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J3人生可逃】(咩策/鹤狼)不知年之《万水千山总是情》4

原案/插图: @王武莫虫之 嗷嗷请食用我上供的狼崽子~~~(づ ̄3 ̄)づ╭❤~

 

4

万水千山总是情,谈个恋爱行不行?

 

有一条山沟,与外面不一样。树的颜色近似于墨黑,枝干的形状长得扭曲,是张牙舞爪的怪爪。

鹤闲云站在沟旁,看几个南瓜大的蛤蟆吃蝗虫。

此间风水极好,只是被一头大蛤蟆精霸占了去,这厮一屁股坐在泉眼上吸天地灵气,流出来的水都是带毒的。

溪成了死水溪,肥硕的蛤蟆子孙们在这里称王称霸,吃被毒死的动物,长得一个个长得比老寒瓜还大。

有时山里下起雨来,溪里的毒水浸透到山下,人喝了就得了怪病,浑身漆黑,眼珠子也变成白色,都盲了,看不见东西。

仙人心怀大道,人间疾苦却也不能不管。上天自然有悲悯的意志,既然他路过村子,就不可能不理这件事。

鹤闲云进了山,来到这里,觉得一切臭不可闻,应当彻底毁去埋葬。

然而他看见了一条狼。

长得像狐狸一样的狼,个头也不过是狐狸大小。

它尾巴硕大,毛发枯槁,身材孱弱,额头上面秃一块,露出白色的皮子,仿佛被那些大号蛤蟆一屁股坐下去就会嗝屁一样。

然而眼睛晶晶亮,泛着好看的红,是个修炼的妖精。

鹤闲云眯眼看着那头在他眼中连草皮子都不如的小狼妖,它正偷偷摸摸地在树后等着偷蛤蟆舌头卷下来的大蝗虫和面前腐臭得熏天的死黄鹿,毫无尊严地滴着哈喇子,腹部蠕蠕而鸣,像打雷,引得几个大蛤蟆抬头四顾。

鹤闲云心头偏偏一动。

这一动,他便凌空而起,御剑到了泉眼,把小山一般大的蛤蟆一剑劈成个满开的黑色荷花。

凝冰一般透明的剑尖在腥臭的肺腑里挑起赤红妖珠,蛤蟆虽大,那东西却小,只有拇指指甲盖那么一点点,到也可以抵一两百年修行。

 

既然遇见,就便宜它。

鹤闲云剑一摆,珠子刷地飞出去砸碎一头蛤蟆。

 

狼妖刚急速跑到那只大蛤蟆跟前。

它很清楚自己的斤两。

腐肉虫子于修炼毫无益处,只会增加体内浊气,他日更加难以排出,于修炼形成阻滞。

可是怎么办呢,肚子饿,没东西吃,打不过,只能偷偷捡捡。

这里的蛤蟆虽然凶,却蠢,而且这种水里长的东西行动迟缓,转个身也要跳上半天,足够他从那头鹿上扒下几根肋骨啃啃。

只要咬下来转到蛤蟆屁股后面然后狂奔就好,这些日子以来它已经成功了没有上百次也有八十次。

虽然吃了腐肉虫子会拉肚,然而总好过食不果腹。

然而今天有点不一样。

虽然以前它就经常腹诽这些蛤蟆长得圆滚滚撑得疙瘩都要飚出蟾酥来,却没有想过蛤蟆居然会自爆。

它跑到蛤蟆面前,刚对上那双散神的眼珠子,就听见噗的一声,它在他跟前炸开了花。

血肉飞溅如雨。

然而地上的蛤蟆残尸里却有一个红彤彤的发光的东西。

妖珠!!!

这可是好玩意呀!曾经见过父亲修炼,对月长啸,就有红色的珠子从喉咙眼儿里冒出来在半空浮沉。

妖珠是可以吃的,可以别人的壮大自己的。

它也有,不过只有狼爪尖那么一丁点大,这个好大呀,吃了不知可以省多少年修为。

也不管是打哪儿来的这东西,它扑过去两个爪子抱住那珠子,飞快地在水里涮涮,塞进嘴里含着,腥味儿冲得头都晕了,原地打了两个转,撇开细瘦的狼腿子飞奔而去,生怕那些大蛤蟆醒过神追了来,跑得耳朵都飞起来。

 

李同袍眨眨眼,他又睡醒一次。

之前给鹤闲云口了一番,吃了一肚子鸟精,觉得仙气充沛,脖子被摸得麻酥酥地,于是唇舌酸软地又迷糊了过去。

迷糊里他梦见自己含着带蛤蟆臭的妖珠在黑树林里狂奔乱窜,没忍住一回头,瞥见溪边一片蓝白的影。

人影。

模模糊糊的。

那是曾经的记忆,艰难困苦中的一线生机。

怎么会忽然想起来,怎么那梦中的一瞥,有一种熟悉得令人心悸的味道?

