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羊策/咩苍】人生可逃系列之《鹤顶红》 8

 


 

原案/图:@王武莫虫之 我家阿莫, 请到LOF @珷蟇之 支持原画_(:3」∠)_


很多时候,人生的际遇是没有什么理由的。也找不到答案


 

8

上官云生到底还是和严小峰睡在了一起。

这一切其实并没有什么所谓的理由。

 

或者应该说,睡一次是睡,睡一万次也是睡。

有的事情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就变得自然而然仿佛不需要任何说服的过程。

又或者从上官云生所说的那句话中能够找到一丁点的真相。

苍云是这样说严小峰的:真不明白,你他妈到底图什么?

从这句话或许可以得知,上官云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严小峰到底为什么一直跟着他。

然而他不会得到答案,即便他问过很多次,在那次被围追堵截之前和之后都是。

严小峰没有给他任何答案,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跟着上官云生的原因何在。

于是上官云生放弃了追寻答案。

 

这世上原本很多事情是没有答案可言的。

他就这样说着,也带的确是这样想的。

 

上官云生如是说着的那天,严小峰第一次听见萧无敌这个名字。

上官云生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

萧无敌死了,我也不是很想得通为什么会这样,然而他就是那样死了,在我觉得不大可能的时候。

 

萧无敌是一个天策。天策府里的天策大多是一个样子,他们看起来都头顶红缨,身披银甲,骑着青骓牧场里千挑万选出来的骏马,带着一种杀伐的气味,但是比你想象的脾性温和。

严小峰安静地听着另外一个天策的故事,他坐在上官云生身边,他们已经距离雁门关越来越近,昼夜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经常中午看见上官云生脱掉盔甲穿着单衣在前面走着,而夜里却要拿出毛皮来裹身。

严小峰距离自己熟悉的地方越来越远,这里的气候却并非是全然未知的。

有一个明教叫做陆十九,总是带着自己的娘子在外面给洪门跑商,他曾经说过大唐西域的风情,那遥远的边塞和沙漠,中午过着夏天,晚上就在冬季。

陆十九生得很漂亮,大约因为女儿陆不开都长得满地乱跑了,经常会开些不大合适的玩笑。李敏和他说完笑话,就总是找了机会来撩拨他。

如此种种恍若隔世。

竟然。

严小峰捉着苍云赭色衣袖的手指紧了一些,上官云生没有发现,仍然在安静的夜里说着。

萧无敌其实不很适合做一个天策。

你知道么?他是个胡人啊,胡子都卷起来的那种。

上官云生摸着嘴唇笑起来。

所以萧无敌从来不留胡须,男子二十岁要加冠,之后就应该留起胡子,可是他不干,下巴总光溜溜的,像屁股。

大唐的胡人是很多的,连李氏皇族也是鲜卑血统,胡人不稀奇,都是大唐的子民。

只是他还是不合适做一个天策,他很野蛮啊!小时候我讨饭被欺负,他看见就跑过来,把那些小子朝死里打。

对了,我和他都是孤儿。家里发了蝗灾,爹娘可着我们吃喝,就都饿死了。

我和他结伴乞讨,两个小小的乞丐,我和萧无敌说,如果我们饿死了,就是两个小小的饿殍。

他听了很生气,说不会的,爹妈饿死了都活着的娃子,无论如何都应该活得下去。

两条命,换一条,不活着,倒不如当初就死了。

萧无敌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他最大的希望不过是娶个老婆,生几个胖娃娃。

后来我们遇到了师父,说来好笑,我们的师父是个藏剑公子。当时我们俩快要饿死了,在驿道上朝着长安的方向爬。

师父坐着金碧辉煌的马车从我们身边路过,马车驶过去了,他又命人倒了回来。

师父下了马车蹲在我俩面前说,见过乞丐,却几乎没有见过饿成这样的乞丐,问我们为何沦落到这等地步。

萧无敌说因为我们没有钱,也不偷不抢,所以快要饿死了。

不偷不抢是萧无敌定的,爹娘让我们活着不是为了做坏事儿呀!他这么说,我就跟着做,在地上爬的时候我也有点儿后悔,可是我已经说不出话了,都是饿的。

我心想要是我死了,那都赖萧无敌。

一个人既然要活下去,又为何不做小小的坏事呢?应该是为了活着做什么都可以呀!

