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可逃】【咩策咩】《意迟迟》之五《乞巧》完

 

七夕礼物

原案/漫画: @王武莫虫之 阿莫说要看互攻_(:зゝ∠)_

其实就是老夫老妻三十题

现代古代混更,共同特色是都有肉(哈?)

 

5题,发现信件盒子

 

乞巧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古之乐府

 

严小峰手托着个黑底红花的雕漆小盒子,丰神俊朗地立着,排在墙角的一队姑娘后头等。

前面的小娘子们穿得五颜六色,身上挂着披子唇上点着蔻丹,额上花钿明晃晃地,耳珠上挂着明月珰,却都捂着嘴暗搓搓看着他笑。

这里的园子不同寻常,是小镇旁侧的尼庵的庙产,日常也十分清净,但到了乞巧的日子就扰攘起来。

此间的园子里有许多的蜘蛛,庵子里的尼姑都是善心的人,小小生灵也不忍驱逐,这里的蜘蛛群落乃是镇上最发达的。

既然是七月七,谁还不弄一头喜蛛回去?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风俗,七月七的蜘蛛都是天降的祥瑞,女子们到了这一日就将小蜘蛛挑到盒子里头去,等第二天早上揭盅,看着蛛网绵密完整形状圆润的,便是得了巧,往后做女红女工都是好的。

尤其许多还梳着丫髻的女娃最热衷,谁不想知道自己将来怎么样呢?要是擅长女红,说不得就找个很好的人家,翁婆姑舅都是喜欢这样的女子。

可是,这样一个大男人杵在这儿做什么?男人乞什么巧?难道,他也要绣花儿?

终于有个姑娘开口,却是个西域来的妞妞,红头发蓝眼珠,穿着小红帽儿的明教中人。

这几年跟狼牙军在太原打上的,不乏明教弟子,都是好样儿的,明教在中原的势头也慢慢地好了起来。

大哥哥,你也帮人家捉喜蛛吗?

小妹子仰着头问。

严小峰低头看去,脸上的表情却很有一些惑然。他是为自己来的,但是怎么好说?四周都是女子。

别不好意思吗?是给家里的妹妹还是姐姐带的?

嗯!他点一点头,想起什么似地,从兜里掏出根包好的糖葫芦递给她。

大哥哥人真好!小妹子手里攥着个莲花纹西域风的银南瓜盒子,折射着一点一点碎亮的阳光。

吃着糖葫芦小妹子就站在了他前头,他让一让,她就卡进去,吧唧着嘴望他。

大哥哥,人家说乞巧的蜘蛛要自己亲手抓,让人抓不准。

我……我刚听说……

严小峰不擅说谎,就红了脸。

小娘子们又笑起来,不过觉得他害羞,并不知道他早就知道了这个说法。

大哥哥,我爹娘和哥哥去隔壁镇子了,让我今儿自己玩,要不,我陪你?

晶亮的蓝眼睛宝石一样。

严小峰失笑,这女娃就是打蛇随棍上了,大约觉得他面善好说话吧!说什么她陪着他,其实是她想要人陪自个儿。

小妹子大概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急急地说,我知道哪儿有好玩儿的,我带你去,大哥哥也买一些给家里人带回去?

也好!

严小峰到底点了头。

小妹子笑得开了花儿,让严小峰想起长安城里那两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唐若花陆不开,多久没有见过了?

正是长身子的年纪,草木一岁一枯荣,孩子们却不知道要蹿高多少。

若花应该是比不开长得快的,大约也跟眼前的小妹子差不多高了吧!不开的心思鬼精灵到了极致,嘴又是极甜的,要是她在这儿,只怕今天钱袋子都会被她掏空。

 

总算排到他俩,妹子用小树棍儿挑了个胖的小蜘蛛放他盒子里,又给自己找了一个,这树上刚好孵了一窝小蜘蛛出来,正好可以供给小娘子们使。

妹子小心收好盒子,就领着严小峰逛街去。

既然是过节,就到处都有卖应节的东西,五色丝针头线脑的也都摆出来,还有各色锦绣。小妹子领着严小峰买了一大包针,瓜分了一半多,又带着他去买蜡人。

蜡人摊儿的的老板十分有眼色,除了捏好了的猫啊狗啊狼啊狐狸啊的小动物儿,还应着人的要求捏小人。

严小峰心头一动就说了个形貌,老板皱眉想想看就捏了出来,是个穿着纯阳道袍的小妞妞。

小妹子拿了个猫儿走,自然是严小峰付款子,又买了些零嘴儿,也都是两个人对半分了,严小峰说多给一些,她却不要,之说是带他去买东西的酬劳。

严小峰看见红帽子没有了影,这才回到山上去。

两个猫在厨房门口趴着,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尾巴。

他打开门进去放了东西,手里捻着针出来,从屋檐下拿出满水的海碗,将手里的细针小心地方上去。

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月光照在碗里,针在碗底投出影子来,直直的一根,像个棒槌。

一双手从背后探出来,静静地搂着严小峰的脖颈。

乞巧?你要绣花么?

严小峰拧过头去看,李敏蜜色的肌肤映在眼里,他涩涩地说,乞不到啊!敏哥,你看,这针影简直像是个棒槌。

我倒觉得这样是好的。李敏从后面蹭上来贴着他的脸,严小峰看着旁边的一双猫子,正在互相舔舐毛发,十分缠绵。

小峰你就不是个心细如发的性子,或者你是,可我就喜欢你像个棒槌。

啊!敏哥你这话说得……

严小峰有些害臊。

他也知道自己傻乎乎的,就忍不住问,敏哥啊!你还不是觉得我很傻。

傻也挺好。

李敏撵过去,咬着严小峰的唇角,把他拉扯过来。

唇舌就绕在一起,蛇一样地纠结,口中是熟悉的气息,带着微微甜的香,像花。

这味道已经去不掉了,今年日久地刻在了李敏的骨肉血脉里。

 

吻了许久,李敏才到他旁边坐下。

两个人坐在院里的青石条上,严小峰慢慢地倒下去,枕在李敏膝上。

敏哥。他说,你看这个。

从怀里把蜡人儿捞出来放在碗里,纯阳小道姑载沉载浮地飘着。

这也是乞巧?

