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蛊

题图参悟人生
头像体现京伏爱情观
作者是千千太太
喜欢冷CP,常年住南极。
手脑双残,老年痴呆。
脑洞多如麻
同人OOC自觉
精神病院常住
未办理出院
全职脑洞填坑见连接附LO
密码:naodongda
剑三中毒
最近热衷小游泳和小单车
虫筋筋迷恋中……
小卷必须娶回家

©佛心蛊
Powered by LOFTER

【J3人生可逃】(咩策/鹤狼)不知年之《万水千山总是情》3

 

原案/插图: @王武莫虫之 太太

来这里看我家阿莫的不知年连载剧情嘛:

http://weibo.com/1597535447/CknZhjOZe

这是人生可逃中漫画《不知年》里狼妖李同袍和他家阿鹤的故事

漫画版《不知年》收录在漫本《不知年》中,首发CP16场贩。通贩会在CP后开启

——————————————————————

 

 

 

3

万水千山总是情,神仙不问行不行?

李同袍做了个梦。

被仙人干得七晕八素屁股开花之后做的梦。

他梦见自己蹲在那座小遥峰顶的房子里等啊等啊,终于等到了严小峰。

 

道长!你好歹是来了,你可知道方才我碰到了个啥?

他手脚并用爬过去,搂着严小峰的大腿。

真是好生吓我呀!都要吓死了。

然而严小峰只是问,你怎么又来了。

 

是啊!为什么又来了呢?人世间真好,五光十色七情六欲好吃的好玩的好热闹,兜兜转转却又回来,冷的雪,冷的道人。

双修吗道长?你好,我也好!

每每腆着狼FACE送上门去,道人的眉心就拢一拢,他望着他,眉心越发紧一些,他就赶紧把耳朵和尾巴崩出来。

然后就是干,有时候只是随便干一干,有时候是昏天黑地地干。

有时候他让他抱着,有时候又甩他到一边儿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回来。

别拽我。

严小峰推开他。

 

李同袍呜呜狼嚎,我想见你还不成啦?

不过是,想有个地方可以去,道长心真狠。

说到这,摇摇尾巴,补三个字。

我喜欢!

 

严小峰的眉心还是拢着,但是眸中的冰凌子化了些,变成了不下雪时的冬。

李同袍碎碎地说着,道长我不骗你呀!方才真的来了个妖怪,好厉害好厉害的鹤妖。

哇塞那是何等的一头扁毛畜生,分分钟就按死我不带出个动静的,他走进来时候我以为要没命啦!可他走进来骂了我两句便走了,还好还好!

哦?扁毛畜生?他骂了什么?

说我不入流呀!还说道长你捡了这样的东西回来,脏了这个屋子呢!

你看你看,他连你都骂!哎哟气死囡囡了,哪儿来的老妖精啊!说我脏,我天天都洗澡,昆仑这么冷,雪水我都跳下去洗干净的,道长你最清楚了,我屁股都是香喷喷哒!

你去了扬州?

哎哟道长你怎么知道?莫非你对我……嘿嘿嘿嘻嘻嘻……

扬州土话囡囡是说女孩子。

阿咧,是女娃子?

李同袍顿一顿,拿出滚刀肉的架势在地上弹腿,捶得板子蹦蹦响。

我不依,我不依啊,道长去收了那老妖精,狼也是有自尊的好不好?

那是我师父。

哎?

不知寿元有几千年,听说已是将入元婴期的妖仙。若入元婴,只怕增寿至万年也不稀罕。

李同袍翻身坐起,抓抓耳朵干笑。

哈哈哈,说来有趣,方才那一瞬,我竟以为自己真有自尊这种东西呢!想来我又不是人,何以有自尊?必然是修成了人带来的劣性子。道长,干吗?

严小峰背脊朝他。

滚出去。

好的!

 

李同袍朝门走过去,却又停下来。

严小峰叫他,狼妖,你自觉入流吗?

这个嘛……

两千余岁修行,交合之时动情便露尻尾,哪怕修炼个两百年初具人形的妖精你都比不上。

咦!道长你怎么知道的,我行走江湖遇到同类,都说就修了两百年。

李同袍露出獠牙,笑得傻乎乎。

严小峰抬眼扫他,如刀似剑。

所以仙长说你,你不高兴什么,难道不是实话?

专戳痛处算什么?打人不打脸呀!

李同袍走到严小峰面前蹲下来,双手托腮。

脸?

哦……这张!

李同袍摇摇头,便是长嘴毛脸的狼怪。

人?

……好吧也不是人。

 

不是人就不是人啰,没有人权啰!

苦着脸伸舌头,李同袍吧嗒吧嗒地舔纯阳道人的手背。

道长啊!无所谓了,不入流就不入流,横竖还不是过日子,也没什么关系。

不求上进。

求的求的!不带这么冤枉人……啊狼的!

上进在哪里?

我欲与道长双修,你好,我也好。

舔舔獠牙,李同袍笑得眯起红色的狼眸。

你这狼妖……

严小峰伸手,缓慢抚上去,忽然用力扯出毛耳。

将一条大狼推在地上。

掀了甲,扯了裤,拽着尾巴便进去。

嗷丫~~~

疼?

 

 

 

避免大螃蟹,后续见: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83687&tid=3065642#Content

刷不出来多刷刷,用电脑,用网页

 

 

 

……

他本想让狼妖想想办法处置了,谁知他竟然……

不过,既然他如此自觉,倒是也好。

鹤闲云妖娆的指尖勾勾李同袍汗湿的后颈,毛茸茸,舒服得闭上眼。

 

小峰,你可是抛不开,这人间极乐,肉欲享受?

似乎……有些明白了呢……

 

敏敏,我一直打喷嚏。

嗯?感冒了?

不知道,脑袋要掉了。

严小峰靠在李敏怀里撒娇。

敏敏疼我嘛!我也是要人疼的。

 

鹤闲云的手指无意识地抚弄着狼妖的脖颈背脊。

如同顺毛。

 

 

 

 

 

评论(43)
热度(236)