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侏罗纪世界1/2】【Blue布鲁/Owen欧文】Parallel mutation平行突变 03


布鲁(前期雌性后期雄性)X欧文·格雷迪

做了比电影更深的情感关联设定,OOC属于我。

爱属于恐龙。

 

下一章开始就是雄性布鲁了

 ————————————————————

03

 

 

关系是双向选择,而非单独个体可以决定,不论人还是恐龙

 

——————————————————————————

 

布鲁不会留下。

欧文对迅猛龙摇了摇头,但布鲁还是看向了霸王龙消失的方向。

克莱尔就在他身后,孩子们和她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但他眼里仍然只有布鲁。

他从未距离纯粹的死亡如此之近,在这一天面对暴虐霸王龙之前,即便是来自布鲁的繁殖期威胁,也仍然不彻底的。

布鲁带来的死亡威胁中糅杂着爱意,它从未真正地试图杀死他。

而这一切直到现在,欧文才得以确定。

 

在北美蒙大拿州发掘的恐爪龙狩猎场里,破碎的恐爪龙化石说明,这种群体行动的猎食恐龙在狩猎腱龙时的举动近乎于疯狂。

这种大型植食动物与恐爪龙的战斗就像狮子试图狩猎大象,恐爪龙们付出了死亡的代价才让腱龙彻底倒下。

为了一口肉,这个恐爪龙群落付出了四条性命,这充分证明了恐爪龙在那种一往直前和不顾一切的杀戮偏爱。

然而,布鲁的杀戮却跟它的族裔本能中对血与肉的渴求毫无关联。

原因只有唯一的一个——它爱他。

 

在真正离开之前,布鲁仍然像过去那样,略微地歪着头看着他。

刚挑战过比自己大接近十倍的变异恐龙,蓝色迅猛龙身上留下了无数伤痕,但它并不那么在意,它只是那样看着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留下来。”

欧文听见自己的心说。

但是他明白,自己的兽群至高地位大概率建立在水泥围墙、金属栅栏和食物管制之上。

而现在,布鲁是一头无拘无束的自由迅猛龙。

在这个岛屿上,它或许会有很多更强大的敌人,但也会拥有更多唾手可得的食物。

而他只是一个并不能带来更多优势和帮助的同伴。

 

“我很抱歉。”

 

欧文看着布鲁,它孤零零地站在他面前不远处,熟悉而陌生。因为它的兽群已经不复存在,另外三头下位迅猛龙已经在战斗中死去。

一场被布鲁带领的战斗,因为他的指令,为了保护人类而死去。

他掠夺了布鲁的群落。

这让他无法对布鲁说出一个命令,哪怕只是一个字,甚至是一个训练盘发出的有节奏的咔哒声。

迅猛龙的眼神仍然滞留在他身上,但欧文看见它的跗关节已经转向并作出了奔跑的预备姿势。

 

“留下来,跟在我一起。”

 

他想这样说,但他知道自己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人类从来都不是恐龙的归属……

 

……

卵会被发现,是因为布鲁的情绪显得有些格外的紧张。

蓝色迅猛龙在吃早点时姗姗来迟,查理兴奋地想要第一个进食,德尔塔用爪子刨了它一下,艾寇在一旁发出威胁的嘶嘶声。

三条下位迅猛龙抓住一切机会试图改变自己在兽群中的排位,当布鲁不在跟前的时候,这差不多算是它们仨的保留节目。

当欧文开始担心的时候,布鲁在远处露出了半条尾巴。

三个聒噪的小伙伴一瞬间就安静下来,兽群的规则就是老大可以吃到最好吃的东西,如果要先行食用食物也需要得到许可,否则可能在吃到肉的同时就会被拧断脖子。

“布鲁。”他朝那边喊,“嘿!到这儿来,姑娘。”

