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秋X刘皓】《痴人》01(慎入,有ROU)



刘皓了不起的地方,就是他能以一种近乎残酷的伪装,将自己真实的心情掩盖下去,然后,表现出最适合当下场景的姿态。

                                                        ——蝴蝶蓝《全职高手》1277章



《痴人》

 

叶秋X刘皓

 

痴人总说梦。

醒过来很容易,也很不容易。

 

————————————————————————

啊没错这就是个霸道总裁。

咋地?(づ ̄ 3 ̄)づ

例行OOC警告

不喜勿入!

 都是私设……啊……捂脸

这个坑其实答应朋友得很早,好几年了,到底还是写了。

过去不太会写霸道总裁(对这方面了解不多一直没动笔)

怎么说呢?其实一直想看刘皓能反省一下自己的

不喜欢刘皓就当没看见吧

纯粹写给朋友看XD


————————————————————————

 



这一年,刘皓三十岁。

 

……

……

……

 

 

1、

 

有些过热的水流冲刷着灯光下微黄的肌肤,从四面八方喷来的水流让释放过的肉体感到舒适。

叶秋的手在关闭按钮前晃了一下,热水戛然而止。

穿上浴袍,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他站在床边看着陷在被子里的刘皓。

他还在睡,呼吸沉重地趴在床上,额头上被汗湿的头发在太阳穴上方拧了一个圈,顽强地贴在那里,看起来就像贴了个装饰。

 

 

在这场在S城与Z董的会面上见到刘皓,是令人毫无防备的事。

显然,对方比他更加没有防备。

 

从沙发上站起来的时候,刘皓打翻了骨瓷咖啡杯,意式蓝山的量很小,旁边就有纸巾,但因为那片刻的怔忡,还是得以四处蔓延。

叶秋看了看床下驼色地毯上的西装裤,铁灰色布料上有明显的啡色污渍。

裤子脱得很着急,黑色的内裤委顿纠缠在一起,暧昧地昭示着之前发生在这个房间里的事。

 

 

“一个朋友委托的,我家老人的世交,游戏学校投入不小,听说叶先生的哥哥玩战队,求我带项目策划人来一趟,以为有点共同语言。”Z董轻描淡写地撇干净,眉眼大气的女服务生蹲在茶几前擦拭着翻到的咖啡。

Z董是家里某些事务的经手人之一,负责S城所在三角经济区域的各项目把关。

“伊没见过世面,让你见笑了。”

Z董还在说,叶秋的目光越过他圆厚的肩头,看着走远的男人。

腰挺的很直。

他想。

 

“他见过世面的。”叶秋坐下来,Z董挑着眉毛看他。

“认识?”

“跟我哥,”他解释,点到为止,“控局能力差一些,主要是对自己的判断。”

“晓得了。”Z董点头,“我朋友主导的话,考虑投一点。”

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了,后面说了一堆都是例行公事,再之后是饭局,来的都是S城头头脑脑的人物,吃吃喝喝聊一聊必要的话,全程没有离开这栋楼。

 

饭后没有什么应酬,他不喜欢,有人来请,Z董去就行,家里人也不喜欢直接牵扯太多。

回到套房,突然想喝一杯再睡,偏偏酒店里没有那种酒。Z董之前提到七楼有不错的酒吧,叶秋就下了楼。

酒吧的确不错,暗昧又隐蔽,敞开的空间里做了许多区隔,让人可以缩起来醉一场。

两个侍应生站在门口讲小话,细细碎碎。

“那人喝醉了吧!”

“又点了一杯,这是还要喝,啧啧!”

“等下吐了就麻烦了。”

“我不想收拾,要么你去?”

“你给我多少钱啊我就去?”

两个人的目光都投去柜旁。

酒保抛起调酒杯,从身后接过去,玩杂耍一样的专业技能。

 

男人坐在吧台旁,脑袋深深地垂下去,杯里纯钢冰块淹没在金色的威士忌里,反射着冷艳的光。

叶秋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开了一瓶智利的金色圣殿,他喝了一杯,拒绝了第二杯。

“睡前酒而已。”他对酒保说。

酒保拿出口袋把酒装起来,放到他身边。

“价格不贵啊!”刘皓端起酒杯朝他示意,一口喝干。

“智利酒性价比很好,顶级质量也就这个价位。”

叶秋用手指抹去杯沿上的酒液。

刘皓眯着眼睛看着他,食指在桌面上敲一敲,酒保过来给他添上酒。

“我不会道歉的。”刘皓说。

他们都知道他在说什么。

“需要你道歉的人不是我。”

刘皓长长地呼了口气,拨弄着小巧的酒杯:“Z董不会投了吧!”

