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3】【藏策/藏苍】【人生可逃】昔溯 EMD


原案/漫画:@王武莫虫之   

李敏曾经的一段往昔……和阿莫说起来这个曾经的故事,特别想写XDDDD,还辛苦阿莫给藏剑和小苍云现起名字XDDD

啊我是大叔迷恋患者(阿莫:你到底多想叫大叔啊)

——————————————————————————


 

叶舒云!出来出来出来!

满身玄铁重甲的小子在院子里跳,甲片碰撞哐哐有声。

舞阳,找我何事?

他从檐廊微蓝的阴影里走到阳光下,背后重剑映着阳光,迸出赤金璀璨。

给我造刀!

嗯?

我要刀!我要刀啊!

什么刀?

藏剑弟子叶舒云微微一笑,异常柔软的手指抚过颌下软须。

朱轩怀雀。

小家伙面色一赧。

那可是你们苍云最新的顶级神兵呐!

他瞅着他,眼角的纹深几分,隐着一抹笑。

我……我知道!可你能打出来不是?我知道你能,这天下里打造玄晶神兵的人里,你是数一数二的!

哦!所以?他拖长了调,看太阳地里的小年轻,玄甲闪耀,宛若一头令人怜惜的甲虫,最坚硬的是壳,里面却软得一塌糊涂。

给我刀!

苍云舞阳彻底赤红了脸。

咦,我记得有人很是硬气,好像那天说过什么“只此几次,之后决绝往来,互不相关”?

那……我……

小家伙恼恨得狠了,断了话头,又蹦跶起来。

哐哐哐哐——

谁让你骗我!大骗子,天下铸剑前三的名头,骗我一个刚出师的新手,你也好意思?我跟你在一起足足三个月,三个月!你竟然一直不告诉我你的身份。

我骗你什么?莫非不是你说的,让你舒坦就好,行走江湖,想着还没经人事,觉得自己总低人一等,此后又迷恋着不肯离去?

我是这么说,可你就答应了?你指点新人指点到那……那地方去了?你也好意思称前辈?

前辈?这话我不爱听。好似我很老一样。

叶舒云眯眼。

要我给你打刀,先叫声哥哥来听听?

呀!你!坏人!

舞阳仍在那跳,叶舒云一步跨出,瞬间到他身边,柔白的手搂住甲片覆盖的腰身。

小东西,叫了,就给你刀。

你怎么一转眼就过来了……

叫不叫?

叶舒云吹一口气,舞阳连忙捂着耳朵。

叫了,就给你刀。

他笑起来,这小家伙,这样送上门来,光明正大地要东西,十足像一个人。

一个很久不见,但也无法忘却的人……

 

叶舒云。

嗯?

给我造把枪。

李敏躺在榻上,深蜜色的臂膀撑着床板,手托着头,一贯随性的姿态。

什么枪?

火龙沥泉。

那不是不能造,只是昂贵非凡,神兵,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代价还不够?

李敏将身上的被揭开,望着他。

眸是澄澈的眸,宛若一池清水,清可见底。

只是,不知究竟有多深。

玄晶昂贵。

你买得起。

李敏用脚趾夹他的袍角,牵扯着。

我这样好吃,客官不付出点代价么?

 

代价之事,的确早就已经谈好了。

在洛阳的茶馆里,就着一壶仙崖石花。

那天他第一次见到李敏,第一次问一个人,你要什么,才会跟我走?

天策少年十六岁,眸边带着晕开的红色,是那种哭过以后才会有的色泽。

没想好。

李敏说。

大叔,等我想好再说如何?我可以先跟你走。

叫哥哥!

哦!

 

二十七八岁的时候,叶舒云已经功成名就,和现在的不同之处是,他还在打造神兵之榜的第十位左右前后周旋。

即便如此,也是可以叱咤风云之辈,若是以打造神兵为理由,号令武林也是可行。

所以那种时候,他觉得,自己应该随性一点。

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便开始周游天下,随便买一两豪宅,再随便找些看得上眼的人颠鸾倒凤。

那天他轻车简从的到茶馆,是因为有些腻味了豪门里的少爷,那些孩子大多很有教养,虽然很是知道进退,但多少有些过分的拘谨。

换换口味。

他只是这么想。

就遇到了李敏。

 

喂大叔!能不能请我喝杯热茶?

那天暴雨如注,所以茶馆的生意极好,要一壶仙崖石花坐下来看暴雨中抱头奔走的世人,别有一种邪恶的愉悦之感。

然而那个天策少年从雨帘里钻出来,大马金刀地坐在他对面,也不等他回答,就让老板娘添一个杯。

 

铸剑之道,神兵难成,因为任何的神物都会有劫,经过劫难方成大器。

叶舒云这一世里未曾经劫,直到天下起雨,淋出一个李敏。

那少年仿佛哭过,又似乎正在哭。

雨水从他紧束的黑发里钻出来,顺着眼角蜿蜒下去。

他的脸带着年少的柔软弧度,雨很大,眸带火。

他给他倒了一杯茶,等他喝完,请他跟他走。

这只是世间的一个角落里发生的一桩再寻常不过的事,一句再随意不过的对话,结果也不过是走与不走两个方向。

他没有太多执念,只是喜欢那双眼睛,有些肿,却清澈。

 

少年上了他的马车。

雨敲在车顶蹦蹦响。

他给他一块巾子,李敏擦干脸上的水,他看见他眉心有凌乱的细毛。

你知道上我的车会怎样?

