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喻魏】人无再少年 END



OOC属于我

祝LOF的大家,中秋快乐,安宁喜乐。

永远爱他们。


————————————————————


“唷!喻总,你们家老魏又跟人肛起来了。就在下象棋那块儿,我先回家啊!今天儿子媳妇跟亲家一起来吃饭。”

穿红衣服的隔壁大姐手里提着绿油油的白杆儿芹菜,捂着嘴对喻文州笑着,纹过的眉毛乱动一气,说不出的喜气。

“好,我这就过去看看。你们中秋快乐啊!”

“你也是你也是,中秋快乐!”大姐喜气洋洋地朝里走,有人从里面出来,她转着手里满满当当的菜兜子跟人打着招呼,她家添了个孙女儿,喻文州见过,珠圆玉润的一个小家伙,人见人爱的,今天想必十分团圆,难怪要显摆一番。

喻文州和魏琛都年纪一把,跟小辈儿的聚餐放在了昨天,今晚就只有两个人。

冰皮月饼早在冰箱里冻好了,刚才出门买了一盒魏琛喜欢吃的卤猪耳朵,再切半斤猪头肉,青椒切丝一炒就能下酒。

只是出去溜一圈儿的功夫,魏琛就又跑出门惹事去了,两个人都到了须发皆白的年岁,越发过得自由自在。

喻文州看看手里的卤味,朝小区花园走过去,大老远听见魏琛嘎嘎地说:“不要脸啊!起手无敌大丈夫知道吗?走错了就错了,哪儿能悔棋?老夫从来不悔棋的,略略略~~”

他绕过一棵小树,果然看见魏琛朝对方吐舌头,银发银胡子的老头儿穿着白棉布背心,手里拿着个蒲扇指点江山,啪啪地在石头桌子上拍着,吹胡子瞪眼睛,一副能把脚底下人字拖的带子从鞋底上拽出来的架势。

有人就在旁边拉着他劝,“哎呀今天过节,老魏你让他一把怎么样?都知道你下棋厉害,一年到头让他赢一次乐呵乐呵。”

“老夫从来没有让过人,别说你们,我们家老喻小时候我让过他吗?你们大可以去问问……”

“你没让我,我凭本事赢的。”喻文州走过去说:“做什么呢?都这个时间了,回家吃饭。”

“那是啊!凭本事赢的我尚且不服气呢!老喻来说说,后来我赢了你没有?”

“你们队赢了,单挑的话,你知道的。”喻文州笑盈盈地提起袋子给他看,“猪耳朵,青椒炒卤肉。”

“哼!”魏琛用鼻子说话,“我要吃肉末蒸蛋。”

“好,那就肉末蒸蛋。”

“要三个,两个不够我们吃的。”

“四个都行。就是胆固醇太高,你匀着点吃。”

“过节不就图个爽?”

他们说起话来,悔棋的老头儿早就溜远了,大老远的说:“老魏改天见啊!”

魏琛醒过神来,发现敌人逃走了,用蒲扇拍着大腿跟喻文州说:“都是你!”

“都是我都是我,吃饭去?”

“昂!”

魏琛哼唧,伸手过去分了一袋子青椒,先一步朝家里走。

 

到底是过节,吃得当然丰盛,魏琛歪在沙发上面葛优躺,抠着脚趾头说:“平时都是我做饭,今天也让你小子忙活忙活。”

喻文州围着碎花布围裙把菜送到桌上,魏琛才慢慢悠悠晃过去洗手。

坐下添糙米饭,喻文州看了一眼旁边蹲着的猎狐梗犬跟魏琛说:“今天你亲过喻小州?”

“昂,这狗子长得这么萌,哪天不亲?”

魏琛在青椒里面找猪头肉吃,非常开心。

“早上起床了,我看见它吃魏小琛的翔来着,还吐了。”

“……”魏琛抬起眼,“妈个鸡,这狗好端端吃什么猫翔?看你养的好儿子。”

说这话的时候,猎狐梗喻小州跑过去骑在地上打滚的毛绒大猫魏小琛,咬着它的脖子嗷嗷呜呜地。

“什么人养什么狗,”魏琛说道,“别以为用这一手我就吃不下了,玩心机,你可以,但是别的不行。你以为猫翔我会怕?我洗过手啦!吃屎狗是你儿子,不是我的。”

说话间猫站起来,给了狗几个大嘴巴子,狗还是凑上去。

魏琛幸灾乐祸地用筷子指着猫说:“看我儿子厉害的。”

突然他对喻文州说:“人老了就活得像孩子,为什么?”

“因为反正也回不去了。”喻文州笑起来,“可我不后悔赢你。”

“那是,现在住一起,老夫就不值钱了。当年谁比赛完了跟我说,魏队,你必须给我留个电话?”

魏琛学着那时候喻文州的口气,十分笃定,两分威胁。

“我就奇了怪,怎么除了老叶和少天,人人都觉得你是个好人。你十来岁那会儿我就知道,你就是个黑芝麻馅儿元宵,里面乌漆嘛黑的。”

“但好吃啊!”

喻文州切一块冰激凌月饼送到魏琛跟前,老头子狐疑地看看,一口咬下去。

“哈密瓜?”

“你爱吃的口味。”

“有时候不知道是服了你,还是服了你这心思。”

“服了我对你好不行吗?魏队。”

“不行,肉麻,受不了。”

“拖鞋要坏了,给你买双新的好吗?”

“不要,旧的舒服,穿惯了。”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你以前是不是就觉得我挺好?”

“美得你。被返聘回蓝雨当大指导你能日天?”

魏琛埋头吃着饭说。

“说来你也是神一样的少年,我自然高看一眼。”

“这才肉麻啊,魏队。”

“那是,老夫也是神一样的少年嘛!”

 

谁没有年轻过?

少年到老年,弹指一瞬间而已。

人无再少年,但可以相互陪伴,多么好?

喻文州笑起来,挟了一筷子肉放进魏琛碗里。


END


评论(20)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