嗯!女孩子的玩意儿可多了。

严小峰说起那个明教小妹子,李敏就说,要是不开,你身上只怕不能留下一个大子儿。既然说起以前,就停不下来了,李敏说着故旧,前些年在帮会过七夕的时候,唐若花乞巧放针也只是得了个大棒槌,陆不开的却是个花影子,一看就知道谁拙谁巧。

停儿说放针,还没有放白药师就笑眯眯蹲旁边说,是拙是巧我都喜欢。停儿一听就不放了,跟白药师说,管他屁事。

停儿也说脏话?

这就是没有逼急了,逼急了一样的。

李敏细细地编着严小峰的头发,耳边长长的一缕,编出来也就米粒粗细。

严小峰目眩神迷地盯着李敏的眸子,深褐的眸子在月色下发亮,他忍不住摸摸李敏的脸,拿起他的头发痴痴说,敏哥,编到一起吧!

你要跟我结发?

李敏笑着戳戳他的脸。

嗯……

严小峰脸红起来。

好吧!结发,可惜没有仙人,不能抚我顶,也不能受长生。

李敏一边说一边编织到一起,严小峰看见自己捏的那一束发里有一根雪白的,忽然便坐了起来。

他盯着海碗里载浮载沉的蜡人儿,忽然伸手捏了起来。

喘着粗粗的气,老半天才开口。

 

手里小小的蜡人儿,还沾着水珠儿的小姑娘,眉眼纤细。

敏哥,要是我们也养个闺女……

他的话没说完。

已经养过了,如今我有你就行。

李敏这么说,是真心真意。

他的手抚在严小峰脸上,也是温嘟嘟的。

严小峰忽然就想哭,也真的哭了起来。挺直的鼻梁旁边泪两行,他说,敏哥,我跟你走好吗?到哪儿都跟着你。

李敏搂着他,不发一言。

许久后才笑着说,小峰你傻了么?应该是我跟着你啊!你看我都跟着你到这儿来了,以后也会跟着你,倒是你,会不会赶我走呢?

不会不会。

严小峰揉揉眼。

怎么会呢?敏哥你又笑我,啊,我不依!

那么你要怎么样呢?

李敏转过头看着天上的银河,大约因为是七月初七的缘故,银河十分绚烂,在空中蜿蜒而去。

要是我们变成牛郎织女?

那我就牵着老黄牛,踩着喜鹊的脊背走过去接你。

你说的啊!可不许忘。

 

不忘的。怎么会忘呢?

倒是你,会不会忘了我?

不会,不会……

敏哥,我保证啊!不会的,你可不能怀疑我……

李敏捧着严小峰的头,手指之间沉甸甸的。

初见的时候你还是个男孩儿,怎么眼下,变得这么会花言巧语,倒是这样,像个男人了……

说着便吻,从轻到重,想着一饮一啄,莫非天定?身子已经管不住了,手指潜进纯阳道长的胸口去。

修道之人的心难动,动了就拿不回来,所谓覆水难收。

尤其是修剑的……

小峰啊!

李敏低头吮着严小峰裸出来的胸口,舌尖绕过红玫果儿。

嗯……什么……敏哥……啊……吸得好紧……

没什么。

敏哥你……你又逗我……

就逗你。

牙碾磨着肉颗儿,整个人都在他怀里颤起来,抖得好像伸直了的猫的尾巴。

多甜的情人儿,多甜的夜。

 

李敏眼角撇着竹上停着的一只萤火虫,黄绿的光芒跟去年仿佛,可去年的萤火虫早已凋零成泥了吧!

耳朵里都是严小峰的求饶声,呻吟着,软软的,带着一点儿焦急。

敏哥别弄了,我不行了……

那你还不快来?

他笑笑,恨恨地咬。

你怎么不快来?

快些儿来。

早几年,再早几年?

 

再下去就不清不楚了,猫在旁边伸着懒腰,人骑在人腰上,弓着背,猫一样地喃语。

敏哥,敏哥……

小峰,再多叫叫。

敏哥啊……呜……你……你就会戏弄我……别夹……不行了不行了……

严小峰看着月,月下的李敏,披着发,身上薄薄一层汗,美不胜收。

这就不行了?

呜呜……

 

李敏咬着唇,仍继续坐下去……

 

许多年后,七月七。

严小峰回到竹林。

一大群野猫雄踞在长满青苔半塌的屋子高处,睥睨地望着他。

他打开门走进去,摘下一块砖,摸出一个盒子来。

李敏把装着喜蛛的盒子藏在了里面,之前他看了一眼,却不肯给他看结果。

以后看吧!

李敏说。

 

鹤闲云坐在小遥峰的屋子里,严小峰坐在他对面。

中间的几案上放着一个打开的盒子。

盒子里有一个小小的蛛网,经过许多年,竟还是完整无缺。

蛛网正在盒子中间,织得十分圆满。

弃仙道而入人世,就为了他?

为他。

严小峰说。

 

他什么都求过了,连女孩家的东西也没有放过。

乞一个巧,而已。

六道转生,谁知道自己会去什么地方?

既然蛛网圆正,那么将来必然会遇见吧!

哪怕当年那人不信,他也是信的。

 

抬头看峰顶的月,既圆切明。

严小峰微微一笑。

敏哥,我来找你。

 

评论(33)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