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剑网三】【人生可逃】【苍&秀】《摽有梅》2 END/元一也有小时候……


原案/漫画:@王武莫虫之


《摽有梅》

用&是因为只是小孩子并不算CP

————————————————

柳元一&萧七七

————————————————



你真好玩!小丫头,你从哪儿来?苍云的小娘子,可不喜欢穿得这么粉咯嘟嘟的。

 

我从扬州府来。

哦!你是藏剑?

不是,是七秀。

啊!你们那儿我听说过,是不是只有女孩子?

对啊!

那你们要是,哈哈,要是想嫁人,怎么办?

嫁给外面的人呀!我师姐就嫁给了你们苍云的人。

哦……这样啊!他抬起手抓抓头,冻得通红萝卜一样的手指头。

我把暖炉递给他,想了想,又把兔子毛的袖笼也给了他。

这个很软。

他摸摸说,可是你会冷,要不一起用吧!对了,你叫什么?

七七,萧七七。

我叫柳元一,元日的元,一来二去的一。

 

我和柳元一把手放在一个袖筒子里,他的手很冰,但是后来就暖和起来。

为了尽快暖和起来,他把偷的酒拿出来喝,然后很快就醉了。

一个醉了的小男孩会怎么样呢?

他先是吐了一地,然后开始发酒疯,背着我往回跑。

哇!我满眼都是星星,大白天的都有星星,金色的!

他说。

我骑在他背上被颠得直咬舌头,苍云的甲胄真硬,又冷又硬。

 

我骑着他回的苍云堡,他带着我跑进堡里面去。

我说,柳元一你醉啦!

他说没有没有,我没有醉,我很好。

所以说每个喝醉的人都会说自己很好,柳元一忽然撒开手,我轻盈地跳下来,他一个大马趴趴在地上。

堡里的人赶过来看情形,有个胡子叔叔过来说,哈哈,元一小崽子,看你能跑到哪儿去!

说着把他提起来,柳元一却打了个很大很大的呼噜。

他睡着了。

 

那天之后我就跟柳元一成了朋友。

大概是朋友。

第二次见他的时候是第二天,他在雪地里收集柴火,头肿得好像冬节做祭品的烤猪头。

他大着舌头叫我,七七。

七七,你还认得出我吗?

柳元一?

你怎么认出来的?师兄说我娘看了都不能认出我!

声音没有变。

柳元一的手又冻得红彤彤的。

等他收集好木柴,我和他坐在扫干净的台阶上,又把暖炉给他捂着。

你真好,七七,比我娘亲好。

我就给了你个暖炉。

我说。

娘亲很好的,会给我梳头,给我做衣服,纳鞋底。

哦!我娘亲不做这些,我爹说她什么都不做,她不喜欢我,说生了我之后腰变粗了。

……

我看看猪头。

后来我爹死了,我娘改嫁,家里没钱就把我卖了,换了布料裁新衣。

……

我眨眨眼。

哎你别这样看我!跟你说,我爹可疼我啦!他最喜欢我了,他说他心里我就是个精贵的小王子!

哦!猪头小王子。

我说。

七七!

他喊起来!

我不跟你做朋友了。

 

我们绝交了,好快!

第二天而已。

 

柳元一是个说风就是雨的小孩子。

反正都是小孩子,所以变脸也很快。

跟他绝交以后我难过了一天半,他就腆着脸回来继续跟我做朋友了。

苍云的小娘子其实也很可爱,我们在一旁跳花绳也很开心,所以我跟柳元一说,是你说不跟我做朋友的。

小娘子们就开始起哄。

元一,元一不要脸,想跟小娘子玩。

大一点的苍云小娘子就上去捏他的脸。

那时候他的连已经不很肿了,但是还是被捏得嗷嗷叫。

柳元一一边嗷嗷叫一边说,七七,七七啊!你真的不跟我做朋友了吗?

我听着他杀猪一样的叫声,犹豫了片刻,觉得好歹他把我背回了苍云堡,师姐也说过,江湖行走最重要的就是情与义,如此一想,到不好太过无情。

下次要绝交的话,得让我先说。我说。

哦!

柳元一呲牙咧嘴地点点头。

 

他一点头就糟糕了。

小娘子们开始喊:七七七七想嫁人,七七七七想嫁柳元一。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男孩子跟一个女孩子做朋友,就涉及婚嫁。

但是小娘子们就不跟我玩了。

她们说,你要跟柳元一说亲了,我们不能跟你在一起玩,我们还没有亲事呢!

