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可逃】【咩策咩】《意迟迟》之四《一瞥烟花》完

原案/漫画: @王武莫虫之 阿莫说要看互攻_(:зゝ∠)_

其实就是老夫老妻三十题

现代古代混更,共同特色是都有肉(哈?)

 

————————————————————————

 

《意迟迟》

 

相识三载,同起同栖,我意迟迟,无语且凭阑。

 

《一瞥烟花》(6题  睡前故事)

 

 

 

 

药的味道是甜的。

良药苦口利于病,所以这定然不是什么好药。

那种味道氤氲在屋里,在鼻端打着转儿,也流动在李敏深蜜色的肌肤下,游动着,顺着血脉蒸起来,带着血的鲜甜。

这是好的。

李敏笑着说,目光很亮,像灯光下的琥珀。

里面藏着小小的不安的虫儿,轻轻地震着翅。

 

人吃五谷,又吃野兽,身体中不知道有多少污浊,这药生出香味来,就渐渐遮掩住了,让人无法察觉。

李敏裸着覆在滑嫩的缎被上,腰紧紧的,背线层峦叠起,如山。

严小峰的目光控制不住地追过去,山峦叠嶂之间,有深深的影,让人想追寻。

如觅仙径……

 

敏哥,你喝的这是什么药?

细细地吞咽津唾,分小口,可润血脉,引周天之气藏于丹田。

然而在天策身边想要存续真阳,实在太难。

嗯……

李敏若有所思地想了想。

有时会头疼罢了,养生的药,服了好睡。

不服便睡不好?可我觉得敏哥睡得很熟。

猫跃上床尾来,毛绒的爪子踏过李敏光裸的脚踝,自顾自地在人身边坐下,开始舔舐粉色的肉垫。

自从有了道长来折腾我,晚上睡得便很好。

小道士红了脸,修为再高,丹田再足也没有用,只会让面色更红一些罢了。

哎……我……以后不弄敏哥那么久了!

血气方刚的人将手里的天书放一放,鼻尖都红了,在灯光里玲珑半透。

李敏笑起来。

别呀!

纯阳宫的道长在这方面自有一套法子,说来有养生之效,常人且求不得这般的因缘,道长不离红尘,是我三生有幸呢!

红尘里……有苍生,天地万物于其中,修道如何来看破?况且我哪儿有那样的闲心?倒是敏哥你,头疼起来可发作得厉害吗?

一问到药,话儿就枝枝杈杈起来,离了本源。

 

猫终于啃完了爪子,摁在李敏臂上搓揉起来。

一下一下,极有章法,提了右爪摁下左爪,并不露出锐利的爪子,只拿肉垫磨蹭。

那人趴着享受,眯眼停了一会儿,伏在自己小臂上侧目瞧着他。

读经给我听吧!管是道家佛门,但凡你的声音就让我心情好,头也不会痛了。

小峰,头痛之事并不重要,许多时候,人只是耐不得寂寞。

我在,敏哥就不寂寞了?

是呀,快读经!让我听听你在瞧什么大道。

 

唇弯折起来,像猫的嘴。

于是声音其实有些颤,口里念着,梦中甘露时常酒,手内杨柳不计秋,千处请师千处降,爱河常作度人舟。

香供养,十方救苦天尊。

敏哥,敏哥?

敏哥啊,你说……

回头看,人睡了一多半,发出一点点的回应。

猫蜷在蜜色的臂弯里发出雷霆一般的咕噜声。

占有得这般舒适?不行不行。

纯阳道人伸出手去,把睡的软绵的猫子捞起来。

湿泥样的猫坠在手里朝下滑,呜呜地不满着。

 

到底惊动了熟睡的人,他微微看了一眼。

猫的醋也吃?声音懒懒地。

敏哥给它起了名,它就不是普通的猫,若是有缘,会修入道的。

到底是吃醋了呀!羞不羞?它不过是个小动物儿。

敏哥今夜只抱仲达么?人家也想要啊~~

这话说出来就止不住羞,而且耻,然而不说不行的,贪欢不止一晌,想的是时时刻刻分分秒秒,最好无穷无极,若是有什么尽头,就到死为止罢!

贴过去,被天策的臂搂着,无数次承欢身下的人毕竟是个将士,一搂一紧,心肺都挤在一起,跳得狂乱。

我也是小动物儿。

敏哥,你的手紧着,我便要死了。

你听,咩咩咩。

我是不是?我小小的呢!

不要什么脸了,只是拱着身子,蹭着甜香的肌肤。

羔羊跪乳知道么?敏哥。

他低头,撞他的肩肉,滑下去叼那一点。

赏我吧!好不好?

你这么撒娇,怎么不行?抱你便是了。

咩……

这辈子,只抱你。

天策有力的手扶在后头,紧一下,把他摁在胸口。

甜腻的气味浓厚起来,他吮着,舌尖在乳下软肉上戳弄。

仲达是什么东西,猫子罢了, 也敢在敏哥身上踩奶。

哦哈哈哈,我又不是母猫,也不会有奶。

若是有,也是我的。

他吮一口,迷茫地抬头。

敏哥。

嗯?

你……想过……

嗯?

手探下去,被顶着掌心,带着湿意。

我想要。

你一直想,小羔儿。

我想要敏哥全部的,连带这儿。

 

手合起来,包裹着的,是男人身上最威武最软弱之处。

虫儿不要飞呀!

就这样蛰伏在身边吧!

琥珀里栩栩如生的虫,不要振翅。

 

你都知道什么?妖道。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的好。

白天伸出一根修长柔软的手指,却去掏鼻孔。

可是我觉得你已经都知道了,妖道。

有句老话说得好,慧极必伤。

那么聪明干什么?到头来都是为难自个儿。

 

是呀!那么聪明做什么?

