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可逃】【咩策咩】《意迟迟》之六《常似醉》完

 

原案/漫画: @王武莫虫之 阿莫说要看肉嘛_(:зゝ∠)_

其实就是老夫老妻三十题

现代古代混更,共同特色是都有肉(哈?)


16题

HELLO STRANGER /  419PLAY

 

一时兴起的419PLAY

 +++++++++++++++++++++++++++++++++++++++++

常似醉

 

竹叶似绿雪洒落,发出簌簌轻响。

一骑红影于竹影憧憧里穿梭,手中银枪泛起幽光。

竹上筑巢的白鹳弃巢而去,大叫着腾空群起。

汗珠顺着鬓角落在红绦密绑的银甲上,弹成更小的水滴,将枯叶染上深色细点。

孵蛋的山鸡被马蹄惊起,扑棱着翅从银白带纹的马前掠过。

马上的人没有管那只肥胖的山鸡,没有用枪刺透它,以及一头同样被惊得跟马一起奔跑的肥胖的黑毛山猪。

 

他无心狩猎。

他正被狩猎。

在亡命而逃的中途,任谁都不敢分心。

 

用力挟住马腹,马儿哧溜溜地大叫一声,甩开吭哧吭哧的山猪再度提速,鼻孔大张地喷出白雾。

跑,再跑,进了深山就有藏身之法,甩开身后索命的阎王。

然而一道影从空中笼住这一人一马,影淡淡的,不过是一层灰,但策马之人头上的冷汗瞬间多了一层。

可恶。

咬紧的嘴唇泛起僵白。

 

孽畜,哪里逃?

耳边轻喝未歇,眼角就有一道白光袭来,马上之人大惊失色,旋身而起躲过白光,随即单膝落地。

铿地一声,白光微弹,没入常人小腿粗细的老竹,微微颤动。

剑。

道剑。

 

追逐的人落了下来,相隔两丈开外,白色道袍如翅轻拢。

是面目年轻的道人,面目却如千年不化的冰雪寒凉。

剑眉微挑,星眸漆黑,深不可测。

 

落马的青年站了起来,将颤抖的左手朝身后藏去,右手中的银枪握得更紧,唇边却挤出一线惫懒笑意。

这位道长,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追了我三个镇子八条村,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我杀你全家呢!

哦?是吗?你没杀人全家?

冷的目光凝在那张笑脸上。

被看的青年下意识地喉头一滚,吞了口唾沫。

我可没干什么坏事。

摇摇头,头顶赤红的璎子随之摆动。

 

三日之前,昆仑山下周庄大户一夕灭门,两百一十六口人死于剖腹挖心,连吃奶的娃儿都没有放过,不是你干的?

不是,我只是路过。青年深赭色的眼底掠过一抹凶光。人跟人之间最好互相残杀,恶人谷搞的灭门少了?为什么只怀疑我?道长,你对妖有偏见。

偏见?道人挑起似剑的眉。开膛剖肚可以用刀,但是这些人的胸膛都是用爪子扒开的。

那可不一定就是我。

青年昂然地抬起头,棱角分明,目光清澈。

吃人心肝的妖怪也很多,说不定是什么狼啊熊啊的……

 

那些人身上有骚味。

道人平静地打断他的话。

狐骚。

 

青年猛地咬紧牙,不吭声地提枪朝着道人杀去。

孽畜,不知死活!道人目中有了些微怒意。

修长的指在白袍中轻翻,剑诀起,嵌在老竹上的利剑飞回掌心,刷地挡住奔袭而来的枪尖。

青年瞳孔微缩,枪尖一退朝道人下腹奔去。

奔雷枪术修得不错,难怪能混进天策府。

道人的剑如长了眼睛一般,黏着坚硬的枪尖,使之百攻不入。

突破不了道人的防守,青年太阳穴突突直跳,怒啸起来。

枪划九天势破风!

天策府破风名技艺一出,枪势如惊雷朝着道人奔涌。

 

道人冷冷一笑。

生太极。

淡淡气场之内,枪势顿时凝滞,惊雷化为和风细雨。

 

青年见势不妙,拔腿欲走。

道人追上,跨步离开气场。

青年忽然回头,眸中诡光乱闪。

撼如雷!

灭——

竟是瞬间提高了战能,使出两败俱伤的绝技。

 

呵!

