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侏罗纪世界1/2】【布鲁/欧文】Parallel mutation平行突变05



布鲁(前期雌性后期雄性)X欧文·格雷迪


做了比电影更深的情感关联设定,OOC属于我。

爱属于恐龙。

变身当男孩子咯


 

05

在自然的法则里,某些动物性别会根据需求而进行变化。

——————————————————————————————

 

人和恐龙都在屋里。

迅猛龙躺在壁炉旁边的地板上,弯曲的勾爪状似无聊地摩擦着那块曾经属于浣熊的地垫。

空气里多了一重沉重的呼吸声。

温暖的橘红色火焰让温血恐龙远离寒冷冰雪,布鲁的头紧贴着欧文的大腿,它已经睡着了。

欧文注视着溅射火星的烈焰,他的右手无意识地在布鲁的脖颈和下颌缓慢地抚摸着。

光滑的坚硬鳞片摩挲着他的掌心……

 

在小树林边缘,迅猛龙出现在男人面前。

它的爪子大部分因为身体的沉重而陷入雪中,灰黑色的身体和从头部延伸到尾部的条纹在白雪的映衬下变得更加扎眼。

存在感强烈的恐龙喷着鼻,摇晃着脑袋。

一些积雪从它的脑袋上滑下去,被甩到欧文脸上。

然后布鲁朝他打了个涕泪横流式的喷嚏。

 

欧文抬手擦了擦脸,有些埋怨地再度呼唤了布鲁。

与此同时,他感觉到热流从冰冷的鼻梁庞掠过,一直流淌到有些杂乱的胡须里。

迅猛龙朝动物行为学家靠近了一点,伸着头在欧文的脸上舔舐起来。

“不,别舔……”

欧文有些无奈地偏过头,拒绝这种过分黏答答的碰触。

然后他在布鲁的牙缝里看到一些灰色的绒毛和粉色的丝状肌肉。

欧文试图固定住迅猛龙的头颅,而布鲁对此颇为不快,但最终欧文还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一小撮被口水弄湿的毛发。

“呃……最好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欧文把咯咯叫着的布鲁凑到自己眼前的头推开一些,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些毛。

当发现那些毛的深浅和形态都跟自己以为的不同之后,欧文松了口气,拍了拍布鲁的鼻子。

“不是浣熊。”

他说道。

那头肥胖懒惰的野生动物应该只是察觉到迫近的危险预先逃走了而已。

 

当他这么判断的时候,他突然回忆起浣熊把自己卡在狗洞里俨然已经是昨天半夜时分的事情。

欧文有些不赞同地看向布鲁,男人眼中的神情让迅猛龙歪了歪脑袋。

当读懂欧文的眼神时,迅猛龙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昂昂地叫了两声。

“等我确认以再跟你讨论这件事。”

他缓慢地在迅猛龙面前蹲下,把地上的霰弹枪拿起来。

布鲁迅速地朝后退了一步,冲欧文大声地咆哮。

整个小山谷都好像在抖动着,被震落的雪从树上簌簌滑下啊,迅猛龙有些激动地抖动起着身体,头朝下压着,做出攻击的预备势。

“嘘……别紧张,布鲁。嘿!看着我,好女孩——”欧文给它展示那只现代武器。

他朝它靠近了一些,迅猛龙凝视他片刻,伸出鼻子嗅了嗅枪的气味。

当布鲁在枪上闻到昔日兽群首领的气味,它仍有些紧张但终于勉强地放下心来。

“我永远不会用它对着你,布鲁。”欧文叹了口气,把目光从迅猛龙的腿部移开。

在那里,在鳞片的中间有一块浅色的地方,那是他重返努布拉岛时布鲁被人射击过的瘢痕。

由于对他的信任,迅猛龙差点因此丢掉性命。

 

欧文招呼了一下布鲁,迅猛龙跟上了他的脚步。

他没有走向正门,而是绕到了房子背面。

在窗户下面,他发现了布鲁的脚印,而且发现了一个通往木屋下的土道。

土道的宽度足够成年迅猛龙进出。

欧文蹲下来拂去积雪,在泥土上找到一些深深的抓痕。

拍去手上沾到的泥土,动物行为学家凝视着土道漆黑的深处,他几乎能够重建起昨天半夜发生的事——

当他和浣熊都睡着的时候,不知道通过何种手段追踪到这里的布鲁并没有第一时间来找他,而是通过挖洞的方式潜入了屋子地下。

布鲁的这种行为是一种很不符合恐龙本性的异常举动。当地球还属于恐龙时,它的气候既湿润又温暖,这样才能生长出巨大而丰富的植物来支持体格庞大的恐龙群落的存在。

跟现在的掠食动物不同,恐龙们并不用洞穴作为藏身之所,它们更类似非洲草原上的狮子,吃饱之后找个舒适的地方一躺就可以休息。

即便是在努布拉岛的迅猛龙围场,他也从来没有观察到有任何一头迅猛龙有挖掘洞穴的行为。

“这是你学到的,是吗?”欧文转过头看着蓝纹迅猛龙,它正在他身后举着爪子,沉下腰和他一起看着那个洞。

他曾经见过布鲁跟霸王龙进行沟通,欧文绝不会意外布鲁会观察其他现代动物并且学习它们的生存智慧。

很显然,它不但学会了挖洞藏身,而且很小心地观察了他的生活。它藏在距离他只有一班之隔的地方,安静得就像只剩下呼吸。

只有那头可能会被当做口粮的浣熊察觉到了地下的异常之处。

“好女孩,你真聪明。”欧文这样说着。

迅猛龙从男人的语气里听出了赞许,它昂昂地叫了两声,咽喉鼓动着发出得意的颤音。

欧文站起身,凝视着他的迅猛龙。

“欢迎回家。”他对布鲁说。

男人的声音轻微地哽咽着,以至于在单词和单词之间有了一些不同的节律。

布鲁靠过来,用自己的额头顶了顶他的额头。

欧文伸出手,抚摸着布鲁鳞片密布的爪子,然后他转过身,带着迅猛龙走向房门……

 

