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24D##Donald Pierce#《本能》END



又被@王武莫虫之 带上了垃圾贼船真他妈爽透了!!!为这张图!!

X-24 /Donald Pierce

纯种坏蛋好吃!大型猛兽赞!

请自动避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刚狼3》


爱与恨,生与死,杀戮和拯救,都是一种东西。

——————————————————————

Donald Pierce与X-24上床。

或者别的说法,比如排遣无聊、发泄性欲,有什么关系呢?他就是那样做了。

除了Dr Rice在Donald房间里发现光溜溜的X-24时曾经用不赞同的眼神盯过他一眼之外,没有人对此发表看法,不论是否定还是赞成,都不会有人提及。

“我比他们认为的要浪漫。” Donald对X-24说。

长着浓密黑毛的实验体站在他身边,用手拉扯着那条浅灰色的棉布裤,不管是什么材质的裤子都很容易坏,所以他们从超市批发了差不多有五六打一模一样的扔在仓库里。便宜意味着质量堪忧,橡皮筋已经脱离了裤腰,它挂在X-24宽宽的胯骨上,绷得紧紧地。

“我是说……” 他叼着烟,停顿下来,拍开大个儿的爪子。

X-24不依不饶地露出了爪子——闪烁金属光芒的那种。

“收起来。”他用力地抽他多毛的手背,“你要再弄坏一条的话,晚上就没饭吃。”

实验体停下了动作,爪子还在原地,Donald从缝隙里探进去,用他的合金手指把那条碍事儿的橡皮筋拉出来放开。

它啪地弹回肌肉紧绷的腰上,没有留下痕迹。

X-24嘴里一直发出低沉的咆哮声,就像一条不高兴的狗。

他抬手撸了一下乱七八糟的金发,有两根卡在合金手指的缝隙里,他感觉疼,于是顺手甩X-24一个亲昵的巴掌。

他没有用力,所以X-24也没有发作,他只是站在那里危险地看着这个男人。

“他们就像你一样不解风情。”

Donald叹了口气,他揪了揪大个儿浓密的胡茬,垂下手,他看见夕阳金色的光通过窗户照在X-24身后的水泥墙上。

“有时候我觉得他们在背后嘲笑我,比如你认为的父亲,Dr Rice。我也想否认,不过那没有什么用处,就像你现在站在这里看着我,那也没有什么用。”

他朝后靠在墙上,抬手点燃了烟卷。X-24果不其然地露出厌恶的表情,他皱着鼻梁,像上面有一道一道的花纹。

Donald朝他吐了一个游动的烟圈,实验体抬起他的大巴掌拍碎那无形的圆满。

Donald低声地笑起来,他的胸膛抖动着。

“给你个好东西吃。”

他摸出一颗红色的西瓜味的糖果,剥开糖纸,X-24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的手,他轻轻地吞咽,发出声音。

“过来一点,BOY。”

他旋转那颗糖,就像在转装着宝石的陈列架。X-24从阳光中走过来。

“低下你的头。” 他诱惑地说着,看着他低下头张开嘴。

他发出鸽子一样的咕咕笑声,突然地亲吻大个儿的嘴,X-24抓住他的机械手腕,把他从地上提起来。

“不不不……不能这样,你不能……” Donald用左手抚摸他的脸,当着他的面把那颗糖果塞进嘴里,然后在X-24没有发怒之前咬住他的嘴唇,把糖果用舌头顶进他嘴里。

X-24的怒意被打断,他狐疑地看着金发男人,用力地咀嚼了一下糖果,发现货物对版,于是眯起眼睛露出享受的表情。

Donald走到窗边,听着身后咔嚓咔嚓的咀嚼声,眺望着远方,从兜里掏出一小只酒,拧开一饮而尽。

“我爱他。”他这样说着,X-24嚼着他的糖,被融化之后的糖果变得不再坚硬,粘稠地附着在牙齿上。

“我是他的粉丝。” Donald又点了一根烟,他把手里的酒瓶丢出去,他很清楚,这是从他偶像那里习得的习惯。

X-24用手指抠他的牙,他显然很难受,过粗的手指又很难操作这种细微的事情。

“我得杀了他。”

他转过头去,身后那种粗糙的刮弄声让他有些崩溃,X-24用他的爪子戳着他的嘴,血冒出来。

“你真是恶心透了!” Donald抽出手巾,拽下X-24的手指,用手巾擦拭他已经痊愈的嘴巴。

他少得可怜的伤感时间提前结束了,他妈的!

