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羊策】人生可逃系列之《鹤顶红》 6

 

原案/图:@王武莫虫之 我家阿莫, 请到LOF @珷蟇之 支持原画_(:3」∠)_

阿敏_(:зゝ∠)_

小峰美!

————————————————————


6

 

到底是为什么留下了李同袍?

小遥峰顶,热火木屋,纯阳道人知道一切的因由。

而狼还在睡着,尾巴极大毛蓬地盖着光裸的人身,不时睡得四肢乱动,如在梦中也奔跑起来。

姿态猥琐得很,弓腰驼背,垫着它的脚尖。

彼时狼妖说着不能更真切的评价:

“你长得好看行不行啊!我觉得你好看跟着你行不行?”

于是就留了下来,不再驱逐,带它上了小遥峰。

 

后悔药是没有的,小峰,这人世间,我唯一可以肯定的便是这个。

李敏躺在他怀里,喃喃地说着。

猫蜷在火盆旁,胡子被烤焦卷起,秋菊一样。

你后悔么?

什么?敏哥?

我后悔了,又不后悔。

嗯?

后悔了这一生一世,却又觉得都是值得。

 

为……为什么……

严小峰语塞起来,若是觉得后悔,那么如今的二人,又算什么?

李敏抬起头来看他,噗地笑出来。

原来从你怀里抬头看去,小峰的下巴是那样的形状,这里的肉必是软的,未经风吹雨打,太阳也照不到,真是可爱。

李敏手指上的茧刮着他的下颌,比过去粗糙一些,近来李敏的肌肤有些干。

或许是天冷的缘故,严小峰这样想着,下巴伸出去一些,眯起眼。

猫醒了来,瞥他们一眼,不快地团了团身子。

那眼神仿佛控诉:你怎么抢我的手指头呢?

严小峰心里有了甜,他眯着眼听李敏说着。

人总是遇到更好的,总会过得更好,除非这人倒霉到了极点,又或者不求上进。就像那个让娘烙了个大饆饠套在颈子上的懒人,吃了前面懒得吃后面,于是饿死了。

嗤……怎么懒成这样。

所以,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嗯!

总会遇到更好的,遇到了就会想,我之前呀~~~到底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呢?所以这是后悔,却也没有什么用处,后悔药么,到底是没有的啊!

我有这么好?严小峰垂下眼来看李敏,有些喜悦兴奋。

李敏笑起来。

你啊——

敏哥说说?

说说就说说,人过得好了,总会想过去能不能也变成这样,然而是不成的,这人也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就像爬一座塔,要是第一层就没有楼梯,怎么爬到塔尖呢?

啊……这……

小峰坐在塔尖上。

我……我这么好?

便是这么好。

 

狼在地上睡着,嘴里呜呜有声地咆哮,脚上有尖的指甲,刮在木板上卡兹卡兹地响。

妖可以千百年不死,如果不被天劫收了去,甚至可以长生不老。

人不能。

 

后悔了这一生一世,却又觉得都是值得。

那时的李敏,说得出这种话的李敏,已经站在人生的塔尖。

又或者是埋在地里,黄土掩至肩上。

 

三日之后,李敏躺在他怀里没了声息。

那个瞬间之前,他笑着对他说,小峰啊!我想回天策看看,只是又不敢。

近乡情怯么?

他问他。

他没有回答。

再也没有。

 

严小峰的手指动得极慢,慢得就仿佛没有任何动作。

猫这种生物总是到处乱钻,什么时候也可能藏在莫名其妙的地方。

有一次还是小猫的两个家伙钻进有盖子的箱子里,险些憋死。

他从里面把两只小猫拎出来时,李敏在一旁笑,说若是不打开箱子,便不知道猫的死活,不知道死活,哪怕死了,也可以当做猫还活在里面。

严小峰想了许久方想明白这个道理。

一个人一件事,若没有判断,就如同没有打开箱子,便是未定结果。

此时此刻,他也不想确定李敏到底怎么样了。

 

两年多之前,他们是偷偷走的。

从长安的洪帮里,在如水的月光下离开这座恢弘的城池。

然而严小峰一直觉得,每个人都知道他们的离去。

在他们离开之前,他差不多见了帮会里所有的人。

这就是说不仅仅是没事儿人一样追着李停乱跑的白天,从后门搬到帮会里的哑巴要饭的,甚至包括了柳元一。

他过来说,你杀了我,或者干脆我杀了你。

而严小峰记得自己做出惊讶的表情,掩去心头汹涌的杀念。

柳副帮主,好像你我没有什么生死仇恨吧!

柳元一冰蓝的眼眸对上他的眼神,忽然大笑起来。

你好,你很好!他说完,扬长而去。

最后丢下一句话。

严小峰,你是个狠人。

 

我要杀了他。

严小峰想。

他的手指终于爬到李敏的鼻下。

没有风,他可以感觉到最微弱的风。纯阳弟子御剑凭风几乎是本能,然而没有,一丝一毫都没有。

严小峰听见心碎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小鸡破壳,哔哔地,一点一点地碎。


我要杀了柳元一。

 

人无法随心所欲,神仙呢?

严小峰问过鹤闲云。

冷凝的红眸望向虚空。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哦?是这样吗?

不,责任不过是能力的镣铐,让人将自己关起来,神仙也不过如是,这便是所谓规矩方圆。

柳元一是极讨厌的,用剑刺进去,从人类软弱的腹,通到背后,又或者直接戳进心脏,那么不管他如何嚣张,结局也不过死路一条。

 

严小峰端着清亮的茶水,有些惴惴地看着柳元一。

“柳副帮主,这次的你拿来的……可不是酒了吧!”

眼底有凶光。

 

爱恨贪嗔痴,是人又怎么能躲过去呢?

自古华山一条路,修炼成仙吧!

这万丈红尘,如果不离开,道学一路,不会有结果。

人有心魔。

 

心魔从严小峰剥落的心壳里爬出来,探出头看了看这个世界。

然后它说,杀了柳元一。

它长得就像个小号的柳元一。

 

严小峰低下头,用嘴唇搓揉着李敏冰冷干燥的唇瓣。

真是太冷了,太干了。

他的嘴唇被死去的人的唇瓣黏住,拉扯,撕出血水。

敏哥你到底喜欢的是谁呀?

是谁是谁是谁是谁到底是谁?

 

鹤闲云在小遥峰顶,忽然转头。

他若弃汝,汝便成魔?

鹤闲云的声音冷清清,却有些微妙的怒意。

天很冷,雪落下来,层层叠叠地变成了冰。

 

待续

评论(3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