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可逃】【佛道(带唐明性转)】菩提花 1



人生可逃漫画原作:@王武莫虫之 

——————————————————————

人生可逃番外《菩提花》

佛道·唐明

————————————————————

 

 

1

唐若花在少林磕头,重重的三个。

旁边的小沙弥盯着他额心顺下来的血水眼皮儿乒呤乓啷乱跳,脸都抽成皱饼子。

唐若花摸一把脸,血糊沥拉。

施主发的什么愿啊……这么狠?

唐若花眼珠转过去,小沙弥就成了哑巴。

不是杀父之仇,就是夺妻之恨。你看小僧做什么,我头好看吗?

证诚穿着雪白的僧衣晃过来,宛若佛前弟子阿难陀,青年僧人面若满月,目有青莲。

秃驴,如此想见佛祖吗?成全你。

唐若花垂眸,手中多了一只孔雀翎。

证诚摇摇头。

不想,要是能送我去见牛鼻子,我到不介意。

唐若花收起孔雀翎,证诚身上精光乍现,隐约有尊严佛像笼罩,这种时候就不好对贼秃下手。

 

牛鼻子叫道无痕,纯阳剑宗,不吭不哈的道士,早年听说做山贼的,鼻梁有一道疤,满脸凶相。

据传罗汉转生的证诚和尚闲极无聊地跑去人家道场找茬,被道无痕拿剑一路捅出来,僧衣腰上一圈都是洞,腰肉毕现,毫发无伤。

道无痕曰,狗日的秃驴,欺负俺当了道士不生杀念?老子先剁了你这颗英俊的头颅,再重新皈依道门也就是了。

不过证诚还是棋高一着,道无痕追着他跑遍名寺古刹,用剑捅了他不知道百儿八十遍,可怎么都搞不死他。

万剑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其实也不是真的不沾。

唐若花跟道无痕认识,是因为道无痕倾尽所有买证诚和尚一颗光头,唐若花接了单,上了道馆房顶,看见一个俊美无铸的和尚整撅着屁股趴在屋檐上揭瓦朝下看。

施主要杀我?

等我先看看无痕洗澡。

他还没有脱襦袴,等我半刻,小僧也就死而无憾了。

 

唐若花想了想,下了房顶推开沐室的门,把道无痕给他的飞票退回去,顺便指了指头顶。

卧槽!

细小的怒骂从头顶传来。

坏大和尚好事?

光穿了一条裤子的道无痕提起雪名向外奔去……

 

唐若花下山的时候看见和尚挂在树杈子上,嘴角的血滴滴答答落在枯枝上。

施主好贱啊!

证诚说。

你得不到就见不得别人得到吗?施主?

唐若花呲牙一笑,难得灿烂。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

我就看看都不行?

我没得看,你怎么能看?唐若花淡淡。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你和我看的又不是一个人,为毛贫僧不能看?

看你不爽。

你杀了我啊!你可以的!

和尚像熊那样慢悠悠从树上滑下来,擦擦嘴角的血迹,笑声如珠玉落盘。

为什么不杀我?施主喜欢佛法吗?我渡你,好吗?

 

你渡得了我?唐若花仍旧淡淡。

现在不行,以后吧!等我看了无痕脱裤子再说。

 

从那天开始,唐若花多了个驴友。

人总是要有朋友的,哪怕你是天下第一的杀手。

其实这个天下没有几个人认识唐若花,即便是道无痕,也不过点头之交。

知道唐若花长相的通常只有两种人,毫无关系的路人甲和死人。

死人当然死在唐若花手里,然后脑袋换成大唐通宝和飞票。

唐若花真正的朋友勉强只有一个,就是秃驴头证诚和尚。

证诚弯下腰用拇指擦拭唐若花的额心血,放在鼻子旁边嗅嗅。

好甜。

施主尚是处男之身。

啧啧!

喂喂,追命收起来呀!!!

和尚拍拍屁股跑出去,小沙弥内牛碗面。

大师兄……晚上回来……吃斋饭吗……

不吃不吃!要死了,不吃!

证诚和尚狼奔豚突,背后的唐若花如影随形。

 

说实话吧!这已经是第三十一次了,这还只是打从我们认识以后的。之前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你说,那个明教真的就这么好吗?你额心都要磕出一个眼睛来了,再下去我不怀疑你会开个天眼在上面,放手如何?小花,他不够好。

证诚用手拽羽箭的尾巴,从胳膊上拉出来,留下一个血洞。

唐若花蹲在他身边,看着和尚叉开腿坐在半山的寺院石牌坊上,不发一言。

算了吧!小花,你看看他的名字,不开,陆不开。

精诚所至,就是不开啊!

