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可逃】【唐明性转】孽缘定 2 end

 

 

孽缘定

 ————————————————

唐若花X陆不开,性转版

原案:@王武路考终于过了 2333媳妇好!媳妇妙,唐门的媳妇喵喵叫
               ,
             _/((
    _.---. .'   `\
  .'      `     ^ T=
 /     \       .--'
|      /       )'-.
; ,   <__..-(   '-.)
 \ \-.__)    ``--._)
  '.'-.__.-.
    '-...-'

——————————————————

 

 

那时节江湖上陆不开和唐若花还名声不显,而明教弟子陆不开也还没有那个后来扬名天下的睚眦必报赛潘安的名头,见过他的人十个里面有五个以为他是正人君子,剩下五个对其恨之入骨,不过他们以为他叫唐若花。

后来江湖上唐若花的名号叫唐门鬼影若夜昙,因为见过鬼影的人都死得七七八八,并没有几个人真正清楚唐门第一等的杀手究竟什么名姓。不过唐若花这个名字曾经一度臭了长安城外的林荫道,全是陆不开干的好事。

自古人说生孩子生了个皮实的,成天惹是生非专坑爹娘,这就是生了个讨债的鬼。

唐若花固然不是陆不开的爹娘,却一点不怀疑此明教喵子乃是来跟自己讨债的。

 

我是上辈子把你淹死了,还是拿绳子吊死挂树上了?

唐若花如是问道,掌中是雪白细腻的猫屁股,捏着扯开,眼看着自己的凶器寸寸而入。

好疼好疼,小花饶命呀~~

那喵子如是呻吟,却听不出什么怨恨,倒是喜孜孜的。

陆不开修炼得最好的是藏踪匿影,经常从瞿塘峡半空中豁地一下蹦出来,要么从水底忽然现身,踩在人肩膀上双刀就朝脖子上拉大口子。

然而唐若花觉得此明教最擅长的根本是口是心非,比如他干陆不开的时候,他总是会鬼哭狼嚎杀猫一样,其实爽得褥子都湿了。

 

从小就是这样。

陆不开最会甩锅。

要不是他长得高鼻深目一脸西域人的模样,唐若花真要怀疑他猫皮下面是西南大五仙教弟子。

长安城有时候也会有那种满身叮当挂满银饰的人出现,光着脚板走道,哪怕狼牙军招惹了他们,也是忽然就掏个锅出来扣在脑袋上。

 

陆不开的锅,从小就是唐若花给他背的。

而且是想背也得背,不想背也得背。

黑漆漆的锅。

 

距离陆不开骑在唐若花身上上上下下吞吞吐吐声音拧出水一样说出那句“我负责美若天仙你负责背锅遮天”很多很多年之前,唐若花五岁,第一次背锅的情形,就堪称惨不忍睹。

唐若花觉得五岁是个坎儿,小孩子经常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强迫症,比如觉得用小木剑捅死一条大号毛毛虫之后就算得上是一个剑士,整个人都抖起来了!

在唐若花的心中,到了六岁,就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大人了。

所以他觉得自己应该照顾还是个孩子的陆不开,小他一岁呢!

陆不开跟唐若花解释过了,自己是个男娃,唐若花很是惊诧,不过小孩子而已,很快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然后李敏就带着两个娃娃去了长安城第一的帮会做客。

陆不开隐身抢了帮主爱子的小匕首,突突突地冲到唐若花身边,然后把匕首交给他。

小花哥哥,这个是我娘给我的,他要抢!

