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弱虫ペダル】【御石】神樣の花嫁 (家神祭品PARO)1/神


插圖:千千千千

太太我愛你~~~

 @風不語 

 @小船製造 

吃糧啊!!!!快吃!!!

神樣の花嫁



#家神与祭品PARO

#原创配角各种会有

#考证不全,勿介意

#警告已挂,如何尽力也不能令人人满意,十分抱歉。

#作者有蛇精病,OOC,脑洞大,喜工口,各种耻,各种甜腻!

#不喜请关闭此文,拉黑作者,无视也是善意,十分感激。

 

 

 

 

 

 

1/神

 

不管离开多久,京都洛南的风中,仿佛总是飘散着淡淡的贡香的气味。

石垣光太郎抱着臂,穿着在东京不会上身的棉质小纹甚平,有些怀念地嗅着洛南山风的气息。

七月七日白峰神社的初蹴鞠已经过去,祗园祭还没有到“山巡行”的高潮段落,鸭川河岸边的纳凉床仍在迎接游人前往。

丹后之国的京都,才是日本历史真正的中心之所。

东京则是所有新潮物和流行文化汇聚的地方。

 

被父亲一个电话召唤回到伏见山中老宅,石垣光太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快。

虽然扰乱了假期打工的计划,甚至还要跟学校请假,但原本修习着日本民俗史的缘故,反而轻易就得到了老师的支持。

 

正是因为所谓的“家祭”,才会那么轻松过关呐!

没有办法跟邻近的中国比较国土的大小,甚至不像韩国那样多少能够接壤大陆,或许是因为身为岛国的自觉,日本的传统文化反而得到他国罕有的珍重和继承。

怀抱电脑与世界轻易相联的人们仍然会穿着数百年前的服装抬着神轿在街上游行,而他也会因为一次相隔多年的家祭就从国际大都市回到宁静的山间。

 

石垣家的家族祭祀,对象是所谓的“家神”。

世界上大概不会有哪个国家比日本的神明更多了。

厕所里面有厕神,用过的勺子也会变成勺神,相信万物有灵的日本洋洋洒洒地诞生了八百万神。

这样一来,几乎人人家里都会有神出现,而且不一定是天之吹神和大屋毗古神那样的屋内神。

和那种笑眯眯庇护家宅安宁的神祗不同,这一类的家神,不只是会庇护平安,还会有别的不同的力量。

比如让人躲避命中注定的灾难,增加收入甚至是兴起家族事业,甚至有的家神可以去诅咒妨碍这家的人。

到了这种地步,还真是有点难用“神”来予以概括,到有些更加近似于“妖怪”。

能够达成人心中的某些野望,所要求的祭祀当然也就不只是普通的供奉,其祭祀的方式也会有微妙的不同。

具体是怎样的每家差不多都不一样,所以导师才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除了不能对外透露的部分,石垣你要把过程记录下来,这可是非常重要的民俗研究资料。”

 

不过即便如此,石垣光太郎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对于他来说,能够回到伏见老宅,就是相当足以愉悦之事。

石垣家的孩子,在上小学之前并不去幼稚园,而是被送到老宅,由父祖统一进行开蒙和调教。

小小的孩子就必须学习正跪和悬腕书法,当时的石垣也觉得自己有点痛苦。

但是结束训练之后,在山上四处飞跑,涧水中捉鱼捉虾的生活,如今想来却是人生最愉悦的时光。

年岁渐长之后,假期也仍然会回老宅,心中的依恋如野草一般丛生。

不知为何,此处如有令人安心之源。

 

石垣在园中青石上坐下,身边一株山葵婷婷而立。

忽而听得昆虫振翅的翟翟声,石垣侧头一看,山葵叶上不知何时伏着一头翠绿的蚂蚱,正作出一幅搓磨爪子的姿态。

 

