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08(慎入,邪道) 夜鼠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一只小老鼠


8

 

帝都的一切都比南方更着急一些,每年的四月天里先着急入了夏,又在一阵风里忙着进了秋。

刘皓下了车,站在可能是最早的那一阵秋风里,贼意盈然地盯着男人。

叶秋在锁车,他的座驾是中上的商务型,银色,低调但不泯然于众。

一段时间不见,叶秋还是记忆里的那个样子。但是拿椅子砸人也还是这个样子,这种样子就显然变得非同寻常了起来。

“走吧!”叶秋提着一些便利店买的营养品,绕过车叫刘皓。

两个人并肩走进去,叶秋刷开小区屏蔽门,刘皓跟在他后面,看见灰色风衣角落里的一点流星一样的深痕,是血。

 

地中海被暴打一顿,没有人敢拦。

人都在叫,但是实际上没谁冲上去。

叶秋的表情跟他在吃饭或者喝酒也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手里不是水晶杯和勺子而是折叠椅。

“这个年代的折叠椅并不是很重,”椅子上沾了一些血,叶秋把椅子靠墙放下,掏出灰色方格手绢擦擦手,“他也不会伤得很重。”

地中海趴在地上,头上缝半拉的地方撕开了,哼哼唧唧地,但还是中气十足的,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这句是医生过来看过以后说的。

 

就,真的很帅。

刘皓看着叶秋的背,一边走一边想。

“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情要想后果。”在医院里,叶秋对地中海说,“不做人事,结果当然是不被当人看。一年半载里,我不想在帝都看见你。”

说完叶秋就走回来,叫上他一起离开。

 

屋子是用指纹锁的,只是一间两室一厅,欧风的精装。

房间并不大,但是所用的东西都看得出来是名品,跟叶秋这个人的调性一致。

刘皓在浅灰色沙发上坐下,叶秋去打了一盆热水,白色的方巾是新的,拧干一些以后给他擦脸。

血的气味跟着热气蒸腾散出来,刘皓想伸手去自己擦,叶秋没理他。

手停在半空,一会儿尴尴尬尬地缩回去。

“你也看不见头上的伤,沾水怕发炎。”叶秋随便解释一句。

染红的方巾在热水里荡漾,染成粉红色。

“为什么揍他?”刘皓仰着脸,叶秋把方巾卷在手指上,一点一滴地擦着被血凝固的头发,“你这样的人,不用自己出手。”

“我是什么人?”叶秋淡淡地反问,用指甲去剔掉发丝里有些顽固的血痂。

“太冲动了。”刘皓眯着肿了的眼睛说。

“一个在别人地盘上跟地头蛇干仗不计后果的人,说我太冲动?”叶秋又洗了一把方巾,走到冰箱里拿出个冰袋,用方巾包一下,捂在刘皓眼睛上。

“你要跟我比吗?”刘皓伸手扶着冰袋。

一阵儿没听见叶秋说话,刘皓把冰袋挪到眼睛下面,看过去。

叶秋似乎在想什么,之后拉开茶几下面的抽屉,拿出一盒烟,撕开,点了一根。

 

这是刘皓第一次看见叶秋抽烟。

“我以为你不抽烟的。”刘皓小声说,“我也以为你不打人。”

“误会很大啊!”

叶秋吐着轻薄的烟雾。

“不过的确,平时这两件事我都不会做。”

叶秋又抽了一口,看看刘皓,眼睛眯起来。

只是开了落地灯的客厅并不是很亮,叶秋的目光在烟雾里有些朦胧。

“听说你跟人打架的时候,我没当回事。”叶秋慢慢地叙述着,“你本来就不是能隐忍到底的类型。”

“我倒是觉得我挺能忍。”刘皓反驳。

“狐狸尾巴藏不住。”叶秋的话有些狠,刘皓的脸微微泛了白。

“真正能忍的人,不会在我哥已经被排斥到要走人的时候跳出来做小人。”叶秋仍然在说,“不管我哥怎么想,这件事里,你一不起决定性作用,二得到的好处极其有限。”

“……”刘皓想了想,到底没开口。

“忍心够的话,再讨厌我哥,也不至于在他面前耀武扬威。心性再狠一些,还要对他表示同情。这才是老成持重之道,至于你,一开始你还会示弱,一段时间以后,要么你觉得你赢了,跳起来打落水狗,要么被逼得你主动性很强地去对干。”

叶秋摁熄了烟头。

“你做不到极致。”

叶秋的声音凉凉地。

“郑董逼你,你会一直退让,到最后你受不了了,当然就打起来。”

刘皓咬着牙,觉得牙根子都在疼,被打了一顿,还要听教训,也就小时候惹了亲爹才会这么惨。

终于还是受不了,刷地站起来,冰袋朝沙发上一丢,就想直脖子喊:“关你叶秋屁事啊?”

