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05(慎入,邪道,雄起的皓皓哈哈哈哈)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叶二少你看都把人逼什么样了

真的很坏。




5

其实已经很习惯了。

刘皓光穿着条内裤靠在打开的窗边抽着烟。

S城在很东边,天亮得很早,淡蓝色的天空纯净地与白色的烟雾交缠在一起。

已经很习惯被现实践踏。

 

在被人眼里也就是打击而已,有的人在打击中变得强大,有的人再也无法起身,沉寂在一片稀烂里,永远。

世界为什么要跟你想的一样呢?

其实这一点他还是会接受的。

如果人已经被摔在稀烂里,不接受又能怎么办?

 

刘皓轻轻地叹息着,想把烟头从窗户打开的缝隙弹出去,但最后还是没有。

他转身爬上床,从被子边缘钻进去。

碰到叶秋的手。

叶秋把手抬起来,放到他身上。

 

他的脸贴在叶秋的肚子上,耳朵里传来叽里咕噜的声音。

那种肠胃蠕动的声响细碎又好笑。

刘皓笑了一下,闭上眼专注地听着那种动静。

你身边睡着一个人,他的肚子在叫,他活着,呼吸着,身体有适宜的温暖。

 

刘皓转过头亲了一下叶秋的肚皮。

拱了拱。

又睡着了。

 

叶秋睁开眼睛。

眼睛的余光里,肚子那个地方膨起很大一坨。

天色已经大亮了,他抬手掀起被子看看里面,又盖上。

昨天晚上他没有干刘皓。

虽然刘皓表现得很冷静,而且好像真的很想干。

但是相较起上一次,这次的刘皓显然要更害怕一些。

那种温顺且接受了命运的模样只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假象,他如果跳起来反对他,那么他不介意把刘皓就地正法。

虚假的一切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让真实变得模糊而不可捉摸。

但是唯一应该运用的地方是帝王心术的范畴。

 

性交显然不存在运用虚假的必须理由。

那么它就应该是真实的。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

一个需求对接另一个需求。

然后彼此得到满足。

 

当一个人习于计算,连示弱都会带有目的性。

他并不反对刘皓这样保护自己。

但是那表示即便看起来并不存在,透明的壳还是束缚着一切。

面对他的时候其实可以不这么做。

他并没有什么伤害他的意图。

 

 

“我会等你的。”
叶秋对刘皓说,温情地舔舐他嘴上的血痂。

“你还等什么。”

刘皓问他。

“等你百分之百的想干的时候,我才会干。”

“你又要说专注了?”

“你看,你很懂。”

刘皓有些心塞地靠上沙发,他颓废地甩掉鞋子,就像个在发脾气的小孩子。

“人做一件事的时候不可以兼顾吗?”

他觉得很烦地抓着头发。

“可以,但是这种方式注定不会做到最好。”

叶秋解开刘皓的纽扣,单手。他的目光注视着随着手指经过而裸露出来的皮肤,三十岁男人的皮肤绵密而光滑,凹陷的部位有一个小小的泛红的粉刺。

 

之后就没有对话了。

叶秋一点一点地脱掉了他的衣服,也脱掉了自己的。

新闻播放到午夜时段,一切都在重复。

舔舐也是。

来来回回地遍布全身。

喉结、乳头、腹线、双腿之间隐匿于草丛露出的先端。

 

没有勃起。

不管是叶秋还是刘皓都没有。

刘皓抚摸着叶秋的腰侧,掌握他的厚度。

他摸着他的腿,有力量的筋肉,他胯下的男性象征,掌心里柔软微凉的细腻。

 

几乎没有什么目的。

纯粹的互相了解。

从体温到体重,耳朵的形状下面的长度,嘴唇是厚是薄,厚到什么地步,薄又是什么模样。

大腿夹紧时是什么感觉,踩踏脚背是什么感觉,一个人覆在另一个人背后是什么感觉。

咬着耳朵,手指和手指交错,鼻孔在吸取和自己不同的气味。

大拇指是螺纹,小拇指却是个筛子。

手指能不能两两分开?