会跟你去一个地方,租的或者买的宅院。

那是一种富人的游戏,一段风花雪月的故事,只需要一架安静的停在某处看起来很豪富的马车。

谈得拢,就是一夜,或者数月,或者数年的相伴。无关情爱,只是各取所需。

你知道得很多,但似乎从未去过,你不怕?

他脸上的绒毛,显然是未开过身才有,元阳未失之相。

大叔你很啰嗦。

叫哥哥。

李敏放下手里湿漉漉的巾子。

这是上你马车的规矩?

嗯。

你比我老。

……

叶舒云无声地盯着李敏。

年轻人行走江湖,安身立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作死。你师父没教过你?

哥哥。

这就对了。

哥哥,你叫什么?

叶舒云。

我叫你名字行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真的比我老。

 

到走的那天了,李敏握着火龙沥泉,思量再三,踌躇许久。

叶舒云也等了很久,久到他几乎以为,李敏会打算留下来。

但是李敏踌躇很久之后下定决心,却是说,叶舒云,我真的很想叫你大叔。

所以他说,去死!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你不懂。

李敏说。

叶舒云,我这辈子叫大叔的,只有你,各取所需,这是你应得的。

说得好像你恩赐我一样,那遇到别的年纪大的人怎么办?

大伯啊,再不行,叫大爷好了。顺便,我将来必成恩赐他人之人。

我的这把火龙,绑定了你,叶舒云,它将会名满天下,到时候别人问我怎么来的,我就说是叶大叔造的。

关我屁事。

他转过身去,再转回来的时候,那小子已经没有了踪影。

闪电不美,但跑得很快。

 

你不送我里飞沙?

闪电不错了。

这闪电只可单骑,骨骼不好,承重不能。

自己赚钱买去。

哎,无情。

无情的是你。

你不懂。

 

或许他真的不懂。

不过后来的确有人找他铸玄晶神兵,还指名道姓。

李敏手中有一把火龙,他说是叶舒云叶前辈所造。

哦!

你是李敏的叔叔吗?

……

 

一切名字与称谓不过一个代号罢了。

在那个名叫李敏的天策弟子眼里,大约一切莫不如是。

不过总有一些特别的,比如他从天策跑出来,那样的年纪,只怕没有公开出师。让他哭的那个人,或许是不同寻常的。

但李敏只是李敏,就是李敏。

他给来人铸下神兵,去了一趟长安,却没有进城。

他在雕像中看见李敏,他那时候在第三,面容已经成熟许多,不久之后听说他的雕像就放到了第一。

我李敏一向言出必行,叶舒云,放马过来,不用顾虑。

李敏在初夜那晚说。

他低头看着他,年轻张扬的身子,和年轻张扬的表情。

然而那种张扬又别有一种透彻,与那双眼眸深处的情感类似。

 

老板娘,一壶仙崖石花。

至今去了茶馆,他还是会要这种茶。

茶水清澈,却也成瘾。又或者只是一段被铭刻的记忆。

 

偶尔也会想起,会思索他是不是又上了谁的马车。

当年的李敏那夜咬着嘴唇接纳了他,说道,将来我也会像你。

像我?

像你一样,让人忍不住想爬上你的床。

你这脑子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你不明白,你不是我,叶舒云。

我用明白吗?我不用,是你上了我的马车。

他抽抽送送,少年软下来,夹紧他的腰。

 

后来李敏说,我要走了,叶舒云。

我上了你的马车,现在到了下马的时候。

他也无话可说,毕竟彼此之间,正是这样的关系,丝毫不差。

 

叶哥哥!啊……好恶心,你比我老很多好吗?

舞阳吐出舌头,想吐的样子。

我很英俊,而且是很厉害的铸剑师。

叶舒云很认真地看那双年轻透彻的眼眸,这双眼睛很浅,不像李敏那么深。

但是很张扬,所以有一种熟悉。

你上过我的车,然后你下去了。

是……是啊……

所以这次,我想要不一样的交易。

什……什么交易?

舞阳。

啊?

叫我哥哥。

啊?

这一辈子,都这么叫下去。

什么?

我喜欢你,舞阳。

这……这这……

朱轩怀雀我给你造,但是你只许喜欢我一个人,这辈子,要么,你现在就走出这个院子,你我再不往来。

哎……你你……忽然这么问,我怎么拿得定主意?

现在决定,或者永远不需要决定。

啊……那……我……我还是有些喜欢你的……

小年轻儿迷迷瞪瞪地说出来,满脸通红。

 

叶舒云笑起来,忽然他心有所感一般,朝某处看去。

一点红光闪过,如火龙沥泉之芒,却又瞬间不见,仿佛只是幻觉。

 

 

那年那小子人跑得没了影,却远远留下一句话。

会有人愿意一直叫你哥哥的,叶舒云,你这人,挺好……

 

大叔。

耳边一声轻呼,似有,还无。

 

 

 

 

 

全文完

评论(31)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