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J3人生可逃】(咩策/鹤狼)不知年之《万水千山总是情》10/大结局


原案/插图: @王武莫虫之 嗷嗷请食用我上供的麦芽糖~~~(づ ̄3 ̄)づ╭❤~

袍子,跟阿鹤好好过。

本文将出本。

已经开启预售,20号晚8点结束 

预售见:http://weibo.com/comment/inbox?topnav=1&wvr=6&mod=message&f=1&need_filter=1#!/3331305424/D3olVcpzE?type=comment#_rnd1447314302072


10

 

万水千山总是情,携爪同路向前行。

 

鹤闲云把那玩意丢出去的时候,李同袍的狼眼珠子都快蹦到地上了。

燕小情的下巴已经掉了,或许是第一次,这个抓鬼捉妖的天师道长与他捉了两百年都没捉到的狼妖深情对视,两双眼睛彼此看见对方心中狂奔的草泥马。

那是一块骨。

仙人骨。

 

仙人和凡人自古以来是不同的,最大的不同不在于那些非凡神迹,而在于骨。

在李同袍骑着闪电骷髅马跑遍昆仑的那个时代,唐代大诗人、长歌门著名人士李白曾经这样写过——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仙人比凡人的骨头多一块,在脑后的地方。所以人世间多有摸骨看相,骨的重量和充盈是命数好坏的源头,生来多一块骨的孩童,则有可能是神仙降世来了,从小必生各种异相。

妖怪修炼成仙,人修炼成仙,也渐渐会多出一块骨头。

若是仙人违规,为天道所罚,严重的便要先摘了仙人骨,再罚下凡间。

举凡修炼仙人骨,不但要进入仙道,还要数千年岁月,实是极难的修行。

然而鹤闲云就那样把自己脑后的仙人骨抠了出来,随随便便地朝着前方一抛了事。

 

燕小情追杀了李同袍两百年,从大清末年杀到看见新世纪的曙光,从仙人高于帝王到一个半仙买不起帝都通天苑的房子。

李同袍很奸猾,或许是燕小情遇到过最奸猾的狼妖。他从很多年前开始就混迹人间,真正的混迹,他不吃人肉,生肉都不吃,过着寻常人的生活,以至于连狼的气味都快要消失。

因为李同袍不做什么真正的坏事,燕小情其实也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寻觅他的踪影,比如这最近五十年,燕小情就完全没有在意李同袍在哪儿。

要不是正好从上空路过,他也闻不到那种狼骚味儿,没错,就是狼发了春,就会有的那种味道。

这次猎杀狼妖他也算什么都想到了,哪怕是看见赤条条在交欢的狼。

可他就是没有想到屋里跟狼妖行淫乱之事的是个真正的仙人,更没有想到一个仙人会为了一条修行五六百年的狼妖,活生生把自己的仙人骨挖出来。

那不过是因为燕小情对护着狼妖的神仙说,你说到底是个仙人,护着妖邪又算什么神仙?若是你还当自己是仙,就帮我拿了这狼妖,妖丹进补,拆拆骨头泡酒,皮子你要就拿去垫床。那神仙就毫不犹豫地从脑后抓出凸起的雪白的骨头,刷地掷出去,就像丢的是头上插的木簪子,还必须不是花梨木紫檀木,是最普通的黄杨木。

燕小情看看李同袍,李同袍看看燕小情。

狼妖,他问李同袍,你都干了什么?好端端一个神仙,被你祸害成这样?

 

李同袍扒在窗口朝外看,他看见一滴仙人血从鹤银白的发里朝脖颈下滴。

鹤闲云在燕小情开口的一瞬间便穿上了道袍,挥袖腾空而出,将窗户和窗户里的他挡在身后。

李同袍对燕小情不以为然。

以前还是比较以为然的,因为燕小情也是个修道的天才,自从被他发现踪影,就被追得不要不要的。

要不是因为某个激情不可说的年代破四旧,估计燕小情早就把他给捉拿了。

那时候半仙也被追得遍地跑,燕小情的道观都被人掀了,三清头上淋了童子尿,自然没空理他。

可他眼下不怕,他有底气。

鸟人神仙刚刚说他可爱呢!想起来,李同袍就有点得意,是真的得意。

因为鸟人说,他当秃头狼的时候,也可爱。

你看,这就不同。

严小峰曾经说,你真好看啊!

这个你到底是哪个你呢?

