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06(慎入,邪道)玩心吗?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叶秋总在随时随地调整战略


 

6、

 

刘皓做过战胜叶修的梦。

不是用手段,而是光明正大地打败叶修。

他在战队分配的单人床上笑起来,滚下去,噗通一声,醒来才发现是做了梦。

当然在看见叶修的时候他根本不敢提起这件事。

他在嘉世的时候也从来没有理直气壮地跟叶修说我要挑战你。

 

人嘛不就是那样啊?

心里面想的事情不是都可以说出来的,说出来又没有好处,平白无故让人觉得不尊重大前辈。而且赢面真的不是很大,倒是相当的小。

在内心深处他知道赢叶修是艰难的,或许等叶修年纪大了手速不再有那么高的时候会有可能。

他一直盘算着这些,到发现叶修的行为模式在很多人眼里都不怎么看得惯,比如陶轩。

人是一时的,事是永恒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那样发生发展和结束的,至少他以为是这样。

一群人一起热血的建立了一个事业,大家都废寝忘食不计较得到和失去,然后机构变大了,人变得多了,利益开始进门,人跟人之间就多了计较。

按照叶修的话说,变得不纯粹也不专注了。

那么为什么一开始就要纯粹和专注呢?

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打算不是天经地义的嘛?

不管做什么肯定都会带着利益啊!不会衡量做一件事的得与失是不是傻X?读过书吗?爸爸妈妈教育过吗?没有经历过社会险恶吗?没有被人教过做人吗?

所以刘皓没有怀疑过自己是对的,就算回报可能不如所料的时候也没有想过,运气不好吧!点儿背吧!赖给社会吧!

这样想总要轻松一些,比“我天生就不行”要好得多不是吗?

但是叶修就非要证明这个事情是错的,刘皓真恨得眼睛里要喷出血来。

赢的是那种刘皓觉得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爬不起来的人。

输的是他。

 

你就是不行。

不行就是不行。

不用找别的原因,实力就是差距。

他玩的始终是个竞技游戏。

叶修总是随随便便就能教他做人。

 

没办法的事,真的没有办法。

 

刘皓很久没有畅快淋漓地发脾气了。

人为什么要发脾气?自从他被某个人某些人气晕之后他就不太愿意生气。

生气对什么都没有帮助,输了就是输了,晕了就是晕了,有那个时间还不如从头来过吧!

 

烟花炸得好像迪斯尼城堡要烧起来一样。

太亮了,刺眼。

刘皓看着叶秋说:“好气哦!还要保持微笑。”

叶秋笑了起来,不是他习惯的那种很有尺度的笑,而是那种笑得眼泪都要掉下来的样子。

“笑屁!”

叶秋拽着刘皓的下巴亲他的嘴巴,一下一下又一下。

 

肩膀上前所未有的轻松。

刘皓想起很多很多年前的一个炽热的下午,三伏天,他去家门口买一根冰棍,含在嘴里想咬。

店主开着电视机,里面在直播荣耀的第一场职业赛。

他忘记咬冰棍,傻乎乎地看着电视屏幕,眼睛都没有眨。

冰棍掉在地上,他朝家里疯跑,满头大汗地跟家里人吼。

“妈!我要去打游戏!”

他说。

“我要打那个游戏。”

 

叶修说,你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荣耀。

他都忘记叶修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时候跟他说过这句话。

他曾经不以为然,然后知道是真的。

 

“我把自己给丢了!”在迪斯尼开的宾馆房间里,刘皓躺在床上看着宽Y解带的叶秋说,“我不后悔,后悔又没有用。”

“那就不后悔吧!”

叶秋满不在乎地爬上床,左手右手一起用力撑在他上面,俯下身子去吻他。

“劝都不劝一下啊?”

叶秋扁了一下嘴。

“算了,回不去了。”

刘皓抓住叶秋的肩,结实的肩膀顶着在他掌心里,男人分开他的腿,进去,动着,肩头的骨头在皮肤下面随着动作转来转去。

这次用了润滑。

并不是太疼。

刘皓哼哼着躺在床上叉开腿,做到半拉笑得要吐出来一样。

“什么?”

叶秋抬头问他,脸上汗津津的。

他跟叶修长得真的一模一样,但是没有那种从骨子里带出来的无所谓的感觉,还是要有更多烟火气的。

“我这个姿势像个大闸蟹啊不像?”

