老的时候,是天宝四年的冬,雪片落在裸的肌肤上,他站在雁门关外,看着一个半大的苍云少年从自己面前被抬过去。

少年冷蓝的眼里有深切的恨,他看着他,带丐帮弟子驰援雁门关的顾。

少年没有说一句话,一个字,但是顾知道他恨他。顾站在黑的硝烟里,远处还有隆隆的交战声和兵戈交击的声响。

他觉得他欠少年一个解释。

天宝四年之前十年,顾准备去纹一身云纹花绣,丐帮弟子人皆有之,他走在街上,被冷蓝狡黠的眼盯住,一只小手拽住他身上打狗棍系的两个铃。

走丢的孩子瞧着面善,活生生地赖上来,顾带着他走遍长安城东西两市去找他的父母亲人,那孩子说我和爹妈来看伯伯。

孩子找到爹妈时顾发现自己竟认识他口中那位伯伯,是师父的至交好友,也是一位对他亲切的前辈。

分别之时,那孩子扯着他的铃。

“小弟弟,喜欢就拿去。”

孩子四五岁,正是顽皮时候,从腰间拿一枚通宝塞进他手里,顾就笑弯了眉眼,又塞回孩子手里。

不必不必,元一,要是将来你长大了还记得哥,就给我带一壶酒,我们喝个痛快。

 

元一。

柳元一。

他的父母奋力抵抗安禄山的狼牙军,最后重伤不治,临死前他们将少年护在身下,他腿受了伤,却留下一条命。

顾带着人追击而去,从那天开始,他一直在抗击狼牙的第一线活跃。有一天光复大唐河山,他想去找那个孩子。

元一,他从他身边被抬过去,腰间的铃在带着人血腥味的风中摇。

叮叮,叮叮……

 

哥哥以后要做大侠,救人于水火的大侠。

十五岁,顾握着柳元一乱踢的小腿,笑嘻嘻地对骑在脖子上的孩子说道。

然而十年之后他到底来晚一步,救不了他的父母,还有更多玄铁苍云的将士。

顾长老在尸山血海里走,追着狼牙留下的痕迹,看着一笔一笔的血债。血债只能血还,顾长老走着走着,走到了太原,走进被狼牙攻占的杏花村。

顾就是在那里变回了顾。

“师父师父,我为什么没名字?别人都有,为什么我没有?”

“你父母留下的纸条写的就只有一个字,师父有什么办法?”

“他们既然不要我,我也不要这个名字,我要别的名字。”

“傻孩子,你就是你,叫什么名字,不都是你?”

头上挨了一下,肿起一个膨软的疙瘩,顾咬着白白的牙,捂着头眼泪哗哗。

顾,我是顾。

无论如何都是顾。

 

顾记着,死活记着,狼牙军粗大的手指捅进喉咙里,药丸从食道往下落,心也往下落。

顾迷迷糊糊地躺了下来,狼牙军在他耳边笑,有人用带着胡腔的话说,你不是丐帮弟子,你是安将军的人,你要跟我们一起杀掉那些中原人,这大唐终究是我们的天下。

他迷迷糊糊地看着身边的师兄弟师姐妹站起来跟着狼牙军走,乖顺听话。

顾就喊起来,别听他们的,我们是丐帮弟子,宁折不屈的丐帮弟子,随后他脖子一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是在太远东城的营地里,有人在说话。

一百个里约么有一两个吧!被俘的狼牙兵说,关在妓营的都是这样的丐帮弟子,那种药似乎对他们没用。

有的被杀了,有的灌了哑药,他哑了,没办法。

说话的人在叹气。

治不好?

治不好。

杀了也罢了,可妓营……

说是军妓不足,他也被杀过一次,你看,头后面这里有一大块,不知为何没有死。狼牙兵也是信神鬼之说的,就拖回来丢进去。

有人的手伸进他的头发里,头疼得厉害,钝钝地痛。

那他有没有……

你说有没有?那种地方,下面都……唉……

顾睁开眼,转头去看说话的人。一个年纪有些大的男人,另一个是大夫。

他张张嘴,说不出话,他想说,好渴,给点水喝。

 

丐帮的顾长老傻了,从太原送回长安分舵的,是个长着大人外表的孩子。

丐帮对外说,顾长老是被狼牙军害的,世人都知道狼牙军在杏花村给丐帮弟子下药控制他们如操纵傀儡,于是没有人去探究顾到底遭遇了什么,寥寥知道的几个人,也都闭上了嘴。

顾被救出来的时候,躺在妓营的木笼里,四肢系着铁链,牵拉着爱趴在地上,身上盖着一块布。

他身上也只有这么一块布,布下面是怎样凄惨的一番情状,看见的人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去回想,也不愿意说出口。

