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J3人生可逃】(咩策/鹤狼)不知年之《万水千山总是情》8/仙师你……

原案/插图: @王武莫虫之 嗷嗷请食用我上供的虐心戏~~~(づ ̄3 ̄)づ╭❤~

袍子,来我么么头。

本文将出本。

今晚8点开启预售,20号晚8点结束 

预售见:http://weibo.com/comment/inbox?topnav=1&wvr=6&mod=message&f=1&need_filter=1#!/3331305424/D3olVcpzE?type=comment#_rnd1447314302072

 

8

 

 

万水千山总是情,好聚好散行不行?

 

李同袍很认真地在纸上写,一条一条一条地写。

写到:吃腥膻的肉,这几个字,叹了口气,笔停了停,又接着写下去。

处女座曰,人要想让喜欢自己的人不再喜欢自己,很简单呀!大作家,只要你变成他讨厌的那种人,不就可以了?

喜欢整齐的你凌乱。

喜欢贞洁的你淫乱。

大事可成也!

李同袍听得直皱眉,问处女座,你上过大学吧!

处女座摇摇手指,不,我不是大学僧,我是研究僧。

研究僧没钱,家境不好,便舍身入了红尘。

 

红尘万丈,不是神仙居处,仙师,哪儿来的好好哪儿去吧!

李同袍狠了狠心,斜着眼看看客厅里抱着IPAD不放手看各种新闻电影的鹤闲云。

鸟人看片都牛,各种快进,什么都看,不管是剧情还是小黄片。

李同袍掩卷不语,起身走进厨房拿出小牛肉来解冻,想想看换成羊肉,烤个二成熟,现出原形来撕扯,刀子都不用。

鹤闲云听到动静回头看,犀利目光瞟去,穿着家居服的大号黑狼摇着尾巴,满嘴血水淋漓,羊膻味儿飘出老远。

淡白的眉聚在一起,鹤走过去看狼。

李同袍心中一喜,吃得更加恶形恶状,从牙缝里掏肉丝,还哇地一声,送到鹤闲云跟前。

仙师,好大一根肉丝哦!卡在人家的牙上好难受呢!

吃了来修炼。

鹤闲云看看红红的肉丝,气定神闲地撂一句,走进书房。

李同袍叹口气,肉丝丢在桶里。

其实他已经很久不吃这么生的肉,人类最有前途的发明就是美食。一种材料变着花样的做出各种滋味,让狼也十分享用。

把小羊腿洗洗裹起来扔回冰箱,考虑哪天偷摸再烤烤吃,李同袍坐在餐椅上仰面朝天地打盹。

鹤闲云久等李同袍而不得,出门一看,狼在椅子上挺尸,长长的舌头从长嘴巴根儿落下来,滴着哈喇子。

 

 

头牌……

李同袍问处女座,你确定做让人家讨厌的事,就可以解脱?

差不多吧!处女座擦擦嘴,打个饱嗝。

要有持之以恒的心态,脏衣服要穿就穿半个月,丑恶的形状要维持长久一些,才有用。

 

并没有什么卵用,对付凡人的用来对付神仙,不够不够太不够。

李同袍腿儿盘成个麻花,双手结成兰花指搁在膝盖头,这个姿态对修炼之狼不算痛苦,前提是不是被逼着这么做。

他本来好端端在饭厅装死,下一瞬就移到了书房。

仙人就是仙人,鸟翅一抖,逼出他的人形,让他动作僵在那儿,维持修炼的姿势,动弹不得。

为什么不想修炼?

鹤闲云总是这么一针见血。

仙师,我没有那么大的心,为何逼迫于我?李同袍很诚恳,很无知地问。

鹤凝视狼纯真到蠢的双眸。

不逼不知道极限何在,人是,妖也是。

我的极限我早就知道了。李同袍姿势周正,话语却软烂得像扶不上墙的泥。

仙师,我只是个小妖怪,两千年比不上人家两百年修行,三千年也不过人家四五百年修行,仙师你看不惯,我也就是这样,没法子,妖生来,要认命。

 

 

道长。

……

道长道长?道长?

说。

你说我得了道长的双修点化,会不会修行一日千里?要是再过个一千年,说不定我也是个大妖了。

连朝大了想的心思都没有,一千年,旁人足以摸到仙道门庭,而你,不过想做个大妖?