他踢了一下大个儿的屁股,在他的裤子上留下一个脚印。

他赶着他去洗手间,坐在四方小木凳上,用电动牙刷给他刷牙并且提防他一口咬坏这把最后幸存的牙刷。

当他刷干净以后,他让他把糊了血的裤子脱下来。

这次X-24绷断了那根橡筋。

“哦!”Donald说,“你这个狗日的。”

他把掉在地上的裤子捡起来抛进垃圾桶。

X-24跳起来扑倒他,Donald听见他肚皮里发出饥渴的咕噜声。

他有些崩溃地伸手摸索着,从牙刷杯旁边捻起一个大号橡皮奶嘴塞进X-24嘴里。

当他第一次被展示在他面前时,Donald回忆着——他看起来就像他小时候在电视机里看到的金刚狼,一模一样,甚至要更加强壮。

但是他的智力并不和身体对等,或者说这根本就是Dr刻意那样做的,他需要的只有顺从命令和发泄愤怒。

他喜欢半流质带奶味的食物,通过大号奶瓶进食,这种破烂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在他开始大块吃肉之后也没改变他能被硅胶奶嘴安抚的毛病。

Donald打了个电话让人把吃的送过来,然后他用冷水洗了个脸,从被水侵蚀的镜面上看见自己一塌糊涂的脸。他呲开嘴,观察一下那颗金牙,他发现自己已经忘记它是因为什么而掉落,是龋齿还是一个拳头导致它离开他的口腔。

而那也没什么,当他长大,他是说,当他十四岁左右的时候,他就开始意识到,生活就是一滩狗屎,世界也是。

他像妈妈说的那样把自己收拾得妥帖,甚至因为他有变种人偶像,他希望自己表现得更好。他穿每天都洗的衬衫,领子上没有汗渍,喷不知死活的老爸留下的古龙水,他记所有科目的笔记。然后在放学后被揍得鼻青脸肿,带着痛楚去做他的家庭作业。

如果金刚狼可以,他也可以,生活、忍耐、抗争、随便他妈什么。

但是什么都没有,除了狗屎呆着的冰冷地面,剩下的就是狗屎和被狗屎污染的空气。

他加入了这里。

在终于混成一滩狗屎以后。

“你为什么想要杀死变种人?”

“只是想杀。”

他摊开手。

“只是因为这样?”

“只是这样。”

他呶了一下嘴,没有感觉到这些话让自己感到疼痛。

“你恨他们?”

“随便你们怎么想,如果可以让我加入你们,那么是的。”

“你最恨他们中的谁?”

“一定要选一个吗?”

“是的。”

”那么就金刚狼吧!”

他笑起来。

“嗨!兄弟,能给我来根烟吗?”

他伸出手指,露出金色的牙。

“这东西很像你。”

Donald把一个塑胶金刚狼玩偶放进饭盘里,X-24抬起头来看着他,他把自己的两个腮帮子撑得圆鼓鼓的。

“你像他,当然你不是他。”

Donald抠着鼻子说,“大概是三十年前的他吧!”

X-24埋下头继续吃,他捡起玩偶,丢到房间角落里去。

Donald笑起来,他用手去捏X-24的鼻子,X-24用嘴巴呼吸,根本不理睬他。

他终于起身去捡回玩偶,想了想又把它丢回那个角落。

“我得杀了他,已经拖得太久了。”

Donald抚摸着那颗毛茸茸的,不用细看五官就非常熟悉的头。

“我们早就知道他藏在墨西哥边境,但是相信我,我还需要一点点时间准备,只是一点点。”

他用手指比划了大概一毫米的距离。

他低下头去亲他黑色卷曲的头发。

他的机械手指不会泄露他被包裹住的断肢那种宛若触电的颤抖。

吃饱的X-24心情良好,他抓起Donald的手指,当然是属于人的左手的,把他的拇指含进嘴里。

Donald坐下来,然后躺下来,他们睡在一个巨大的豆袋上,仿佛一起陷进了什么奇妙的所在。

Donald从豆袋旁摸出一本漫画。

他开始给X-24念漫画里的故事。

那是他曾经拥有的其中一本,他把自己的收藏翻出来丢给了那些墨西哥护士,让她们拿去安抚那些小号的实验体。

当那些孩子逃走的时候,他随便捡了两本回来。

X-24抱着他的腰睡着,他把手指从他的嘴里抽出来,以便小心地啊翻动他手里有些脱页的漫画。

“GOOD BOY~~GOOD BOY~~”

他说着,拍打着X-24宽厚的肩背。

“他不应该腐朽于这个狗屎一般的世界。”

“所以他甚至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所有的变种人都是一样。”

Donald打了个呵欠。

“这个世界不配拥有英雄。”

他这样说着,把自己蜷起来,像个孩子那样缩进熟睡的大个儿怀里。

“为什么总是我照顾你?”

“明天,明天我就杀了他。”


阴暗的墙角,玩偶躺在冰冷的地上。

·END·


评论(26)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