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可逃】【咩策】《意迟迟》之三《檀灰》完

 

原案/漫画: @王武莫虫之 我们阿莫说要看咩策萌哒哒(づ ̄ 3 ̄)づ

其实就是老夫老妻三十题

现代古代混更,共同特色是都有肉(哈?)

 

————————————————————————

 

《意迟迟》

 

相识三载,同起同栖,我意迟迟,无语且凭阑。

 

《不孤》(4题  学会了你擅长的事)

 

 

 

《檀灰》

 

檀香烧到尽头了,灰落了一地,都断了。

萦绕鼻端的香味也散了。

 

大唐到底是大唐。

朝廷上暗起的风云飘不到民间去,应奢华的奢华,应享受的享受,贪欢一晌的,其实是所有人。

严小峰坐在垫上,胡姬在面前舞,铜炉里插着一炷紫色的香,袅娜的烟雾里有客人在舞。

大部分人是糊涂的在跟着跳,带头的是楼里最有名的胡姬和李敏,李敏旋转着,红袍翻飞,像着火的蝶。

转啊转啊,李敏跟身材丰满肌肤如玉的胡姬勾着膀子,互相望着笑着,那种笑容像会发亮的星辰,把在场的人的目光都吸过去。

很快其他人不再舞蹈,单看着他们,李敏笑着松开胡姬,自己走到一旁操起一架胡琴。

云姬,还能跳吗?想跳吗?你听这一支关外曲!

李敏铮铮地拨动琴弦,胡姬旋转得像是一阵风。

李敏闭着眼,他不用看琴弦,就弹出异域之音,小小的水点落在严小峰手上,他抬起手背,分辨出眼泪的味道。

胡姬旋转到这一曲的最后,软软地倒在李敏怀里。

郎君,你是哪里来的妙人儿?云姬好久没有听到如此正宗的乡乐了!

是以前遇到的一个大食老客所教,我没有到过极西之地。

李敏从垫上起身走开,云姬轻轻地叹息着俯卧在带着体温的软垫上,酥胸起伏不已,眸中泪光莹然。

 

你好像在看我。

李敏停下来,对在饮酒的年轻男子说。

男子一惊,杯里的稠酒倒了满怀。

玄甲苍云的弟子,定力如此不足吗?

李敏伸出手,拇指在男子湿漉漉的脖颈上掠过。

好酒,别浪费啊!

伸出舌尖舔了舔,还点点头。

男子的脸瞬间红起来,连耳朵尖都红得透明。

李敏看着他笑一笑,却无视了男子眼中逐渐升起的渴慕,转身回到严小峰身边,在自己杯中倒满酒液。

愿我大唐千秋万代,饮胜!

在座皆举杯,李敏一口喝干,却旋即把严小峰捉过来,覆在他唇上。

清凉酒液甜甜地渡入口中,咕嘟一声吞进去,严小峰红着脸醒过神,看见对面年轻男子皱眉怒视,云姬精致妖媚的脸上带着淡淡的了悟。

 

云姬!

李敏大喝一声。

是,郎君!

云姬整理着钗环,笑盈盈地。

可有上房?

李敏盯着严小峰,唇角翘起。

 

云姬带路,进了房,关了门,严小峰坐在榻上满脸红晕地说,敏哥你这样岂不是……外面那么多人……

就是要人多。李敏膝朝榻上一放,人便围在严小峰身前,伸手勾起他的下颌。

小峰不愿意让人知道你我的关系?

拇指在下巴上揉揉,带着酒香。

自然……自然不会。可是敏哥……刚才为什么撩拨那人?

鼓起勇气,严小峰结结巴巴地问。

敏哥觉得他更好吗?

嘴里虽然结结巴巴的,其实手已经爬到李敏腰后去,男人总是忍不住占有的心思,扶着李敏的腰,把他朝自己拉一拉。

小峰不开心了吗?

李敏捧着严小峰的脸,黑眸紧紧地锁着他的眼。

严小峰脸热热的,轻轻地哼着。

嗯!有些不高兴,敏哥那样看着他,他好似很喜欢敏哥,还有,他是个苍云……

苍云?

李敏想了想,忍不住笑得肩膀发抖。

你真是不喜欢元一啊!

是柳副帮主不喜欢我。

你带我走,元一现在应该更不喜欢你了。

李敏说着,仔细地啄了严小峰的唇一下,又一下。

敏哥还没有说,为什么撩拨他。

撩拨他是因为……你会这样对我呀!你看你着急得。

李敏在他耳边说着,舌尖绕进耳窝里,湿热得令人疯狂。严小峰已然将他压倒在榻上,扯开了他的腰带。

将军不披甲,有一种令人发癫的柔软,而李敏的眼中有似水柔情,却又着了火,就像有人在深潭里浇上火油点着了一样。

小峰,快来!

