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14(慎入,邪道) 勾搭成奸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叶秋真撩神也(喂)

嗷嗷嗷我回来更新啦!恢复更新!LOF好像无法和微博关联发文了,头疼


14

 

人的感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就像沉没在湖底的莲子,可以沉稳地在黑暗和静寂中沉睡上万年的岁月,也可能在阳光和温暖的水波刺激下骤然生根发芽。

它可以脆弱如被晨露的重量坠破的蛛网,也可以坚强如装甲车的强化防爆钢板。

可以一句话让它生,亦能够因一个细微的动作而死……

正如组成人心的玻璃,在没有达到临界点破碎之前,永远硬朗顽强,下一秒就可以化为漫天齑粉。

 

刘皓这十几二十个小时过得很有一些舒坦。

叶二少落入七情六欲的深渊作为起点,学校的事也开始有了好的发展。叶秋亲传的话术果然起了作用,那些家长在得知属于自己的机会很可能被人拿走之后就开始慌乱起来,纷纷要求重新安排入学,坚决反对把属于他们的机会让给外人。

这些要求是几个准备去竞品学校的家长私下聊过以后来找刘皓谈的,当时刘皓已经下班,叶秋还没离开S城,据说是最近事情不多打算多留两天。

 

“我觉得可以了啊!为什么不能接受他们回来?难道真的安排亲友家的孩子上培训啊?”刘皓端着碗说着,冷不丁嘴里被塞了块嫩猪肝,咸鲜里带着迷人的甜腥,让他连忙多扒了几口饭。

叶秋穿着灰色的无印良品棉睡衣坐在宜家茶几对面,睡衣是新买的,还带着没完全消失的折痕。刘皓一边咀嚼一边思考着,最后判断应该是来自某个地铁可以直达的连锁店。

“店里买的?”他用筷子指一指,“无印良品,某号线XX站那个吧!离这里最近。”

“?”叶秋低头看一看,“不知道,打了个电话,Z董找人送了一些东西过来。”

刘皓嚼了自己的舌头一下,疼得直生闷气。叶修叶秋两兄弟,两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玩意儿。

“说说!”刘皓在嘴里卷疼痛的舌头,含含糊糊地说,“说说看,学校那个事儿!”

再说睡衣是不行的,赶紧转移话题。

叶秋吃了片青椒,又给他挖了两勺皮蛋拌豆腐:“这又得说以前,当时你在某个战队混得也不错,他们也重视你,后来你不是非得去别家吗?”

“那不一样,别家发展更好。”刘皓喝了口柠檬水,接着说,“这也能扯一起?”

“就是一个事。”叶秋放下筷子,“你去了另外一个战队,别说你真的去了,就算你想去,要是被你所在战队的BOSS知道了,会是什么结果?”

“人在曹营心在汉,说出来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我是怎么都没打算留在那里了。”刘皓说着含了口饭,叶秋起来坐到他身边去,刘皓扭头看着他,叶秋抬起手来,慢吞吞地靠近。

刘皓朝后面缩一缩,叶秋的手指碰到他的额头,理开掉下来的碎发,动作温柔。

他的肩松下来,刚落下去,叶秋就飞快地弹了他一个脑门儿。

“卧槽……嘶……”刘皓放下碗,捂着脑袋扔过去一个凶狠的眼神。

男人又低声地笑起来。

“让你承认个事就那么难?就算你想留下,人家疯了留你这个曹奸?”

说完还有后续:“瞪出三白眼来了啊!”

“烦!”刘皓说,“难听,什么奸?”

叶秋笑,眼睛眯眯地:“你说,是什么奸,那是哪个字?”

吃着饭就给调戏了,毫无防备。刘皓愣一愣,一把心火在胸腹里迸开——于是跳起来,坐到这人对面去,否则饭是不要吃的了,直接被吃算完。

“说说?”叶秋靠在沙发上,柔软地问。

“滚滚滚!我目不识丁行了吧!我怎么知道是哪一种?”怎么说?

“你要哪种都行。”叶秋慢慢抬起手,筷子送进嘴里,“喜欢什么,说出来。”

硬的筷子,柔软的唇舌,有无限潜台词的动作。

“叶少,”刘皓豁出去,“回答我的问题,你才有答案。”

“谈生意?可以。”叶秋倏然正色,“鸡是用来杀的,不让猴子看到砍鸡头,那就没意思了。”

“我倒是懂,”刘皓面带愁色,“但是学费始终是个事儿,第一次开门红不招齐人也是个事儿,让他们回来就都解决了。”

“然后呢?说出去的话不算数,你们这儿还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推出去的人回不来我们这儿,自然去对面。”

“对面教学质量不如你们,有对比才有伤害。”男人的笑意仍是柔和的,但莫名让刘皓背脊一冷。

“学费的缺怎么补?”刘皓挑眉,放下碗。

“以小搏大账不会算吗?”叶秋伸手逮走他嘴边的油星。

“我行,老扬他未必……毕竟为了学校的事,最初的大头就是他家拿的,压力不小。”刘皓叹口气,抓住叶秋的手,把那一点油星舔掉。

“所以,你做不了主?那就随缘,要是太小家子气的,未来也不见得能发展得很大,毕竟不舍不得,嗯?”叶秋捏一下他的脸,刘皓把那只爪子拍掉。

“我没投钱,做什么主?”有些没心情,刘皓抓抓耳朵,“大家一起搞事,不是这样一点破事就搞得要撕开那么严重吧!”

