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J3人生可逃】(咩策/鹤狼)不知年之《万水千山总是情》7/再吃肉!

原案/插图: @王武莫虫之 嗷嗷请食用我上供的嘿嘿嘿~~~(づ ̄3 ̄)づ╭❤~

袍子,不作不死。

本文将出本。

今晚8点开启预售,20号晚8点结束 

预售见:http://weibo.com/comment/inbox?topnav=1&wvr=6&mod=message&f=1&need_filter=1#!/3331305424/D3olVcpzE?type=comment#_rnd1447314302072


7

万水千山总是情,旧事莫提行不行?

 

嘿嘿嘿是有典故的,虽然看起来只是三个字,但是,很污。

是费玉清讲的,有个胖子去减肥,选了钱最少的一种,进了房间看不到任何器械只有一个前凸后翘的大美女。胖子不知所措,美女就起身说道,你来追我啊!要是追上了,我就让你嘿嘿嘿。

这个笑话已经传烂了,费玉清也成了费玉污,大家看见什么都嘿嘿嘿起来,心照不宣。

酒保吞吞唾沫,已然很有些受不了。

李同袍生得好看,或者说,李敏生得好看,他与李敏长一张脸,学着人家的模样做这皮相,如何不知道这人是多么的诱人?

哪怕当年天山白雪一般冷厉的严小峰又如何呢?一样折在这张脸前。

当然,那还是李敏厉害,与他李同袍无关。

但是李同袍就很明白这脸蛋的妙处——除了那头鹤,大概没有几个人能看破妖物的行藏,欺骗性真真儿很强的!

酒保就已经不行了,目光都飘起来,嘴里重复着李同袍的话。

追上真的可以嘿嘿嘿?

是呀!

李同袍点头。

 

要是我追上呢?

雪白的胳膊从旁边伸出来,一只手捂着李同袍的嘴,把他朝后拉去,沉进怀里。

也嘿嘿嘿?

李同袍的眼睛朝侧面拧过去,拧得要抽筋。

银的丝混着红的发。

鹤来了!

怎么会?

 

酒保楞一愣,然后笑起来,很豪爽。

小朋友,你这么晚出来家里大人不管吗?这里不适合小孩子来的。

小孩子?我不是。

鹤在尘世里过了几日就知道不应自称本仙了,当然也是李同袍极力说服的缘故。如今的人不相信有神仙,他们比较相信有八条腿长得像章鱼的外星人。

自称本仙,很容易被人抓去精神病院的。

本仙如何会被捉?鹤闲云觉得这是个虚假命题。

可仙师也不会乐意伤人不是?狼谄媚地笑,搓着毛爪。

仙人自然不应该干扰尘世,更别提伤人。

鹤闲云想起被自己弄翻的公交车,若有所思……

 

他现在只说我,不提本仙。

哈哈!小朋友真是好玩,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是个大人,可看看自己的胳膊腿,还早得很,你刚读初中吧!

酒保是个善人,面对冷口冷面的初中生很有耐心,举起胳膊略微用力,肌肉便坟起来,再用点力气,还会卜卜跳。

他没有注意到李同袍高高大大却毫无反抗地枕在鹤闲云胸膛,胸膛有些瘦有些削,毕竟只是少年的怀抱,视觉上实在有些怪异。

这条,这个人,是我的。

鹤闲云说,他的声音冷淡漠然,不大不小,在扰攘的酒吧背景音里却极有穿透力地灌入人们耳中。

你的?酒保笑了,旁边的人也都笑了。

小朋友,你才初中就……这可是违法。

更有人认识李同袍,笑得猥琐地一巴掌推他肩头:行啊袍子!这么小你都吃得下去!不怕查水表啊你?

李同袍咧开嘴,笑得比哭得难看。他才是被吃的那个。

鹤掀开硕大的毛尾巴,胯下大龙啃噬他身子里的蜜肉,弄得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哭喊,鹤爹爹,仙人爷爷,喘不过气啦……要死要死要死……

心知肚明这事实却不愿张嘴承认,李同袍是这酒吧里的一朵霸王花,他上的和上他的都不少,萍水相逢,被翻红浪,却从来没相识成仇的,人人都爱李先生,人人都亲大红袍。

李同袍难得刚硬地咬牙,各位,这是我本家侄儿,最近爹妈托付给我照顾来着,小家伙估计想吃宵夜了,所以上这儿找我来。

哎哟李爷,你也真是的,你在这儿混堆儿怎么好让侄儿知道?

呵呵!李同袍干笑,耳边一凉,小风吹过。

侄儿?

李同袍一听浑身狼毛倒竖,不管不顾地用了巧劲儿从鹤闲云怀里钻出来,却拉着鹤的手不敢放开,忙不迭地拖着他朝门外走。

侄儿?再说一次?鹤的身子有千钧重,道门无上大神通。

李同袍如拖一列火车。

仙师,人多眼杂走远点再说可以么?

狼低眉顺眼,总算让鹤闲云挪了步。

 

后巷,暗夜,无灯。

李同袍抬头看,好一个月黑风高杀人之夜。

狼眼珠子回了红色,妖异地闪,暗淡不怕,狼族夜视最是厉害。

他看着鹤闲云,满脸诚恳地道,不就是嘿嘿嘿么,追上我也就笑笑罢了,玩笑,就是个玩笑。

鹤淡淡地看着他,许久之后,将李同袍滴溜溜转过身来,一把推在墙上摁住,脸就跟墙来个亲密接触。

骗本仙?