李敏敞着怀。

来呀!我啊……方才在酒席上,就很想要你。

你知道吗?你不肯喝酒,在那喝着清茶,茶水在你的嘴唇上凝着光。

我就想,不成啊,你得陪着我。

小峰啊!来!来来……

他凑过去,吻着李敏的胸,微咸的温暖的气味,带着淡淡的药香。

唇碰到的地方着了火,烧到两个人身上去,烧做满室旖旎。

敏哥,敏哥……

早把那个苍云丢到九霄云外去,眼中只有那个人。

哎,怎么会呢?

严小峰痴痴地躺在李敏臂弯中,伸手一个一个地抚过自己弄下的痕迹,桃花色,是浓红的那种。

羞得面红耳赤,却十二万分地满足。

什么怎么会?

敏哥怎么会这么好?似乎人人都喜欢你。

人人都喜欢一个人,但未必这个人就会喜欢每一个。

李敏抚着严小峰的脸,真是个孩子,那么容易被挑起心火,那么纯粹,不懂遮掩。

我眼里是谁呢?小峰……

李敏望着他,他也望着李敏。

严小峰觉得醉了,其实他早应该醉了,他原本就是不怎么会喝酒的……

 

云姬,可有上房?

艳丽的胡姬霍然转身。

您……他……

时隔并不是很多年,那时路上在这里盘桓了好几日,李敏教授绿眸的胡姬塞外乡曲,以慰她的思乡之情。

猫一样的绿色眸子朝严小峰身边看去,那里站着个桀骜不驯的年轻人,穿着红袍,提着银枪。

胡姬见过太多世间的人和事,她没有说什么,抿了抿唇,带着严小峰上楼去。

年轻的天策走向房中,一边走一边说。

小峰哥,能让人送点热水来吗?我想先沐浴更衣。

云姬抬眼看着严小峰,终究没有忍得住。

那位……郎君,他跟您怎么了吗?

严小峰把一张飞票放进她的手心。

我如今和你一样。

他说。

你我皆是飘零人。

 

艳丽的女子抬起头来,她在严小峰眼中读不到当年的忐忑难安,那里没有溪流,只有一潭死水。

她惊慌起来。

我去叫热水过来。

她说着,匆忙转身而去。

有个来消遣的男子正好路过,手里提着一瓶酒,此人生得也很是俊美,但看到更胜一筹的严小峰,仍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位郎君。

严小峰唤他。

啊?

您手上的可是好酒?

啊……是的。

男子看看酒瓶子。

可否一尝?

严小峰的眸盯着他的,男子白皙的面皮上浮起暧昧的红,抬起手将瓶子递给严小峰。

果然好酒。

严小峰喝了两口,抬手擦拭唇边酒液。

兄台贵姓?

我……我姓吴……

男子神思不属地接过酒壶。

 

小峰哥!你干什么呢?这是谁啊?

卸甲后的红袍青年走过来,看看那人,看看他。

不认识,看到人家路过,我要口酒喝喝。严小峰微微一笑,狭长的眸扫过对面满脸羞色的男子。

可你不是……不怎么喝酒?

红袍青年微微皱起眉头。

多谢你。

严小峰对那人说着,红袍青年已经忍不住用力关上了门。

 

小峰哥!你怎么总是这样,一会儿便去撩拨别人。

青年生气地说着,双眸直直地看着他,漆黑的双眸。

撩拨他是因为……你会这样对我呀!贤弟,你看你急得。

严小峰抬手掐着青年的腰,被掐的那个瞬间便软下去,双手环着他的头。

你真坏,小峰哥。

坏也没关系,你不是就喜欢这样吗?他抚着青年掉落下来的碎发,微微一笑。

小峰哥,你……真的不可能爱我吗?

不会。

你好狠的心啊……

红袍青年双眸微红地看着他,但看了一阵,还是将唇压在他的唇上。

 

被翻红浪,覆雨翻云。

热水送来了,放在了屋子外面,因为敲门也没有人答应。

 

严小峰坐在榻上,屋里水声潺潺。

小峰哥,给我拿一下换洗的衣衫。

青年在屏风里说。

 

桌上的紫香燃到尽头,大概是昨天点来熏香的,忘记换,炉中都是碎成段的檀灰。

严小峰慢慢地将脸藏进手心,泪从手指的缝隙里滴出来,落在地上。

天色尚早。

胡姬们在院子里练曲儿。

绿眸的胡姬在唱。

都是飘零人——

 

 

·完·

评论(54)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