他抬眼,看见鹤闲云冰红的眼眸。

仙师……

李同袍喃喃,吞一下口水,喉咙里干得涩疼。

鹤闲云的手指戳在他额上,都戳进去了,他感觉得到那手指在脑瓜子里搅。

原来是这样。

鹤闲云淡淡地说,唇角如磐石一般,没有改变弧度。

本仙当年在小遥峰看见你,就觉仿佛不是第一次见。

噎?李同袍手忙脚乱地捧着鹤闲云的手,是不是这么狠,不过腹诽几句,至于在狼头上打洞以资教训?

那种不入流的气味,历经千余年而不改。

鹤闲云缓缓抽出手指,李同袍双眸一眨,泪水汩汩而落。

哭什么?

鹤闲云抽不出手,狼妖毛爪抱着。

仙师饶命,您手指抽出来,我会不会喷出脑浆来啊?

你想喷不成?

不想不想!想摇头,又不敢,李同袍只好继续哭。

放手。

李同袍放开爪子,塞一个在嘴里咬着,闭上眼不敢看自己脑浆四溢的惨景。

然而并没有从额头上喷出汁来,连洞都没有,鹤闲云的手段是李同袍不能比的,他摸摸额头,光滑溜溜什么都没有。

于是马上腆了脸,朝仙人拱拱身子,躺在少年白皙的腿上,谄媚地笑。

仙师真厉害,可捅我脑子干嘛?

一边说一边轻抚鸟人的大JJ以示亲昵。

鹤闲云低头看看,李同袍脸上还带着一抹羞色,连自己也觉得太不要脸,拍鹤屁不择手段。

方才本仙做了一梦。

咦?仙师不是天地灵气所化吗?怎么会做梦?

李同袍吃了一惊,手停下来,覆在软而滑腻的那东西上捂着。严小峰曾经说过这位鸟爷是灵性所生,这种型号的通常可以不吃不睡,一般的妖怪都办不到呢!

鹤闲云把狼爪子拉下来,天生的姿态没有什么不能给人看的,但是并不习惯被一头不入流的狼妖拿捏。

况且此时的狼妖还在休养生息,并不能压着泄欲。

做不做梦,于本仙而言,也不过是随心罢了。或可以说是灵思出窍而去,回溯数千年光阴。

鹤闲云眸转至李同袍脸上,他没有见过李敏,但严小峰说过,狼妖所化的人身,面容与李敏是一样的。

如果不哭,这是一张很漂亮的脸,有一种坚毅的美感,以人而言,是俊朗如星,很轻易便会被吸引。

狼妖选了一张好脸,却也因此卷入俗世因缘,不是这张脸,如何会与严小峰有一番机缘?

而,当年的心动也决定了今时今日,俗世因缘线,原来早已种下,不过如今才得以察觉脉络所在。

鹤闲云抬手抚在李同袍脸上,他缩了缩,便没有再抵抗。

少年的手指腻过青年的眼睑,他用了一点小手段,便看见了狼妖的过去。

吃了蛤蟆妖珠之后闹肚子,身体太弱几乎承受不住妖力,在自己挖的土洞里翻来覆去几乎死去,僵硬了半个多月方才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让自己的秃头上长出新毛。

鹤闲云笑了笑。

李同袍用力揉揉眼睛,觉得自己必然是眼花了。

狼妖。

什么什么?仙师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喋喋不休狗腿的唇上多了鸟爪,来回抚弄着细腻褶皱。

你似乎说,人间情爱,并非肉体交合?

我我我……我那是骗仙师的。

薄舌舔舐着唇上的手指,李同袍哪里敢说真话?哪怕想这位神仙下地狱也不敢漏半个字呀!拿拖鞋打蟑螂还咯地一声,这位爷干得他粉身碎骨都不用出声的。

李同袍暗红的眸子微闪。

骗我?鹤闲云屈起手指,弹一下粉嫩的狼舌。

呜呜呜是的,我怕仙师的大棒棒会弄死我,好大的,会疼的,怕怕。

李同袍用手摸摸,咋咋舌,表示不是他故意吹捧。

那么说,情爱便是交合?鹤闲云顿一顿。

可小峰不是这么说的,他曾说,但凡与李敏在一起,哪怕一声不吭,任何事情都不做,也觉了无憾恨。

啊?李同袍第一次听说,道长跟李敏之间的事,他从来也不提呀!

