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02(慎入,邪道)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2、

 

叶秋用手指戳着刘皓的脸,把他太阳穴上那个头发卷捋开。

刘皓皱了皱眉,伸手赶苍蝇一样赶了一下,半醒不醒地看了他一眼,又闭眼睡过去。

叶秋出去吹干头发,回来穿上衣服,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仪态。他在床尾凳上坐下,打开手机看一眼机票时间,回床头拨了个电话。

一会儿来个服务生把早餐送到了房间,叶秋坐下吃早饭,听见屋里刘皓起来洗澡的声音。

时间用得有点久。

叶秋朝卧室虚掩的门看了一眼,继续看英语新闻。

刘皓一边系衬衫扣一边走出来,额头上滴水,脸色有些难看地在他身边坐下。

叶秋用筷子敲敲粥罐子。

刘皓伸手拿勺子舀粥,眼睛还看着电视,心不在焉的样子。

“错了。”叶秋把勺子和碗拿过去盛,多舀了一些鱼肉,“扣子错了。”

刘皓低头看看,一排扣子全错了一个位,拧巴得令人心碎。

他把扣子解开,胸口紫红色的吻痕露出来,他朝一旁转了一下身子。

叶秋把碗递给他:“在想什么?”

“看新闻。”刘皓不看他。

“全英文的?”叶秋吃口粥,“昨天吃晚饭了吗?”

“没吃,没心情,英语新闻看得懂,上过英语班。”刘皓埋头喝粥,都煮在一起也看不出具体是什么,只知道粥里的是一窝海鲜。

“多吃点!”叶秋说,“喝醉了又做了三次,难受吧?”

刘皓掀了掀眼帘,眼睛里有刀飞过来。

“刚在里面那么久,都洗干净了?”

刘皓把碗咚地放下:“让人吃饭不了?”

“我飞机下午1点的,还有3个小时。”叶秋慢条斯理地说,“好好吃饭,让我走得安心点。”

“就这点事儿?”刘皓斜着眼睛看他。

“那给你开个支票吧!反正你缺钱。”叶秋伸手到内袋里掏支票本。

刘皓一把摁住他的手,隔着西服,眼里带火地瞪着他。

“开玩笑的,就知道你不要。”叶秋一笑,“来,喝粥,凉了就腥了。”

刘皓端起碗来扒了几口,越想越气,扭头说:“我要是要呢?毕竟我穷啊!”

“你会要?”叶秋一脸疑惑。

“妈的。”刘皓气得连吃了好几口。

“脾气大又性格犟,装样装得还行,但经常装不彻底,什么都想要,哪里有那么好的事让你都拿到?吃太快了,小心烫着舌头。”

叶秋伸手掰刘皓的脸。

“让我看看。”

他说着,那双跟叶修一样冷淡、又更安静一些的眼睛盯上他烫红了的嘴唇。

“唔……”

刘皓连忙摸索着放下碗,推着叶秋的胸,过了一会就软下来,和男人在沙发上吻在一起。

“舌头烫熟了没有?熟了让我吞了吧!”叶秋的胸腔在刘皓手下面震出笑声。

“你跟我调情能有意思吗?叶少。”

刘皓声音有些涩。

“有啊!”叶秋舔了一下他的嘴,“你嘴巴旁边有一颗饭。”

“要么投我,要么滚怎么样?”刘皓很执着地说。

“你干什么非得纠结这件事?”叶秋咬一下他的脸,有些用力,“说得好像你受得了创业的钱是出来卖换的一样。”

刘皓不吭声了,眼神朝着天花板跑。

“你知道叶修教会我什么事吗?”他说,“那就是不管你怎么努力,不是你的始终不是你的。”

说到这儿刘皓笑起来。

“真残忍。”

他笑了一阵,双手着叶秋的头,四目相对。

“不服输不行啊!这把年纪想创业有点晚了,况且牵扯的又不只我一个人。干爽了不打赏点吗大佬?”

 

叶秋凝视着刘皓,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真诚,眼神里都是讨好,而且在笑。

“你知道吗?”叶秋伸出手,从刘皓背后把他按到自己怀里,在他耳边用很小的声音说,“你没必要对自己这么狠。”

刘皓像一只掉到炭火上的猫那样从叶秋怀里弹开,他眉头皱成一团,咬着牙脸色发青地转身朝门冲了过去。

叶秋没有拦着他,他给叶修打了个电话。

“哥,刘皓你还记得吗?”

