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雕龙局》齐衡X伯力 (片段)



巨他妈OOC的OOC因为俩片都没出所以就是OOC,纯看脸写,而且觉得也不巍澜

————————————————————

送给@3C-巫见 
片段
大概就是个草原质子跟不受宠的皇子小时候有一段交情,之后质子突然回到草原称王,皇子呕心沥血为登上皇位献祭了基友基友也甘愿被献祭让他成为帝王的故事(?),不过也因此让草原和中原得到了很长时间的和平啥的……
————————————————

“能解烂柯棋局者,为世间真龙。”
“如果两个人都解开此局呢?那不是有两个真龙天子?”
“呃……这个我也不知道。”
“这个世上还有衡哥哥不知道的事?”
“那……或者就是一个死,一个生吧!”
“为什么?”
“一个天下,不会有两个主人的。”
“原来如此……”
“便是如此。”

——————————————
他注视着他右手的食指。
皮肤松弛满是皱纹枯枝一样的手指。
他所指的方向是一片阴沉郁结的雪云,沉沉地压在长安城长如伏蛟的夯墙上,就像凝固在了那里。
他已经老得不太说话。
每说一句话,生命就会从他的体内随之宣泄出去一点。
但只要一个目光,整个大殿里所有的内侍和宫女都一起朝着那个方向整齐地张望。
有人在他身边问,上皇,那边有什么?你在看什么?
“他。”
他说着,笑起来。

没有人问那是谁。
没有人知道那是谁。
他们早就忘记了他。
不管是在中原的皇都,还是在草原的王帐。
他只是一个旧人。
从来只闻新人笑,无人听见旧人哭的旧人。
他的旧人。

他动了动手指,但落在黄门侍郎眼里,太上皇齐衡的手指只是宛若幻觉地微微一颤。
又仿佛纹丝未动。
只是骤然之间,一头云雀尖锐地鸣着,从未央宫的屋檐上射出去,快得就像一根箭,一头扎进雪云的深处,失去了踪影。
“上皇,是一头雀儿。”
侍郎说。
他回头看那位旷古烁今的帝王,发现笑意凝在他脸上,他眼里的亮光正渐渐地暗淡下去。

惊慌的声音嘈杂了起来,又远离了去,他奋力地拍着翅,在雪云里穿梭。
寒风刺骨,冰雪拍击,他朝着那边飞着。
很多年前有个满头发辫的孩子手指着那个方向,跟他说那里有最蓝的天和最白的云,最美丽的花和最干净的人心。

“哥哥。”
他听见有人在耳边说。
“这汉人的京城容不下你,你就来草原吧!”
“草原那么大,我只是一个孤零零的人,只会变得更加孤零零地,就像这冬天荒野里的一头雀儿,小得可怜。”
他叹了口气。
“不怕,你来,我找得见你!你什么时候来,伯力都在草原等你。”
那人这样说。

数十年了,他终于朝那里飞去——宛若流星——

昊汉乌鹭二十八年冬,太上皇齐衡,薨于长安未央宫承明殿。

评论(8)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