李同袍恍惚地想着,严小峰说过什么呢?他回忆了半天也想不起严小峰说过什么,他只知道严小峰与李敏曾经相恋,而李敏早已经不在人世。

我是第一次听呀,仙师。

李同袍老老实实地。

道长从来不说他们……那什么的事。

严小峰冷峻如冰雪的山峰,而那时候的自己,也并不关心这些。

这个世上有的地方是去不了的,正如天生有资质的妖狼可以进入后山秘所修炼。

那种地方他是不能去的,而严小峰与李敏,也是他达不到去不了的地方。

小峰是为了李敏坐化的,他可以成仙得道,却跪在雪地里向我叩首。

啊?为什么?李同袍眼里的茫然不是装出来的,鹤闲云抚一下他暖热的脸。

他要进入六道轮回,转生为人,去寻觅李敏的踪迹,因此他不能成仙也不愿得道。

这般……原来……

李同袍喃喃道,仙师啊!你现在说我就懂了,要是道长没有给我开智我还不明白咧!可是这的确就是所谓的人间情爱了,仙师啊,古往今来多少多少人都是这样呢!你看梁山伯与祝英台,死了一个,另外一个就哭开了坟墓去陪他化蝶,那遥远西方土地上,有关于罗密欧和朱丽叶的传说,相杀的家族里出了一对儿小情人,男孩儿以为女孩儿死了便追随她去了地下,她发现之后又跟他殉了情。

所以我想,道长是爱着李敏的啊!

我不明白,情爱有什么好,为什么让人生死相许。

啊?您都是仙师了,还弄明白这个干嘛?

早点回山上不好吗?成仙上天不好吗?何必为难我这个自得其乐的小妖精?李同袍一脑子唏嘘,就听鹤闲云道,狼妖,你可知我毕生没有徒儿,只有小峰,勉强算是继承我的衣钵。

他体内流着我的精血,却放弃仙道,他进入轮回之后我入山修炼千年,却还是不明白他为何做出这样的决断。

狼妖,你需得让我明白情爱之事。

小峰让我照料于你,你的生死修行,本仙自然会负责。

然而情爱二字,却是本仙必须参破的,欲求大道,必先入世。

如……如此……这般啊……

李同袍心念电转,十分喜悦,但凡屁股不疼都好, 您爱干嘛干嘛,伺候着不就是了?

其实人间情爱,并不需要交合也可以……

小峰说过,曾与李敏肉体交合,如生爱意,情分到了,乃不可避免之事。

道长你赌本狼后路!李同袍欲哭无泪。

那……那也不是都只干这事儿,还得做点别的呀!正所谓谈情说爱,光是那什么算什么对吧!仙师就不说了,哪怕我开智之后也知道,不是只要干那事就是有情有爱的呀!

 

小遥峰上,他问严小峰,道长道长,你喜欢我吗?

严小峰并不回答。

道长道长,你都跟我干那事儿,不是喜欢吗?

若你开了智,就明白了。

那白发道人只是这么说。

 

后来他开了智,站在山下听着道门吟诵的咒语。

他赶来路上已经见到匆忙回纯阳的弟子,知道道人坐化的消息。

道长你真狠。

不喜欢就不喜欢嘛!直说就是了。

何必让我这个时候知道呢?

你都不在了,我才知道答案。

初识情爱,就他妈的失恋,还失得彻底,连被当面拒绝的机会都不给,道长你好狠的心。

肉体交缠算什么呢?

可以是一切,也可以什么都不是。

和不喜欢的人,不过是相互取暖。

 

狼妖!出什么神?

嗷嗷,仙师,我只是想起一点虐心事。

虐心?

就是让人心里难受,哭不出来。

你不是很会哭?

哎呀!人艰不拆啊仙师。

人艰不拆什么意思?

就是人生艰难,何必拆穿。

不懂。

仙师想知道,我会慢慢告诉你。

先告诉我情爱是什么。

说不清啊,情爱这个东西,只能先谈个恋爱。

 

谈个恋爱吧,仙师。

世间男女相见,心动,再相见,见很多次,相互交谈,了解,更多的心动,点点滴滴一起经历,然后在一起过日子,最后才是肉体交合,灵肉成为一体。

这是情爱吗?鹤闲云眯眼。

或许,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爱。

李同袍朝鹤闲云笑一笑。

仙师,找个人谈个恋爱嘛!谈过,就懂了。重在实践。

是么?狼妖,若你骗我,你知道下场。

我不敢骗您呀!可是仙师,谁知道你会不会明白情爱呢?我用了许多年,才明白,爱一个人,原来到底是他开心,就好。

你爱过?

……这个嘛……李同袍抓抓头,微微苦笑。

他是真不愿意提起,在情爱之事上,脸长得一样也没用,人家心里可不是他。

鹤闲云手一招,将他裹进臂弯。

红眸对红眸。

本仙就依你说的,谈个恋爱。

那……甚好甚好!您看上谁,我还可以帮您追到手。

你就好。

啊?

狼妖,本仙应当如何与你谈恋爱?

噎?

 

李同袍三千余岁,忽然接了个任务。

教神仙跟自个儿谈恋爱。

这叫什么事儿?

可摸摸疼痛的狼屁屁,再看看搂着自己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鸟人神仙,他还是点了点头。

不就谈恋爱嘛?谁怕谁?

屁股不疼,就好。

 

 

待续

推个歌:【望君遥(莽荒纪)】--裂天

http://5sing.kugou.com/fc/14022662.html

 

评论(59)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