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守望先锋】【麦R】(西部世界PARO)晨曦 2


麦R

 插图 @Krabat 太太

我就是为了这张写的!

师徒组好好好185混乱邪恶好好好。

给剋太的粮。

短篇,很快写完。

日常舔噶,痴汉写的东西不要指望有一分半分正经。

反正就是舔!

————————————

杰西超可爱!

————————————

 

在这个世界中,一切都是最为真实的虚假。

仿佛仅此而已。

又似乎不止如此。




2

 

加布里尔·莱耶斯没留在酒吧协调善后。

这些事更适合杰克·莫里森。

当莱耶斯取下帽子挂到墙上时,他的动作因为脑子里的这个想法而停滞片刻。

事实上,他想不起杰克·莫里森是谁,但他很快略过了这个小小的不和谐音符。

或许是在什么地方听过,或许是别的镇子里的同行,总而言之,他觉得那并不重要。

荒漠里的小镇警局独立在与镇子有一定距离的地方,或许镇上人会尊重警长,但是他们显然对与被捉拿的匪徒作伴毫无兴趣。

莱耶斯脱下皮制枪带,随手扔在桌上,枪塞进腰里别住。

警局里的警员不多,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有两三个镇上的热心人,房间里挂着各种日常器具,有锅碗瓢盆,也有匕首和枪支,一块干燥发黑的腌肉挂在墙角,桌面上堆着各种不同颜色和造型的酒瓶。

他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

在湿润干涩的喉咙之后,加布里尔·莱耶斯熬了一锅豆子,朝里面加入腌肉之后,就像用了什么魔法一样,食物的香气开始蔓延。

他把锅子从火炉上移开,添了几块柴,又倒了一些酒,开始吃起豆子。等他酒足饭饱之后,莱耶斯把剩下的豆子挖出来丢进另外一个缺口的碗里,粗鲁地插入木勺,拿起墙上的火把点燃,他打开门朝警署后面不远处的牢房走去。

 

牢房简单地建筑在荒漠里,对外面是难以攀爬的高墙,对内的一边则简单地采用了交错的铁条,看起来就像一个个马戏团里关狮子的硕大笼子。

小偷小摸的人只要能交出罚款,也没有谁想管他们的吃喝,隔间墙上的火把已经很久没有点燃,安静地在那儿散发出有些糟糕的油味儿。

莱耶斯点亮了他面前的第一个火把,伴随橘色的光,黑色的烟雾宛若幽灵一样朝上升腾而起。

他朝里面走了一点,把另一个火把取下来丢在地上,手里的插进墙上的铁环。

“吃饭。”

他对笼子里的男人说道,看见他倒映火光的眼睛在黑暗角落里闪闪发亮。

杰西·麦克雷没有站起身来,他坐在沙子里,背靠着冰冷的石墙,目光凝聚在副警长刚毅的脸孔上,然后他抬起手动了动,把带着绳子的手伸进火把的暖光里。

“嗯!”

莱耶斯发出一个思索的声音,他伸手到腰间摸出钥匙,打开了牢固的门,大步走到匪徒身边,把碗递给他。

“这可没法吃。”那家伙双手捧着碗说,他的上臂被捉对困在一起,手肘之下就像根棒槌。

加布里尔·莱耶斯思索了片刻,他微微弯下腰,年轻的坏蛋把手朝他伸过去,他微微皱起眉头,但还是打开了那个绳结。

掏出枪指着对方的头,莱耶斯警惕地盯着活动双手的青年。

“我喜欢豆子,还有腌肉。”

麦克雷拿起勺子搅动碗里的豆子,大口地吃起来。

“味道真好。”

 

莱耶斯不为所动地握着枪,他的手指没有任何一丁点的颤抖。只要面前的人有任何异动,他都可以在他额头上开个洞。

然而即便只是这样简单的对话,他似乎从中听到了一种柔软的奇妙含义,就像勺子把蜂糖从罐子里挖出来时候牵出的粘稠丝线那样。

“你们想在酒馆弄到什么?”

“钱。”麦克雷抬起头看着他,“但我的同伙不一样,他只想杀人。”

“你想证明他比你更危险?”

“我被你抓住,而他还在逃。”麦克雷咀嚼着豆子,声音有些含糊。

加布里尔·莱耶斯露出笑意。

他喜欢聪明人,也并不讨厌有些油滑的家伙。

“可惜你是个劫匪。”

莱耶斯说道。

“是啊,我是个劫匪,”麦克雷搓揉着鼻头说道,“你会杀了我吗?”

“你杀死了一个人,而我是副警长。”

“那倒没错,”年轻人点了点头,他在枪口下站起来,缓缓走进橘色的光里,“如果我帮你抓住他,能饶我一命吗?”

