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J3】【人生可逃】【咩策】鹤顶红番外《不肯栖》 END

@王武莫虫之 《人生可逃》系列漫画同人

阿莫生快~~我赶上啦!!!哈哈哈哈哈哈哈生日礼物请笑纳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宋·苏轼《卜算子》

严小峰搂着李敏。

都说温泉水滑洗凝脂,可惜我们都是男人。不过小峰你的话,勉强可以算得上细皮嫩肉吧!

李敏笑着侧过头,他麦色的肌肤上沾了一层水光,莹润好看。

严小峰的手藏在水里,抚着李敏身上的伤疤,来来回回来来回回,仿佛可以永不停歇。

李敏笑起来,低低沉沉,暗暗的笑声,从夜空里静静地散出去。

水声潺潺里李敏说了一个字,痒。

严小峰克制不住地低了头,雪白的齿啮着李敏的肩肉,舌从伤上滚过去,长拢的地方有异常的娇腻,与舌痴痴缠绵。

一尾狐从温泉旁的树丛里探出头来,看见有人,眼珠子骨碌乱转。

严小峰的眼变得越发细长,眯成一线。

怎么?李敏说。

有妖怪。严小峰嗅着他耳下,轻声道。

你说的仙师那种?李敏并没有实际地见过妖怪,但是纯阳道士匡扶正义,卫道除魔,妖怪什么的是真的有,不是说着玩的。

那倒不是,闲云仙师若是这个,它连小指甲盖都不是。

严小峰很美,连拇指都美,指甲形状极好,又翘起小指头来,明明有些嘲弄,却也十分优雅。

你不收了它?

它没有什么恶气,严小峰琐细地解释,若是妖怪作恶,身上的气息是不同的。

他对李敏说,你看它看见我们却不走,想来是修炼到关键时候了,这种时候,往往便需要人拉一把。

说着就看见那毛茸茸的灰狐站了起来,后爪着地,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条破旧丝绦系在腰上,插着腰摇摇摆摆地朝这边走了几步,黑黢黢的前爪在尖嘴前擦擦,站定了,眼中萦起一股绿气。

严小峰搂着李敏的腰。

敏哥待会儿千万别说他是狐狸,便当他是个人。

咦?为何不行?明明是个狐狸。

李敏侧头去问,严小峰的唇触在他颈上,软而且热。

狐狸又走过来些,严小峰的声音也更小了一些,细若蚊鸣。

仙师是天生地养的精灵,所以不在其中,但是其他修炼的妖怪,尤其是小小的动物儿,到了化身为人的坎儿上就要人帮忙。人乃万物灵,人说一句话,便可以抵当多年修炼。

这都行?李敏觉着好笑,又问,要怎么说才可以帮它?

就当它是个人那样就好了,若是心善一些,祝对方早日得道也是好的。

李敏深褐的眸扫过严小峰线条优美的下颌。

你可帮过妖怪?这般熟练?

昆仑上修仙的妖很多,毕竟灵山福地,若是认真修炼不作恶,帮一把也是无妨。而且需要人帮忙的妖原型多是小动物儿,都是小东西,小鸟小松鼠小黄皮子小狐狸小刺猬,都是这样的小物儿。

说着那狐狸脆咳两声开了腔。

“月上柳梢头,两位公子好雅兴呀!在下正好经过这里,遇见二位也是有缘,特地来打个招呼。”

来了来了,严小峰轻笑。

应当怎么做?李敏捉住他的手指,似有些兴奋,十分愉悦。

就寻常对答便是,不过对方至少修炼了两百年,也不妨有礼一些。

两百年,岂非前辈?

李敏咕地笑了一声,朗声对那狐狸道:“这位兄台,这般半夜深山里有这样的闲情,看来也是风雅之人!”

那狐狸一听这个人字,登时兴奋不已,谦谦有礼地搭着爪子行了个礼,踱到他们跟前来。

二位也是有情趣的,既然相见便是有缘,这玉佩便赠给兄台吧!

狐狸声音尖而颤,和人不同,它这么说,就从腰间拿出一物,圆滚滚地。此时他们才看见那东西原来绑在狐狸腰间那破丝绦上,竟是连人喜欢佩玉也装个十足。

李敏忍着笑,将那东西接过来,对那狐道,我赠君一言,助君上青云。行善用心,兄台一定能够早入仙道。

那狐狸听了大叫一声,从身上冒出一阵一阵的白气,此时严小峰开口道:“行正道必得正果!帮你一把!早日成仙。”

说完狐狸身上的白气萦绕成了一坨棉花,散去之后,只见一个小小的童子,也不是赤身,而是穿着灰色短衣,一张可爱至极的小脸上还留着狐狸须子,却是笑得见牙不见眼地连连拱手。

道长是有大智的修行人,真好真好!我有人身啦!