我天生不足啊!道长,野心我也有,不过比别的妖怪,那是要小那么一米米。而且我喜欢做人啊!成仙得道的一般都远离尘世,我不要,我喜欢人,我喜欢他们每天忙忙碌碌,吃吃喝喝,爱爱恨恨。

人也有生生死死,你喜欢吗?

喜欢啊!

要是我说你这张皮子的原主已经死了呢?

那感情好啊!

嗯?

这天上地下,就剩下我一个有这张脸了。

 

唐之后,是宋,宋之后,是元,再到了明,那时候的人喜欢听南曲儿,有个叫汤显祖的人类写了一部名儿好听的剧,叫做牡丹亭。

李同袍穿着士子的长袍,手持折扇坐在下头听着,扇在手上拍着鼓点儿。

台上的人儿唱:似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他那时候的回答定然是有点酸的,不然严道长不会说,啊你这狼妖,果有奸猾之心。

然后就把他摁在那儿就地正法,弄得他好几天都只能扶着腰。

 

公元二零一五年的这个夜,鹤也察觉了狼的奸猾。

他捏着狼的脸,摩挲他满是肉的手感极好的下巴。

你真的认命?

若认命,当初为何缠着小峰?

他若不坐化,你是不是打算永远随着他。

他若永寿,你不会勤加修行?

 

仙师,好痛。

李同袍握着鹤的手腕。

痛什么?你是不是喜欢了小峰?动了人间情爱?

仙师懂了人间情爱?

不懂,你看起来像。

鹤的手更用力一些,陷进皮肉。

狼笑起来,仙师既然不懂,我也不懂。

小峰给你开了智。

那我也不懂啊!开智之后,道长便走了,他不曾传授于我。

狼妖,你当真要说假话?

真真假假,仙师,我若不知道是真是假,还算是假话么?

 

李同袍闭上眼。

闭上眼,就回到了雪山之巅。

他忽然之间觉得七窍生风,睁开眼,是严小峰煞白如霜雪的脸。

道长你还好么?道长你着小脸儿白得,嗷嗷呀,我的心好痛。

李同袍照严小峰拱过去,搂着他的大腿,提着他的手放在自己头上。

严小峰没有说话,李同袍有些欣喜。

心好痛什么的他以前也说过,严小峰只会嗤笑,大部分时候更是不理他。

道人会说,你这狼妖,知道心痛是什么?就随口胡柴。

然而这次没有。

道长你摸摸我,我是狼,很热乎的,你暖暖手。

狼妖。道人的手落在他脖颈上,像大片的雪,又像被冰冻了的仙鹤的羽毛。

嗯?

我给你开了智。

哦!

往后若心痛,就怪我。

开智不是很厉害吗?道长以前说过,妖怪只有开了智,才能成仙。

嗯,便是如此。

那心痛算什么?成仙挺好的。

你若一直这么以为,也好。

 

冰雪一般的手轻轻地抚着毛耳,很冷。

原来是最后一次,难怪这样冷。

 

成仙先要做人的,仙师,你们天生天养的精灵不会如此,听说你们有先天的仙人骨,我又没有,我觉得做人,挺好。

李同袍微微笑着,小心地敛去一点泪光,才再睁眼看鹤闲云。

 

在那霜雪道上,听见旁边御剑而行的纯阳弟子的话远远飘来。

听说严道长坐化了。

这可是大事,师兄,你我快些赶回去才好。

 

道长,我的心,好痛。

李同袍杵着枪,紧紧握着,却还是撑不住,慢慢跪倒在山道旁。

脸只是脸,他又不是那个人。

严小峰是可以修炼成仙的,他不说,不表示他就不知道。

妖是很敏锐的,厉害的人厉害到了什么程度,要是不晓得,就无法保命了。

严小峰为什么会死呢?

所谓坐化,他知道,就是死。

是风中再也没有他的味道。

是冥思时找不到他的魂魄。

是上穷碧落下黄泉,没有他的身影。

是他从昆仑南跑到昆仑北,没有他忽然现身,提着他的后脖子毛,把他扔上小遥峰顶,洗洗干净,滚在一起。

严小峰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又不是在看他。

李敏死了。

所以严小峰也死了。

时隔多年,他还是去死。

 

 

要怎么说呢?跟一个不用做人就成仙的鹤怎么说才好呢?其实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得道成仙,只想做人?