“你可以为了钱杀人,以后也可能继续以此为由作恶。”莱耶斯说道。

“要是我说,那不是真正的理由?”

年轻人瞥着男人,他动作缓慢地摘去帽子,让他能看清他的五官。

 

在酒馆楼上的房间里时,加布里尔·莱耶斯并没有太仔细地观察过年轻人的相貌。

他看着他的脸,他有褐色的飞扬的短发和一双讥诮的双眼,高颧骨和微微瘦削的,长着和头发颜色一样胡须的面颊,胡须没有很好的整理,有些杂乱,显得他有些毫无定性。

他的鼻子有肉,鼻头圆润,当莱耶斯彻底看清这个坏蛋时,他打从心底里有一种熟悉感。

他没有太当回事儿,毕竟边陲小镇人来人往,也许在什么时候早就见过这个青年。

“不管什么理由,那都是杀人。但是如果抓住那个家伙,或许可以用劳役取代死刑。”

莱耶斯轻轻地晃了一下枪口,这是在他权限范围内可以得到的最好结果,这件事还没有上报,如果在那之前立功的话,免于一死并不是办不到。

“倘若我说我知道……知道你的秘密呢?副警长,我并不是个畏死之人,只要能够得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年轻人上前一步

“我不懂你想要什么。”加布里尔·莱耶斯警觉起来,他伸出手去,“把碗给我。”

 

麦克雷看着他,松开了手。

里面已经没有豆子的碗落在地上,噗地一声陷进砂里,没有碎裂。

莱耶斯扣动了扳机,子弹顺着麦克雷的额旁划过。

年轻人没有动,他太阳穴旁流下一点血迹。

“你对男人更有兴趣,副警长。”

莱耶斯的枪再度开火,年轻人的脸颊上多了一道血痕。

“下一枪,我会打中你的额头。”

“我会帮你抓到我的同伴,我们约定在某个地方会面。然后你可以把他和我一起丢上绞刑架,没有人会知道你我之间发生过什么。”

杰西·麦克雷朝他微笑。

“陪我一晚上怎么样?副警长。”

 

杰西·麦克雷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被一枪托揍得晕了过去。

等他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送饭的人换了一个。

 

加布里尔·莱耶斯思索了两天,这两天里他带着人追缉那个四处杀人的疯子,甚至到了另外一个小镇。

那个疯子很擅长躲藏,当他回到自己的镇上时,加布里尔·莱耶斯感到有些心烦意乱。

夜色来临时,他关上警局的门,走到牢房里,当他站在牢门外时,他不自觉地伸手解开了衬衫的前几个纽扣。

年轻人朝他走过来,眼神中带着情欲地盯着他白色衬衫之间的胸口。

“你同意交易了吗?警长。”麦克雷的嘴唇有些干裂,他低声而缠绵地询问他。

“你会和你的同伴一起死去,我保证。”莱耶斯打开牢门,走进去,推搡他的肩膀,他没有反抗,顺从地让他把双手绑在身后。

 

莱耶斯带着麦克雷回到警局,他打开一扇门,露出一个小小的房间。

“杰西·麦克雷。”

他让他坐在铺着灰色床单的床上。

“你到底是从哪里知道的?关于我的那些事。”

“从你本人。”青年绽出笑容,“平常人注意不到的那些言行举止。”

“我不相信,那也并不重要。”莱耶斯在水盆里洗了洗毛巾,擦干净青年满是尘土的脸和脖子。

他解开他的衣物,让他敞开胸怀。

湿润冰冷的毛巾从他胸上揉过,有力的手牵引着它一直戳进他的裤腰里。

麦克雷安静地任凭副警长这样弄着,被擦洗干净的感觉让他觉得很舒服。

“我可以叫你加比吗?”

手的动作停滞下来,毛巾被丢回水盆,水波在盆中荡漾。

“随便你,这只是个交易。”

莱耶斯脱下衬衫扔在床上,他伸展了一下胳膊。

“加比。”

麦克雷说着,微微垂下眼帘。

“你会记得我吗?”

“我会忘记你,你只是个坏人。”

莱耶斯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地说道。

“他藏在镇子西边的山麓里,那片小树林里捆着草绳的歪脖子树左面,一直往前走,山壁上有个山洞,小心一些,他会使用各种炸药制作陷阱。”

 

加布里尔·莱耶斯走到木头小桌旁,拿出一张地图摊开端详,他用手指点了点小树林的位置,朝左看到岩石山的标记。

“别想骗我,如果抓不到他,我就把你活埋在荒漠里。”

“好的,”杰西·麦克雷说道,“我没有对你说谎。”

 

莱耶斯回头来到青年身边,他伸出手,捏着青年的下巴端详。

手指上毛绒的感觉有些酥痒。

真奇怪。

莱耶斯这样想到。

这匪徒说话总是这般甜蜜。



·待续·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