可鸟人神仙说得好,你就是你,秃头的你。

要不是燕小情,李同袍就要举起四个爪子乱晃表达自己的开心和喜悦,顺便捧一下鹤闲云如何慧眼识英狼。

然而这种假设没有实现, 李同袍就觉得虽然自己还没有答应什么,但是看在自己足够可爱的份儿上,鹤闲云应该不会眼看着自己被坏道人抓走。

 

看到流进鹤闲云脖子里,洇湿了雪白道袍领口的仙人血,李同袍才真正确定,鹤闲云方才说的绝不是什么:哎呦这是你家狗啊!真可爱。之类的应付话。

甚至不是一句编造出来让他开心的对白。

仙人一言,可以定江山,可以定生死。

可以定,人间情爱。

 

鸟人,你疯了?

李同袍问鹤闲云,忘了叫他仙师。

不曾。

鹤闲云微侧脸,面目如霜,单唇角挑了个弧儿。

没疯你挖什么仙人骨,那东西是能随便挖的吗?挖了你就不是神仙了你造吗?以前不造现在造嘛?造了你还不快点捡回来糊脑袋上?

李同袍急得眼睛都直了,红光乱闪。

咳,那狼妖,这仙人骨不是砖头,是糊不回去地。

燕小情忍不住打岔。

就你懂?闭嘴滚一边儿去,不说话没人不当你是个死道士,反正你就是个死道士。

燕小情摸摸鼻子,有点不大爽,然而一个正经的前辈因为自己一句话就断绝仙路,他再义正辞严觉得自己天上地下独一份儿的正义也不成,忽然少了个神仙,上面只怕也是要查一查的。

他不过是个半仙,冒犯真仙的罪过他还背不起。

挖了就挖了,狼妖,既然做了神仙护着你于理不合,那挖了之后护着你,便不会再有什么问题。

谁说没问题了?你是神仙的时候你能护着我,死道士不敢得罪你当你是大前辈,现在你不是神仙变成了妖怪,他要是把我俩一块儿收了怎么办?你我就是一根藤上俩地瓜,一扯带着泥都起来了。

李同袍脸红脖子粗地吼。

这话怎么说的呢?燕小情又忍不住了,兀那狼妖,真是不会看风色,这位仙长既为了你舍了仙人骨,我如何还能与你一个小小妖怪计较?况且,况且这位仙长若是发力起来,本半仙也不是对手……

哦?

李同袍听了燕小情的话,光溜溜地就站了起来,燕小情一看好家伙这一丝不挂的,肚皮上还黏着不知啥玩意,简直要了他这清修童子道人的命了,当即抬起袖子遮着眼睛喊,妖怪,你倒是穿条裤子!

不穿!

李同袍从窗口往外跳,一蹦蹦到鹤闲云背后,整一个背部挂件。

你伤着哪儿了?疼吗?这都流血了……死道士打不过还不快点儿滚!

李同袍化身黑狼,毛茸茸地吐舌舔着鹤闲云的后脑勺,一边舔一边哼哼。

阿鹤我们回屋去,不管这个死道士,让我瞧瞧伤哪儿了?

鹤闲云淡淡回头,和黑狼看个正着,眼不错眼,四只妖异红眼。

你心疼了。

鹤说。

嗯!先回去,我给你看看。

好。

 

燕小情瞬间觉得自己变成了透明人,还吃了一嘴麦芽糖。

眼睁睁看着神仙跟妖怪飘回了屋,他哎呀叫了一声,呸呸呸地吐着唾沫飞远了。

他得去找清泉洗洗眼睛,啊,还有耳朵。

这淫乱的狼妖,竟然连那样的真仙都勾引了。

可怕,真可怕,原来最可怕的是装得人模人样的小妖精。

哼切呸!以后看见这样的,一定躲远一点儿。

 

 

 

李同袍拖着舌头拿爪子拨弄鹤闲云散开了的发,却发现酒精纱布派不上用场,仙人骨挖出来固然伤了元神,但是外表是压根儿看不出来的。

要不,吃点云南白药吧!我再淘换点老山参,家里还有几根早年的黄精,炖了给你补补。

狼懊丧地坐在桌旁,想一想,忍不住责怪起来。

仙师,你怎么想的呢?那可是仙人骨,你知道我到现在妖丹才多大?我吐出来给你看看,你看就这么大。

狼爪子里捧着个兵乓球给鹤看,看他斜了一眼,伸出舌头刷地卷嘴里吞下去。

你看我啊,三千年才搞出来这么点东西,别说仙人骨,金丹都没有的,你怎么就这么不懂珍惜呢?

我说过了,鹤闲云拽着狼爪子,让他转过来对着自己,伸手抚弄毛耳。

狼顺从地别起耳朵来,厚厚的毛在鹤的翅里被揉弄得很舒服。

我生来便有这骨,已近万年,并没有什么好稀罕。

稀罕得很!我就稀罕,我没有呢!李同袍叫起来,呲牙咧嘴,心痛不已。

狼妖,你心疼是因着仙人骨难得,抑或是因为本仙……我?

