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人生可逃】【咩花BG性转】《由人恋》END 特典文释出



 原作漫画/插图:@王武莫虫之 

李停X白天

——————————————————————

特典发放完毕。

释出特典文XDDDD

——————————————————————————

 

人生来总会认识一些很特别的人。

纯阳弟子李停觉得他认识的那个万花女子便是如此。

曾经李停总是安慰自己,这个世上每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儿,总是要认识那么一两个怪姐姐的。

只是到了后来他才发现,原来这个怪姐姐便是与他拜天地的那个女子。

曾经他也听过自己的师弟唐若花说,孽缘也是缘。

当然唐若花此言说的是那个明教陆不开,可李停觉得换成说白天也是成的,只是他到了今日也说不清,这到底是缘还是孽了。

 

白天是在李停十一岁时到帮会里来的。

一个万花女子,也是一个游方大夫,似乎并不怎么兼容,这种事儿通常是老爷们干的,抛头露面走街串巷的女子,自古并不多见。

至少李停以为,这样的一个女大夫,看起来应该是满面风霜雨夹雪。

然而被李敏和柳元一叫过去见客时李停才发现,这是一个楚楚的女子,双眸里含着一汪秋水,令人想起有位伊人在水一方的佳话。

万花弟子都喜欢留着黑长直的头发,白天也是。

李敏介绍说,停儿,这位白大夫,将来便是我洪门帮的客座大夫。

李停很客气地问好,他说,见过白大夫,往后我洪门帮中众人就指望大夫照料了。不说别人,我大师父身子常有些不妥,到时难免要劳烦您……

他的话没有说完,就看见那双秋水一般的眼里就冒出异样的光,从此死死盯上了他。

这个世上姐姐,大概都是喜欢弟弟的。

 

很久以后李停坐在山石上,白天从背后搂着他紧而坚韧的腰,他想起许多年前的那一天,白天笑眯眯对他说,啊大夫这种叫法真是太见外了,不如以后我叫你停弟?

这人生到头来所有的事都是早有决定,只是草蛇灰线,让人无从察觉。

就像一开始,李停真的不怎么待见白天,一个长得那么好的女子,为何要抛头露面地行走江湖,又为何一文不名,暗搓搓地蹲在别人帮会当什么客座大夫呢?

李停曾与李敏问及此事,柳元一在旁边听着,只是冷笑。

江湖多事出有因,何必非得相问?

柳元一的话李停记到现在,这位苍云师叔这辈子最对的,或许便是这句话。

又或者柳元一并不像她表现出来的那样总是打打杀杀气势汹汹,每个人的表面和内里其实都相距千里,只是并不为人所知。

李停会问,不过是他觉得白天有些烦,一个姐姐长得好看是好的,可是总是腻着他,他在哪儿,她就在哪儿,还红着脸问他,停弟将来白姐姐嫁给你好吗?那就不大好。

毕竟他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哪怕说亲,也觉得应该找个年岁相近的女子才对。

她已经艳若春花,他还只是小树发芽。

 

李停觉得白天只是玩笑而已。

年岁大的人总是爱开玩笑,他就不止一次的听见过陆不开这个小喵子跟他娘说要他娘将来嫁给他当媳妇。

若这不是玩笑,大概陆不开早已经被他亲爹陆十九掐死埋了。

李停没有当过真,虽然他也忍不住会对白天说,白大夫不要总是这样撩拨我,开玩笑总得有个限度。

因为他说的,也不会有人当真。

他对李敏说过,师父啊!将来停儿长大了,便娶了师父,好么?

李敏只是笑,柳元一则喷了茶。

小家伙,你开什么玩笑?阿敏从乱坟堆里把你刨出来的时候你才多大?两岁还是一岁?阿敏做你娘都做得了,这天下有儿子娶了娘亲的么?

 

这话是没有错的。

虽然李敏说,若是停儿不喜欢,我这辈子就只收你一个弟子。那也安抚不了他的心,他真心的恋慕着大师父,然而并没有用。

他知道的,李敏喜欢女子。

严小峰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有十五岁。

李敏叫他去,指着那个丁香一样柔嫩的纯阳女冠说,停儿,来见过你的二师父。

他看了看,发现那个大不了他几岁的女孩儿红着脸,眼里只有李敏高挑妖娆的身影,也就什么都明白了。

他拜倒下去,并没有任何勉强,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他很早已经学会。

 

白天还是喜欢缠着他,没事儿便撩拨,停弟,停弟,啊你真是又长高了不少,白姐姐瞧着好欣喜,姐姐喜欢你,不如与姐姐定个亲?

他已经知道一些白天的事,隐约地。

她似乎仿佛有个孪生的姐姐,在武林中名声鹊起的女大夫,只是不知道为何一母同胞,白天却数年如一日地当着她的蒙古大夫,与草药为伍,无事便撩拨他的闲儿,好像从来也没有个认真的时候。

那天晚上,白天又来撩他,跑到他房里拿着卷尺要给他量身,说是做几件衣裳给他。

白姐姐别费劲儿了。

他说。

啊?怎么……停弟你是不是又嫌弃我?

她泫然欲滴地垂着脸。

你不是习惯了么?

数年往来,他知道这女子脸皮略厚,但凡他说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话,也不过就是那一阵子,过去便算了,没事儿人一样。

可他也是的,这么多年,被大师父否定拒绝过多少次了?一二三四五,他数不清。

李敏说,停儿年岁也大了,是不是应该说一门亲事。你可有了喜欢的小娘子?告诉师父,师父找人上门提亲去。

我的心思师父您不懂吗?他很想说,但到底没有说出口。

严小峰站在那儿,脸红红地看着李敏,他怎么说呢?心不在,又有什么用?