但是关他屁事的那个男人先他一步。

 

叶秋头都没抬地道:“其实你如果一开始就强硬,他未必就能怎么样。毕竟强上也要看环境。如果换成别人,那就算了,反正也是自己作自己受。但你不行,我的人,没点头有人想硬来啊!嗯……我生气了。”

他又点了根烟,夹在手指之间,动作优雅。

“我真的生气了。”

 

“你的人?”刘皓舔舔嘴唇,觉得干干的,带着血的味道。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叶秋看他一眼。

“不玩心,就玩点别的吧!”

叶秋抬起手,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

 

一颗,两颗。

刘皓笑起来,伸手拿走茶几上的烟,弄一根出来叼着。

“我他妈熊猫一样的,你也下得去口。”

叶秋只是看着他。

刘皓朝他挪过去,侧过头。

烟跟烟对在一起,燃起来,星星之火。

 

缭绕的到底是烟还是雾,还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命名的感情?

刘皓嘴里的烟被叶秋拿走,丢进烟灰缸。

嘴唇是用来亲吻的,虽然已经破了皮,又肿又烫。

时间就像没有经过那六十几天一样,做过的记忆新鲜火辣地袭来,吞噬了所有的克制。

刘皓被打得真的很惨,叶秋的嘴唇落在哪里都能引起痛苦的呻吟。

但是到底没有停下来,叶秋想停刘皓也不想。

说实话做得相当的难受,处处小心,百般艰辛才能得逞,姿势都不敢正面或者背面,手脱臼了才放回去,膝盖被踢出个血肿,只能侧躺在床上,从身后慢慢进去。

被男人从身后拥抱着,胳膊也不见得就比自己粗,但是莫名有一种安定感,朝后一点就是胸膛,被暖烘烘地包围。

 

叶秋把刘皓半扶半抱着进的卧室,衣服也是他给脱的。

刘皓任凭他在背后施为,这种动作除了能夹得比较紧之外好处并不大。

刘皓的腿是没办法抬起来,所以叶秋也进不到底。

刘皓背对着叶秋笑:“我们在做什么啊?别别扭扭的。”

“做爱。”

刘皓的身子僵了僵,转过头去,叶秋吻他的嘴唇,含在嘴里用舌尖轻舔被拳头撕裂的伤口。

 

做爱。

 

他没再说话。

 

弄完以后叶秋洗了毛巾给他擦身,不可避免地又到处都疼。

叶秋拿了套睡衣给他,刘皓不想穿,叶秋也没勉强,自己穿了躺下来。

刘皓躺在叶秋胳膊上盯着天花板。

“只是这样睡一下的话,倒也可以,”他说,“如果我愿意跟别人睡,你在乎吗?”

“不要瞒着就行。”叶秋回答,“要是你觉得有更合适的人,也没什么关系。”

“嗯!”刘皓点点头。

“如果我……”

“什么?”

“算了。”

刘皓说。

“我困了,睡吧!”

 

哪里有如果呢?

至少这种肯定没有。

 

如果还是肆无忌惮的少年。

那么他会问,如果我跟你谈感情,你会爱我吗?叶秋?

但终究不是了。

人当而立,心已经老了,一切热烈的,都令它恐惧害怕。

飞蛾如果不在力气充足的时候扑火成灰,就只能苟活在交配生产中耗尽力气,死于延长了的猥琐的生命。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一跃而下的冲动,回不来了。

一时心动,也不过回光返照。

是影院半夜播放的无声黑白片,不过时代的记忆。

 

他大概真的是那种不彻底的人,但是以前至少敢想一想,拼一拼。

只是到了现在,连试一试都不敢。

活得难堪,却还要活下去,显得更加丑陋。

迟早会完蛋吧!

就算只是睡一下,最后也会变成熟悉的陌生人。

 

然而身体靠过去,贴着男人的胸膛,听着一布之隔的心跳。

他会为了他生气,就这一点点,真的令人快乐。

微末而卑怯地品尝,如厨房里潜入的踮着脚尖的夜鼠。

千万不要被发觉了。

千万不要。

 

 

待续

评论(2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