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03(慎入,邪道)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3、

 

机场,会所VIP候机厅。

叶秋轻轻摇晃着红酒杯,迷人的酸香随着摇动漫布至空中。

正如驱逐了甜味的酒会有更绵长和纯粹的味道,没有爱情参与的欲望也可能更凸显需求的深度。

他抬起左手,拇指摩挲着嘴唇,回忆刘皓嘴唇的质感。

并不是很好,有一些干燥起皮,嘴皮太薄没有包养,很容易就被咬出血。

刘皓的年纪比他要小几岁,拼了死地朝年轻里打扮,但眉心有皱纹。

心事太深,想得太多,也不见得就有用。

身材维持得还可以,不胖不瘦,也谈不上壮,可能有健身,应该不会是每天都去。

叶秋抿了一口酒,远处女侍应朝他看过来,又把有些感兴趣的目光收回去。

他继续摇杯子。

交往过两个男人,不是很多。

想要的太多,性方面的需求不会太强。

 

他们最后一次时刘皓趴在床上,嘴里小声嘀咕:“不要了……哎……不要了……”

是真的不太行,他动的时候,都有些涩。

或许肿了?

叶秋放下杯子,女侍应已经朝他走过来,可以登机了。

 

刘皓买了一只马应龙,又缠着早年认熟了的社区医院大夫给开了盒消炎药。

接受了大概十分钟狂风暴雨一般的“年轻人要注意吃吃喝喝有节制!不要小看痔疮,严重起来叫你们走都走不了!”的训斥,刘皓从医院落荒而逃。

走到十字路口等红灯,刘皓突然地生起气来。

他从兜里把马应龙翻出来丢进垃圾箱,特意选了“不可回收”那一边。

一个清洁工正在收垃圾,抬头瞪他一眼。

绿灯亮起,刘皓跟着人群朝前走,双腿尽量叉得开一些。

 

公司距离城区很远。

刘皓在地铁上坐了一个多钟头,中途起来让了两次座,一个老太太一屁股做下去没吭声,另外那个老头儿倒是谢了好几次。

到公司天已经黑了,打了个的。公司在晚一点就没公交的开发区,半个月前刚搞定注册,一年管理费才三千块,另外一个开发区也邀请了他们,但一个月就要交六百大元,事业刚开头要省钱,大家一起狠狠心,连床都搬过去。

刘皓侧着坐在租来装阔气的真皮沙发上。

合伙人从大班桌后面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怎么样?”扬升眨巴眨巴眼睛,“一晚上没回来,相谈甚欢?”

“Z董没来电话?不是你家世交吗?”刘皓喝口水,刚从二手饮水机里打出来的,倒是没有什么怪味。

“来了,可我想听你说。”扬升吧唧吧唧嘴。

“他怎么说?”

“要更详细的BP吧!项目还行,盈利点其实很清楚了,但是盈利时间和额度,能卡准一点更好。”

刘皓换个姿势,还是侧坐。

“你发痔疮了?”扬升的眉毛一高一低,两个反向的括号。

“那就做更详细的BP吧!他们昨天什么都没说。”刘皓站起来朝当卧室的房间走。

“是不是啊?”扬升在背后说,“哎,有病要吃药啊!有药吗?要不我回家给你拿啊?我家药都是我妈买的,可全了。”

刘皓抬起手挥一挥,不想回答。

 

他回屋坐下,又起身锁门,爬上床趴在枕头上。

相谈甚欢?

相干甚欢才对。

叶修比他大好几岁……叶秋跟他是双胞胎……

“嗯……”

刘皓皱眉。

三十几的男人还都这么能干?但是他也没什么好比较的,二十八岁跟第二个男人分了以后,也旷了两年了。

而且以前的人都比自己小。

 

是真的没法比……

刘皓翻过身,抬起手捂住发热的脸。

两个男朋友都是游戏里认识的,退役一阵以后的事,普通爱玩游戏的小年轻身体素质也一般,还没到一晚上三次的地步。

昨天那种他还没有过,那种摩擦,那种热度,那种要被搞坏了的感觉……

他都想晕过去算了,随便叶秋为所欲为的时候,他就不会觉得有任何的羞耻。

不是不爽的,他都忘记自己有多久没看小电影了。

人忙起来总是能超乎自己想象。

以前觉得一个周都是极限,现在觉得去庙里当和尚也不是不行的。

 