 

叶秋没吭声,他的指腹磨蹭着他的眼角,一下一下地舂进去,像要把他身上的皮都给捣下来。

“嗯……大闸蟹……肉嫩啊……”

叶秋终于被他惹毛了,把他翻过去,用手捂着刘皓的嘴。

“不想听……嗯……呼呼呼呼……”

手掌卡得紧了,当然就真的说不出话来,其实就算放开也说不出来了,太深太紧,舂得人脑子要散开了。

烟花又炸了,这次在身子里面,软热湿润,也在心里脑子里。

叶秋退出来,刘皓起不来,小声说:“快擦一下……”

叶秋扯张纸来擦他,贴着他的耳朵说:“要不叫个大闸蟹吧!清蒸啊还是红烧呢?”

刘皓费力地翻身过来捶人。

叶秋提前一步跳开。

C裸的男人看起来很诱人,似笑非笑地站在床边上,小腹收着,某个地方半软,有些乱七八糟的,性感极了。

刘皓瘫下去看着天花板说:“我也有很行的地方吧!”

 

“揣摩人心和人际关系还是可以的,功利心不要太强会更好。”叶秋在床边坐下来,捏捏刘皓的胳膊。

“你肯教我啊?有阴谋。”刘皓翻眼睛珠子。

“作为交换,一周去健身两次。”

“很贵的。”

“给你报销,但是如果不去就自己付。”

“怎么证明去过?”刘皓有点心动,人年过三十衰老的感觉会变得明显,虽然男人不如女人快,也还是有点担心。想过要去健身房,但是几大千突然摸出来多少有点舍不得。

 

“去的时候跟我视频。”叶秋捏刘皓的嘴。

一把年纪的男人,撅嘴很好笑,但是也很有意思。

“有病。”刘皓打掉叶秋的手。

刘皓把被子拽起来盖到脖子根。

“专注真的很重要,是吗?”

“是。”叶秋回答,“不专注的人有两个方向,纵和横。专注可以让人增加一个方向,就是深度。”

“太……抽象了?”刘皓说。

叶秋拿起一张留言纸:“这张纸的一面就是纵横关系。”

他把纸折了一下,纸立在桌面上。

“深度就是让一张纸变得立体,一个人对某件事掌握到一个深度,也会因此触及到远比事情本身更深刻的东西——比如事情内在的规律,而这需要专注才能不断挖掘到那种深度。”

“比如?”刘皓有些痴迷地看着那张纸,他其实也不是完全不知道,但是他觉得叶秋的话也值得一听。

“比如说……”

叶秋看着那张纸。

“我可以很明确的感觉到我对你想法的变化。”

“嗯?”刘皓被叶秋的话吸引了,他转头去看俯视自己的男人。

叶秋的头发柔软地垂落,床头灯给它染上温柔的暖黄。

“你邀请我,我觉得和你发生关系也不错。这是一个点。”

叶秋的手指落在刘皓的脸上。

“这个点完成之后,我觉得可以在后面的时间段落上有一个延续,所以它变成了一个面。”叶秋的手掌搓揉着刘皓的脸。

“所以我提出多睡几次来确定一下这种感觉,之后我觉得真的可以继续下去,不过被你拒绝了。”

“哦!”刘皓点点头。

“我想要转移开注意力的,不过因为你说谎,有的风声传到我这里。我本来不想管,但是以‘刘皓’的个性,如果真的惹出事,危及你的生存,你有可能会把我卖了,当然同样有几率不会,你会考虑惹火我是不是能够收场。”

“你为什么揣摩我?”刘皓奇怪地盯着叶秋,把被子拉到下巴上,下意识地缩了一下头,“你这个人好变态的哦!”

“你觉得我哥变态吗?”叶秋问他。

刘皓眼睛转转,点头:“变态,但是和你不同啊!他那是强到变态,漠视别人到变态。”

“别人其实就是你吧!我和他差不多,都会看更深的地方,但是人如果对什么专注,深挖下去,要抽出来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什么意思?”

刘皓把被子拉到了眼睛下面。

“睡你已经不行了。”

“嗯?”

“满足不了我,”叶秋说,“刘皓,玩心吗?”

 

他扯掉被子,吻他左边的胸,心脏的地方。

 

·待续·


评论(2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