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侏罗纪世界1/2】【布鲁/欧文】Parallel mutation平行突变06


布鲁(前期雌性后期雄性)X欧文·格雷迪


做了比电影更深的情感关联设定,OOC属于我。

爱属于恐龙。

变身当男孩子咯




06

你知道你应该做什么,当你知道自己是谁,爱着谁的时候。

——————————————————————

 

冰冷的夜晚,月光被积雪反射出冷蓝色的光芒,孤独的郊区木屋窗户里泄出暖黄的光。

“是的,克莱尔,是我。”

细碎的声音在有些空旷的屋内回荡着,动物行为学专家的声音里有一种微妙的无奈感。

 

这是由于正在干扰通话的迅猛龙。

当欧文打电话时,布鲁不停地想把鼻子凑到手机旁边去,他不得不打开那台捡回来的破电视,调大一点声音,然后用手尽量遮住迅猛龙的鼻孔,避免自己陷入需要解释巨大呼吸声的境地。

然而这引起了女人的不快。

 

“是你给我打电话的,欧文·格雷迪,而且现在是半夜。你不觉得至少应该有点礼节上的尊重吗?”

欧文用拇指按住手机话筒,用力把布鲁从肩膀上推开。

“不!呆在那儿,听明白了吗?”

男人严词厉色地说道。

布鲁摇晃着脑袋,发出低哑的哼唧声,那听起来就像是恐龙的上下牙齿在打颤时磕出来的动静。

“嘿!克莱尔,我就是……突然想知道关于布鲁的一些事。 ”欧文伸出一根手指,不赞同地凝视着布鲁,无声地做出“别”的口型。

 

“布鲁,你得到它的消息了吗?”克莱尔的声音明显地兴奋起来,“它去找你了?”

“没有。”欧文果断地否认道,“但是我想找到它。”

他叹了口气,终于摊开手,轻轻地挠着再度靠近的迅猛龙的下巴。 

男人与恐龙四目相对地互相凝视着。

“你知道的,克莱尔,布鲁对我来说和其他恐龙意义不同。”

察觉到男人从动作到语气释放出的温柔,布鲁眯起眼睛,顺从地享受起欧文的爱抚。

“好吧!”女人的失望从话语中透露出来,“所以,你想要我提供什么帮助?”

“呃……我需要它的DNA系谱,我只知道在外表显色上迅猛龙每一个都有所不同,它们是基因调和的产物,我需要了解初吴博士到底给布鲁加入了什么基因片段。”

 

欧文下意识地朝布鲁腿间看了一眼。

当他发现那地方长出了令人惊诧的东西之后他就打开了房间里的灯,实际看过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做到可以不介意迅猛龙双腿之间的那个部位。

那的确、真的、实在是太超出人类可以想象的范畴了。

 

“事实上我也缺乏那些资料,你知道的,大部分在世界关门大吉的时候就被永远留在努布拉岛上了。”克莱尔在那边说,“不过我可以给你暴虐迅猛龙的基因模型拆解——”

“你们研究了它的尸体?”

“是的,亨利·吴为了培养出像布鲁那样聪明的家伙,当然运用了和布鲁类似的基因配比。”克莱尔说道,“拆解刚完成不久,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发送给你。”

“太感谢了!”欧文快速地说道,“麻烦你尽快给我……呃……我听说了一些可能是布鲁留下的痕迹,正打算开始寻找它。”

“这个时间?你打算出门?”克莱尔难以置信地问道。

“差不多就是这样。”欧文摇摇头,看着撅起屁股摇晃着尾巴的迅猛龙。

“好吧好吧!你总是这样,晚安!欧文。”

“晚安,克莱尔。”

欧文把手机拿下来,很快听见它传来信息接收的叮当声。

 

“噢……不……”

翻阅着花花绿绿的基因检测报告,动物行为学家有些头疼地捏住双眼中间的鼻梁,用力地捏了捏那个地方。

酸胀感迅速驱散了欧文脑海中那些纷扰的思绪,而这个动作也中断了迅猛龙的享受。

布鲁发出一种近似于幼年迅猛龙的吱咯声,微微拧了拧头,歪着看向欧文。

在过去欧文习惯于听到布鲁发出这种声音。

这种奇妙的,返老还童式的叫声曾经被他密切地观察和分析过。

布鲁几乎只会在跟他交流的时候发出这种幼齿的声音,和其他迅猛龙之间则一次都没有运用过。

这种方式近似于猫咪,许多主人完全不知道,每天对着自己喵喵叫的猫咪彼此交流时从来都只会嗷呜嗷呜地嚎叫。

这是一种邀宠式的叫声,唯独出现在主人和宠物彼此之间,是一种特化后的跨种类语言。

“你不会知道你有什么动物的DNA的……”欧文朝迅猛龙呶起嘴来。

布鲁换了一个方向拧它的楔形头。

“是Monopterus albus……”欧文叹了口气,挑起眉毛。

“咯咕?”