“你觉得意识形态是什么?”叶秋问他,“新闻里面天天提的那种?”

“不是吗?”对刘皓来说,那就是新闻联播的固定梗。

“是人类相处和集群的基础。”叶秋耐心地解释,“用一个你更熟悉的话来说就是三观,两个价值观不同的人是没有办法长久在一起的,更别提合作。”

刘皓沉默地看向叶秋,男人动作随意地靠着沙发,即便穿着这种勉勉强强算得上“品牌”的睡衣,在狭小的单人公寓里,刚吃过饭的人最放松的状态里,叶秋身上仍然强烈地散发出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

刘皓站起身来,他拿起放在沙发背上的西装外套,把手机揣进裤兜里。

“我去找老扬谈谈。”

说完,他快步赶向门口,打开门,走出去。

 

“喝茶。”扬升满上功夫茶,也只有拇指肚大小的一杯,朝刘皓推过去。

刘皓皱着眉头,一口灌下去,从喉咙口烫进肚子里。

“老扬,怎么办?”他问。

“有什么怎么办?他们不仁我们不义,要是让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们还做个鸡儿的学校啊?”

水在炉里滚着,银丝碳烧出一抹橘光,刘皓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空的名额呢?找人填上?”

“我还真有几个亲戚正愁寒假忙起来怕小孩在家作怪的,我让都送我这儿来!包吃包住还有小伙伴陪玩,那些兔崽子肯定求之不得。”扬升哈哈一笑,点了根烟,还没抽女服务员就笑容可掬地走来请他灭掉。

“妈个鸡的,等我们火了,喝茶进包间,想怎么抽怎么抽。”扬升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最近被家里奶娃折磨得有点苦,发际线上移不少,看起来成熟稳重了许多,“去,不让抽别摆烟灰缸啊!”

“行,那我就去回了他们。”刘皓点点头。

“霸气!”扬升竖个拇指,“教学质量可得看好了,别输给对面。”

“那不能!”刘皓说,“冲你老扬这么给力,我看着,你放心。”

“昂!靠你了啊!”扬升笑一笑,抽一口烟,忘了已经灭了,笑着细碎地骂起娘来。

 

茶喝完事谈完,扬升开车慢慢从在街边溜达的刘皓身边擦过,车子在前面一点停下,窗户拉下来,扬升在里面问:“真不要我送?这么晚了,打车回去花钱啊!”

“我自己走走,想想怎么跟那几个家长说!”刘皓低着头跟他说话。

“那你自己小心,别太晚!”扬升叮嘱一句,车子无声地朝前滑去,很快加速开走了。

看着扬升的尾灯没了影,刘皓才长长地叹了口气出来。

扬升和他是一路的,至少现在还是,这是好事,否则就像叶秋说的那样,他得想一想,什么时跟他撕扯开了。

三观不合又在一起的,迟早躲不过那撕,是干净利落,还是藕断丝连,是毫无知觉,还是血肉相连,总而言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输给叶修以后,一直维护的形象多少也被撕扯开了,人都不是傻的,专业圈子里都看得出不对的地方,叶修大神是什么人?自然有人会打听这些是是非非,不说每个人都看低一眼,但乐意跟他合在一起的人毕竟是少了。

坚持离开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啊啊,人也是奇怪,偏偏在输得气晕过去醒来以后开始怀念了,那种被完全信任的感觉多么好啊!可惜就像那些放弃了动摇了的家长那样,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也谈不上有什么伤心后悔的,就是堵心而已,从心口到喉咙,有什么噎着下不去,也上不来。

叶秋会怎么样,会和他怎么样?

刘皓漫无目的地在路边走着,脚步越来越慢,步子越来越小。

风很冷,路灯是橘色的,但没有一点暖。

他蹲下来,在马路牙子上坐下。

一个半夜送餐的饿了吗小哥骑着电动车过去,急赤火燎,没有看这寂寞冷夜里西装革履的古怪行人一眼,只是带起一阵更冷的风。

刘皓拿起手机,给叶秋拨了个电话。

接通之后他一言不发,突然就觉得有什么梗在胸口,下不去也上不来,话筒两端,只有彼此的呼吸。

“你的答案呢?说好的,我回答了,你给我答案。”通话满第五分钟时,叶秋的声音终于在寒风里平静地流淌。

“叶少,”刘皓抬起头,看着暖得很虚假的路灯,“你说……要是真的勾搭成奸的话,会有什么下场?”
叶秋的叹息传过来,刘皓低下头,侧着脸,头放在冰冷的膝盖上。

“我要你。”

叶秋说。

“你也要我。”

刘皓静静地听着。

“这时候只有六个字可以说。”

“什么?”

“别废话,就是干。”

 

哈哈哈哈哈——

一阵剧烈的大笑声从马路牙子上传开了去,刘皓笑得猛烈地咳嗽起来。

“来啊!”

他对手机吼。

“谁怕谁?”

在这样的一个彷徨冰冷的夜。

谁与谁勾搭,又会变成什么?

 

 

 

 

 

 

 

·待续· 

 


评论(28)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