欧文的姿势有些让他的腿感到麻痹。

为了跟躺下休息的恐龙更好地接触,他盘着双腿坐在地板上。

当布鲁把它硕大的脑袋放上来时,那种令人心安的沉重让男人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它的依靠。

逃命的浣熊可能睡在了某个寒冷的洞穴里,它身上依靠剩饭长出的厚厚脂肪让欧文并不为它的冬眠感到担心。

事实上,他真正一直为之感到担忧的只有布鲁。

恐龙正是因为气候的变化变得极为剧烈而逐渐从地球上消失的。食量巨大的远古生物在冰川造成的凋零世界中失去了存活的基础。

谁都不知道,离开了四季如春的努布拉岛,这些恐龙到底能不能熬过北美的冬季。

就像永远会担心自己已成年的孩子的父母,他也牵挂着拥有恐龙中最高智慧的布鲁。

 

欧文长长地叹息着,他柔情地抚弄着布鲁的脖颈,在迅猛龙肩部上方找到一些抓伤又愈合的痕迹。

鳞片的排列因为伤口愈合不平显得有些混乱,男人屏住呼吸,用手指度量了一下抓痕的长宽,发现那可能是一头棕熊给迅猛龙留下的纪念。

根据疤痕的愈合情况推断,这个伤口应该出现在不太久之前的深秋,很可能是布鲁在观察棕熊做出的冬眠准备之后将其猎杀。

这就不难解释布鲁挖掘藏身洞穴的本领从何而来。那头倒霉的棕熊很可能刚蜷进洞穴开始冬眠,就被突然出现的杀手迅猛龙痛下毒手。

在自然生态中,猎食与被猎食,生与死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一个合格的动物行为学家对自然世界的一切都能保持平静的心情。

但布鲁对他而言,并不仅仅是自然世界和人类科学所造的奇迹。

 

它也是……爱。

 

欧文试着调整自己的坐姿,他已经快要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了。

男人的姿势调整惊动了熟睡中的迅猛龙,布鲁霍然睁开了铜黄的双眼,不快地发出细密的咯咯声。

迅猛龙转过头,让男人落入自己眼中。

欧文有些狼狈地笑起来,他的腿在恢复知觉的一刹那里宛若遭遇了一万根细针的戳刺。

“继续睡,好姑娘。”他说,“来到这里找到我,你一定已经累坏了。”

男人想起被自己放在墙角的那个超大号冷冻柜,里面塞满了他狩猎的鹿。

在迅猛龙到来之后的这一天里,他为了填饱布鲁饥渴的胃,差不多让那里面的鹿肉减少了三分之一的数量。

当布鲁吃饱以后,它就会乖巧地卧在地上看着他,然后慢慢倒下入眠。

当然,它一开始还是有些介意壁炉里的火堆,但因为他的存在,它还是很快就睡了过去。

很快他就必须跟布鲁一起出去进行冬季狩猎了,或许凿开河面钓鱼也是一个好主意……

 

但这个时候的迅猛龙应该还很饱,而且它身上除了那头熊留下的抓伤,还有一些别的动物留下的伤痕。

很显然,在它找到这里的漫长路途中,它的经历堪称无比丰富。

“继续睡。”他这样说,也这样期待着迅猛龙可以在这个夜晚可以尽情休息。

然而迅猛龙并没有像他想要的那样再度睡去。

布鲁抬起一条腿,像一个蹬单车的人那样在空中晃了晃,然后把腿朝后尽量伸得直了一些。

与此同时,它昂着头,用鼻子在男人的腹部隔着睡衣磨蹭起来。


“你想做什么?”欧文有些无奈地推着恐龙坚硬的头。

“好……姑娘……”

动物行为学家听见自己迟疑的、难以置信的声音。

在火光的照耀下,迅猛龙相对较背后色泽更浅的腹部,双腿之间的位置。

他曾经亲密接触过的泄殖腔所在的地方,有什么东西缓慢地探了出来。

那是两根有些类似花的雌蕊的东西,整体呈现出半透明的白色,随着它们的逐渐膨胀和探长,红色从半透微张的鳞片状粘膜表皮下透露出来,在它们的头部部分还有着一圈极短的柱状凸起。

当它们完全膨胀,呈现在欧文面前时,他发现自己完全忘记了呼吸。

那是一组冷血动物常见的半阴茎结构。

 

“BOY?”

欧文费解地看向迅猛龙仰视他的长脸。

“咕咯咯。”

布鲁得意地打着鸣。

缓慢伸出的爪子朝后尽量伸展着,避免抓伤男人的皮肤。

迅猛龙抚摸着男人惊讶的脸,伸出舌头,馋涎欲滴地舔了舔嘴。

它现在吃得很饱。

重获自由之后罕见的饱腹和温暖催生了一种它在这数年中早已获得,却未曾进行过使用的本能。

灰粉色的舌尖舔舐着爪下男人的面庞,尾巴咚咚地拍打着木地板。

迅猛龙朝久别的男人发出了交尾申请。

 ·待续·

评论(83)
热度(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