陆不开指着气喘吁吁追来的小胖子泪如雨下。

小胖纸震惊,唐若花大怒。

小胖纸震惊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而唐若花大怒是居然有人当着他面抢他的人。

 

后来李敏跟柳元一说,小孩子应该和尿泥的时候,就应该去和尿泥,什么年纪就应该干什么事儿,否则日后迟早也得补回来。

唐若花从小不跟其他孩子玩儿,自从有了个陆不开,就是拿他当自家小弟看待。

况且陆不开长得甜,又会说话,跟在身后乖巧可爱地叫小花哥哥,叫得唐若花骨头都酥了。

那日唐若花把小胖纸揍得鼻青脸肿连他的帮主亲爹都差点认不出来,还把小胖纸丢到了荷花池里面去跟小金鱼反省人生。

然后他就知道了什么叫做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陆不开着急地找来大人把小胖纸从池塘里面捞起来,大哭着说是小花哥哥喜欢那个匕首,一直说想要我才去拿的,没想到小花哥哥要了匕首还打了人,呜呜呜,吓死我了,连忙去找你们来,不然小胖纸哥哥要淹死了。

 

好的呗!

这口锅,唐若花背了。

那天唐若花只觉得,两边耳朵都长成兔子了,被柳元一扯了右边吼过又扯左边,又热又疼。

小胖子先被揍得半死,然后被淹得半死,嘴里都吐小金鱼了,自然不可能说出真相。

唐若花跪得膝盖都要断在搓衣板上了。

而陆不开抱着撒了桑葚的羊奶酪子,拿银调羹挖一块送他嘴边,忧心忡忡地说,小花哥哥你吃点儿呗,别生我气。

唐若花还来不及瞪他,大人们就说,不开过来,哥哥犯错要处罚他,这时候不准他吃,你自己吃就是。

陆不开就哦了一声,拍拍屁股跳起来跑了。

 

一口都不给他吃,不给他吃,还甩他锅。

唐若花腿瘸了好几天,腿好了那天听说小胖子府上把匕首送给了陆不开,算是答谢陆不开叫大人来救小胖子之恩。

唐若花斜着眼睛抓了一把孔雀翎去追杀陆不开。

一番狼奔豚突鸡飞狗跳。

 

陆不开被唐若花抓住摁在帮会后山草地上,水汪汪的大眼睛雾蒙蒙地看着他。

说!还敢不敢骗我?

小花哥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说着忽然蹭过来,吧唧一口亲在唐若花嘴上。

软暖湿润,唐若花蒙了。

小花最好了,小花比我大,不会跟我计较的对不对?

其实都是那个小胖纸的错,小胖纸说你没有阿爹阿娘,说你是没人要的娃娃。

咪子用力蹭着,香喷喷软绵绵地缩在他怀里。

他敢?

唐若花眼睛竖起来。

就是嘛!所以我就抢了他的匕首咯,打他一顿算便宜他了。

没错,以后见一次打一次!

小花不生我气啦?

算了,要是我听见,也会揍他丫挺的。

就是就是!我就知道小花会揍他,这个匕首给你。

猫爪子掏出金光灿烂的匕首,讨好地捧过来。

我不喜欢这个,太花哨,你拿着吧!

喵叽——小花最好了——

陆不开欢呼道。

 

唐若花没注意到哥哥两个字不见了。

也没有注意到陆不开到底得到了匕首,而因为他后来真的见小胖纸一次打一次,导致小胖纸见到他就拔腿开跑,从来没有告诉过他自己没说过那些话的真相。

真相就是用来湮灭的嘛!况且我帮你扬名天下了啊!现在虎帮已经崩溃,你不是接了活儿杀他们帮的副帮主?现在他已经没有帮撑腰,你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多好呀?

