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巍澜】《饲佛》01(面面/夜尊X裴文德)MV衍生同人




佛魔从来一念间。 裴文德知道,阿夜是他心头的魔。


你的执着,将会带来更大的痛苦。

难舍能舍,难行能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原来你的血也是红的。

裴文德说。

 

他手里攥着一把匕首,是上等寒铁打造,吹毛断发的神兵利器,即便是切过蛇妖白皙的手腕,上面也不会留下一滴血。

但那蛇妖的血早就流进他的心里了。

他知道。

早在当初相遇的时候,阿夜就用妖血救过他一命。

 

他想杀了阿夜,在这个晚上,这个时刻,这个瞬间。

杀了他。

把心头那滴血,活生生地,剜出来。

但是那滴血早就融到他身体里了,他知道,只要阿夜尚且活着,蛇妖的命就跟他的命连在一起。

阿夜的妖丹不在他体内了,切上去的伤口像是石榴花柔软的花瓣一样翻开。

血色妖娆。

 

 

蛇妖性淫善魅。

夜尊垂着头,苍白的天光落在他银色的发丝上,泪水在卷曲的睫末端闪着光。

文德啊!你真狠。

他说。

话语轻轻的,是夜鸦掉在地上的羽绒。

 

不许叫我的名字。

裴文德的声音和他手里的利刃一样冷。

不许我叫你的名字……不如,你杀了我罢!

夜尊抬起眼来,黑的眼眸被泪淹没在水红的眼眶里,凄凄楚楚。

 

你觉得是妖更狠,还是人更狠?

裴文德静静看着,夜尊也静静地看着,彼此望着,却一时之间没了言语。

蛇妖白的手腕上缠着漆黑沉冷的锁链,血从磨破的腕子滴过锁链,落在地上,和灰尘混成一滩。

他低下头,看着那双手,手指细且骨节分明,染了腥气很重的血。

这便是妖了,外表看不出,但内里与人是绝不相同的。

 

灵佑和尚说,再三百年,蛇妖便可以化蛟成仙,诸位就放它一马吧!

冷腻光滑的蛇类,竟然幻化为这般妖娆皮囊,瞒过了自己的眼,也瞒过了整个缉妖司。

 

事到如今,你仍想蛊惑我吗?

他问。

 

他眼中染血的指尖颤起来,一霎又止。

蛊惑?

那蛇妖反问。

 

裴文德胸中涌起一股戾气,刀刃入肉,这次,触及骨骼。

滞涩感凝在掌心里,匕首反射着光,朝他眼里恶狠狠地扎下去。

 

蛊惑?

夜尊笑起来,浅而透的声音在充满妖血腥气的石室内清扬。

若你真心这般认为,文德,你怎么不敢看我?

 

不是不敢,是不愿。

他终于皱起眉头来。

 

缉妖司原本遍布大江南北,大唐各道各州府均有派驻,而今,不过剩下三十余人。

这三十余人之中,你在我眼前杀了两个。

阿昆被你洞穿胸膛而死,阿仑痛失所爱妖血失控,你眼看着我亲手斩了她。

而他们,也曾是你的同僚。

余,裴文德,与你之间,恩断义绝。

 

你如何办得到呢?

夜尊幽幽地道,手指抚过匕首,缠上他的手背,抹开一片血色。

你真的办得到么?

 

蛇吐出粉红的信子,嘶嘶地。

夜尊膝行过去,铁链被拽起来,在冰冷的地面上划出巨响。

蛇妖抬起被绑缚的双手,妖血的气息浓厚地冲进鼻腔。

裴文德的心回应着将要到来的碰触,他听见它跃动着喊:阿夜!

 

他的手捧着他的脸。

十指如冰。

裴文德手腕反转,匕首贴在蛇妖脖颈上。

细腻的白色肌肤掩盖的是狰狞的黑色鳞甲,他清楚已极。

冷的手指仍不懈地攀上来,爬到他耳下,细细摩挲。

 

文德,你可知道,我们这一族裔,素来是冷冰冰的。

夜尊贴过去,他朝后让。匕首的刃在白色的颈子上留下一条红线,线一刹崩毁,血顺进白色的领口,在布料上染开一朵艳色的花。

裴文德撤开了匕首。

蛇妖抚着他的下颌,凑过去,让他看见咬烂了的唇。

 

凉吗?我去你屋里之前,要用滚烫的水浸透了身子,才敢抱着你。

夜尊舔着唇说。

我怕你发现我不是人,文德,我宁愿你一辈子都察觉不了。

 

所以你便埋伏在缉妖司,当了内应,杀了自家兄弟?