丐帮弟子只知道顾长老受了折磨,身上有伤,回来丐帮的前两个月,他连走动都显得迟滞。

然而最难的不是对外人守口如瓶,而是被救回来的这几个人要怎么活下去。这些丐帮弟子在狼牙军阵中被灌了各种各样的药,保持晕迷沉睡不起的,短期内失去视觉的,甚至有难以启齿的烈性的春药。

他们清醒过来之后,就不约而同地寻了死。

顾没有死,丐帮中人搅动脑汁想要如何让他不寻死的时候,才发现他压根没想过这件事,顾已经傻了,他扯着他昔日同侪的衣袖,用手在沙盘上歪歪扭扭地写。

师兄,什么时候顾可以出去玩?

三十多岁的顾,一夜之间便回到了长安城里那个每天跟铁砂袋较劲的少年,他懵懵懂懂地笑着,唇边有短短的胡须,经常摸着不舒服,就扯一扯。

丐帮并没抛下顾,然而顾到底抛下了丐帮。在被灌药和险些被杀被凌辱的那些时候,他混沌的头脑只记得两件事。

顾,还有元一。

小孩子心性的顾终究是不肯老实呆着,他不喜欢呆在丐帮,不喜欢每个人看到他时都在叹气。

顾不知道自己在太远联军中那只手一挥号令多少仁人志士,也不记得背后那根翠绿的打狗棒让多少狼牙军变成棍下亡魂。

他只记得自己叫顾,似乎仿佛在丐帮修炼。

还有一个叫柳元一的人,他得去找他。

顾长老在雁门关想,它日还我河山,便去找柳元一,告诉他,元一弟弟,我终究给你爹娘报了仇。

顾糊里糊涂,顾长老不知道匿到心中哪个角落去,他只记得要去找柳元一。

顾三天两头就翻墙逃走,人傻了,武功仍在,一转眼就丢了人,弄得人人焦头烂额。终于有一日,顾逃到了柳元一帮会的后门。

他蹲在门口故技重施地拿破碗出来要点吃的,吃了之后好继续逃,他还没有蹲下去,就看见唐若花抓着陆不开玩命地朝里面跑,后面追着柳元一。

陆不开人小鬼大,柳元一代病中的李敏去跟其他大帮帮主交际,陆不开隐身摘了人家帮主女儿头上的珠花,闹起来,陆不开还了珠花就逃,柳元一追在后面喊:“别让我追上,否则打烂你的屁股。”

他从顾身边跑过去,腰间的铃叮叮地响。

 

“你是不是贱?”柳元一眯着眼,双手枕在头后面。

“我说话时候不要停,屁股转一转,磨一磨,就像磨豆腐那样。”

顾盯着柳元一,咬着嘴唇,臀在柳元一胯下揉,湿润的汁声四溅。

“你要是不贱,怎么会这么主动的送上门来让人奸?”

柳元一轻轻地问。

“说,这个穴,是只能我奸,还是谁都能操?”

顾的头疼起来,要裂开一样,有人操着生硬的带着胡语的腔说,这个穴干得真他娘的爽,原来男人这么好操,来来来,你也进来啊!看看能不能两根一起干他,你也算他的熟人吧!

身前的男人就走到后面去,他的脸很熟,但表情麻木,是周师弟……

顾的脑子痛断了弦,再没有什么声音什么画面什么记忆,眼前只有柳元一。顾啊啊地喊了两声。

“我忘了,你是哑的。”柳元一已经发现了,这个丐帮似乎不会说话。

顾的眼泪滴下来,啪嗒地落在柳元一的小腹上。

“哭什么?我欺负你了?”柳元一捏捏顾的脸,短须在他指肚上磨。

顾摇摇头,定定地看着他。

柳元一把丐帮扯下来,拇指撬开他的嘴,扯出他的舌头咬吸。

“老妖精,装什么装。”丐帮眼角已有细纹,柳元一觉得老妖精这三个字从舌上滚出去万分正确,又十分撩人,他挺挺身子,啪啪地撞进丐帮身子里去。

顾捉着了柳元一的衣角,怎么都不肯松手。

顾找到了柳元一,哪里也不去。

 

待续

评论(79)
热度(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