“一种亚洲人的水田里常见的动物,属黄鳝亚科。”欧文朝布鲁展示手机上被放大的DNA片段。

迅猛龙观察了一下手机,抬起爪子朝欧文靠近了一些,嗅了嗅那个发光的长方块。

“这种动物一开始都是雌性,在发情交配并且生育一次之后,它们就会变性成为雄性。”

动物行为学专家看着蓝纹迅猛龙将前爪搭上自己的胳膊,认命地把手机扔到了沙发上。

迅猛龙轻而缓慢地靠近欧文,用它扇动的鼻孔碰触着他的额头。

“你想怎么做?布鲁。”

欧文闭上眼睛,在黄色的灯光中,男人的睫毛微微颤抖。

 

迅猛龙的回应是用舌头舔舐着他的脸庞,欧文感觉到那条湿热的长舌头在胡须中穿越,攀上他的耳朵,在耳洞里试探了一下。

他的身体微微发抖,迅猛龙停了下来,在他耳边极轻微地像条幼龙那样叫唤。

“如果你是个人……好姑娘,不,现在得叫你好小伙了,你这样做可是在犯规。”

“咯咯咯咯……”

回答欧文的是迅猛龙轻快但满含欲望的连续鸣声,以及爬上他身体的反射着光芒的黑爪子。

“别那样问我,我当然爱你。”

男人对他那头总是失而复得的恐龙说道。

“但你得明白,这总是……”欧文有些生气地看向迅猛龙下腹那两根再度冒头的半阴茎,“总是有些令人别扭。”

“上一次我好歹还扮演了雄性,而现在?”欧文费解地看着迅猛龙那两根越探越长的两根玩意,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猜你想把那玩意塞什么地方,对吗?”

仿佛回应他的提问,迅猛龙朝前走了两步,杀戮爪上弯曲的趾甲在木质地板上悄然叩击着。

笃笃笃……

“别跟暴虐迅猛龙学。”男人头疼地把迅猛龙推开,他迅速地走开,迅猛龙不甘心地紧跟在他后面。

在柜子里找到一大罐冬季用来防皮肤皲裂的凡士林,欧文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不,别过来,现在别。”

他抱着那个有些丑陋的塑料罐子走到电灯开关旁,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关上灯,而是拉上了窗帘。

 

已经变成雄性的迅猛龙亦步亦趋地跟着男人。

布鲁的身体朝前探着,鼻孔里吸入大量带着欧文身上气味分子的空气。

早在白垩纪,肉食恐龙们已经开始进化出近似现代鳄鱼的感知结构,动物的嗅觉甚至能够帮助它们察觉到人类的情绪。

布鲁能够确定的是,欧文闻起来和看起来都有一些紧张,但与此同时,它也嗅到了熟悉的性欲的气味。

 

当它随着霸王龙第一次离开欧文的时候,它发现自己逐渐地开始产生了某种变化。

它的肌肉变得更加发达和膨大,动作变得更加灵敏,追逐猎物的时候感觉更能够随心所欲。

然后,它开始感受到一种与之前不同的发情热。

那仍然是肿痛和湿痒的。

但是似乎从身体渴望纳入什么逐渐变成了渴望被什么收入其中。

而且它变得不那么准时,不再只是发生在某个气候舒适万物繁衍的季节里。

 

在迅猛龙的脑袋里,在享受自由的间隙中,它总是为这种横生野草一般的欲望所迷惑,它甚至会在仲夏和微冷的努布拉之冬的夜晚做梦。

在梦里,它溜进那个熟悉的房间,无心于冰柜里藏着的大白老鼠和新鲜冻鱼。

它的目标在床上。

兽群中的首领,它的配偶的气味浓厚地袭来。

 

当蓝纹迅猛龙在晨曦中醒来,它会发现梦境与记忆的不同。

防和谐,后续: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946152/chapters/35005709

·待续·

评论(66)
热度(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