叶秋的舌头能朝中间卷起来,而刘皓不能。

“是基因决定的。”叶秋解释。

两双脚放在一起,刘皓的脚食指比拇指还要长。

“买鞋不方便,要不太大,要不挤得脚疼。”刘皓抱怨着。

 

他们腻在一起。

刘皓伸手拿一根烟。

叶秋从他手里拿走塞进嘴里,点燃,取出来塞回他唇中。

他吸一口烟,喷在叶秋脸上。

男人皱了皱眉,拧他的腰。

他躲闪着,他就咬他左边的乳头。

他叫起来,很疼。

他舔一舔被咬红的地方,把他的烟又抢走了,像孩子一样来回争夺,一直到它变成一堆灰烬,落得沙发上到处都是。

 

刘皓趴在叶秋身上睡着了。

电视里主持人还在研究世界局势。

他把他抱到床上,刘皓睡得四肢无力,像挂在电视顶端垂下腿脚的猫。

叶秋坐在床边端详他张开嘴呼吸的样子,数他露出来的牙齿。

有六颗。

刘皓睡得肆无忌惮,他的手甚至无意识地在胯下抓了抓,鼻子里发出哼哼的声音。

 

“像个小猪一样。”

叶秋说着。

他的眉头微微地皱起来,越来越深。

 

他在宠他。

像个在网上挑选猫窝并且发出傻笑疯狂在社交媒体分享的愚蠢主人。

或者还没有到那种地步,不过他知道,在这种事情上,从1到100,也就是一步之遥而已。

这不是一个好的预兆。

他意识到这一点。

但是宠一个床伴还是可以被允许的。

 

他躺上床,刘皓就靠了过来。

如果结束的话,他希望刘皓变得比现在好一些。

叶秋在手指之间磋磨着刘皓的头发,安静地想着。

 

刘皓的回笼觉被打断了。

叶秋把他叫了起来,并且让他换上T恤和牛仔裤。

他给他一条新内裤。

刘皓回过神的时候叶秋已经把他的内裤晾在洗手间里了。

 

叶秋把他的手机给他。

“找个理由跟你的合伙人请一天假。”

刘皓随便扯了个谎,他昨晚已经扯过了谎,这个时候再说谎也驾轻就熟。

挂了电话叶秋把手机拿走,关机,丢在床头柜里。

“你干什么?”刘皓有点急眼。

叶秋把自己的手机给他看,然后关机了。

刘皓傻了。

“走吧!”叶秋对他说。

 

一个小时以后,刘皓站在S城迪斯尼里,手里拿着个蛋卷冰激凌。

叶秋在他前面走着,戴着一副牌子很牛造型拉风的墨镜。

“来这里做什么?”

他不解地问,看看有些化了的寂寞的冰激凌,连忙用舌头舔。

“玩。”

叶秋走过来,摸一副墨镜给他戴上。

刘皓躲闪了一下,冰激凌吃到鼻子里去。

 

一个缺牙小女孩指着他哈哈大笑。

刘皓看着她,小女孩穿着粉色的蓬蓬裙,头上戴着迪斯尼的公主头冠。

刘皓擦擦鼻子。

“丑鬼!装什么公主。”

他说。

小女孩不笑了,扁了扁嘴,哇地哭了起来。

 

“快走快走快走——她妈来了!”

刘皓朝前迈腿,路过叶秋用力拽他一把。

叶秋回头看,一个一脸凶悍的女人正抬头看过来。

刘皓竞走一样朝前奔,一边走还一边舔着冰激凌。

叶秋迈开腿追上去,刘皓看他一眼。

“你顺拐。”叶秋说。

刘皓一边走一边跳了一下把腿换过来。

叶秋拽着他的手,把他拖住。

“干什么?”

“你我都没带手机,”叶秋笑了笑,“怕你丢了。”

刘皓愣了一下,就没能挣脱。

 

玩了整整一天,坐在摩天轮上时,刘皓一直在捶腿。

这个地方比他想的要大,可以玩的地方也多得多,他很久没走那么长的路了,脚底到腿根都在疼。

两个男人一起玩多少有点奇怪,偶尔有人多看一眼,也不会有人特别来啰嗦。

“你是不是小时候没玩过这种的,童心大发看看热闹?”