你怎么这么傻?

证诚靠着护法神兽的雕塑,光头放在兽嘴里。

你呢?不傻?

唐若花问。

 

傻啊!贫僧觉得我是修不成什么西天罗汉了,小花。

证诚用手抚着汉白玉的獠牙。

如果贫僧没有遇到无痕,我已经把你也变成秃头了!不要不信,我很会唬人,西天雷音那一套,我很熟的。

但是世间有这样那样的因果,你逃不开我也躲不掉,世外高人都是屁,吃喝拉撒睡的,都躲不过恩怨情仇爱恨交加。

 

小花……

别这样叫我,只有不开这样叫我。

你看看你看看,若花,若花好了吧!

嗯!

那就若花,陆不开是你的前世债。

哦。

无痕是我的。

哦。

你真没意思,我去看无痕洗澡。

 

和尚跳起来,撒着胳膊血跳下牌坊跑远了。

唐若花抬手,右边胳膊上一条刀痕。

他身上的刀痕很多,还有各种暗器的伤。

但是这一条不同。

 

刀痕是很久很久以前留下的,所以已经几乎看不大出来,只是一条皮肤微微泛白。

一贯鼻孔朝天的男孩儿直着脖子嚎哭,哭出鸡要死之前那种动静来。

一面哭一面手忙脚乱地往他胳膊上缠纱布。

 

小花要死了!

我把小花害死了!

小花你不要死,我不要熊皮披风了,我什么都答应你,呜呜呜!你不要死。

 

那给我做媳妇吧!

他说。

不开,我也想有个圣教媳妇,像你爸妈那样,走到哪里,都在一起。

好,我给你当媳妇。

戴着小红帽的卷发男孩儿揉眼说道,头上的小红帽的金边在太阳下闪闪发亮。

 

唐若花缓缓地抬手,抚了一下疼痛的额心。

就像证诚和尚说的,佛前的誓言的确没有什么用。

他每次都想,这一次,一定要当做从来不认识陆不开。

就当这辈子从来没有在洪门帮里遇到过他。

敏阿娘让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从来没有叫过那个名字。

 

不开,陆不开。

 

扬州城里春风乍起,桃花灼灼,软红万丈。

一枚桃花瓣随风舞进小窗,覆在男人菲薄细腻的唇上,撩拨出一个巨大的喷嚏。

蓝眸随之慵懒地睁开。

白玉一般的修长胳膊用力伸展。

 

小花,别胡乱念叨。

他细细咕哝。

小花?

怀里美艳的女子云鬓散乱,咬牙切齿。

要死了,抱着老娘还敢念叨别的女人!说!这次又是哪个狐媚子?

 

我娘子。

陆不开手指挽一缕女人的秀发,细眯眼,魅气横生。

帮主夫人,偷情要有偷情的样子,娶妻娶贤,小花或许没有你美,可毕竟是我老婆呀!

吻一口秀发,怀中女子已然春光满眸。

陆不开唇边绽出一朵笑,单一面的酒窝几乎将女人的神智都旋进去。

她不如你的,这酥胸,这纤腰……

手指点了几点,女人已经软躺在他怀抱。

 

反正小花只有宽阔胸膛,长韧腰身。

算不得说谎。

他陆不开本来只有一个老婆,不过是男人罢了。

他是这么认定的,可惜唐若花不肯认,为了谁是夫谁是妻争了小半辈子,还好花儿性情冷似铁,到不担心被人先摘了去。

 

陆不开眨眨眼,睫毛长卷如蝶翼。

 

证诚和尚手里捉着碧色的硕大扑棱蛾子,雪名利剑搁在他脖子一旁。

无痕,他说。

我要看你洗澡。

雪名割破了他蜜色的脖颈。

阿弥陀佛。

诚征双手合十,蛾子蹁跹般地飞开了。

二十年前你十七岁,花名遁地虎,在黑风山顶劝你伯父大寇混山蟒放了一家读书人三口子的性命。

那年我三岁,无痕。

如今我二十有三,追了你三年。

你背后有一头下山虎的花绣。

修行十五年,剑术有成,道心毫无寸进。

无痕,我来渡你。

 

诚征的光头,在月夜里,熠熠生辉。

 

 

 

 

 

 

 

 

 待续


评论(1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