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J3人生可逃】(咩策/鹤狼)不知年之《万水千山总是情》5

原案/插图: @王武莫虫之 嗷嗷请食用我上供的狼崽子~~~(づ ̄3 ̄)づ╭❤~

我鹤男友力要炸了



万水千山总是情,不那么疼行不行?

 

一头黑狼坐在树墩子上抬头望天,又到了凛冬将至的季节,鸟儿们成群结队地在空中飞着,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

黑狼很羡慕鸟儿。

它们可以飞到温暖的地方去。

它低下头,看着自己毛茸茸的爪子。

枯槁的毛发之下是瘦削的肢体。

什么时候能够长出翅膀飞向天空呢?如果可以的话……

 

卧槽怎么这么冷?

李同袍睁开眼,一应看清眼前的情形,整个狼都哆嗦了起来。

景是好景,天边泛着金光,流霞似锦,蓝的紫的好不美丽。如果流霞不是从他的狼鼻子前面拂过,他的脸没有冰凉凉湿漉漉,狼爪子不是浮在半空,或许李同袍会有心情欣赏这般美景。

他还可以依在阳台栏杆上假模假式地点一根烟,不吞不吐,眼睛斜斜地看着对面的小娘子穿着运动内衣跳有氧。

但现在不成,他在空中,某人怀里。

 

仙……仙师……

李同袍扭曲出笑意,回头看去,少年的面目高洁淡漠。

这是……什么情况?

从牙缝里挤字,高空很冷但不是关键,他只是怕鹤闲云一松手把他扔下去,饶是三千年修炼的功底也不够用,一样摔成个肉饼饼。

你想飞。

鹤闲云眯着眼言简意赅,暗红的眼反射着晨光,红得有了一抹微热。

想想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吧仙师!

李同袍稍微挣了一下,把爪子抽出来,抱紧鹤闲云细细的腰,依进他怀里,紧一些,再紧一些。

恋爱要认真,凡人所言,莫非是假的?鹤闲云一指挑起李同袍扎在胸口的脸,揉捏下颌,软暖趁手。

李同袍只是狼幻化的人,所以并不会一到早上就长满胡子拉碴,下巴仍是光溜的,狼已经很肥了,肌肤黏在指尖,别有一种缠绵。

 

李同袍随便他捏弄,心里恨死了自己。昨夜赶稿时出书房冲咖啡时窥见鹤闲云在看电视,什么“恋爱大作战”的综艺节目。

他怎么就能觉得鸟人神仙自己找了事儿干不来搅扰他很开心呢?这下好,学了有的没的弄到半空里来吹凉风,爽了吧!

所谓养儿不学好,气死亲爹娘……

 

在想什么?

下巴上的力道紧了些,红红的鸟眼逼过来,李同袍连忙收敛心神。

要是被一指头戳进脑子里去,知道他正以鹤闲云的亲爹自诩,只怕马上他的骨头就要风化在这晨光万丈里。

他听严小峰说过,仿佛曾经有个苍云就是这样,化作了一场飞灰,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地离开了这个红尘。

风雅是风雅,他还没有作死到这等地步。

腆着脸伸出舌头舔舔近在咫尺玉似的手指,李同袍嘿嘿一笑。

没有,仙师。风大,人家冷。

原来如此。

鹤闲云了然,手轻挥,展开硕大一张翅,翅如羽盖,将一条大好的狼妖包包裹裹,只露尻尾。

仙师哼哼!

嗯?

屁股在外面。

再展翅,连屁股也裹起来。

啊好暖……

狼闭上眼,慢慢枕在鹤闲云瘦削的肩上。

 

 

每个人总有自己无从抵抗的东西,狼也是。

被赶出窝的时候,是初秋风起的时刻。

李同袍是春季生的,他在春花遍野里学走路,一步三摇晃,懵懂地从芳草萋萋里冲出去,啃得一头倒霉蜗牛壳上都是口水。

然后在夏季里,他开始落后于其他兄弟姊妹,人家已经开始练习捕猎,他走路还是摇摇摆摆,甚至走不成一条直线。

但这并不妨碍他捉那些半夜爬上地面来的蝉,刚蜕皮的蝉柔软嫩绿,最是适口。

然后秋风起时,李同袍愣愣地看着第一片黄色的叶,感觉到一种后来他知道人类称之为悲凉的情绪。

兄弟姊妹们已然被带出去狩猎了。

他自己留在窝里,坐在门口,抬头看着绿树。

一片又一片的黄红的叶子出现了。

会都变黄吗?他想。

然后他被赶走了。

至今他也不知道,在遥远的大山里,狼的窝穴前的那棵树树叶完全变黄的模样。

不过从那时候开始,他已经经过了无数个春秋冬夏。

 

李同袍很清楚自己的弱点。

怕冷。

他畏惧那种东西,稍微冷一点就会惊醒,然后惊恐不已,到处转圈,一直到自己热起来。在他还是一条狼的时候,这种毛病让他消耗过多的热,以至于他不得不在严寒中跑出去,用僵硬的爪子掏树洞里松鼠藏起的坚果。

如果不是那头老熊偶尔的善良,他会死于那个寒冬,像所有没有熬过冬季的新生的动物,化为白骨,化为泥土。

怕冷的狼,喜欢暖。

 

即便是令他疼痛的暖。

就像严小峰把他压在身下,纯阳道人身上的温度通过亲密的撞击传来。

李同袍觉得很热。

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严小峰,那是他作为人的第一次,也是作为狼的。

他是狼的时候不会有别的狼看上他,连狗都不会,倒是有狐狸过来搭讪,发现他是一条非我族类的狼,就很遗憾地告别。

 

而人,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人,所以他看得见那些胡天胡地,但也没有去尝试。

骨子里他是一条狼。

一条孤狼。

李同袍喜欢人,他幻化成人那天,傻乎乎地蹲在长安城门口,有人说小哥,你来自哪里,去往何方?