“啊拉!你这是出来迎接我吗?”石垣此时想起的是自己在去小学之前所饲养的蚂蚱,与这一头十分相似。

蚂蚱在夏季出土,从若虫变为成虫,长出翅膀跳跃飞翔,交尾产卵繁衍后代。

在乡间某些人眼中,也是一味上等的小吃。

不过石垣家的孩子,从小就被教导不能凌虐生命。

虽则是只有两三个月寿命的蚂蚱,当初饲养的那一头,也是被精心照料着直到红叶落尽才死去。

蚂蚱伸出爪,侧头挠着头上的触须,背后的翅飞快地震动,发出仿如回应的声响。

眼前的蚂蚱当然不可能是十数年前的那一头。

石垣伸出手指,蚂蚱却没有如他想的一样受惊跳开,反而顺着他的手指爬了上来。

“咦?”

石垣想把手抬起,蚂蚱却狠狠地在他手上咬了一口,然后飞快地跳开了去。

 

“光哥,吃饭——”

屋内传来堂妹千鹤子的叫声。

石垣看看手指,小指根部留下的红色痕迹相当明显,浸出一点血珠。

蚂蚱也就是蝗虫,虽则会咬人,但是被这么重地咬,倒是第一次。

不过也只是微痛罢了。

 

这样想的石垣,在吃饭时被父亲抓住了右手。

“这个,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父亲的神色,比小时候犯错时质问他时还要严肃。

“在院子里被蚂蚱咬了一口。”

此时的石垣,并非因为觉得诡异,而是在回应父亲的认真,才会一本正经的回答。

 

然而同桌的长辈们脸上都氤氲起古怪的神色。

这次家祭,所有同辈都到齐,长辈中反而有几个没有回来。

担当家主的父亲对此说道:“他们没有回来也无所谓,小辈到齐了就行。”

任何祭祀都应该是长辈更加重要吧!虽然这么想,但当时的石垣也就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程度。

 

吃完饭后他被单独留下,打扫过的厅堂中只有他一个小辈,对面则坐着几个叔叔和姑姑。

石垣行过礼,有些局促地坐在那里。

二姑美奈子看了看他,表情很不高兴。

“这次竟然看上了长男,也太不合适了一点!好歹上次是小九,不管怎样,也不应该影响到家族继承。”

“美奈子,不要胡说。神明的意志,怎么会轻易就顺遂我们这些肉骨凡胎?”

三伯父仁吉声音低沉,洪钟一般在屋内震荡。

 

神明。

石垣从来没有看见过“家神”真正的模样。

从父亲身后的小门进去,有一个独立的小间,神龛上永远笼着一层红色的布。

除非有朝一日成为家主,才有缘分看一眼神的真容。

 

石垣家在京都的产业,从平安世代就开始有所积累,事到如今已经成为有名的株式会社。 

父亲也是正经的社长身份,但是石垣一家的日子,并没有过得非常炫耀,虽然用的东西基本都是上品,但不注意的话,几乎也看不出来。

所谓低调的奢华,大抵如此,连子孙的教育也受到影响。

似乎是由于“家神”不喜欢浮华靡丽的缘故,以前石垣认为,不过是每一代的家主都希望后代不要成为只会消费的二世祖所找的理由。

但在大学期间也并没有得到家族什么特别优待,还需要自己去打工赚钱买山地车的少爷,在当下的日本,恐怕也不会有很多。

想跟家里借钱也没有被批准,反而是时时刻刻在耳边提点着“神的教诲”。

不喜欢那种不努力的人。

被神厌恶的话整个石垣家都会倾颓。

这时候才觉得,恐怕石垣家这种低调,不仅是因为家风需严,或者还有某些不为人知的理由。

 

“那种东西也能够被称为神吗?明明就是可怕的怪物。”

美奈子姑姑的眉头挤压成一团。

“住口!”仁吉伯父发出了狮子吼,“你以为今天我们家的势头只靠人自己努力就能得到吗?”