或许是因为他语气中潜藏的异于平日的亲昵,布鲁倒退着从那边走出来,踏着小碎步跑向他。

欧文拿出了一个大白老鼠,比平时的都要更大。

但是布鲁来到兽群之前停了下来,凝视着他,发出一种急切的咯咯声。

他把老鼠丢给布鲁,首领迅猛龙下意识地用嘴咬住,但它没有马上吞咽,而是张开嘴把老鼠扔到了地上。

顺位第二的查理不失时机地试探了一下,伸出爪子把大老鼠朝自己拨过去,它的眼睛没有离开布鲁的脸,一旦首领迅猛龙表示不满,它就会迅速地退去。

布鲁对这种偷偷摸摸的举动没有发脾气,查理马上叼起老鼠,仰头抛高,咔嚓咔嚓地吞了下去。这时候才发现查理捡了大便宜的艾寇和德尔塔朝它怒吼起来,但查理得意地昂着头,反而朝它们发出威胁的声音。

欧文敏锐地察觉了布鲁不对劲儿,他扔给它另外一个白老鼠,布鲁接住了老鼠,再一次扔在了地上。

这引起了一次小小的战争,艾寇和德尔塔互相示威,最后艾寇得到了大半只老鼠,德尔塔吃到了一个头。

欧文提前结束了喂食,三只下位迅猛龙在他的许可命令下离开。欧文示意其他工作伙伴用肉块把其他迅猛龙吸引得远一些,打开栅栏走了进去。

布鲁用腿撑起身体,朝他发出了咯咯声,它来回地站直又蹲下。

“怎么了,好姑娘?”欧文伸出手,布鲁没有像平时一样靠过来,他有些焦虑地靠近了一些,布鲁朝后退了两步,似乎想要和他保持距离。

“你生病了吗?”欧文担忧地问着。

他的工作伙伴都知道布鲁对他而言和其他迅猛龙不一样,他们绝对不可能想到,他与它之间在训练者和受训者之外,已经多了一重隐秘的伴侣关系。

布鲁摇了摇尾巴,看向灌木深处。

它转过身朝那边跑去。

欧文意识到可能它是想要对他展示什么,他跟了上去,很快看到了布鲁想要让他看的东西。

 

卵。

被工整地安置在巢穴内的卵。

 

和人们以为的家养禽类会规律地产下无精卵不同,自然条件下的鸟类几乎不会在没交配的情况下产卵。

恐龙也一样,它们虽然会在繁殖季性腺成熟,但没有经过交尾时雄性造成的刺激,就不可能真正的排卵。

这是一种野生动物的自我保护,产卵对任何雌性来说都是消耗巨大的,很多鱼类甚至在产卵之后就会很快死去。

布鲁和其他迅猛龙都曾经经历过繁殖季,欧文曾经观察到另外三只迅猛龙出现过一些骑跨行为,但它们从未产过一个卵,全雌性群落是无法达成这种生殖刺激的。

他跟布鲁在前几天夜里那次激情而不为人所知的性爱正是现在这些卵的来源……在身体大小接近的情况下,他的插入显然打开了布鲁的生殖开关。

 

 

他试图阻止布鲁孵卵,但他也做不到强迫它不干这事儿。 

他甚至做了一个把布鲁吸引到固定笼里关起来,自己进去拿走这些卵的计划——反正在自然界中,也会有天敌时不时来毁坏这些卵,有时候甚至是体格小得多的丽颌龙。

但是这个计划很快就被欧文自己否定了,布鲁只是在做它应该要做的事情,从它爬上他的床开始,它就遵循着它的肉体本能和自我想法做事。

它并不是人类,也不应该由他去决定它到底要不要去孵化这些卵,当然,欧文也不愿意是由他亲自来让它感觉到痛苦。

反正不管怎么样,那些卵都不可能孵化。

 

欧文终于对那些卵保持了沉默。

在产卵兴奋期过去之后,布鲁很快恢复了正常的食欲,但是它对待下位迅猛龙的态度变得更加严苛,正如雌性鬣狗首领那样,它开始为自己的后代在兽群中的地位打下基础。

然而在应该迎接来兽群新成员的那个时间节点到来时,一切都没有改变。

没有幼崽,什么都没有。 

布鲁固执地在窝里又蹲了数日,一直到欧文看到它烦扰地咬着那些开始盘旋在窝旁边的苍蝇。

一直被体温捂着的无精卵已经坏了,那些敏感的逐臭昆虫比迅猛龙和人都更早发现这个事实。

欧文发现一个卵的外沿有一小片灰绿色的斑纹,霉菌已经入侵腐坏的卵。

第二天他过去看的时候,差不多所有的卵上都开始出现了这种象征毁灭的绿色。

 