他把腿分开了一些。

真几把疼,起来收拾自己的时候,纸巾上都有血。

还不给钱。

不要脸。

狗日的叶家人。

 

一会儿扬升在外面叫人吃饭,刘皓肚子空荡荡的,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开门。

“屁股疼少吃辣椒。”扬升递饭碗时提醒一句。

几个退役选手贼眼忒忒地闷笑。

刘皓斜眼看看他们:“告诉你们,天天坐着练级打怪刷副本不起来走路,以后就是我这个下场。”

“蹲在坑里看网游小说也是这个下场啊!谁要是病了不算工伤啊!”扬升火上浇油地说着。

“什么?这么无情?我为公司打过怪啊!”

“那是,开荒的时候我还夹尿呢!”

“自己不注意身体赖谁啊?”

气氛炒起来,一群人就嘻嘻哈哈地吃起饭来。

吃完饭当然是别人洗碗,刘皓出去谈事情回来,大家都是朋友,谁都不会这么没有眼力见地差遣他。

 

刘皓叫住扬升,一道进了他那间屋。

“其实人家问我是不是缺钱。”

“啊?Z董怎么会直接问你?要问也是问我啊!”扬升一头雾水。

“不是Z董。”刘皓点了根烟。

“那是……Z董家背后那位?”

“跟我认识。”刘皓抬手挥开面前的烟雾,“叶修的弟弟。”

“那位大神的弟弟啊?”扬升怪叫,“早就听说他家不一般,哎!你那时候跟叶神关系还不错吧!好像就是他指点你的,后来你才做了副队长。不是你说的吗,为他说了两句话被排挤走了,我说,他弟是不是得还你人情?”

“我没要钱。”刘皓说,“虽然人家问了,要是就这么要了,那就是走人情关系。人家不会觉得咱们的项目能做得好。”

“是这么个道理。”扬升品味着点了点头。“就让这个人情挂在那吧!比起钱,有一份照应更好。”

“我就是喜欢老杨你这么通透!”刘皓一搂扬升的肩,笑起来。

“那是!老刘你也不差啊!我跟你说,风言风语有,我从来没往心里去。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知道吗?哥们好好干,Z董这里不行,我再让人找别的投资人。”

“嗯!”刘皓说,“我知道了。”

 

白嫖有那么简单吗?叶秋?

刘皓心里想着脸上笑着,像从他屁股后面长个黑梭镖头的尾巴在乱晃一样。

想得美!

 

一周以后,刘皓接到一条短信。

“博悦酒店 8816 晚10点前,不来后果你懂的。”

电话号码没见过,手机里也没通话记录。

刘皓在网上查了一下归属,帝都号,从头顶心一路冷颤到脚底板。

 

外交官套房里,叶秋俯视万家灯火,冷冷地看着江水在S城最著名金融中心旁边打的那个转折。

手机颤起来,号码是他刚发出短信去的那个。

叶秋任它震了一会儿,拿起手机,拉黑。

 

刘皓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电梯门。

尤其是小方格的领带,那个结打的应该是完美无缺。

他闭上眼给自己打气。

腿有点软。

 

在酒店大堂他确定了一下那间的住客。

“是的,就是那位叶先生。您是刘先生吧!请直接上去就好。”

巧笑倩兮的女经理彬彬有礼地说着,他就像给一桶冰水当头浇下去。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刘皓深呼吸,走出去,机械地转90度,走到那个房间门口。

什么意思?叫他来,又不接电话,再打就是空号。

他抬手敲了敲门。

 

叶秋围着浴巾来开门。

光着脚,半裸的身上滴着水,手里拿着一只表。

“迟到十一分钟。”

叶秋说,他脸上看不出喜怒。

“打电话是空号,我怎么知道是谁?怎么知道该不该来?迟到也不是我的错。”

“我把你的号拉黑了。”

叶秋转身,刘皓跟进去,关上门。

叶秋突然转身把他按在玄关墙上。

“做什么?”