道人的笑声清朗如风。

镇。

只这一个字,青年就面色苍白起来。

山。

河。

 

道人招式已出,完全无视化作流星一般的枪头,浑身似裹了一层无形铁甲,枪头根本无法击中他的身体,就自然而然地滑开了去。

冲阴阳。

道人冷哼,浑身剑气瞬燃。

九转归一。

无量道剑已朝青年头上压了下去……

 

被捆起手脚的青年坐在地上仰头看着道人。

对方正用锦帕擦拭剑锋。

道长,你不杀我?

杀。

那你打晕我捆起来干什么?要杀就杀便是。栽在道长手里,我认了。

青年从鼻孔出气,呼呼地。

现在不杀。

青年郁闷地看道人一眼,中了九转归一,他就晕倒了,再醒来已经五花大绑。

 

妖也是有自尊的,道长,你虽然看起来年轻,道行却很高,不至于这么过分吧!

自尊?如果我可以饶你一命,你还要么?

噫,这么说话便必然是骗妖的了!你们这些牛鼻子,除妖只为提高修为,我们的妖丹对你们道门而言是炼丹的上好材料,我好歹也修了五百多年,你会轻易放我?

自然不能轻易。

道人收剑入鞘,姿势优雅如鹤。

不轻易的那种,孽畜,你可愿意试试?

 

不轻易……

青年迟疑,然后摇头。

不成,我在天策府好歹也呆了七八年,人间混得多了,我很清楚,在骗人上这事上,人比妖狠。

现在死或者试试看再死,你可以选。

道人似乎并不介意,细细地整理着道袍。

青年赭色的眸子灵动地转了转,咬咬牙。

那就试试看!你说!想让我怎么做才愿意放我?

 

道人上前一步,手指微动,挑起青年棱角分明的下颌。

我修道多年,一直斩妖除魔,但若要更进一步,需得道心坚定。

青年紧盯着道人冷凝的眉眼,生怕错过一个字。

一线生机,自然要抓紧才是。

众妖之中,狐妖最媚,对于迷惑人心之事你应当十分擅长。

不拘任何办法,如果你能够动摇我的道心,贫道就放了你。

道长你说真的?

真的。

要是你食言呢?青年眯眼。

狐妖,你如今还可以跟我讨价还价?

道人放开青年。

 

死,或者,动摇我。

我选后面那个……

 

……

 

山间有温泉,泉边有洞府。

雾气弥漫中,白衣道人端坐于洞前石台上,垂眸望着池中畅游的青年。

他没有着衣,只是在胯下围了一条白巾,随着游动,白巾妖娆地卷曲,时不时露出某些隐秘的风情。

女色可能更好,道长。

青年散着发,发丝湿漉漉地蟠曲在他蜜色的肩头。

他游过来,臂膀放在暖暖的石头上,头侧着枕上自己的胳膊。

不过我本来就是男狐,所以不怎么想变成女人。

 

河蟹的: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83687&tid=3106961#Content

 

 

不怪你……

李敏吻住严小峰的薄唇。

不怪你,怎么都不怪你。

……

 

严小峰在温泉中抱着李敏,细心地将自己弄在情人身子里的东西导出去。

虽然做惯了,仍有些羞,于是一直埋着头。

李敏安静地躺在他胸前,均匀地呼吸着,仿佛睡去了一般。

 

敏哥。

嗯?

周庄那个灭门的事,好像我也听说过……难道你知道内情?

不知道,就是你我玩起来,随便借来用用。

哦!

严小峰抱着李敏,没有再问他什么。

 

数年之前,昆仑山下周庄。

李敏脸上沾着点点干涸的血水,看着远处同样浑身血迹的柳元一。

这一家的人贩卖曼陀罗花,制作迷药逼良为娼,还偷偷绑架大唐的男女幼童贩到别国作为泄欲的人奴。

杀死那个家主的时候,他举起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幼子挡枪。

而他,没有停得住。

 

阿敏,杀这么多人,要是被人知道是我们干的,那可就成了江湖公敌了。

柳元一撇着嘴。

这些人做的恶事是被他们偶然撞破,甚至没有太多可以拿出来的证据。

我死之后,管他洪水滔天。

李敏冲他笑了笑。

 

山中温泉里,严小峰抱着李敏,手上下意识地紧了紧。

 

评论(2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