说完却跳着跑开了,背后还晃着一蓬尾巴。

小峰,你何必再开口?

帮它一把,毕竟不容易。

小峰心真善。

敏……敏哥?

李敏依偎到他耳边来。

我都这么说了,你还不懂?莫非……李敏湿漉漉的手指划过严小峰湿漉漉的脖颈,而下锁骨,而下乳尖,而下胸腹。

他在他耳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小峰,你是傻的?

不是,我不傻,敏哥。

他捉着那只手。

白的手指和蜜色的手指纠在一起。

我只是对着你,就……

就傻了么?

敏哥你又……

怎么?欺负你了?你还不是心甘情愿?

严小峰看不得那眼,那星一般的亮亮的眼。

他一看,就红了脸,结巴起来。

是……我……我心甘情愿……

你呀!每次,都要我等。

李敏眯起眼来,握下去,满手。

撑得我心都焦了。

严小峰哪里还受得了,痴痴地覆在那挑拨的唇上……

 

那一年,严小峰在用引水术浇灌坟上的一株幼树。

一个小少年从旁边的灌木从中滚出来,冲他呲牙一笑。

道长!记得我么?数年之前,山上,温泉旁,你身边还有个人,眼睛很亮,你们真好,各一句话,省了我数十年修炼的功夫。

严小峰未说话。

道长你怎么头发白了不少?

仍然不答。

道长,我总算把耳朵尾巴都修没了,想着拜你为师。

小少年走过去,看看坟。

李敏?

 

跟上来。

严小峰说了三个字,转身而去,小少年楞了一下,看看坟,看看树,看看走开的纯阳道人,转身追去。

师父师父……等我呀!

狐狸急出尾巴。

 

那天狐狸不在之后,李敏跟严小峰说了个故事。

我是第一次见到妖怪,但是也不算,我曾经见过一个七秀弟子,似人又似鬼怪。

她叫息妫,同春秋时的桃花夫人一样的名字,那名字是她大师父起的,他是个藏剑。

他把她养到六七岁,拜入七秀。她总是给他惹麻烦,大大小小的麻烦,十分不孝,也不尊重师父。

但是他就是养着她,什么七灾八难都给她解,甚至为了她,自己废了一只手。

我遇见她大师父的时候,他已经快死了。

他跟我说了个故事,让我时不时去看看她过得好不好,就为这,把长安城里帮会那块地送给了我。

否则我和元一那点钱,哪里够在寸土寸金的长安城买块地呢?

他说完那故事就去世了,息姑娘那时候已经嫁了人,并没回来奔丧。

我去找她的时候,她并不记得她大师父这个人。

他跟我说,那是因为她并不是完整的人。

她其实已经死了,他却用一种苗疆的术将她复活。

她没有心,要长大,就只能吞噬他的心血。

他还是把她养大,为她操心,甚至操办婚事。

她无情无义,他也不在乎。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我非她不可。

小峰,我喜欢过许多人,为什么会有人觉得,非某个人不可呢?

我也不知,谁会是我的那个人。

但是小峰,你在身边,我想多活几日。

有几日,算几日。

李敏蜜色的胳膊缠上来,绕着他的魂魄。

 

许多年之后,狼妖坐在炕上托着腮帮子看着严小峰写符箓,外面下着鹅毛雪,屋里点着火,暖融融的。

道长,你好像不高兴。

做人不要不开心嘛!我喜欢人,就是因为人总是变着法子让自己开心。

我知道这脸不是我的,可你不是喜欢它的原主儿么?

你看看我,开心些,行不行?

严小峰拿了朱砂笔,转身捏着狼妖的脸写了个符字,狼妖便说不出话,脸上的朱砂也擦不掉,灌注了道力。

他走到门边负手看雪,面如凝固之冰,任凭狼妖在后面手忙脚乱地用力搓脸。

“凤非梧桐而不肯栖。”

他说,但是狼妖听不懂,他睁着红眸问他,道长你说啥呢?太文艺了,不懂哦!

不必懂。

他懂就好了,他一个人懂就好。

如那夜山中,他抚着那些伤疤,一次又一次,将那人身上的点滴瘢痕都拢在心里。

敏哥,阿敏。

严小峰手中的朱砂笔折成两段。

他知道,这个仙,他是注定修不成的。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宋·苏轼《卜算子》

 

全文完

评论(11)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