“你不知道该不该来,但知道跟人说谎?嗯?”

“你在说什么?”刘皓心虚起来,但头还是昂着,一点没低下去。

“你跟我哥关系好,我怎么不知道?”

叶秋捏住他的下巴,无表情地压下去。

刘皓挣扎着去咬叶秋,被他躲开,他湿润的手捏着他的下颌,逼他张开嘴,舌头探进去勾着,刘皓反击着,叶秋并没有跟他打,直接用另一只手一把抓紧他下面。

“再动一把捏废了你。”

叶秋的声音一点都没生气的意思,刘皓却魂都快没了。

他下意识地拧了两下身子,小心翼翼地抬起胳膊抓住叶秋的肩膀,踮着脚把自己的身子抬起来一点。

“我特别奇怪一件事,”叶秋在刘皓耳朵旁边呼呼吹着气,“一个什么都不能豁出去的人,凭什么以为自己在动物园猛兽区下车不会被老虎拖走吃掉?”

“放……放开我……”

刘皓抖着腿说。

“你说谎的时候脑子里面在想什么?”叶秋叹了口气,手放开一些,隔着布料开始搓揉刘皓,他的动作很柔和,甚至可以说温婉。

刘皓抖得更厉害了,他咬着牙看着叶秋。

“我想拿个起子给你起开看看。”

叶秋慢条斯理地说完,彻底松开刘皓,走进浴室换上浴袍。

 

出来时他看见刘皓坐在玄关地上抱着头,他走过去蹲下来,把刘皓拽起来丢到沙发上。

“有烟吗?”刘皓低着头问他。

叶秋看了看茶几柜。

刘皓打开柜子,拆出一根烟点上,用力吸了两口。

“你怎么知道的?圈内说认识你的哥跟他关系好的人不少,为什么偏偏是我。”刘皓抬手擦擦鼻子,刚才他鼻涕都要流出来了。

“你比我清楚原因。”叶秋站在窗前眺望车流,“你做过什么,不在意不等于不知道。”

“不在意……”刘皓呵呵一笑,“是不值一提吧!反正只是我的小把戏。”

“但是如果跟我和钱扯在一起,就可大可小。”叶秋的声音淡淡地飘过来。

“我需要立足根本,”刘皓手里的烟轻轻地抖着,“借个势而已,我没说你一定会投。”

“我说过不会给你的。”

叶秋走到刘皓面前,拿走他手里的烟丢进大理石烟灰缸。

“恨我哥你能恨到底吗?”

叶秋挑着刘皓的下巴端详。

“我只是认清现实而已。”刘皓直直地看着叶秋,“我能怎么办?给自己套多一点光环而已,寄居蟹还知道给自己找个大一点的壳子。”

“壳子是为了安全地活着,”叶秋轻轻地吻刘皓的嘴唇,刚才扯破了一些,有半干不干的血,“如果是一个承受不起的壳子,要么永远留在原地,要么就会被壳子压死。”

“关你什么事?”刘皓也轻轻地说着,“你同情我啊?”

他骤然笑起来。

“叶修就算了,如果他弟弟同情我,我不如死了算了。”

叶秋没有停下,他的手指捻开刘皓的衬衫纽扣,一颗又一颗。

“你又不会真的去死。”

叶秋双手拨开刘皓的衣服,低下头,舔着露出的乳头。

“嗯……”

刘皓的身子挺起来,他不能不想起上周那个激情淋漓的夜晚,就算是他的身体。

叶秋把他含硬了,才抬起头来。

这个男人有夜枭一样冷静的眼神。

 

他的拇指搓揉刘皓的嘴唇,插进他半开的嘴里。

“毕竟你沉迷于眼前的苟且。”

刘皓恼怒而挑衅地瞪着叶秋,咬住他的手指,但只是轻轻的一下,就马上改成舔吸,甚至吮得更深一些。

叶秋眯起眼睛。

“我有点生气了。”

他说。

“真的。”

 

·待续·

评论(27)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