李同袍的眼睛就有点湿。

他的狼爹娘和兄弟姊妹们没有问过的话,人问了。他知道一个妖怪不应该这么亲近人,可他还是忍不住。

他也喜欢师父,很嫌弃他,但给了他名字的师父。他从小先天不足,刚当人的时候,切磋时还会晕头转向。师父长着满嘴的大胡子,很像后来的电影《道道道》中杀妖除魔的道人燕赤霞,他的手很粗很大,长满老茧,是一个典型的天策将领。

每当他被师父绕晕了的时候,他就用那只手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拽到正确的方向来。

同袍,这边!

师父给他指了路。

人如果有缺陷,就是活得太短。

师父的胡子很快就花了,然后又全白了,后来他就老了,然后死了。

 

他头上包着麻布,腰里系着麻带,跟着一群嚎哭的师父的亲人们爬上了山,把肩头的棺材放进坑里,填上了土。

有个道士跑到身边来,李同袍不紧张,这个道人跟严小峰比差劲儿太多了,他肯定看不出他的真身。

李同袍站着看着道士揪大公鸡的鸡冠,鸡血喷出来,汹涌。

先人庇护!后人兴旺!

道士喊着。

就这样完啦?师父死掉啦?

师父再也不会拉住同袍的手啦?

李同袍嗷地叫起来,跟着大家一起哭,狼的嚎叫混在人的哭泣里,变得不那么突出。

 

他杀过人,很多。

但是那些人在狼看来不过是猎物。

师父是不一样的。

李同袍跑上小遥峰,严小峰不在,他就固执地等,结果等来了鹤闲云。

 

仙师很暖。

狼躺在鹤的羽毛里说,他缩下去了一点,只从羽毛里露出鼻头来。

那时节在小遥峰上看见仙师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我呢!

哦!杀也可以,只是不屑而已。

狼试图亲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鹤闲云坐在沙发上读书。

书的名字就叫《恋爱指导》。

李同袍在开放式厨房里洗碗,围着新绿色满是盛开小花的围裙,嘴里唱着奇怪的歌。

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勤做深呼吸,学爷爷唱唱跳跳我也不会老。

笑眯眯笑眯眯对人客气快乐容易……

 

鹤闲云瞥一眼,李同袍的眉心皱着,并没有像唱的那样笑。

书打开的一页上的大标题写:要善于发现爱人不快的情绪,进行适当的问候和疏导。

鹤闲云想了想,起身走过去。

爱人不愉快的时候要先做一点亲密的身体接触,让她放松下来。

鹤闲云抬起手,从后面扶住李同袍乱扭的腰。

嗯?啊?

李同袍扭头。

仙仙仙仙师?怎么?不声不响就靠近是要死还是要死?鸟人就是鸟人,走路都悄没声的。

你不高兴。鹤闲云淡淡地看着狼脸。

没有啊!李同袍否认。

知道人家看不起自己是一码事,亲耳听见人家说碾死自己都不屑是另外一码事。

这里,鹤闲云的手指戳着李同袍的眉心,缩得很厉害。

眉头一阵乱抖,疏散开来,李同袍一脸喜气洋洋过大年的表情。

你看,没有,我没有不高兴啊仙师!

鹤闲云挑眉。

李同袍低下头,慢慢擦干手里的碗。

 

我就是觉得,道长活得太短了。

李同袍忽然说出这句话,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不过是想找个话题混过去,却说起了严小峰。

怎么?鹤闲云淡淡的声音飘进李同袍的耳朵眼儿。

人……都活得挺短,我知道的……

是挺短的。鹤闲云说,我进山之前,有一些人与我有夙世因缘,所以相识。他们送我入山,说会住在山口等我出来。

然后呢?

出来的时候看见一群人,不认识。

鹤闲云顿了顿,纤白的手指撩起李同袍散落的发,别到狼耳朵上去。

掐指一算,大概是他们的第十几代孙子。

噗——

李同袍笑了。

哎!人……就是很短命,这是个缺点。

你不高兴就是因为这个?

鹤闲云一脸无所谓。

李同袍觉得自己真是没意思到了极点,跟这种几乎与天地同寿的鸟仙人说什么寿命长短呢?只怕等他死了,骨头化了,鹤闲云还一样活得道骨仙风,说不定比现在还长大了点儿。

嗯!他随便点头,仍想混过去算数。

然而听见鹤闲云说,人的寿命原本如此,得天生之灵性,必失天生之寿命。世间大道本是公平,小峰已经活得很长,他无心仙道,逼也是逼不来的。

狼妖,你既为妖,就要适应这般长寿,人如车轮滚滚而过,世间万变而自身不变,乃修道之必然。

啊?李同袍傻乎乎地张嘴。

卧槽这么说了这么多,说好的冷漠神仙呢?太热情了吧!

然而鹤已经凑上来,喙叼着狼的嘴皮子。

狼妖,惆怅什么?自有本仙陪你。

 

麻辣隔壁的!

李同袍身子一软,双手撑着流理台。

他怕了,真的好怕。

这个吻,让他的心很疼。

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疼。

上次,是听见路过的小道士说:你知不知道,严道长坐化了……

 

仙师……

嗯?

我胸口疼。

怎么,修炼出岔子了?

不,只是疼。

那?

你……帮我揉揉便是……



待续

评论(18)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