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守望先锋】【76R】《无境之海》15 思念


换背景、架空、OOC、无考证,自动避雷。

历史有参考,如果看得出参考的是哪位海贼王请来认亲(喂)

国家丢到了英国。

没办法那个时代美国还在印第安人到处乱跑的年月。

随便无视一下……哭唧唧。

什么南美人为毛跑到英国去啊什么的都是我胡诌的!

——————————————————

干那个加比~~~~(尖叫)

————————————————


 

15

 

 

航船在风浪中航行。

离开英国本土之后不久,在一个补给港口,海盗船换回了漆黑的船帆。这种颜色与这个船队的本质更加相配。

然后他们继续航行,朝着西班牙人的新航线进发。

“我们大约会在这个地方停下,这片暗礁水域的航行难度很高,而且有个小岛可以作为天然的屏风。”

加布里尔·莱耶斯这样对桌子对面的人说道。

如果杰克·莫里森在船上的话,他会对那个正在玩水牛角鞘匕首的中年海盗此时出现在这里有些惊讶,尤其是那位海盗头子非常认真地讨论着战术的对象,竟然是那个臭烘烘的驼背情况之下。

“我信任你的谋略,加比,你知道女王陛下对你同样有如此信任。”

驼背这样说着,令人意外的是,他此时坐得腰板笔直,丝毫没有平时那种卑躬屈膝的感觉。

“你是她的眼睛,从她第一次让我为她而战开始就放在我身边。”

莱耶斯拿起银质带着波斯花纹的古老酒瓶,朝杯中倒满上等葡萄酒。

驼背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嘴唇。

“虽然我是女王的眼线,但这些年来同生共死的经历告诉我,把你当做兄弟会更利于保住这条性命。”驼背靠在椅背上,表情轻松地看着海盗头子用美酒给他再添满杯子。

“一个聪明的选择,不过你无需担心,我永远不会背叛那个女人。”

“永远,”驼背垂下眼帘,他的脸还是那么丑而且平平无奇,但他的眼中却有武器边缘反射日光时的那种亮光,“杰克·莫里森与女王之间,你会选择哪一个,我很好奇。当他处于危险的境地时,如果你必须做出抉择时,你会怎样呢?是作为天使选择世人,还是作为恶魔,仅仅为了自己的欲望而……”

“如果,”莱耶斯抬起酒杯,看着杯中如血的深色琼浆,“如果我做出后面那种选择,我想第一个对我出手的不会是女王陛下,甚至不会是你,而是杰克。”

海盗头子叹了口气,他摇晃着手里的杯子,让它里面的酒液散发出缠绵的馨香。

“他不过是个农民,会有这等的觉悟吗?”

“正因为他是个农民,所以他会做正确的事,而且绝对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难以选择。”莱耶斯发出夜枭的咕声,他笑着抿了一口酒。

“这世上或许没有人会像我这样明白他的风格,如果我效忠于女王陛下,并且仅仅效忠于她,他或许会吃醋和愤怒,但是一定不会认为我做错了什么。而如果他认为我背叛了我的祖国,就算是为了他,他会毫不留情地跟我清算一切……而,上帝知道,这便是我选择他的原因。”

“所以,在他为西班牙人求情的那一刹那,你已经看上他了!”

驼背翻起嘴皮,露出一个无法忍受的表情。

“是的,”莱耶斯点点头,“如果他不能属于我,我也无法杀死他。”

“噢!”驼背站起来,匆忙地喝掉那杯酒,“恕我直言,我觉得跟你讨论爱情是个错误,毕竟我连个老婆还没有呢!”

“娶个土著吧!驼背。”莱耶斯挑起眉毛。

“玩儿蛋去。”女王的眼线这样说着,不回头地走出了船舱。

 

船长舱里,加布里尔·莱耶斯放下酒杯。

大概在后天,他们就会到达海图上的那座小岛,顺利的话,最多半个月之后就会遇到一波西班牙商队,在英国本土补充了枪炮弹药的新船队甚至装备了最新款的侧炮,而西班牙人并不知道他们在加勒比海上的巧取豪夺已经惹怒了许多人,他们死去的时候,也不会明白到底出卖了他们的是谁。

而他的船队,他的夜枭号将再度为女王陛下攫取到充足的财富,这些金银财宝将会化为军队和马匹,源源不断地供给到尼德兰的前线。

法国人和西班牙人都试图得到这片土地,他们试图以此辖制隔海相望的那个领土并不算大的英格兰。

然而那并不是一块滋滋冒油的烤肉,而是又臭又硬会崩掉他们牙齿的石头。

尼德兰是必守之地,尽管它算不上英格兰的领土,但是正如古老东方谚语中所说的那样——如果嘴唇被消灭了,如何能够保证牙齿不被寒冷冻得颤抖呢?

他的目光在海图上顺着海岸线攀援,望向那块热战中的陆地。

那个金色头发,碧蓝眼眸的青年应该已经到达,他即将,不,应该是已经被卷入了战争之中。他会受伤吗?

西班牙人的刀剑是否会刺伤他白皙的皮肤,让鲜红的血液染红他的身躯。

尘埃和泥土是否会弄脏他,它们会否在刀枪剑戟之外给他造成更多的疼痛和伤害?它们或许会蹭在他的胳膊上,他英俊的脸蛋上,他收缩的块状腹肌上。

他的指甲会变成黑色,指头也被污染,他会因反抗而冒汗,那种微微咸味却不讨厌的体液带着让他思念的味道……

莱耶斯的手指解开裤子上的纽扣,他放纵它深入到双腿之间,找到欲望的中心并且包裹它。

先是一只手,然后是另一只手。

他坐在桌后,那张桌子一直被用来参详作战方案,他不是一个雏儿,在寂寞的航程中,自渎是一种释放压力和欲望的手段,但他从未在桌子前面就这么做。

“杰克……”

莱耶斯叨念着他的情人,他那个绝不小巧玲珑,也绝不软弱可欺的情人。

他想象着杰克·莫里森染血的身躯,想象着战争将如何锻造他熟知的年轻的肉体,他身上或许会留下伤痕,或许现在已经伤痕密布,他说不定会死去,然而即便是在这样可怕的想象中,他仍然为他而疯狂。

他熟知死亡,他是个残忍而无情的海盗,他甚至对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保持防备和警觉,他杀死很多人,男人,女人,把孩童丢到木筏让他们自生自灭,他对敌人宛若严冬酷寒,他早就习惯用剑捅进心脏时的手感,切掉人头时被颈骨造成妨碍的抵触。

然而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毫无疑问地会爱着杰克·莫里森,哪怕是死去的他,他幻想着那白皙结实的肉体变得灰颓而冰冷,甚至英俊的面目也会如海里飘荡的死人那般可怖。

但是他会毫不犹豫地吻他,就算他腐败坏去。

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加布里尔·莱耶斯的手指潜入他的后面,他低沉地呻吟着,用手指代替杰克·莫里森操弄着自己。

那思念让他眼角湿润……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自拔,甚至从未想过如何自拔。

而这爱情是从何而来呢?

他曾经这样问过那位女王。

是神的恩赐。

她这样说着。

他想着她的话,想象着情人唇边的笑,弄脏了紧握的手指……


·待续·

评论(1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