许多年后,陆不开对唐若花笑嘻嘻地说,一步一步走到他跟前,修长白皙的手指拨弄着千机弓弦。

我知道小花人最好了,肯定舍不得射死我。

 

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

一件事反复做个二十次,就变成习惯了。

背锅也会习惯的。

尤其一个人从五岁开始就反反复复地背锅,到了二十五岁的时候,他就能背起一口很大的锅。

唐若花就是这个人。

 

陆不开的爹娘都热衷跑商,李敏帮会的许多好东西都委托他们卖出去。

所以陆不开学着叫李敏柳元一阿娘,但骨子里却是个爱钱如命的商人。

其实陆不开有很多好东西,可是他还想要更多好东西,而且最好不要自己辛辛苦苦弄,别人弄就好,如果有不妥,也是别人的不妥。

通常情况下,唐若花就是这个“别人”。

陆不开想要兔子皮的围脖,而且要纯白的,奈何纯白的兔子不多,卖的皮毛都太杂。

他就跑来磨唐若花,而唐若花虽然十分精明,但打从被陆不开亲过,就像拿蛤蜊肉糊了眼,瞎得一塌糊涂,嘴上被亲了两口,就拿着机关领着陆不开去后山下套抓兔子了。

后来少年时代的唐若花也想过,这必然就是传闻中的鬼遮眼了,到了更大一些,他才知道,这原来就是诗文中传说的爱意。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爱屋及乌,连房顶上的聒噪的乌鸦都看着顺眼。

喜欢陆不开,就爱喵及锅,唐若花觉得,自己说不定应该去五毒,反正距离唐门也不算很远。

 

唐若花到底抓了兔子,给陆不开做了纯白的围脖,光是用石灰什么的的硝皮子,就把手都弄肿了。

过年柳元一夸了一句围脖好看,白天说也不知道要死多少兔子,那小臭猫就腻着声音道,小兔子好可怜好可怜的,小花杀兔子的时候我都哭了。

气得唐若花三尸神暴跳,不过背后被亲两口脸蛋,就又偃旗息鼓。

 

这辈子唐若花不知道自己上过多少次少林,不知道多少次在菩萨面前指天画地要跟陆不开一刀两断。

但是到头来根本断不了。

陆不开声音一软,身子一靠,唐若花便懒得计较了。

小花最好了。

陆不开挂在嘴上的就是这句话,唐若花已退到无处可退,只能认命。

毕竟除了背锅,也不是毫无所得,猫屁股的滋味的确妙,喵喵喵,妙妙妙。

 

小时候被亲就软还可以说是懵懂,等到二人十来岁半大的时候,半夜包袱款款地牵马跑路到城外茶馆附近劫道之后,唐若花也好陆不开也罢,就都知道彼此的心思到底是什么样。

明教跟唐门都是不安分的,安分的人怎么可能被世人称为劫道标兵?

被陆不开一鼓动,唐若花也就动了心,两个人都十几岁了,有个李敏这样杰出的人天天在面前晃荡,俩少年就想着试试看自己的斤两。

钱是抢了,不过二人不敢劫一看就牛逼哄哄的大侠,只敢欺负那种一看就刚踏足江湖的雏儿。

结局是钱被还回去,两个人被李敏抓回来跪搓衣板。

唐若花还好,陆不开叫着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哭得软在地上。

唐若花撑着把他抱进两个人的小房,陆不开就还了魂。

就知道你是故意的,不想跪直说。

唐若花冷冷地,陆不开就腆着脸凑上来,揽着他肩头摸着他的胸。

谢小花不戳穿之恩嘛~~花爷,想怎么着,您说,我做。

做屁,腿疼死了。

哦哦,那,人家给你揉揉?

揉是揉了,但是揉错了地方。

膝盖疼揉腿中间,算怎么个事儿?

 

那天晚上两个少年就滚到了一起……等事儿了了,唐若花才发现自己可能又上了陆不开套。

质问之下陆不开才说,小花你不好奇么?李敏阿娘和那道士天天关在屋里都做了什么?我们还半夜上房顶看过呢!