两个人的封闭空间,刘皓觉得没话也应该找点话说。

“在创极速光轮上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叶秋把目光从地上小点一般的人们身上收回来。“想什么……那么快能想什么?就怕头要飞出去了。”刘皓想起来还有点怕,飞速得好像要失重一样,但还是很好玩的,有一种超越时代的科幻感。

叶秋坐正,朝刘皓那边微微倾斜身体。

他抓住刘皓的手,抬起来,把他的手背放在自己嘴唇上贴住。

“我有点心急。”

叶秋嘴唇的动作刘皓能感觉到。

“所以带你来找找百分之百专注的感觉。”

刘皓疑惑地嗯了一声。

“你在教我怎么专注?为什么?”

叶秋的眼睛在夕阳下是暗金色。

他没回答,所以刘皓继续说下去。

“你对我好做什么?”

“我对你不好。”

叶秋说,他拉着他的手。

“不想等太久,我想早点操你,所以带你来。”

叶秋的舌尖舔了舔刘皓的皮肤。

“在你心里面专注地想我的时候,”他的目光游动在刘皓脸上,脖颈,胸口,小腹,胯下……“我想让你湿透,纯粹只是因为我。”

刘皓的呼吸控制不住地变得沉重。

他口干舌燥地扯会自己的手,眼睛朝窗外看。

 

叶秋道貌岸然地坐回去,同样朝外间看去,一路无话。

前一个轿厢已经到了,工作人员上前打开门。

叶秋没有看刘皓。

“做吧!”

刘皓看着外面小声地说。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为了我的感觉委屈自己,这种事情我做得更多,你没必要抢我的事做。”

他抬起手用力抓了抓头发。

“我不保证我不会利用这些事。”

刘皓说。

“说我狗改不了吃屎也行,我整个人就本性难移。”

叶秋看着刘皓,倾听的姿态。

“我就想问问,要是不能百分百的专注,你是不是就不干了?”

叶秋摇摇头。

“不。还是会的。”

他第一次在刘皓面前露出有些烦恼的表情。

“不管怎么样,我会想要你的。所以我带你来,可能这样会更接近我希望的样子。”

“但是没有影响。”

叶秋摊开手。

“我始终会想跟你做,我不想否定,也没必要。”

 

刘皓伸出手。

他抓住叶秋的领口,把他拉过来。

“你这样说我可能会误会,觉得我能引起你特别的兴趣。”

“你就是。”叶秋说着,拿掉刘皓头上的一片彩纸。

“那我一定要利用你了。”

“请便,只要你能。”

 

门打开,刘皓一马当先走出去。

他在前面走,叶秋在后面走。

刘皓觉得肺要气炸了。

他们站在人群里看烟花汇演。

黑麻麻的人们拿着闪闪发光的荧光棒,抬着头,像一群傻乎乎的鹅。

刘皓越想越气。

他拧头去看叶秋,五官都挤成一坨:“凭什么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对我有兴趣,我就利用不了呢?你眼里我就这么没用吗?”

“利用了你才会觉得自己真的没用。”

叶秋递给他两根荧光棒。

刘皓咔嚓拧亮了,一手一根拿起来在头上抖。

抖了一会儿他放下手,又去看叶秋。

“我看着像那么有道德感的人吗?我最喜欢的就是雪上加霜火里浇油,你哥走我没少出力,他走了我点了个全家桶你知道吗?”

“能用实力打败我哥你会用手段吗?”叶秋握着橘色的荧光棒,眼睛眨一眨。

“气死我了!”

刘皓拍拍胸口。

“妈的喘不过气。”

他说。

 

叶秋摸了盒烟出来,拿出一根点上抽了一口。

从嘴里拿出来送到刘皓嘴边。

“操!不要。”

刘皓用手拍掉那根烟。

叶秋低头看滚落在人群脚下的红点。

烟花飞上半空,轰地炸开,人群尖叫欢呼起来。

刘皓拎着叶秋的T恤领子。

“老拽,都拽大了。”叶秋说。

轰一个烟花又爆了。

人们都在笑在叫。

刘皓皱着眉恶狠狠地亲下去。

“你个混蛋,顶你个肺啊!”

他咬着叶秋的嘴闷闷地说,眼睛闪亮地倒映着烟花。

“听着,现在是老子要睡你。”

 

轰轰轰!三个烟花一起炸了。

人群疯了。

刘皓也疯了。


·待续·

评论(27)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