“他啊?怎么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

“心挺高吧!”

叶修在电话那头说了四个字。

“我也觉得,钱买不到他想要的。”

“你看到他了?”叶修说,“他这个人优点也不少,就是经常性原则错误。”

“嗯,看到了。”叶秋笑起来,“就跟你这么一提。”

“你今天从S城回家吗?”

“是啊!会替你跟家里带好。”

“成。还有事,挂了啊!”

 

叶秋挂了电话,拔了门卡朝外面走。

刘皓站在走廊里等电梯,仿佛度秒如年,身边还站着个打扮得挺富贵的女的,让他下意识地伸手扯了扯有了褶皱的衣袖。

叶秋直直朝刘皓走过去,拽着他的胳膊轮得他后背贴墙,女人“啊——”地叫起来,又用手捂住嘴。

在她眼里,穿英国王子同款定制安榭德西装的男人肯定不是普通人,一个不普通的男人在电梯口按着另一个普通白领模样的男人啃嘴,这种事肯定管不得。

“叮!”电梯门打开了。

叶秋意犹未尽地转头看着女人,得体地笑着:“女士,你的电梯到了,需要帮你按楼层吗?”

“不用……不用……”

女人快步走进去,又偷看一眼,电梯门关上了。

叶秋望着开始跳动的数字,听见刘皓的质问。

“叶秋,你这是要干什么?”

他转回头去看刘皓,他的嘴唇有些肿,显然很生气,眉毛都竖起来了。

但他的眼睛深处有着一种暧昧的期待,很微弱,但也很明亮。

 

叶修离家出走得太早了,所以他所有的责任和磨练都落在了叶秋的肩上。

没有人会公开提及这些,叶秋自己都不会,反正要做的事就做好就可以。

他并不会真正排斥这些东西,只要能让一切变得更好,叶秋可以在里面找到很多乐趣。

比如现在,他就对自己敏锐的觉察力感到有些开心。

刘皓开始捶打他,他们是身高体格都相当的男人,没有喝醉的时候刘皓的攻击力并不很弱。

但是叶秋习武,至少是简单擒拿术。

刘皓的攻击被他化解,手被他按住,想踹他的腿被他用膝盖别得一动不能动。

他咬刘皓的鼻子。

“做什么,你做什么?属狗啊你?”

刘皓生机勃勃地骂着他。

“你妈怎么教你的,打得过了不起是吧!有钱有权你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三百六十度好棒棒行了吧!给我放开!卧槽……”

他咬他的嘴。

“让我干。”

“你是种马啊?我还有事。”

“以后都让我干。”

“呸,出多少钱啊你?王八蛋。”

“我不会给你钱的,一分没有。权也不能给,人情关系一点都不会借给你用。除了上床什么都没有,最多请你喝杯酒,还是性价比高的那种,别想奢侈。”

“你说这种话,真不觉得自己渣啊叶秋?”

刘皓来回转头躲着他的亲吻。

“给你你也不会要。”

叶秋用力按住刘皓,微喘着说。

刘皓不挣扎了,他咬住了自己的嘴,咬出血来。

“你要这些,是要自己去拿的。”

叶秋松开刘皓的手腕,抬手捏住他的下巴,被他甩开,又捏上去。

“昨天晚上,你其实比我更清楚。我除了陪你睡,对你也没有用处。”

叶秋摸摸他的耳朵。

“你就没想跟我要什么,装什么呢?”

“我怎么就装了?我就是这样的人,不行?”刘皓用力打掉叶秋的手。

“行吧!”

 

叶秋温和地说着。

“你开心就好。”

他勾了一下刘皓的头发,手掌舀着他的脸,吻上去。

“想不想,跟不跟我?”叶秋贴着他的耳朵蛊惑,声音低得要捅到心脏里去。

“是你死皮赖脸,我不想跟你,什么都没有。”

刘皓斜眼看他。

叶秋手插到他身后,一下搂紧,腰贴着腰。

“好吗?”

他的目光柔软的刷子一样着他的脸,刘皓有些痒酥酥地,于是想了想,咬住了叶秋近在咫尺的唇。

“不好!”

刘皓在唇与唇交缠的间隙说着。

他吻得地暗天昏,而心中不知所措。


评论(2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