抬起腿,搭着李敏的腰,动一动就蹭一蹭。

敏哥,敏哥,仙径可寻。

他托着天策的脸,依在他耳边说。

想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小时候养的豆虫儿,从黑瘦细小养到肥胖莹绿,吐出丝线来化成茧子,破壳展翅飞起来。

眼瞧着它就跑了,师父说这是天地的自然,留不住的,它去找它的娘子,交了尾,留下卵块,凋零翅膀而死去。

也是白的米色的蚕蛾子,抖着翅嗡嗡地对尾,张开把对方包裹进去,一脉一脉地注入精华。

这般的幻象是停不下来的。

他想把李敏容到身子里。

也是溶进去。

是月化在水里,碎片片鳞光。

是家里的两个猫子,在绿苔爬满的墙头抖着尾巴嘶叫,子桓骑着仲达,又或者仲达骑着子桓,折断粉色爬山虎的爪。

那爪细嫩柔软,却很想要捉紧什么。

如果不捉紧,就萎缩成灰黑的细细的一条。

 

不容纳下李敏的全部,便无法心安。

腿蹭着隆起的天柱,引着它去那山径里寻幽。

随你,小羔儿。

李敏在他耳边说着,嘴里嚼着他的耳叶。

疼就咬我。

男人那东西就是孽,所以是孽根,是七情六欲的源泉。李敏的源泉放进来,粗粗地逼着,严小峰的身子是多年练剑造就的柔韧,然而破身的钝痛仍有。

他咬着李敏的肩肉,并不肯下重力,只是让那种甜来舒缓自己。

他有几分相信了李敏的说法,这种药就是治疼的。

李敏寸寸地挺进去,严小峰觉得自己被破开来,他细细地呻吟着问李敏,是否我在敏哥身上这么做的时候,你也会觉得疼。

疼呀!然而接踵而来的便是舒坦。

李敏没有说谎,他缓缓地摆着腰,那种痛就化了,变成繁复绵密的滋味。

酸痛麻痒都齐全了,从身子里浸出去,把骨头酥了,把肉烂了,他成了自己手里的猫仲达,湿哒哒地从李敏的指缝里滑下去。

小峰真软。

敏哥……

又软又热。

啊啊……敏哥,别说了……

喜欢我磨这儿么?我知道是这儿,磨一磨,你就夹得紧一些。

别……别……敏哥,你要了我的命了。

小羔儿便是让我吃的,这儿都交给我了,不是么?

是……是……

都是敏哥的,可敏哥,你也是我的了……都是我的……

圈着男人的颈子,蜜色肌肤上的汗珠子反着灯光。

是我的呀!敏哥。

不知为何,自己听出一种悲恸,伴着湿漉漉的声响。

 

化在你里面了,小峰……

热热地浇进来,严小峰仰着头受着,张开的喉中却没有声音。

李敏侧躺了下来,严小峰半坐起来,觉得有什么从自己里面流淌出去。

敏哥。

他抚着他的脸。

你没事吧!累着了吗?

怎么会?

倒是你,方才泄了好几次?

李敏的唇得意地翘着。

可,怎么,又起来了呢?

还不是敏哥你……用手抚它?

年轻真好。

噫~~

严小峰低头,顺着腹线而下,找着某处软下来的地方,亲一口,便吮到口里。

小峰你……

李敏扯紧绸缎被子,偏过头。

仲达望着他,黑白双色的猫眼像夜明珠,映着一双炽热的人影。

敏哥是我的。

严小峰含含糊糊地说着,攀上去,吻他的唇。

你舌头上有我的味道。

李敏说。

道人就发了狂,不由分说地挺起来,熟门熟路地掼进去……

 

以前抱过别人么,敏哥。

你说呢?

哎,那以后,只抱我,好吗?

早说了,只抱你。

 

李敏有些乏力地搂着严小峰汗津津的头。

司马仲达到死也没有称帝。

曹子桓称帝或已是他夙愿的巅峰。

总觉得司马懿与曹丕有点什么。

兴许他有一个子桓,这辈子应该做的都做了,所以其他事情,就等他死后,洪水滔天吧!

 

两只猫坐在窗台上瞧镇上放的烟花,美光在空中一掠而过,仿佛流星。

小峰,我跟你说些故事吧!

嗯?

有一家人,姓李,这一家的父母极会生养,生了两个儿子四个女儿,最小的儿子生得浓眉大眼,他的姐姐们就喜欢将他打扮成女孩儿……

 

大师父小时候总被他的姐姐们打扮成女孩儿,还给他穿七秀妮儿的衣裳。

二师父是听他说的么?

李停站在山风里说。

是的。

严小峰握着拂尘的手不自觉地收紧了一点,关节微微泛白。

敏哥是我的。

那夜他说。

都是我的。

好好,都是你的。

 

李敏将自己过去的事都告诉了他,只是没有说明当事人便是自己。

他听了那人的一世。

飒沓如最亮的流星。

停儿。

嗯?

我决定回山修行,不再游走红尘俗世。

嗯?二师父你不是一直游戏红尘……

我只是厌了。

严小峰转身沿着山径而去。

 

他要他,他给了他。

原来到底代替不得。

这世间没有了他了,再也没有,也就不值得如何留恋……

 

那男孩儿想,你们总是将我弄成个小姑娘,我迟早要当闻名天下的大英雄,让人照着我的样子塑像,搁在长安城门口,万人敬仰。

敏哥就有塑像在长安城门口……

他咕哝着,渐渐在他甜的香味里睡去了。

 

 

评论(30)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