父亲终于伸出手,两个怒目而视的人停止了争执。

石垣松了口气,但却在心头徘徊起“怪物”这个词汇。

 

“虽然这次是光太郎,但是从平安朝延续到现在,神明依然在庇佑着我们的族裔。不论神想要什么,我们都会提供。况且三十年一次的频度,也并非不可接受。”

父亲的话,石垣有些听不懂,他疑惑地看去,父亲的眼中浮沉着悲伤的影子。

“四哥真是狠心呐!自己的亲儿子,小九那样的痛苦,他可要承受足足三十年喔!”

美奈子姑姑讥讽着。

“别啰嗦了!这种事,是祖先做出的决定。”

父亲如磐石一般的声调,美奈子姑姑干脆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其余长辈也纷纷离开,只留下石垣和他的父亲。

 

“你还想得起九姑姑吗?”

父亲的问题,让石垣想起了那个女人。

 

石垣香,姿容优美的,女鬼。

虽然有着美丽的外表,但是并不外出工作,和石垣家其他人截然不同,过着靡丽的生活。

居住在老宅的石垣香,她的房间通常禁止所有小辈进入。

窥视过香姑姑房间的堂姐爱子说,那里面堆积如山的都是最好的绸缎和世界级的奢侈品。

非但如此,老宅也会有来找香姑姑的男人。

从年轻人到年迈的老爷子都会有,和香姑姑之间发生了什么,完全不为外人所知。

连吃饭也不会出现,有时候会被男人们接走一段时间,石垣光太郎倒是有一次正面面对这女人的经历。

 

明明长着一张古典的美人脸,身为姑姑的女人,眼中闪烁着奇妙的光。

“呐呐!是四哥家的光太郎吧!姑姑给你买最新的哥斯拉怎么样?会喷激光的那种哦!”

和善地笑着的石垣香,浑身都散发着诡秘的气味。

随即自己就被冲过来的母亲抱走了。

那时父亲与香姑姑有进行交谈,似乎是:“不要对小孩子也进行引诱。”

这样的内容。

 

石垣点了点头。

父亲叹了口气。

“我们石垣一族,三十年会进行一次祭祀。每次祭祀都会供奉新的贡品,三十年前的贡品,是阿香。”

“阿香被神吞噬了,所以我们才不让你们这些孩子轻易靠近她。”

……吞噬?但是阿香姑姑明明活得好好的,堂姐还对她那些奢侈品非常羡慕。

“我们石垣家的人,所食用的并非人类的血肉身躯,而是人的欲望……”

父亲侃侃而谈,说起一切的源头。

 

石垣一族在平安时代的那位祖先,是活脱脱的所谓“黎民”。

与中国的黎民不同,没有土地和田产,除了自己之外基本上身无长物,连家里的锅都是石造,一旦上位者觉得高兴,就可以砍掉脑袋来逗趣,这就是日本过去的百姓的悲惨人生。

祖先无法甘于这种如同芥子的命运。

也因此召唤了那个神。

 

生成于欲望中的神明,与对现状严重不足的祖先,达成了协议。

让这一族得到光明的未来,但是同样,需要献祭给神明维持神力的祭品。

神并不食用人类。

但是他需要人无穷无尽的欲望滋养。

在石垣家的子孙后代中择取一人,成为神的工具。

这人时时刻刻会被心中的欲望所笼罩。

钱财。

地位。

子嗣。

食物。

异性。

衣着。

古董。

他们会开始去夺取这些东西,利用神所给与的力量不断地攫取,被放大的贪欲将无穷无尽。

 

这些祭品开始拥有迷惑人心,令人贪婪的能力。

他们自身也永远无法满足地陷入到欲望的深渊。

一直到下一个祭品来代替他们。

 

每一代的祭品,到三十年后,几乎都会遁入空门。

内心的苦痛只能依靠这样的方式来抚平。

在被欲望掌控而沉迷的时候,会做出怎样的事,他们自己也无法控制。

 

“香大概有过一千多个男人吧……”对瞠目结舌的石垣这样说着,意气风发的父亲看起来有几分苍老。

“但是若不是神明,石垣家已经被毁灭很多次了。”

