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守望先锋】【麦R】(西部世界PARO)晨曦 1

 

麦R

 插图 @Krabat 太太

我就是为了这张写的!

师徒组好好好185混乱邪恶好好好。

给剋太的粮。

短篇,很快写完。

日常舔噶,痴汉写的东西不要指望有一分半分正经。

反正就是舔!

————————————

杰西超可爱!

————————————

 

在这个世界中,一切都是最为真实的虚假。

仿佛仅此而已。

又似乎不止如此。

 

头戴栗色斯特森毡帽的男人站在街道的正中间。

被蒙蔽双眼的白色骏马从他身边拽着马车飞驰而过。

一个风滚草着急忙慌地追逐着马车后的尘土从他脚边滚过,被压花鳄鱼皮靴后银色的五星靴刺勾住片刻,又继续滚动而去。

男人不为所动地面对着风与尘土,镇上的人从他身旁路过,穿着同样装束的牛仔,胸前佩戴银徽的小镇警长,布衣裙的普通女人。

盛装的妓女站在木头走廊的柱子下朝外张望,染色羽毛扇掩着红馥馥的嘴唇,避免尘泥弄脏这温暖小巧的商品。

那些多情的目光对男人毫无用处,杰西·麦克雷越过她雪白的香肩凝视妓女身后的酒吧,人们在那儿进进出出,在他眼角的余光里,他的同伴们扛着温彻斯特来复枪缓缓地走在不引人瞩目的街角。

他的手来到腰间,柯尔特六连发左轮插在那里,他的手指覆盖在被摩挲得铮亮的赭色枪柄上,仔细选择着时机。

这是镇上客人最多的酒吧。

这当然不是指和他一样的那种“客人”。

 

同伴已经在墙角站定,麦克雷用转动着嘴里的雪茄,在蓝色烟雾里,他瞥见男人脸上那种兴奋交织罪恶的光彩。

这是一个无拘无束的世界,在这里一切行为都无需承担责任。

他终于抽出了枪,子弹击中妓女的胸脯,他走过去,在她颤抖着低下头看着自己咕嘟冒血的胸口时温柔地扶着她的胳膊。

“一切都会过去,亲爱的。”

她捉着他的臂膀,缓慢地倒了下去,血的色彩和她终于暴露的唇色一致,跟她黑色的裙装搭配得异常漂亮。

同伴欢呼起来,朝着所有听见枪声冲过来的小镇人,让他们在更加激烈的枪声中倒下。

他抬起腿,踹开酒吧的门。

同伴先行一步开始射击,麦克雷不紧不慢地开枪击中那些在掏枪的酒客,等他回过头时,柜台上的玻璃杯和酒瓶已经无一幸免。

麦克雷的眉心轻微地皱起,同伴朝他耸了耸肩,然后开始搜索每一个倒下的人身上的财物。

一个皮肤微黑的混血妓女安静地站在楼梯中段,她是一个老鸨,年纪已大却风情万种。她站在那儿,安静地注视着这些两个男人的劫掠之举,另外一些还活着的人——酒客或妓女藏身在酒吧的角落,发出祈求的哀鸣声。

麦克雷走上楼梯时,老鸨朝他举起枪来,他曲臂用手肘击中她的肚皮,隔着绸料也能感受到人类肚腹般的柔软,但是他没有杀死她,仅仅是把昏迷的女人扛在肩上,大步走上楼,进入她那个明显有些过分整齐和空洞的房间,反锁上了门。

 

女人在床上,他在房间里。

窗户是刚好等分的六块玻璃,可以看到擦拭过后的痕迹。

枪声从外面传来,麦克雷所带来的同伴或许已经杀死了酒吧里所有的人,他的笑声显得非常的大,显然他已经跑到了街上,然后笑声和枪声都逐渐远去了。

 

天色渐暗,女人醒了过来,用她黑色的眼睛注视着他。

“你像一个匪徒,又不像。”