鹤闲云已经不能再称本仙了,以前是故意不说,现在是没有资格。

李同袍意识到了这种改变。

他鼻子抽动了一下。

你是不是傻?我只是个小妖怪,何必呢?

傻?我天生地养,素来灵性,傻,似乎与我无关。

为了一个小妖怪就不做神仙,不是傻是什么?

你不喜欢神仙,我便不做了。

啊?就为这个?

倒也不是,一些是为了符合天道,仙护着妖,的确不妥。我要护着你,便不再做仙人了。

鹤的翅出来了,静静地覆在狼的毛爪上。

白翅黑毛,扎疼了李同袍的眼。

不值得,为了什么也不值得。你以为这般,我就会与你谈一场恋爱了么?

不会么?鹤的眸直勾勾地看过来,勾着狼的妖魂儿。

我……

李同袍语塞。

仙师,你这叫挟恩自重你知道吗?

原来我对你有恩,我对小峰似也有恩,倒是未见他将我看得多重。鹤闲云看李同袍的眼,看得狼化成了人。

狼妖,你会和他一样么?过你的妖生去,想走便走,并不留恋。

怎么会……我……我怎么会丢下你不管啦!你……

李同袍四爪无措地支吾。

你会陪着我?

……嗯……

教我人间情爱?

……这个……你……你不是懂了么?

我懂了什么?

你的心,会疼了。

 

狼的爪,按在鹤的胸前,很轻很轻,仿佛怕爪子抓伤了白皙的皮肤。

狼妖。

嗯?

你不教我,这里便疼。

啊你好烦……我不想听……我气短……

狼妖,你心又疼了,这跳得,你听!

不听不听,趁你的心还不行?你这鸟……鹤……

 

说着说着,狼就进了鹤的怀抱,被羽翼覆着暖融融,毛乎乎。

仙师啊……

换个叫法吧!如今我也是妖了。

哦对哦,以后你也要挨雷劈了。

你不是说,住在楼房便不怕了么?有避雷针。

避雷针是个好东西啊!坐在下面嗯嗯啊啊,死过去活过来一样快活……咦?竟然觉得快活。狼脸刷地红上去,天边晚霞一样赤红。

那……阿鹤,叫你阿鹤好不好?要么,闲云?还是阿云好?

怎么叫都行。

那阿鹤,我……还是喜欢道长。

哼?

你莫要生气,我喜欢他,从来也没有取代了谁的意思,只是他照料我……

往后我照料你,许你吃肉,很多肉。

噫!不是那个意思。哎,罢了罢了!再就是,我不想换了这张脸。

哦?

我喜欢李敏啊!若不是他,我如何有今日呢?

是吗?

关键是……

那狼说着,爪子捧起鹤的头来。

要不是他,又怎么会认识你呢?

 

说的也是,为妖,也不可忘本。

鹤眯眼,下一瞬,鹤便携着狼入了奇妙幻境。

是雪,纷纷扬扬的雪,是雪山之巅,极冷极寒。

是枯瘦的大尾巴狼蹲在雪地里,对面站着高傲洁白的巨鹤。

啊呀啊呀!这是什么!

李同袍喊。

鹤低头,与狼额顶着额。

你可要记得,是我先遇到的你。

你……你这么这么执念……真不像个神仙……

话音未落,巨鹤化人,是俊美无铸的青年道人,飘然而仙,看得狼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冰红的眼锁着的黑狼,也渐渐化为人形。

道人的手托起狼妖的脸。

这才应该是开始。

道人说。

 

狼妖摇着大尾巴,噗嗤笑了起来。

下一瞬,幻境崩塌,大尾巴狼坐在少年道人的腿上,被他挑着下巴。

阿鹤,原来你口嫌体正直。

不懂。

不懂百度啊!因特耐,刷微博,你不是很会了么?

狼妖不怕死地跳起来逃走,在厨房被捉住。

少年的头搁在他肩上,因为不是仙,变得沉了几分。

我会长大的。

少年说。

我才不是你侄儿。

啊呀!你还记恨……

狼妖笑得打跌。

 

少年红眸微闪,将青年大尾巴狼打横抱起,朝卧室而去。

你你你……你刚受伤,又来?

你说好教我的,人间情爱。

又不只是这个。

先教这个。

 

狼没了声,被鹤吃下肚去。

仙呀妖呀,一锅烩了便是。

狼嗷嗷叽叽地叫着,身子一耸一耸,偷着空儿,亲在鹤汗湿的鬓发上……

 

万水千山总是情。

有缘千里来相会。

百年修得同船渡。

千年修得共枕眠。

开心就好,大不了,慢慢教……

 

心都疼了,来日方长。


·全文完·

评论(26)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