苍蝇已经变得非常的多,迅猛龙不胜其扰地站起身来,在窝上方小心翼翼地转着圈。

欧文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气。

他慢慢地朝着那边走过去,布鲁背对着他停下来,转过头看着他。

和之前每次他靠近时那种雌兽介意雄兽对幼崽可能造成的潜在威胁而产生的排斥和威胁不同,此时布鲁铜黄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名为心虚的情绪。

 

欧文闻到空气里轻微的硫化氢味道,那就像是臭鸡蛋发出的气味。

他抬起手,布鲁转过身,迟疑地低头看了看它已经臭掉的卵,小心地跨过窝,走到他面前。

布鲁又回头看了看蛋,再看向他,它眯起眼睛,用鼻子顶了顶他的掌心,再回头看那些蛋。

它仍试图让他为他们的卵做点什么。

“这不是你的错。”欧文抚摸着布鲁的下颌,他走过去一些,动作缓慢地抱住迅猛龙的脖颈。

人类和恐龙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布鲁更热一些的体温似乎传到了他的眼眶附近,让那个地方也开始有些发热。

男人安抚了一下他的雌性迅猛龙,他走到那个窝旁边,朝布鲁摇了摇头。

“没救了。”他说。

布鲁靠近他,仔细地看着他的脸,它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伸出爪子在一个蛋上轻轻地敲打了一下。

那个蛋迅速地裂开了,恶臭发绿的蛋液流了出来,苍蝇们兴奋地嗡嗡舞蹈着聚拢。

布鲁迟疑了片刻,它开始敲打第二个卵。

它的动作越来越粗暴,当最后一个卵被敲碎,布鲁站起来,它昂着头,发出一连串绵长的悲鸣声。

三头下位迅猛龙来到布鲁身边,它们看看那些卵,又看向被男人拥抱着,发出哀声的首领迅猛龙。

不知究竟的它们惶然而且不知所措地轻轻叫着,交流着,注视着,一直到臭味随着一场雨水的突然降临而散去。

 

……

布鲁的目光终于从欧文身上彻底挪开了。

他目送着迅猛龙远去的身影,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感情。

他听见女人和孩子们终于放松的喘息和庆贺自己终于活下来的轻叫声,欧文转过头,不出意外地看见了克莱尔眼中欣喜的泪水。

他想起了那些最终坏去的卵,就像是在告诫他违背自然的最终结局。

 

让人的归于人。

而恐龙的,属于恐龙。

或许这才是对的……

 

但是他仍然感觉到了彻骨的心痛。

欧文招呼着女人和孩子们,他看见了救援直升机出现在远方海面之上的天空里。

坐在直升机里离开恐龙之岛时,欧文惆怅地看向那些绿色的草地和森林。

 

他把挚爱留在了这里。

又或者,是他被布鲁抛弃了。

欧文有些酸涩地想,他的好姑娘,布鲁,它是那么聪明,甚至能和霸王龙沟通。

它可以快乐而自由地在这里活到终结之日。

倘若没有意外,他将不再回来打扰它,它会忘记他,忘记他的命令,他和它的共度的那个离奇而令人激动的夜晚。 

如果它没有危险的话……他希望它能够自在地生活,哪怕代价是彻底将他掩埋在它的恐龙脑海里。

男人用手捂住了眼睛,泪水刺激着他掌心的伤口,传来细微而锥心的疼痛。

 

数年之后,小酒馆里,已经跟动物行为学家分手的克莱尔坐在欧文·格雷迪对面,面前的啤酒瓶反射着锐利的光。

“你不会放任布鲁死去的。”

她对他说道。

“我知道。”


·待续·

评论(103)
热度(5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