鹤的声音穿透狼脑。

本仙前日开始学会上网,英特耐,刷微博,狼妖,你是不是忘了?

 

忽然被放开了来,李同袍连忙转身,却不见少年身影。

天降神音,忽左忽右。

狼妖,你跑,我追。若是被我追上,就让我嘿嘿嘿!

 

不作不死,作了肯定死。

这一夜,李同袍算是真正明白了这句话说得有多么对。

鹤闲云坐在城市最高楼楼顶边缘,若无其事地朝上顶他的大鸟棒,而李同袍光着两条腿坐在他身上,看下方蛛丝一般的道路,甲壳虫一样的车辆,感慨这万家灯火,光明灿烂,恐高症加吹凉风抖得肝都碎了。

坐在避雷针下面被干简直可以列入世界X爱奇葩大全,还是排在前面的那一种。

他连原型都逼出来了,被路人甲当大黑狗都认了,四条爪子倒腾得飞快,一边逃窜一边告饶,真是令人十分感动,然而还是被鹤闲云拒绝了他痛哭流涕的求饶。

努力并没有任何卵用。

四爪难敌双翅,一应追你的是个鸟人,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大鸟干到失声。

李同袍射出去的时候居然还觉得挺美。

白的液飞溅在黑的空中。

他快断气一样地对鹤闲云说,仙师,你说,下面会不会有人觉得在下雨?

 

大约这句话惹恼了鹤闲云,李同袍被扯着头发亲了个七荤八素,上下两张嘴都不得闲。

他很想死。

当然没有死。

不过是欲仙欲死欲死欲仙而已。

 

李同袍是被香醒的。

有一个瓦罐子,很香很香。

李同袍扑棱扑棱耳朵,端起来打开,是一盅素佛跳墙,整个城中也没有这样好的佛跳墙。于是他吃起来,吃得很开心很感动。

鹤闲云走进来,手里拿着热乎乎的毛巾递给李同袍,他擦了把脸,想起昨天晚上鬼叫着冷被鹤羽裹起来,仿佛就那样睡了过去。

好吃?鹤闲云看着空了的佛跳墙。

好吃,哪儿买的?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铺子?

福州。

李同袍差点一口反刍出来,福州距离这城市快一整儿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距离。

鹤闲云拍着李同袍咳得乱耸的肩。

一念即至而已,茹素也有味道不错的,有助修炼,以后不许吃肉。

不行我要吃肉……我要……没给我扔了吧!

李同袍红着眼看鹤闲云,形同仇寇。

自小吃不饱的李同袍,冰箱里从来堆满食物,尤其是肉。

牛肉猪肉鸡鸭鱼鹅,一定要吃,可着劲儿吃。

我要吃肉!李同袍斩钉截铁。

于修行不好,不许吃!

我要吃,我不修行,也要吃肉。

李同袍捉着鹤的手,埋头下去,头在他侧腹拱着。

仙师不要笑我,不是一直说我不入流吗?我不过是一条被扔出来的大尾巴狼,这一世也不会有什么出息,我不求什么仙道不求永寿,我只要吃饱吃好,我要吃肉,不嘛我要吃……呜呜呜,嗷呜呜呜……

肉这般重要?鹤闲云垂眸,看那狼头动来动去,停下来,是隔着他穿的凡人短裤含着那要害的头儿,柔柔的吮。

重要。

李同袍腰酸腿软,说话倒是坚定。

仙师,重若我的性命。

 

一块肉就能撑十天,一只青蛙腿可以抵挡两日,仙师,我只求活,能好好活,肚里有肉,身上有毛。

你这狼妖,就没有更多的指望?

没有。

李同袍摇摇头,用獠牙尖磨磨舔湿了的暖热凸起。

活着就好,吃饱了活着。再有多的,都是捡的好儿。

……何必如此贪心。

贪心么?仙师,我只是想吃肉。

是贪,也是不贪。

 

忽然被捉住了爪子,李同袍被整个拽起来,真红的眸相对,两只妖。

肉,没有给你扔了。

狼耳朵竖起来,尾巴在后面拼命地摇,跟电风扇一样。

鹤闲云捏住李同袍的下颌,将他扯到自己跟前,盯着面露畏惧的狼。

你,要更加勤奋,日日修炼不辍。

啊?我……仙师,我只要吃饱……

我不许!

啊?为什么?我怕饿。

吃饱,可以。不许你如此不求上进。

仙师啊,我不上进……那也是我的事啊……

我不许!

这到底是为什么?

若无意外,我与此人世同寿。

鹤闲云捏着变形的狼脸,缓缓而谈。

你,要活得长久,才好。

 

狼眨着眼,尾巴停下来,疑惑地吊在半空。

鹤啄着狼的嘴,一下一下,十分笃定。

仙师……

聒噪。

哦……

 

李同袍坐在高级米其林西餐厅里,看着对面狼吞虎咽小羊排但动作优雅的处女座,毫无胃口地灌了自己一大口柠檬水。

他问:头牌,你教教我,怎么才能摆脱对你感兴趣的客户?


评论(13)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