哪怕知道无论如何也无法做那个人,也没有关系。

但凡活在这个世间里,就仿佛已经足够了。

这世上的生灵,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否定前一分前一秒的自我,这生便是无法停止的蜕变,就像他,一开始想要修炼成人,后来又想修炼成仙,可现在觉得,就这么做个人吧!守着人世,过人的日子。

这世上众多的妖,没有几个成仙得道。

人好可怕的,一旦做了人,就无法轻易舍弃。

七情六欲再痛,痛不过从兽到人的蜕变,痛不过黑毛缩进肉里的万针穿心,痛不过蜕化时骨骼变形,所以妖总是在做人之后爆发了各式各样的欲望,生生死死都不怕了,只要随人恋,便可无人怨。

所以白素贞就爱了许仙,哪怕这男人心里说不定惦记着小青,他看见她的原型会大叫一声飞散了三魂七魄,她还是爱他,给他生孩子,被压在雷峰塔下。

他喜欢那个道人,这么多年,他没有想过,换一张脸。

这妖做了人,就傻了,一点儿也不灵透,投身在浊浪滔天。

然而鹤不愿,鸟人神仙捏着他的嘴儿,淡淡冷冷地说,狼妖,这人世间有什么好牵挂呢?

随着我修行成仙,也是小峰当初托付你给我时的心愿。

 

鹤闲云有些烦。

他很久没有感觉到烦这种情绪。

上一次是在严小峰跪在身后时,冰冷的风吹着他冰冷的脸。

他唯一算得上弟子的弟子说,仙师,我要去找他。

那时候他很烦。

现在他也很烦,为什么他难得希望一个人或者一条狼有些成绩的时候,他们都不要呢?

这让他觉得做仙人可能也不是那么的好。

他已经被拒绝了两次。

于是鹤闲云恼怒起来,仙人一怒,这世间萦绕的迷雾也就散去了。

鹤闲云知道严小峰必定入了轮回,而他早已在三界之外,从三界外看轮回,就会特别清楚。

他只是转念,就找到了严小峰。

再转念,他已经和李同袍到了严小峰所在的地方。

 

画廊里,严小峰身穿博柏利最新款的驼色大衣。

他的身材高挑修长,长发扎在脑后,戴着金丝边的眼镜,温文尔雅,却又让人不敢随意亲近。一身的名牌已经是一种隔离他人的调性,况且他看着一幅抽象画,抽象得乍一看以为是涂鸦的那种。

这样的一个男人,很难跟他找话题,只是站着,就很有一些高冷。

不时有对他注目的人从旁边溜过去,眼神凝在他身上,却不会靠近。

李同袍被提着后领子站在他面前。

狼妖,他看不到你。

鹤闲云在他身后说。

你我如今不过灵魂出窍,在这里的,是你我的一魂一魄。

 

道长……

李同袍说。

他也听不到你。鹤闲云的呼吸就在耳边。

李同袍朝前伸出手。

 

小峰!怎么早到了这么多?

严小峰转过头去看叫他的人。

西装革履英俊的男人站在侧门朝他笑着。

阿敏!阿敏阿敏!

高傲的画家融成了一滩水,像看见主人的柯基犬那样毫无犹豫地扑过去。

阿敏呜呜人家等了好久!

好好好,都叫你不要这么早来。

人家怕阿敏等我。

我下班总是比较晚的。

不管,就是要早到,就喜欢等你。

严小峰勾着李敏的胳膊朝前走。

阿敏啊,今天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阿敏吃什么,我就吃什么,用阿敏下饭就好。

你啊~~

阿敏不喜欢?

就喜欢你这样儿。

嘻嘻——

 

狼妖。

鹤闲云说。

你看,他很好,你无需牵挂。

李同袍转头,已是在自家书房里。

仙师。

狼说。

人间情爱,我不想再陷进去一次。您换个人谈恋爱好吗?我懒得骗你,我们好聚好散,行不行?

 

 

 

待续

评论(17)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