他补充道:“我说我那个项目。”说完他自己笑起来,“可能他都不会跟你提。”

“你这个人格局有问题。”叶秋说。

刘皓唰地抬起头,眼里射出锐利的光。

叶秋不为所动,出在他的位置,生活中能让他为之所动的人和事都不会太多。

刘皓看了片刻,又敲了敲桌面,灌下酒水,他用手擦了擦溢出嘴角的酒液。

叶秋微微转过头,刘皓擦第一次时已经擦干净了,但是他又用力地擦了第二次。

人太倔,执念在一点,反而看不到关键。

“他提了?”刘皓问。

“嗯!”叶秋提起口袋,站起来。

“我格局哪里有问题?”刘皓转过脸来看他,酒精让他的眼神迷离又困惑。

“能赚钱是第一位的,在做生意的时候。”叶秋说,“况且,你又没有重要到那种地步。”

他转过身,刘皓拉住他的胳膊,叶秋看看他,刘皓没回头。

“你睡不睡男人?”

刘皓的耳根是赤红的,脸也是,看不出是酒还是什么别的缘故。

“偶尔。”

叶秋提了提口袋。

“去我房间?”

刘皓站起来,打开皮夹摸出卡来刷,连叶秋的一起结。

他走出座位时绊了一下,叶秋拽了他一把,他靠在他身上,有些沉。

 

他们没有在电梯里接吻。

里面有监控。

叶秋和刘皓距离一臂左右地并排站着。

“偶尔?”刘皓说。

“其实,”叶秋说,“还没有过。”

“哈哈!”刘皓的眼神是醉的,叶秋扫了他一眼,头又转回去。

“但也不是很介意,男人女人都是人,我看来也不会差太多。”

“我讨厌叶修。”刘皓打了个嗝,“很讨厌。”

“我哥也不可能喜欢你。”叶秋简单陈述事实。

 

刘皓笑起来,从小声道狂笑,笑得弯下腰,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电梯已经到了楼层,叶秋半拖半带地把他拽出来,刘皓坐在走廊地毯上靠着墙壁,手搓得头发乱七八糟。

“他哪里是不喜欢,他根本不在乎。”刘皓吼出来,他超前用力蹬腿,把皮鞋甩出去老远,“苏沐橙都会介意,他一点都不在乎……他眼里就没有我,我算个屁……”

叶秋蹲下来看他。

“你觉得你是个屁?”

“放屁,是叶修觉得我是个屁。”刘皓蹬腿,另外一只鞋子也飞出去,噗地一声。

 

“你自己觉得呢?”叶秋问。

“老子天下第一。”刘皓抬起头,红红的脸上都是汗。

“那事实上呢?”叶秋兴致盎然。

刘皓看着他,费力地眨眨眼。

“你比你哥还讨厌。”

“说实话,”叶秋摸摸下巴,笑起来,“有地方比我哥强我还挺高兴。”

“你别是有病吧!”刘皓叹了口气。

“在酒吧问别人睡不睡男人的人可能问题更大。”叶秋低下头,他不喜欢发胶,头发自然地软垂下去。

他们在宾馆走廊垃圾箱的掩护下接吻,垃圾箱反射着走廊灯的光芒,是黄铜的颜色,模模糊糊地倒映交错的人影。

 

刘皓的嘴里都是威士忌的味道,吻的时间有些长,他搂着叶秋的头,狗一样啃他的嘴。

叶秋提着酒,双手张开,脖子硬扛着不被刘皓拽下去。

吻结束的时候,叶秋开了口。

“起来吧!”他说,“蹲得我腿麻。”

刘皓看着他,嘻嘻嘻地笑起来。

叶秋站起身,刘皓还在地上蹬腿。

他去捡他的鞋丢给他,被他拿起来丢出去。

人酒劲儿上来的时候果然是四六不分的。

“你醉了吧!”他说。

“没有!”刘皓喜滋滋地看着他,把鞋丢得更远一点。

 

叶秋有些厌了,他把酒扔在垃圾箱上面,把刘皓提起来扛在肩上,刘皓捶他的腰,一下两下。

“放我下来!我没醉。”

叶秋并不理睬,吃力地捡回鞋子拎在手里,一路扛走。

这一层的酒店经理伸个头出来,叽地笑了一声,又缩回去。

 

叶秋把刘皓带进屋,转身锁上门,人已经蹿到卧室去了,躺在床上脱衣服。

“来呀!浪啊!放纵啊!”

一边脱一边喊,领带被拉成个死结,噎得自己直翻白眼。

叶秋走过去拯救快杀死自己的刘皓,他在忙的时候刘皓抱着他的腰朝他顶胯。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再来一次。”

领带解开了,人欢呼起来。

“真厉害!”刘皓扑过来在叶秋脸上吧唧一口。

这也算是真心诚意地夸奖,叶秋抬手,又放下,在床头扯了张纸巾擦擦脸上的口水。

刘皓趴在床上开始拽裤子,皮带扣没解,拉了一阵,回头有些委屈地看着叶秋说:“奇怪,脱不下来?”

“想吐吗?想吐去洗手间。”叶秋皱着眉,深深地。

“想脱衣服,热!”

“衣服在床下面,已经脱了。”

“那脱裤子!裤子!”

