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羊苍】人生可逃系列之《故梦》_(:зゝ∠)_阿莫点菜


漫画原案/ @王武莫虫之


有一天阿莫 问我,小峰和元一能搞到一起吗?于是……

顶着锅盖逃走


————————————————————————————


故梦

 

许多年后严小峰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与柳元一言笑晏晏地讨论着李敏。

因为这个梦他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梦来,大约是柳元一第一次同他一战的那天夜里做的。

如果当年从华山下山时被柳元一误伤那次不算的话,那就是第一次。

严小峰的余光掠过场边的李敏,他便决定了输掉这一局。

他其实可以不输得那么狼狈的。

但是狼狈如果有好处,他也不很计较自己变得狼狈。

纯阳山上有一种雪鸡,冬季是白色的,和皑皑白雪仿佛一体。雪鸡一年只产卵一次,一次一枚卵,白色,在春季没有雪的山上,就极容易被发现。

那卵十分美味,所以总有狐狸和野狼来偷食。

每每这种时候,雪鸡便装作受伤,一瘸一拐地扑腾着,将那些家伙引走。

严小峰觉得这是一种智慧,他将它用出来,李敏的心和眼睛,就会落在他的身上。

 

人心中总有一处地方,是不敢碰的。

感情也一样。

严小峰到底没有问过李敏,你与柳元一究竟是何等关系。

人与人之间,总是有先来后到。

你可以不服气,却也不能怎么样。

严小峰并不是个认命之人,他知道命是极强大的,无可抵挡。鹤闲云救他那天说过,你我有缘,命中注定。

如果不是命运,或许他已经死了。

然而不信命,正如他在这许多年里,与许多个天策有过一段露水情缘。

他以为其中一段会是长久的,从露水变成溪流,然而他最终只能去面对李敏。

他死了,他永远在。

若被人记得,哪怕只得一个,他就在。

那年严小峰狼狈地靠在李敏怀里,听他说,小峰,又装?他已经落在这窠臼里,爬不出去。

这情的窠臼,便是命。

你挣或不挣,都在其中。

无非想敏哥疼惜我。

他实话实说。

疼惜我,不是别人,从此时开始,不要在意那玄甲的男人,是死是活。

 

这自私,如野草蔓生,然而根扎在心的深处,人心便是沃土,无可奈何。

或许正因为并没有与柳元一竭力一战,他在梦里进行了这次比试。

他的梦。

所以即便很惨,但是他还是赢了。

他剪着柳元一的手,拘在背后,他的手抚过柳元一的胸甲,那东西就一片一片地掉下,如浓黑的荷花。

柳元一的肌肉是硬的,腰是细的,大腿是紧的。

丝毫也不优雅,有着一种无可名状的粗鲁,但精致,如蝴蝶翅尖颤抖的频度,精致到毫毛。

柳元一的眼睛瞪着他,充满怒火,那种愤怒涌出来,包裹他。

这样愤怒。

他也想要这样愤怒。

直接纯粹。

他想撕开柳元一的身体,在朱色的长廊里看见李敏求他吻他的时候他就这么想。

然而他只是想了一下,或者一瞬。

他是严小峰,所以不会那样想,也不应该。

他很明白地知道,过去只是过去,而李敏只是病了。

回不去的不能计较,无法改变的不该计较。

 

然而严小峰还是在梦里进入柳元一的身体。

他还是撕开他,用一种他醒着的时候绝不会想的方式。

他觉得愉悦,听着柳元一愤怒的咆哮和嘶吼。

杀了你。

他听见柳元一说。

很好,柳副帮主。

你说跟我比试的时候,心里面就是这么想的吧!

你应该说出来,为什么不说呢?

因为敏哥在那看着,你怕他生气,是么?

然而你就是这么想的。

正如我就是这么想,我想撕开你。

严小峰低下头,看着那处。

那地方有红色,血的颜色。

他变得很高兴,于是醒来了。

 

李敏看着他,拖着腮。

你梦见什么,这样高兴?

啊……他语塞。

梦见,赢了和柳副帮主的比试。

实话而已。

李敏抚抚他的头。

一定很激烈吧,看你满头大汗。

 

他也以为,不过是一场比试,无非用了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

然而很多年后,他决定安然于命,方才在梦里再见到柳元一。

人所嫉恨厌恶的,无非是,自己做不到,而别人可以。

比如柳元一的狠,他和李敏的过去,他的怎么想就怎么做。

然而柳元一又未尝不厌他。

 

柳副帮主,你梦见过我吗?

严小峰端坐纯阳论剑峰顶,手心落一片雪花。

回答他的只有风声。

 

柳元一死去,已经很多年了。

 

————————

全文完

评论(4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