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04(慎入,邪道)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刘皓这个中华鳖精啊

憋得难受死我



4

在临别的门前

 

妈妈望着我说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

 

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高晓松

 

 

刘皓一个人坐在套房客厅里的沙发上。

他用手撑着下巴。

手跟下巴接触的地方是湿的。

那种被浸染的感觉在黑暗里让人如临绝境。

他以为叶秋会逼迫他,但是没有。

 

就像叶秋说的,什么都没有。

“我有点生气了。”

叶秋说。

“真的。”

他走进卧室换了一身衣服,刘皓看不出是什么牌子,但是一看就是那种很随性的打扮,随性但是不低俗。

浅粉色的衬衫,开了两颗纽扣。

叶秋从他身边走出去,拿走了房卡。

灯灭了,他坐在黑暗里。

 

其实也不是完全的黑暗,对面金融区的高楼反射着微蓝的光芒,让人勉强可以看清客厅里的装潢。

刘皓僵硬地坐着,慢慢地腾出手来托着头,脑袋比他感觉的沉重。

他停不下来地想着。

叶秋是生气了还是没有生气,他的表情真的看不出太多的情绪。他想起以前在嘉世时偶尔对叶修进行言语试探,当然是很有保留,非常小心的那种,叶修顶多看看他,同样不会表现出什么不快。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叶秋当然不是他哥哥叶修,但是他毫无进步,一如既往地不知道这两个男人到底在想着什么。

可能因为一切都太安静了,他又陆续想起很多来,比如刚进嘉世的时候,叶修是对他笑着的,他手指里夹着烟,他还记得叶修的手指上有烟熏黄的颜色。一转眼就过去很多年了,这个画面还是在他的脑海里顽固地保存着。

刘皓感觉眼睛胀痛,他用手指去搓揉了一下。

没有什么帮助,视线反而模糊了。

他无助起来,着急地又抹了两下眼睛,一些不应该出现的水流奔涌得更急迫了。

他点了根烟,但没有抽,它在模糊的视线里化为红色的晶亮的光,被放大了一些。

他的手指被烫了一下,他顽强地捏着烟头放进烟灰缸里,指头上传来刺痛的感觉,这样心里面似乎好受了一些,又似乎变得更难受了。

 

“我得走。”

刘皓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他知道这三个字是对的,在这种时候肯定是对的。

叶秋放开他了。

他不想说放弃这两个字。

 

刘皓莫名其妙地想起叶修离开嘉世时候的事。

他的表情跟叶秋一样一样的,这两个人果然是兄弟。

事实证明叶修肯定不是后悔的那个人,嘉世和陶轩是否后悔,他也不知道,反正后来他也被放弃了。

“要争气。”

刘皓又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既轻又小,有些软弱。

啊,不能让第二个人听见,这不是他应该发出的声音。

 

他应该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门口拉开门走出去,电梯大概要等个两分钟,这里真的太高了,88层,宛若在云端。

理想的情况下,他应该在走之前把烟灰缸涮干净,搞得好像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也不会给别人添任何一点麻烦。

哪怕是给明天早上来打扫的工作人员麻烦都不要,他应该是个会这样做事的人,可能有点谨小慎微,但是能让人感觉到他的体贴和善意,虽然他其实懒得去倒垃圾,也没兴趣把一切都整理得很妥帖。

就是这样才会当上副队的,这是一条可行的路。

刘皓的脑子高速地转动着,但是他的腰越来越低,最后用手抱住小腿,脸埋在了膝盖上。

他觉得很累,前所未有的累。

 

他做错什么了?

他想。

没有啊!

 

 

叶秋有礼貌地拒绝了一个漂亮金发女郎请他喝一杯。

人在很多时候下的行为都藏着暗示的含义。

可能是金钱的交易,权利的交换,也可能是一场性爱。

他的确有些想稍微地释放一下情绪,不过还是放弃了这个选项。做的欲望没有达到推动行动的地步,只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想法,而且谈不上理智。

这个想法的源流非常清晰,叶秋摇了一下杯子,冰丸在里面铿锵地撞击杯壁。

因为生气就做出日常不会做的选择,这种失控比生气本身要麻烦得多。

拿出钱包结账,叶秋离开了酒吧。

有艳丽的女孩咬着红唇朝他欣赏地一瞥,他回应一个微笑,走出门去。

 