刘皓弯着身子,反手拽裤子,拽了一会儿嘿嘿一笑。

“看!”

他说。

“我是海豹!”

 

叶秋今晚头一次感到困扰,他觉得自己的选择可能是个错误。

一头半裸海豹占据了他的床,在上面翻滚。

叶秋拨了个电话到酒店大堂:“5816套房隔壁那套有人住吗?”

“不好意思叶先生,有人住了,套房都没有了。”

“那没事了。”

叶秋挂了电话。

海豹已经把皮带解开了,叶秋走到了客厅里,他在沙发上坐下,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机。

 

刘皓从房间走出来,光着,但还套着黑短袜。

他梦游一样从叶秋面前走过去,路线是个S形的曲线。

过了一会儿叶秋听见洗手间里传来呕吐声和冲水声,还有刷牙的声音,然后门关上了,有人在里面洗澡。

叶秋走进卧室配的洗手间去冲洗了一下,穿上条纹睡衣坐回沙发里。

电视里开始播英语晚间新闻。

洗手间门打开了,刘皓走出来,他穿着浴袍,眼睛和脸都红红的,袜子已经脱掉了,光着脚走到叶秋面前。

他朝他走过去,爬上沙发,坐在叶秋腿上。

 

“干不干?”

刘皓的呼吸还有酒精的味道。

叶秋伸出手,一把拽住他的头发,压着他的头,用力地吮住他的嘴唇。

他逼着刘皓张开嘴,舌头伸进去戳着他的湿滑燥热的舌尖,咬他。

 

“疼啊!”刘皓说着,用力推他的手,“文明点!”

“文明?”

叶秋的手抓开浴袍,从开衩的地方顺着腿根摸上去,握住硬热的东西。

“啊……”刘皓腰软了。

叶秋抽出手,给他看湿漉漉的掌心。

“要文明?嗯?”

刘皓没说话,他低着头,眼睛湿润地看着那只手。

叶秋另一只手扯开浴袍带子打的那个结,一左,一右,露出还有水汽的胸。

他抬起那只脏了的手,贴上刘皓的胸。

 

他挺起身子,迎合他,他涂抹他,在肋骨之间的沟壑和硬硬的RU头上。

“要讲文明树新风,”他捏着那个硬粒搓揉,“还是放纵一点?”

刘皓没回答,他挺起腰,拿滴水的地方去碰他,牙齿紧紧地咬着嘴。

这就放了一把火。

火势很快就连了天。

刘皓被放在沙发上,他扯着他的腿,左右撕开。

“放好!”

他说。

刘皓低头看着他用手玩他,很快受不了地昂着头喘气。

 

叶秋蹲下去看那个自己要进去的地方,他用手摸了一下,刘皓像个兔子一样跳起来朝卧室跑。

叶秋追上去搂住他的腰,把他压在墙上,手毫不客气地兜着他胯间揉着。

“不行……不行……”

刘皓的胳膊搂着叶秋的脖子。

“哪里不行?我不行还是你不行?”

“都不行。放开……”

“晚了。”


怕删,肉链接: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94083583895710#_0


叶秋的动作突然加快了,刘皓没有一刻不再挣扎,但一会儿他就不动了,一点用都没有,他里面已经都是叶秋了。

刘皓慢慢地翻了个身,叶秋退出来,打开床头柜拿出湿巾给他擦了擦。

“……你没带套。”

刘皓头埋在被子里说。

“我体检报告没有病。”

“要是我有呢?”刘皓闷闷地说。

“你有吗?”叶秋伸出手指去刮他露在外面的脸,却触到一片异样的湿润。

“没有的。”刘皓说,“以前只想着比赛……哦!不是,你哥说的,专注度太差,想的都是出人头地。退役以后交过两次男朋友,后来做过检查,没有的。”

“那就行了。”叶秋手指插到被子里去把刘皓的脸转过来看了看,“你要我安慰你一下,还是当没看见?”

“当没看见。”刘皓回答他。

“那睡吧!”叶秋俯下身,亲了一下刘皓汗湿的额头,关了灯。

 

叶秋躺下来,扯半边被子盖住肚子,屋子里黑漆麻乌的。

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刘皓蹭到他身边来贴住一侧,又过了一会,他爬到他身上,把头放在他胸口。

“Z董会投项目吗?”

“你看你就这点眼界。”叶秋在一片黑暗里回答。

“你能决定吗?”

“你跟我睡是想换投资?”

刘皓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又慢慢转缓。

“算了。”

他说完,从他身上爬了下去。

“你真的有点傻。”

叶秋的手摸上去,抚着刘皓凸起的脊骨。

“这种事情干之前就应该说好的。”

“嗯!”半晌刘皓哼了一声。

 

“本来我想就是睡一次的。”叶秋说。

“嗯!”

“现在想多睡几次。”

黑暗里,叶秋把刘皓的脸转过来,吻着他。

“再来干吧!嗯?”

他咬着他的耳朵说。

“反正你现在也没男朋友。”


·待续·

评论(43)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