她对他说道,拉开绯红的唇瓣笑了起来。

笑意没有出现在她的眼中,也没有任何畏惧。

“你那位兄弟比你更适合匪徒这个职业。”

“他更适合做一个疯子。”

麦克雷望着窗外天空上飘过的云,在昏暗的天色里,那些云朵让人更强烈地感觉到它们白色的底调。

“然而,”女人从床上坐起,她的目光一直凝固在他脸上,“我觉得你才是疯子。”

杰西·麦克雷被这句话逗笑了。

这情形多少有一些诡异,他们就像在下午茶时间里吃着点心端坐在茶室座椅上聊天儿的人们那样舒坦地交谈,仿佛方才的血与死亡与彼此毫无关联。

“你倒是挺敏感的。”他这样夸奖着她,“很多时候,你们这种敏感让我觉得自己非常可笑。”

她没有追问下去,正如麦克雷所言,她足够敏感,能够听出他的言外之意。

 

任何人,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

他可以嘲弄自己,但是当这个人换成别人的时候,他就变得难以忍受。

 

一切又陷入了沉默,这沉默持续到一切逐渐变得更加暗淡。

楼下响起钢琴声,麦克雷坐在那里,手里提着他的其中一只柯尔特,另外一只还安然地别在他的腰上,与他手里的不同,那一只枪的枪柄漆成了光亮的黑色,镶嵌着一颗乳白色的浮雕骷髅头。

钢琴是自动的,麦克雷可以想见它其中白色精密的轴,根据设定好的程序在固定的时间响起,不论周边的人们是生是死,它都会凭空弹奏,宛若精巧而令人敬畏的自然。

女人垂下了头,她的脸上有着难以言喻的疲惫,他没有注意她,那种疲惫过于自然,令人几乎无从察觉他们彼此仍存在差异。

开门的声音夹杂在琴音中传来,麦克雷闭上眼睛,听见熟悉的马靴践踏木质地板的动静逐渐靠近。

自然。

门打开的一瞬间,麦克雷掏出枪扔在地上,女人转过头看着门,她首先看见微微反光的纤细的枪口和握着枪的手,然后才是那个佩戴警徽的黑皮肤南美血统的男人。

“我投降,副警长。”

杰西·麦克雷果断地说道。

男人端着枪走进来,他不动声色地小心观察着房里的一切,女人朝他摇了摇头,他很快几步抢上前来,用他强健的胳膊将匪徒掀倒在地。

麦克雷的胳膊被别在身后,他的脸紧贴着地板,想必已经满是灰尘。

然而他咧开嘴,发出嘶嘶的声音。

加布里尔·莱耶斯手上的动作微微停顿,但也只是一会儿而已。他用绳子捆好那个坏家伙的胳膊,拉了拉确定他无法挣脱以后才把他从地上提起来,同时用靴子踹了他的屁股。

枪匪朝他笑着,就像他听见嘶嘶声时想到的那样,那不是因为疼痛而是愉悦。

“他是个疯子。”女人朝他耸肩,在他看向她的时候。

“你安全了,”莱耶斯说道,“但是,夫人,另外一个还没有被抓到。”

“这不是有你们嘛?副警长。”女人诱惑地笑着,风尘的气味染满她的双眼。

 

杰西·麦克雷被推推搡搡地赶到路边的骏马旁。

加布里尔·莱耶斯翻身上马,把他手上的绳套挂在马脖颈上。

他用靴刺踢了一下马儿,它小跑起来,拽着被俘的匪徒从路上经过。杰西·麦克雷踉跄地快跑着,听见有人在旁边喊:“跑快点儿,王八蛋。”

他笑起来,贪婪地注视马背上的男人。

在他颠簸的视线里,黑皮肤男人的厚实的脊背和细细的腰臀在夜晚亮起的黄色光芒中紧紧地吸引着他的视线。

“加比……”

那个年轻的坏蛋在马蹄掀起的尘土里喃喃自语,就像马背上的男人能听见一样,面露希冀。


待续

评论(7)
热度(86)
  1. 桓温北佛心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