叶秋打开套房的门,插上卡。

灯亮起来,他走进去带上门,换上拖鞋,一边朝里走一边解开衬衫的纽扣。

叶秋停下了脚步。

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他看见刘皓用有些奇怪的姿势蜷缩在沙发和茶几之间,头顶着茶几边缘。

 

叶秋站在客厅到卧室的路上凝视着刘皓。

在一片安静中,有节奏地响起不和谐的鼾声。

他注意到刘皓的裤子。

脸压着的膝头上有略深的水痕。

 

叶秋走进卧室的洗手间,拿了一点东西,来到客厅,走到刘皓身边坐下来。

睡着的刘皓朝旁边让了让,鼾声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

叶秋打开电视。

扰攘的声音充满了客厅。

刘皓懵懵懂懂地抬起头,吸了一下鼻子,眯着眼一片茫然地看着电视屏幕里变换的画面。

叶秋用拇指擦拭刘皓嘴边睡出来的口水。

刘皓肿着的眼睛慢慢朝叶秋那边转过去,眼神呆滞地看着他。

叶秋打开刚才拿的润唇膏,小心地涂抹在刘皓咬烂了的嘴上。

刘皓朝叶秋眨了一下眼睛,又眨了一下眼睛。

 

“疼吗?”叶秋问他。

刘皓摇了摇头。

“以后别咬了。”叶秋说,把润唇膏扣上,拉起刘皓的手塞进他手里。

刘皓木木地低头看看手心里的润唇膏,认不出牌子。

“多少钱?”

“我用了一半了,送你。”叶秋说,“腿麻吗?用这种姿势睡觉。”

刘皓慢慢坐直,腿的确麻,动作也只能放慢。

他不看手,只是悄然地握起来。

 

叶秋身上有酒和香水的味道,香水有很甜的水果味,肯定不是男人会用的调子。

刘皓的腿针扎一样痒,一点都不能动。

纽扣开到第四颗,衬衫缝隙里看得到结实的胸肌。

可能,很有可能。

叶秋刚才出去跟别的人睡过了。

刘皓有些狼狈地转头,他为什么要想这些?

 

“睡……睡了吗?”刘皓闭上眼睛,咒骂自己问的问题。

叶秋靠在沙发上换频道:“你在意吗?”

刘皓半天没说话。

“我觉得,”叶秋突然说,“你就算不在意,也不喜欢别人当你的面拿走你的东西。说的俗一点,你不喜欢被人下面子。”

刘皓颤抖起来,他挤出一点笑容:“是啊!我觉得丢脸嘛!”

他看着屏幕说:“叶少之前好歹还是要我的,什么都不给我,也觉得涨身价。”

 

叶秋咔哒咔哒地跳着频道。

“你想听我说什么?不要你了?那不是更下你面子?”

刘皓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电视上的画面一会儿一换,换到八星八箭的饰品销售广告才停下来。

 

“没睡。”

叶秋静静地说。

“啊?”刘皓下意识地出声。

“你知道为什么我说什么都不给你吗?”

刘皓想了想,摇头。

“我想你能跟我有一个对等的关系。”

叶秋转过头去看刘皓,把遥控丢在桌上。

遥控器嗖地从光滑如镜的桌面上蹿出去,摔在地上。

“虽然只是肉体关系,你给我的是这些,我给你的也是这些。”

叶秋凝视着头发乱翘的刘皓。

“这样你就不用背着什么壳。”

他抬起手,指尖轻轻地描摹刘皓的眉毛。

“你的眉头很乱,人无定性,又容易焦虑过度。我以前听说你那些事情,也就是觉得你不太会做人做事,现在我觉得可能有点偏差。”

叶秋的指尖点了点刘皓的鼻头。

“你不爱自己。”

他说着,手放到他脑后,按着他的头,不容拒绝地把他搂进怀里。

“一点都不。”

他亲着他的眼尾,声音温和,言语如刀。

 

“你为什么不践踏我?”

刘皓闭上眼,微微抬起脸,叶秋察觉到他的邀请,吻移到他的嘴唇上,舌尖在他牙关探索着,带着酒水的香涩。

“这件事你自己做得最彻底。”

叶秋撬开刘皓的嘴,缠绕他。

 

海胆的壳,被刀子剥开。

腥黄的瓤蜷缩、弹动、扭曲、疼痛——

“干我……”

刘皓说。

“我恨你。”

 

 

 

 

 

 

·待续·

评论(2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