裴文德终于抬起眼。

你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的人,然后你说,宁可我一辈子都察觉不了?这话,你自己信吗?

 

我信呀!

蛇妖笑起来,泪水在他展颜的一瞬落下来。

可我知道,你再不会信我了。

 

阿昆是我过命的兄弟,阿仑……我早已经当她是我的姐姐。

他又听见了,他的心在喊:阿夜……阿夜……

一声,又一声。

裴文德把蛇妖的手拽开去。

 

阿仑曾经刺杀你父亲裴相国,未果,相国因此双目全盲,却留下她在缉妖司赎罪,故而,你把她当姐姐看待。

夜尊捋了捋耳边乱发。

我杀了阿昆,是因为食精鬼王用我的妖丹控制我。

可阿仑,是你非得动的手。

人是命,妖是命,半妖也是命。

是妖更狠,还是人更狠?裴文德……这个问题,你自己敢不敢回答?

 

你和你父亲可以饶过阿仑,却不会饶了我,我妖丹在鬼王手里,谁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你还是杀了我罢!

夜尊凄然地道,随即抬起手,舔着手腕上的血。

若是伤了你,就要叫我生不如死了。

 

住口!

裴文德唰地起身。

蛇妖坐在地上,吃惊地抬起手来,从后头偷偷看着他。

一忽儿便又贴了上去,隔着袍子,抱住他的腿。

我晓得,你舍不得我……我带你去找食精鬼王,好不好?

 

他的心在喉咙口朝外张望着。

阿夜……阿夜……阿夜啊……

他踢了一脚,把蛇妖踹倒在地,向外走去。

穿过结界,梅朝他跑来。

 

纤瘦的姑娘紧张地看着他和他的匕首。

妖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他说什么,你都不能当真。

他没有回答,只是向前走,每一步都重逾千斤。

 

出门的刹那。

阿夜的哭声从身后传来。

细细的,似有若无。

 

阿夜又哭了。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哭。

他记得第一次……

那也是他的第一次。

 

那是冬里的一夜。风里带着腊梅的香气,冷冰冰的。

人不愿意在这种天里出去,连妖都消停了许多。大唐长安街上的金吾卫街使骑卒连马都不肯跑,只缓缓地在街上溜达着。

 

屋里点着铜灯,是喜鹊站枝,灯色并不是十分明亮,但显得暖。

那时候阿夜在他眼里尚不是妖,如今却晓得那个身子是因为滚水才会那样的熨帖温暖。

 

是在他给了他之后。

被里翻滚的不知道是不是红浪,但他终究被阿夜得了手去。

终于停下来的时候,灯油几乎已经枯了。

阿夜那时的头发是黑的,想来是用妖术掩去了纯银的发色。

被子里太热,而且湿,阿夜掀起一角被来,借着灯光低头看他。

他笑起来,无法不笑。

 

一贯清雅的夜尊,缉妖司里可以吸取他人伤痛的医官,从脖颈到耳朵都红得惊人。

文德,我弄疼你了。

阿夜一面说着,一面掉下泪来。

他散着头发,满眼惶然。

 

你哭什么呢?傻子阿夜。

他伸手去擦,阿夜的眼泪就更汹涌了,满手都是。

咄咄怪事,疼的明明是我!你哭什么?

你果然疼了,是我不好。若是我更加多准备,啊……要再找几个方子,那个,原本听闻宫里有一些办法……

你闭嘴罢!

他恼起来,伸手去捂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嘴唇在他掌心里,忽然,有小小软软的舌伸出来,舔了一舔。

你……

他看进那双眼里,黑漆漆深渊一般的眼,泪水盈盈。

 

明知我疼,还敢勾引我?

他指责。

不敢了,不敢了……

白的手覆在他晒黑的手背上,握紧,吻上去。

我不敢的,文德,不要生我的气,我只是怕……

 

裴文德停下脚步,梅忧心地望向缉妖司的首领。

他终于知道阿夜怕的是什么。

 

他转过身,原路回去,穿过结界屏障。

蛇妖抬起头来,哭过的眼中迸出喜色。

 

带我去找食精鬼王。

裴文德说。

 

你这个,该死的妖怪。

 

 

 

 

 

·待续·


评论(6)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