的确看过,然后被抓下来打得睡觉只能屁股朝天趴。

陆不开此时也不敢躺,刚受了挞伐的猫屁股白生生地露着,上面满是红色的巴掌印。

唐若花脸蛋一红。却见陆不开从枕头下面扒出一本书,上写龙阳十八式。

前几日得的,书里说得那么好,看了就想试试,小花又正好跟我一房……

于是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陆不开固然腰都直不起来了,唐若花这锅却是越背越牢。

没事的时候,唐若花就喜欢看蜗牛。

背着房子吭哧吭哧朝上爬,看着眼熟,令人落泪。

 

陆不开拿着唐若花的名字出去乱祸祸,把人家虎帮骗得老底都空了,唐若花的野通缉令贴得一告示牌都是,然而陆不开踮着脚搂着唐若花的腰小声说句小花别生气,猫腿勾着他蹭蹭,他犯的事儿,唐若花就当是自己的扛了。

不过通常这种时候,扛上肩的还有贱喵一头。

背着丢到杀手通常都会有的私家秘密基地里去,剥光了弄得他哭天抢地,顺便啪啪打屁股,也就算是发泄了。

干完就一起睡觉,陆不开最喜欢钱财,便在他胸口写字。

此番收入了金银多少多少,飞票多少多少,各种饰物多少多少,可以换得钱财多少多少……

 

长安洪门帮没了的时候,他们只是少年。

李敏和女冠道长走了,柳元一连坟都没有留下,白天和李停上了纯阳。

陆不开握着唐若花的手说,小花,我知道你打小儿羡慕我有爹有娘,如今既然帮会没了,我们就生造一个出来,我们自己的帮会,我们的家。

打今儿起,我只当自己也是没爹没娘的孩儿,帮会不兴,我就不见我爹我娘。

唐若花看着认真无比的陆不开,那双蓝眸真诚无比。

他噗地笑了。

其实陆不开烦死了爹娘管教,他从小就被宠得无法无天,更想继续无法无天下去。

然而即便如此,唐若花知道,陆不开想要帮会,他就会给他一个帮会。

 

嘴上说再多次一刀两断,他从来没有真的跟陆不开割袍断交。

生个儿子是讨债鬼,那也是儿子。

找个男人是孽缘,可孽缘也是缘。

 

陆不开这辈子到头来也没有睡过女人,当然这事儿别人要是知道了,一定以为是唬人的。毕竟陆不开最喜欢勾引帮主夫人,而且心狠手辣睚眦必报,杀了人还经常能洗脱罪名得一干二净。

这样的男人竟然没有开过荤鬼都不信。

然而陆不开也不在乎别人眼里自己是个采花大盗,专祸害良女人妻。

反正唐若花清楚。

多少年前,猫儿一爪子故意抓错了地方,那时候开始,就注定了现在。

 

多年之后,洛阳城著名帮会副帮主陆不开躺在罗汉床上叹着气剥水晶葡萄吃,吃一颗叹一声。

他收山多年,仍然花名恶名在外。

怎么没有人信我呢?

容颜英俊到美丽,但眼旁已有细纹的明教弟子如此说道。

小花小花,他叫着旁边看剑诀的帮主大人。

唐若花皱眉。

你干嘛?不喜欢我这么叫?

陆不开斜视,媚眼儿飞过去。

哎哟,我知道你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啦!可是你就叫这个啊!听起来再像女子,你还不一样是黑白两道闻名的大英雄?

猫儿眼笑成一线。

而且呀,那些缠着我的女子不好摆脱,我就告诉他们我已经娶妻了,我家媳妇人如其名,貌美如花。

唐若花伸手,将软趴趴的喵子扯将过来,骑在自己腿上。

猫爪子朝男人坚实的大腿上摁了摁,撩拨起一团火。

哦?媳妇?她们可知道,你是怎么整日在“媳妇”身下求饶的?

哎呀~小花又生气~

反了天了你,怎么不气?

 

之后便不能看了,一把年纪,仍滚在一起,一如十几岁那夜。

 

孽缘就是孽缘。

是缘,除非它自己终结,否则就算砍也砍不断,烧也烧不掉。

不知不觉,就是一辈子。

唐若花和陆不开从来不曾对彼此说过爱。

缘更牢。

尤其是孽缘。

一早,天定。

 

评论(16)
热度(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