 

李敏曾经跟他说过,停儿,师父将你从乱坟岗里弄出来的时候,你就差一口气便死了。

这便是一切的开始,一个十几岁的大姑娘和一个一两岁的男孩儿,能怎么样呢?

李停看着白天抬起来的脸,她笑着,有那么一点失望惆怅,微微勉强地道,是啊是啊,姐姐早就习惯了呢!停弟真是从来不给我留些儿脸面。

他伸手,指尖碰到她小小的瓜子脸尖尖的下颌,她的下巴比他想的有肉,触手如玉细腻。

作为大夫,万花的女子总是擅长保养,若她不是总那么喜欢撩拨他,安安静静做她的药,白天看起来,也是一个岁月凝成温婉的女人。

 

那是李停第一次吻白天。

她的唇带着花朵的芬芳,夏日茉莉的味道,没有点很红的唇脂,只是一层薄薄润唇的香蜜。

所以她是甜的。

只要她不说,啊停弟,你大师父心中并没有你,你倒是转头来看看呀!我在这里等你。

他吻着她,白天就手足无措起来,不像她偶尔窥见的李敏跟严小峰的拥吻,双手总是抱着对方,恨不得揉进自己身子里去。

他扯起她的手来,她造药的手指纤白细嫩,却微微地发着抖。

停弟……你……你是不是吃错了什么东西……

我为什么要吃错东西?

若不是你吃错了东西,你为何会亲……亲我……

白姐姐总说自己的嘴儿甜没人品尝。难道这不是你自个儿说的话儿?

我是那么说了,可你怎么会……你从来对我都不假辞色的呀!

白天的眼很大,映着他。

你不喜欢?他问她。

喜欢……自然喜欢……可……

那就别问为什么……

他再压过去,觉得自己很生涩,而她在熟透了香果一般的年岁,也很生涩。

 

她很美。

李停想,比他过去以为的美很多,而且甜。

人,尤其是少年人,喜欢看着很远的地方,看着办不到的事,追逐不到的人,却忽略了身边就有动人的风情。

他看到李敏仍然心会疼,牵扯着,纠结着。

但是有人像他看着李敏那样看着他的时候,是否也是如此牵扯纠结?

白天的嘴其实是整个洪门帮嘴会说的,但是只要他亲近她一点点,她就开始结结巴巴。

他喜欢这样。

 

他去见了李敏,说他的亲事。

大师父。

嗯?

你好像说过,若是找不到喜欢的小娘子,倒是可以考虑白大夫。

啊……因为她总是追着你跑不是?不过她与你年岁倒差着有些大了,师父是说笑的……咦?停儿,怎么你忽然提起来?

我想娶白大夫。

啊?

不过,等师父的病好了之后吧!停儿想多尽几年孝道。

 

他是喜欢她的。

虽然,或许没有喜欢大师父那么喜欢。

可是他并没有忽略,她在来的第一年的春节里,给他缝制了一身簇簇新的衣裳。

李敏和柳元一并不擅长女红,他的新衣很多,但都是买回来的,只有这一身,是有人用双手缝制。

而此后,年节他都能收到她新制的衣裳,有时一年好几身,因为他长得高了,她说,长身体的时候总得穿合适的衣裳。

 

你喜欢我什么呢?白姐姐?

或许是第一次见你时,你说的话儿?

有什么不对?

很对,如大人一般的答对。可或许就是太对了……停弟,那个年纪的孩子,总是有几分稚气的。

我没有吗?

你呀!像个小老头儿。

所以你是逗着我玩吗?

现在不是了……

你说嫁给我是真的吗?

是真也不是真,我大你许多,如何敢去随便指望?又不是只大三两岁……不过若是停弟愿意,往后成婚将我养了做个外室也不错啊!我觉得我定然可以生个儿子。

白姐姐……你又来了,不说笑,会死吗?

会……

她靠过来,倚着他日益宽阔的背。

停弟,这世间的人,能说说笑笑的活着,多好啊!

 

李停很清楚自己对白天是怎样的一份心思。

他托起她脸吻她那一天,他第一次认真的看她,对她动了心。

他问她是否真的打算嫁给他那天,他决定了会娶她过门。

或许怪姐姐总是会有一个被她烦得不行的弟弟将她娶回家当娘子。

 

不论如何,他娶了她,在李敏离开长安之后的第三年。

我娶你。

他说。

啊?停弟你说真的?可是我……我觉得我……你不是觉得我哪儿都不好么?

我说过?

说过呀!你说我总是说笑,没有片刻认真。

 

那,我可说过,这儿不好?

手覆在纤腰上拿捏,她就细细喘息起来,吐气如兰。

还是这儿?

珠圆玉润的两团粉圆,上下其手。

呀……停弟……好坏……

还是这儿?

他啄她的唇儿,很甜,又香。

 

做我的娘子么?

哎,停弟说什么都好……嫁给你便是了……那儿别,呜呜……好痒……

 

这世上的事,并不总是随人愿的。

所以若是有一个人,由着你恋,那多好?

 

多年之后有人在戏文里唱,似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便可以酸酸楚楚无人怨。

 

全文完

 

 

 

 

 

 

 

 

 

 

 

 

 

 

 

 

 

 


评论(31)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