对了,我们去长安,是因为萧无敌有个远嫁的姑姑在长安卖豆腐。

后来我们没有去长安,我们去了扬州。

因为师父收我们做了徒弟。

他说,你们没钱吃饭,而我正好有很多钱,不如你们给我当徒弟好不好?

出师的时候,我选了苍云,萧无敌去了天策。

他觉得天策要安平一点,毕竟不在边关。

师父说能安排一边一个而已,这世上很多时候钱都不管用。

我觉得萧无敌在我说不出话的时候回答了师父的问题,后来师父收我们做徒儿,大概也是托福萧无敌的福。

所以知道他想去天策,我就选了苍云,虽然师父说,我的性子更适合做天策,而萧无敌和大漠孤烟更配。

后来我们就天各一方,然而经常都在通信。

我知道他加冠,隔年我加冠,他还送了中原的土产来。

再后头,他订了亲,据说是别人介绍的姑娘,是个好生养的模样。

我托人带去西域的金盒子,莲子装了一盒子,连连生子的意思。

然后萧无敌就死了。

天策府没了,他就死了。

狼牙打天策的时候,他其实不在,他去姑娘的老家成亲。我们是孤儿嘛!萧无敌有什么家?所以他打算在娘子娘家弄房子,生几个小子,长大也带到天策当兵去。

你知道,他一辈子也不过指望生几个娃儿,这样爹娘死了都能在九泉之下笑开了花。

可是他走到半路,听说天策正在苦守,就骑着马跑了回去。

这一去,就走到了奈何桥。

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回去。

加入天策就是为了过安定日子。

可他却舍了安定的日子为了天策去死。

要什么答案?你遇到我那天,我就是去给他上坟,我想问问他,你他妈在搞什么萧无敌,当年说好的绝对不能死呢?你咋就死在我前头,连个娃都没生?

他当然没有回话,死了嘛,就不能再开口了,那么蠢,为什么那么蠢?

上官云生说着,伸出手,把严小峰的肩搂了搂。

夜里凉。

他说。

你睡到我的羊皮袍子里来。

 

两个人那天就一起睡了,字面意思那样,也有字面之外的。

完事之后严小峰趴在上官云生的胸口,手指摩挲他身上一道一道的伤痕。

最严重的是之前受的那道伤,已经好了,但是坟起来,成了绝对不会消失的伤痕,隆起的皮肉是要更热一些的,也更细腻。

严小峰闭上眼,闭上眼就好似会更熟悉,李敏身上也有这样的伤。很多,到处都是。

在深色的皮肉上有浅色的伤痕,做那事儿的时候,那些伤痕就变得更烫热。

上官云生快睡着的时候,听见年轻的道人在羊皮里喃喃。

这次没有揍我。

以为你变哑巴了呢!上官云生疲惫的声音似松了口气。

我不是不能和男人干,虽然以前就没有想过。

我只是讨厌被逼着。

快饿死的时候,被逼到绝境里,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做。

善恶难辨了……可萧无敌就不这样,狗日的……

 

爱恨一线之间。

严小峰吻着苍云的新疤。

他能够察觉上官云生的愤怒。

那是他那天对出现在面前的苍云出手的原因。

或许只是他死活找出来的缘故,但是的确那时候,他感觉到愤怒的杀意。

 

这个苍云恨着那个天策。

而,严小峰恨着李敏。

 

这世间,艰难困苦,又或者喜乐无边。

怎样都好。

你,都已经,不在了。

 

如此绝望。

严小峰抬眼看夜空。

星月满天,却究竟是虚空了。

 

上官云生活到广德元年。

吐蕃攻下长安城。

上官云生正好在长安,因带领群众欲守城反抗,被胆怯而想要开门投降的唐将所杀。

 

那时月下,雁门关已看得见雄浑的关口。

严小峰蜷在上官云生怀里。

决定自己会恨李敏。

很久很久。

 

 

 

 

 

 

 

 

 

 

 

 

 

 

 

 

 

 

 

 

 

 

 

 

 

 

 

 

 

 

 

 

 

 

 

 

 

 

 

 

 

 

 

 

待续

评论(2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