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饲佛》02(面面/夜尊X裴文德)MV衍生同人




佛魔从来一念间。 裴文德知道,阿夜是他心头的魔。


你的执着,将会带来更大的痛苦。

难舍能舍,难行能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裴文德坐在几案之前,看着案上的经卷。

灵佑和尚把它交给他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想翻开。

慈悲到底是什么?

裴文德觉得自己并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自从七岁母亲为狼妖所杀饮下妖血,他活着,就是为了斩妖除魔,为了复仇。

为此,他一直活在光芒之后的阴影之中,无人真正知道他实际是怎样的人,经历着怎样的危险。

他不在乎,也不想在乎。

或许……

只是曾经并不在乎。

 

妖血发作的缉妖司成员,一旦失控,除了一死,便不会再有其他的结局。

这是注定,是不可更改之事。

没有人知道,作为首领,他的妖血也曾经发作过。

原因不得而知,或许只是因为目击妖物攫人性命太愤怒,又或许是眼睁睁看着妖怪逃走的不甘使然。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那种从内而外变得不像自己的恐怖。

 

裴文德伸手,打开了封页。

一页封,沉重如山。

一旦打开,就无法关上了。

就像摩登伽女痴恋佛陀的弟子阿难,年少的僧侣恋上了一只自魔界潜入人间的妖。

而妖也决定与僧人生死相随。

 

灯如豆,情似伤。

阿夜——

裴文德手握经卷,沉沉而眠。

风将最后的灯火熄灭,青色的烟掠过月光而来,曲线蜿蜒地游进他的呼吸……

 

 

石牢里,夜尊轻轻在镣铐的脆响中年抬起头,望向头顶冰冷的月光。

文德——

他笑起来,糜烂的唇角被再度撕开,流下丝丝血迹。

他的心是软的。

蛇妖柔柔地笑着说着,他抬起右手来,背着拇指与小指,食指和中指在地上走着,宛若一个小人儿。

可他想要杀你!你知道的,要不是老和尚挡住了,他当时就劈死了你。

另一只手的手指挥舞着,宛若两个小人正在对话。

他不会,他只是气急了!

右手小人急急分辨。

气急了?他要你偿命——阿昆,阿仑,他在乎他们,远多过于你这个妖!

左手小人呼号着,恨铁不成钢。

可是——

右手小人倒退一步。

可是他知道呀!我心悦他,他也心悦于我,难道……难道诸般种种,他真的能抛下?

醒醒吧!他终究是人,而你,终究不过是一头妖。人与妖之间,是不会有真正的情的。

怎么没有?我便是爱他了,不然,为何处心积虑的要加入缉妖司?

那是你,傻妖精,那只是你罢了!人心隔肚皮,你如何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动作大起来,铁链哗啦巨响。

外面传来怒吼——兀那妖怪,不要在里面折腾,否则看我们用符治你!

夜尊停下动作,恨恨地看向门口。

他慢慢地蜷起身体,嘴唇贴上手腕上未愈的伤,细细舔吮。

好疼,文德……

嘶嘶……

蛇妖抱着膝,在惨白的月光里缩成惨白的一点。

 

裴文德梦到了过去。

在烟雾里,在月色下的暗影里。

他在暖色的光里醒来,光的颜色就像成熟的南瓜一样,又像是在江南道吃过的橘子。

身体很轻,轻而且空虚。

不离身的甲胄不晓得去了哪里,叫人打从心底里慌起来。

他想坐起,但不行,宛若被人抽了骨髓,动也不能动。

但眼睛尚且可以转,于是转过去,看见一张胖嘟嘟的小脸。

是个孩子,穿着白衣白裳,眼睛大大的,好奇地望着他。

他想问,你是谁?

然而还没开口,孩子就往门口跑了出去。

妖血发作而并没有死,他想,真是幸运极了。

这时门帘打了起来,有人来了。

 

那是冬季。

从门帘的缝隙里透过来的风是冷的。

而人那么美,生成一树透明的腊梅。

那一眼……只是一眼……

一眼之间,仿佛已过了千山万水,此去经年……

 

他穿着白狐皮的裘衣,双眸无辜地看着他。

眸子是浅色的,在光里像是两枚流光转圜的琥珀,渐渐染上喜悦的神色。

你醒啦!

是最俗气不过的问,而后做的事也是最俗气不过的。他走过来,爬上床来,把他的头搬至膝上。

嘿咻一声——似用了至少八分力气。

他想致歉,却又觉得为了自己的头沉而致歉,实在有些太过可笑。

他张开嘴,想问他事情经过,却又盘算着是不是先要询问他的姓名。

然而一根木勺就伸了过来,醇美的米汁滚入咽喉。

勺子被拿回去,从碗里舀起来。

他仰躺在他膝上,看着人鼓起脸蛋呼呼地吹着,一勺,又一勺。

是米汁,还是蜜汁?

 

余……裴文德……

他终于有力气抬手,握住他的手腕。

我是夜尊。

他低下头笑着,手指似有若无地抚过他滚烫的面颊。

救命之恩……自当涌泉相……

别说话。

一根手指摁在他唇上。

我……我不要你……报答……

那双眼眸躲闪开去,白玉似的耳朵红起来,透明。

 

裴文德惊醒过来。

他看向手里的经卷。

妖噬人,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他们连灵魂都一并吞噬。

阿夜不要报答。

阿夜要的是他。

妖,果然无比贪婪……

 

裴文德!

一道尖细的声音自窗外传来,怨气满满。

他纵身而起,抽出佩刀。

暗影自透亮的窗棂一闪即逝,虽然迅速掠过,但仍看得出蛇尾形状。

又是一只妖——

他拉开门,追出去——

 

月明而星稀,妖影在前,他一路追去,来到树林之前。

挥手出刀,一刀劈在去路之上,妖影顿歇。

裴文德——

妖怪惨叫着回头看他,大眼圆脸,竟是当年那个孩子——

白衣白衫的娃娃眼里都是恨,影子一晃,他身边又多出个绿衣的男孩。

把阿夜还给我们——

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叫着,嘶嘶有声。

 

他一愣,刀刃向着自己,倒着推出刀背。

两个小妖摔在地上,吃痛大哭起来。

阿夜被你抓了,还给我们——

把阿夜还来,还来呀——

你这个坏人——

坏人——

阿夜为了你连我们都不管了。

阿夜明明最疼我们的。

 

我们是妖,阿夜也是妖。

阿夜可怜我们孤苦伶仃,就把我们捡回去养活,教我们修行。

偏偏阿夜怕你知道他是妖,便把我们丢在一旁,好久好久才回来看我们一次。

你不值得。

你抓他,你伤他,你还要杀他——

你杀了我们吧!

 

绿的蛇,白的蛇,缠缠绕绕地搂着,哭着,两个孩子。

 

你以为养孩子容易吗?

灵佑和尚翻着白眼说,贴胡子很累的,施主。

 

 

我们落在你手里,没有想活着回去。

阿夜又不在,那个屋子,我们也不想回去了。

杀了我们吧——坏人——

 

裴文德放下了刀。

他转过身,脚步踉跄地朝屋子走去。

身后是小妖的抽噎声,细细碎碎。

 

他想起自己在石牢里的话。

带我去找食精鬼王。

他说。

 

你这个,该死的妖怪。

夜尊惊讶地看着他。

随后笑起来。

好,文德。

他说。

好呀……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蛇妖笑着,泪顺着高挺的鼻梁滚下来。

月色惨淡。

泪里掺血,混作芙蓉色。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