在历史上重大战役中都毫发无伤,或者非常巧妙地躲过房地产泡沫,这绝对不是什么偶然,而是神的庇护。

“光太郎,你是这一轮的祭品。”

 

石垣光太郎抬起手,看着带着红色痕迹的小指。

血液竟然没有凝固。

从那个伤口流淌出来的血丝,宛若在上面系了一条红线。

但又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

 

“明日开始学习祭舞吧!五天后的深夜,你需要通过祭舞来代表石垣家与神明结下新的因缘。”

完全不知道将要学习什么。

甚至无从消化自己将要成为神的祭品的事。

父亲倒是有安抚他,男性的欲望通常无非金钱和女人,从男人的角度出发,总归是没有太大损失的。

但是三十年后回复正常的他,是否会为了当初自己做的事痛悔不已,却完全不能预料。

毕竟,为了欲望,会变得不择手段,这不是出生开始就拥有善心的人类能够承受的。

即便如此,石垣光太郎还是乖乖地躺下来睡觉。

因为反复地想着自己是否也会变成香姑姑那样,以为自己无法合眼的石垣,居然轻易地就睡了过去。

 

梦境是一种古怪的淡紫色。

林子里布满雾气。

自己行走在山间小路上,前方隐隐约约有一个高挑的黑色人影。

朝前追逐而去,被脚下的石头绊到木屐,摔倒在地上,却没有察觉到痛楚。

一只手伸到自己眼前。

进入视线的手,只有手的形状,颜色是绿色,每个手指都是人类的两三倍长,手背上都是倒刺,手指尖有着弯曲的黑色钩状的指甲。

是让人联想到影视中各种异形类的手

“这次的,是你。”

对方的语气冰冷而怪异。

“起来!石垣家的小子。”

 

啊啊……这就是家神吗?

石垣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握住那只明显不属人类的手爪。

有点凉凉的,仿如捏住一只昆虫。

攀附着对方的手,石垣终于站了起来。

白色的和服袖中探出的一节胳膊也是那种绿色,石垣抬头,对方的头部却仿佛被雾气整个笼罩,无法看出真正的形容。

 

“这次,你想要什么?”

神的提问,石垣毫无心理准备。

虽然觉得自己一定也是充满欲望的俗世之人,但是通过自己的双手去拿到自己要的东西,习于努力的石垣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可以孜孜不倦的欲望源泉。

“那个……还不知道……”

“嗤——”

神发出奇怪的笑声,犹如昆虫震动翅膀那种高频的锐笑。

“你果然很有趣,或许会跟那些不同。”

那些成为祭品的人吗?

“慢慢想吧!时间还有不少。对了,跳舞的时候,在头上扎黄色的花!这样应该能让我心情变好一些。既然分身曾经承蒙你照料,那就给一些额外好处好了!对了,你父亲想要的那块地皮,也可以弄到手。”

“咦?”

“就这样。告诉他其中75%要保持原样,其他的部分要造什么随便他。”

“咦?”

“回去吧!”

说完这句,周遭就暗下来,身体也急剧地退后。

 

石垣从被褥中弹起身来,外面已是晨曦初露,鸟鸣啾啾。

 

“所以……这是神明的意思。”石垣再度坐在一群长辈跟前。

“噢噢——看来光太郎你深受喜爱呐!在祭舞之前就能得到神的宠眷,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仁吉伯父十分高兴。

“看来这次收购山地能够顺利进行了!”父亲也这样说,“不过那个,神的分身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

石垣这样说。

却隐隐约约地想起,那头咬过自己小指留下印记的蚂蚱,与幼年时养的那头寿终正寝的蚂蚱极为相似的事情来。

 

神的手。

就像蚂蚱的爪子一样。

 

石垣的目光望向父亲身后的拉门。

在那里,似乎有一团薄雾微微笼罩着一般。

 

梦中的自己并没有害怕。

反而觉得,格外地安心。

一如幼年时在蚂蚱振翅的声响中,安眠于伏见山中夏季的薰风里……


待續

评论(2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