我觉得很是发愁,又不敢跟师姐说。

 

我不觉得自己想嫁给柳元一,但是不管我怎么说,苍云堡的小娘子都不听,她们只会在那边说,啊你不要解释,七七你就是喜欢他。

 

七七我们是朋友,没事!我会负起责任,娶你当娘子的!

可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你。

我很发愁地托着腮。

我师姐说,她很喜欢师姐夫所以才嫁给他,她很嫌弃他满嘴大胡子,而且上床总是不洗脚。

哦?这不是很讨厌吗?

就是因为很讨厌,但是又很喜欢才会嫁。

你喜欢我吗?

我不知道。我很烦地伸手绕绕,赶蚊子那样。

你讨厌我吗?

应该不吧!不过你被打成猪头的时候,真的很难看,还有不要再说你是小王子。

哦……我以为我至少可以和那些游牧民族的王子比啊!他们长得很丑,脸蛋上两坨红。

那样说很怪!

我说。

可是我喜欢七七呢!

啊?

我看着柳元一。

我喜欢七七,七七会给我暖炉暖手。

柳元一咔咔地挠着下巴上的伤痂,他说那地方很痒,所以要挠,然后每次都挠出一脸血。

你别挠好吗?师姐说会留下疤的。

我是男孩子,疤只会越来越多!有疤超帅气!

柳元一拍拍胸,没有发出师姐夫拍胸时候那种通通声。

我还是盯着开始冒血的地方。

柳元一还在说。

七七最好了,给我做娘子吧!

 

做娘子不是要和夫君在一起吗?

我问他。

是啊!要做饭,洗衣服,生娃娃……柳元一在数手指头。

但是我不行啊!我说。

师姐过半个月就要走了。

去哪儿?他懵了一样看着我。

回七秀啊!我家在那呢!爹娘师父师姐都在。

哦……不能不回去吗?

怎么可能呢?

哦……那我没办法娶你了。

我也不喜欢你啊!

哦……这样啊……

 

我们在年后离开了苍云堡。

柳元一没有来送我。

那天早上他给了师姐几个红梅子,听说是在地堡深处某位苍云娘子的暖棚里种的。

只有很少的几个,因为长在地底下,不是很红,有些苍白。

这半个月里他背着我到处跑,我们最远跑到了映雪湖,那儿真的很美。

他在雪堆里翻出来一个破旧的铃铛,已经不会响。

我想要个会响的呢!

他说。

 

我给他看花瓣。

从天而降的粉色的花瓣。

但是不是真的,只是我们七秀内力的外现。

他说很好看。

 

我走的前一天,柳元一偷了酒出来给我送行,结果他自己都喝了,不过这次很少,他没有喝醉。

他说晚上要去做一件大事!

我想就是他给我的那几个梅子。

 

坐着马车离开雁门关的时候,我伸出头朝后面望。

我看见了猪头小王子在跟我挥手。

他应该又被揍了一顿,还被揍得很厉害。

我想这么多伤,他很快就会忘记我留下的那一个了。

昨天我咬了他一大口,在他手背上。

柳元一问我为什么。

我看着牙印没有开口。

如果这个牙印留下来,他就会记得我。

如果没有了,大概他就会忘了我吧!

 

回到七秀之前,很酸的梅子就吃光了。

我十四岁那年去了一趟苍云,没有见到柳元一,听说他被派遣了出去。

十五岁我及笄,家里给我说了亲。

十六岁我嫁了人。

 

我现在很忙,我生了三个孩儿,今日好不容易摸出空闲,带着最小的女儿出门玩耍。

在西长安的街道上,我遇见了一段过去。

 

从那个苍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听见那个七秀娘子问他。

你是不是喜欢过七秀小娘子啊?怎么总是喜欢缠着我?帮会那么多人,你倒是换个对象?

我就是喜欢七秀小娘子啊!从小就可喜欢七秀小娘子了。

他说。

 

我在帷帘里笑起来,又抱着女儿慢慢走开了去。

 

我屋后种有一株梅子树。

春来,就开紫红的花。

夏至,就结硕果累累。

 

苍云男孩儿也好,七秀女孩儿也罢,到底给彼此留下了痕。


·完·



评论(29)
热度(103)
  1. 易南风佛心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